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审讯
审讯
1966年1月,阮淑云被叛徒出卖给县里的越伪情报机构。一天夜里,天
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她刚刚躺下,忽然听到后门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她没有点灯,
马上冲到院子里去,特务们已经一窝蜂地涌进来了。县里和省里的情报机构都到
人了。这次他们将她押到奠盘郡社会特别安全中心,中心治安处长阮后立即对她
进行审讯,他要逼她供出越共情报。

  特安中心201审讯室,可怕的审讯开始了。由于云拒绝向特安中心提供任
何情报,她经常被拷打至失去意识。后对她施行了一切最残暴的刑罚:给她灌屎
尿,直灌到肚子涨大起来,然后踩上去,使屎尿从她的嘴里、鼻子里和肛门里喷
出来;用烤红了的钳子,把她乳房、阴户周围的肉一块块夹起来;用针插在她的
十个指头上,然后使劲往桌子上按。

  “阮淑云,你的命掌握在我们手里,现在我要你活就活,要你死就死。看,
这是你的罪状,想活命的话,乖乖地把你的领导人供出来吧!”后对进行逼供。
她沉默不回答。特务走到墙边拿起一根木棒,用那根木棍打云。平劝她把一切都
说出来,就会得到释放,希望她不要为越共的事情受苦。

  “Xindungepuongtoinua!”(请你不要再逼我了!)
云喊道,说她是无辜的,没有参与越共的情报。后大骂着挥起木棒击中了她的头
部。她尖叫了一声抱着头蹲了下去,血从她的手指间流了下来。他强迫她站了起
来,特务用绳子把她双手捆到身后,然后把长绳的另一端抛向空中,绕过木梁垂
下。两个特务用力扯动绳子,她被吊得只有脚趾支撑着地面,被吊得更高后,脚
完全离开地面。特务把绳子缚牢在柱子上,然后,每人拿起一根木棒,轮流抽打
她的臀部。不久,她的额角淌下汗水,裤子上浸出血迹。阿平走过去,命令特务
继续抽打她,她屁股上布满隆起抽打伤痕浸出血来。她的头部渐渐垂到胸前,身
子也不再扭动了。

  特务用冷水把她泼醒,继续拷打,可是,他们使出了种种野蛮酷刑,得到的
仍然是这句话:“没有什么越共的情报!”

  后看到云不肯招供,命令特务解开缚在柱子的绳索,云便从空中落到地下,
头重重地磕碰出沉闷的响声。大约十分钟以后,她渐渐地苏醒过来,呻吟着试图
翻过身子,但是被警察踩住了腰部。平吩咐两个特务剥下她湿透了的半透明的無
袖圓領衫,特务双手用力,“嘶喇”一声,她的無袖圓領衫被撕开,身体弹起,
她两团涨圆的大奶子晃动,两只乳房弧线之间夹着深深的乳沟,乳房靠近顶端处
是绛红色的乳晕,乳晕边缘略高出旁边的乳房皮肤,乳晕挺大,呈圆锥形凸出,
圆圆的,直径有五厘米,呈深褐色,乳晕中央是硕大凸出的球形奶头,奶头中间
有一个明显的奶孔。他用皮带狠狠抽打她胸部,她双手捂住脸部匍伏在地下,任
凭皮带呼啸着象雨点似地抽打她的身体,坚决说她是无辜的。

  “混蛋!你不说出来,我就把你打死在这里!”后大声喊着,猛踢云的肋骨。
她在地下痛苦地滚动着,粘满泥水的长发裹住了她的脸颊。他走过去揪住她的头
发,两腿分别踩住她的胳膊,使她仰面躺在地下,然后一面用拳头猛击她的脸颊,
一面紧紧地逼问越共游击队情况。她的脸立即肿胀起来,嘴唇也被踩得裂开了,
血从她的嘴角和鼻子流淌出来,她遍体鳞伤,鲜血染红了地上,死去活来了好几
次,尽管如此,他仍得不到所需要的口供,她还是坚持说她不知道。

  “剥光她!”平暴怒地吼道,用力挥着手臂。

  特务扯云的松紧带腰带,抓住了她的大腿,用力把她的裤子往下一扯,一阵
撕裂声,粗暴地扒下她的裤子,仅仅剩一条内裤遮羞。在刑室讯耀眼的灯光的照
射下,她裸露着的两条大腿泛着白色的光晕,中间小小的半透明蓝色内裤衩被汗
水浸透,緊緊的包著她的下體,只能勉强遮掩住阴部,布料陷在濕漉漉的陰縫中,
勾勒出一条湿缝,隔了一層薄薄的半透明三角褲布料,贲起的大肉桃被内裤绷得
向上隆起,朦朦胧胧地透射出一块黑色的叁角形小丘,她異常肥厚的大陰唇,赤
條條地鼓出亵褲外邊,贝壳似的唇瓣猥亵的隆起翻开着,紧紧咬着内裤的布料,
边缝处隐约可见几根卷曲的淫靡的絨毛,肉溝裏充滿乳白色分泌物,陰蒂海綿體
肥大,明顯的勃起。内裤中央的部分沾湿,陰水正从一灘刺眼的水痕四周不断的
溢出,散发着29岁女人特有的淫骚气味。

  特务雙手抓住云的内裤衩往下一拉,裤衩一下就被翻到大腿處,被粗暴地撕
破脱了下来!她整个生殖器便完全的呈现在阿平眼前,凸起的小腹下阴部被本能
的紧紧夹在两腿之间,中間暴露着浓密的阴毛裏露出粉紅的屄,兩邊是兩大塊暗
色的陰唇。她不得不面对赤裸裸地暴露给敌人所带来的羞辱,这样的羞辱越来越
真切地占据着她的意识,使她无可救药地体会着受到凌辱的悲哀和事实,抑制住
極度的羞恥感,承受着心理上的巨大凌辱,把脸扭向了一边,闭上双眼。

  后蹲下身,抓起云的阴毛,她哆嗦了一下。他慢慢搓着她的阴毛羞辱她,她
痛苦的扭曲,她的颤抖呻吟刺激他,他要的就是让她慢慢地接受凌辱,他继续着
:“快说出越共游击队情况。”

  云瞟了一下摆在她周围的各种刑具,把脸扭向了一边。阿平抓住她的头发,
打了她一记重重的耳光。鲜血从她的嘴角流出,她白晰的脸颊很快就肿胀起来,
执拗地挺起胸膛站在那里,用仇恨的目光瞪着他们。

  “Congiangha!”(婊子养的)后恶狠狠地用很难听的字眼咒骂
云。他决定对她动用电刑。

  赤身露体的云两个手腕被皮绳紧紧地缚住吊在電刑架上,两臂下濃密的腋毛
暴露无遗。两腿向两侧最大限度地张开,脚脖子被皮绳绑在地上的铁环上,整个
身体呈" 人" 字型。几盏雪亮的大灯从不同角度照着她下身肥厚而微微张开的阴
户。一只强烈的射灯照着她的双眼,刺激她难以睁眼。她低垂着头,没有一点声
息,阿平抓住她头发使她的脸朝上仰起,被强制仰着头的她双眼紧闭。

  后用手在云的奶头上来回蹭磨,命令特务打开电刑器箱子,兩個連著電線的
奶嘴狀的铜吸管緊扣在云两个尖软软的奶头上。电线的另一端连着桌面上的电刑
控制器。他打开电刑控制器的开关,一盏绿灯随着开关被旋开有节奏地闪烁着。
电流从她两个奶头通过,電吸管把她的奶头箍得成了紫色,吸管勒进了奶肉中。
她的两个乳房上下颤动了几下,她觉得乳房被收得紧紧,电流直达乳峰,她高耸
的乳峰在电流剌激下剧烈弹跳,过不久双乳越来越热,而且涨大了不少,她开始
呻吟、挣扎,脸色苍白,汗水从她身上沁出,头发也粘到她的脸上。在灯光的照
射下,她的奶头变大、变硬,直到坚挺地勃起,醒目地随着绿灯的闪烁有节奏地
跳动,不由得手脚猛然挺直,接着,她全身肌肉也不住抽动着,只觉得像有几十
把把钝刀在切割她的奶头神经,她的头向后猛仰:“啊……呀……”她难受得汗
如雨下,挺直身子,发出阵阵发麻颤抖着的嘶叫声。

  后继续调节开关,绿灯闪烁频率越来越快,电刑控制器指示电压的红线在不
断上升,云的叫声更加凄惨,她满身是晶莹的汗水,身子被痛苦扭曲得变了形,
奶头胀成两个硬硬的石块,极度直立,变成紫红色。她急促地喘息着,异常坚挺
的乳房胀得鼓鼓的,不停地抽搐,高耸的乳峰在电流剌激下剧烈弹跳,双乳涨得
要爆开,有节奏的来回抖动,乳晕处被电流刺激得红红的,奶头高度勃起,随着
每次电击而一动一动。每当电流增强的时候,她的身子就反弓起来,乳晕周围的
肉快速地颤抖,她扭过脸头向后仰过去。她肥硕的乳房紧张地向前挺出,并随着
她的扭动而颤抖,两只浑圆肥硕的深褐色奶头膨胀成了原来的好几倍大,坚硬地
勃起几乎有一英寸高,周围的乳晕也隆出了乳房。

  強烈的刺激讓云痛苦不堪,胸前剧烈地抖动着!后问她:“说,到底开不开
口!”

  云:“……”

  后拉下云奶头上的铜吸管,拿来细细的电奶棒,他捏住她右乳,打开电源,
电奶棒触上了她奶头,电流从她奶头直达输乳管,她的乳晕剧烈蠕动、膨大,随
着电流的不断上升,乳晕变成了一个不住颤动的坚硬肉球。她的乳腺肌肉极度收
缩,乳腺却极度膨胀,产生爆裂似的痛楚,那种难以忍受的剧痛使她不住地惨叫,
她的面色变得苍白,连小便都哗哗流了出来。“啊呀……!”她终于忍不住发出
一声凄厉的尖叫。

  后移开电奶棒,拿出带有电线的注射电针:“说!”

  “……”沉默。后恶狠狠的打了云几巴掌。地用很难听的字眼咒骂她:“婊
子养的!一会我要高效催乳剂让你奶子爽上天!”她看着他手里的注射器,惊恐
地瞪大了眼睛,虚弱地颤抖着双腿和肩膀。他用左手托起她一只丰满挺拔的乳房,
将右手的注射器电针头突然刺进了她奶头里,朝她奶头中心刺进去,“啊┅┅”
她上身抖动起来,感到奶头上一阵尖锐的刺痛,立刻发出痛苦的尖叫,浑身像打
摆子般一阵阵发抖,头禁不住左右摇摆,痛得连大腿都抽搐起来。电针尖插在她
奶头中央,他手将刺入她奶尖的电针头使劲往里一按,电针头刺入她乳心深处。
他慢慢地将注射器里的粉色促进乳房发育的甲地孕酮空孕催乳剂液体推进,注射
进了她的乳房,接着又同样残忍地朝她另一只乳房里将剩馀的液体注射了进去。
高浓度药物全注进她乳房内,她奶头开始变得更加鼓胀。

  “啊!┅┅嗯┅┅啊┅┅”云感到一种更加难以忍受的羞耻和屈辱,凄厉羞
耻的痛苦呻吟起来。

  后拧开了电源,她乳房猛地向前挺起,一股股剧烈的刺激从胸前传来,几乎
穿透了她的神经,勃起的奶头剌向空中,难受得死去活来。她抽泣着,脸上流满
了伤心和羞耻的泪水,两个涨痛不已的乳房令她不堪言。他将电刑控制器电流调
到最大,在不断上升的电流剌激下,药物的效力使云进入了不能自持的亢奋状态,
催乳剂在发作的当口,没多久她就感到了那恶毒的催乳剂的作用,她感觉自己赤
裸着的两个丰满挺拔的乳房好像有大股的液体在流动,乳房极度膨胀,使她感到
难忍的乳涨,甚至发生乳房肌肉痉挛,导致爆裂般难以忍受的剧痛,在催乳剂的
作用下,她充满了奶水的乳房上两颗紫褐色的奶头竟然令她羞耻地可怕地逐渐膨
胀变大了,她乳峰快速抽搐,奶头突突地跳动,强行催乳2分鐘後,从她极度膨
胀的奶头迹般地出了奶,竟開始分泌出一股股乳白色的奶液。

  后关闭了电刑控制器,特务用棉球擦去云奶头上的奶液,等待她开口。几分
钟的沉默,他什么都没得到:“你不说?”他扭动了注射器电池的电压调节开关,
电压升一档。

  “唔唔……呃,唔……呃" 刚才还很虚弱的云像被打了一针强心剂!她的胸
部持续的满胀,越胀越大,奶液分泌速度也越來越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她仰
起的脸上眉头紧锁,脸也绷的紧紧的,痛苦的呻吟。

  " 说不说?" 后喝问一句,得到的是怒骂,他再加一档。

  " 唔呃……啊啊……呃" 随着电压的升高,云乳房发育得异常巨大,登时晃
起了头,刚才喉咙里发出的低沉的呻吟声变成了小声的叫喊。脸也憋的通红起来!

  " 还不说?招不招!“后又逼问,但得到却仍然是云坚定的沉默。他狞笑着
说:”好!“电压直接加到最大一档!

  " 滋啦……滋……" 电压升至极限,电流肆无忌惮的在云奶头中澎湃,她的
双乳越来越热,乳腺极度膨胀,产生爆裂似的痛楚,而那种痛楚根本无法忍受,
最后甚至感到乳房好像要涨爆一样。奶头漲到了乒乓球大西小,好像怀胎十月的
孕妇一样。10分钟后,乳汁忽地喷了出来。她开始闭着眼睛,忍不住羞辱万分
地低声地呜咽着抽泣起来,泣声越来越大。奶汁像强力喷水器般地直射而出,射
到六、七呎高才落下,场面壮观到好像下雨一样,弄得满地都是白色的乳汁。

  后继续注射药物,云奶水分泌和乳腺的发育又继续下去,“哦——啊——”
她更加亢奋了,泣声越来越惨,令人不寒而栗,乳腺变不断分泌奶水,奶水就像
喷泉一样止都止不住,两个乳房同时强劲的向外喷射著白色的奶水,就像是喷水
池龙头似的四散飞溅,她羞辱的闻到了自己乳汁的奶腥味,周围一片哄骂。她发
春的呻吟着,羞辱痛苦的哭泣着,強烈的刺激讓她痛苦不堪!

  特务打开一个箱子,里面装着一台专门用来吸奶头的电动真空泵,他从箱子
里拿出两根口径小于奶头的玻璃電吸管,两根電吸管的一头接上真空泵,一头顶
住云两个奶头,電吸管勒进了她奶肉中,她觉得乳晕和奶头猛地被收得紧紧,它
们被挤成条状紧贴在玻璃管壁上,乳晕上的颗粒被吸得像是一粒粒小米粒,明显
凸起,她两只乳晕和奶头都被吸得凸了出来,痛苦地扭动着,企图甩掉吸奶器。
但是吸奶器牢牢地吸附在她的胸前,随着乳房剧烈晃动。他们打开真空泵的开关,
压力表上的红线不断上升。玻璃管带着她奶头不住晃动。她的乳孔被完全吸开了,
这时的奶头对各种剌激都特别敏感。

  云忍受着乳房的剧痛,咬得牙齿咯吱吱的作响。真空泵的压力继续加大,滴
滴奶珠从她奶孔中沁出,奶头里不停流淌出乳汁。挤满吸奶器的乳晕和奶头像要
爆炸似的,奶头里不停流淌出乳汁。特务把负压开到最大,浓白的乳汁随着每一
次电流的通过,负压的加大,一波又一波地喷射出来!她喉咙里不时地发出娇媚
的呻吟声。奶头痛涨无比,都要炸了。她开始控制不住,“呀,……呀!”痛苦
地扭动起来。

  由于催乳剂促使的反复发作,云的乳房胀得像个皮球,墨绿色的血管都清晰
可见,两只大奶子随着吸奶器的摆动左右晃动,能听到里面乳汁晃动的声音,超
大量喷涌而出的乳汁再度狂乱喷射,她的喷乳孔越张越开,乳汁的喷射量也越来
越多,浓白的乳汁,随着每一次电流的通过,一波又一波地喷射出来!吸奶器越
是挤出她乳房内的奶水,奶水反而分泌得越多,乳房更肥硕,奶头也更发达。大
量分泌奶水。消耗她体内养份,导致脱水,全身发热,口乾舌燥,可是她无能为
力。由此恶性循环。她脸涨红,喉咙里不时地发出呻吟声,忍受精神和肉体的双
重折磨。

  “抬起头来,臭娘们!”后呼喝着,揪着云的头发迫使已经羞耻呻吟的她抬
起了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超大量的乳汁从云奶头的喷乳孔不断的喷射而出,乳房
毫无缩小的趋势,奶汁喷射带来的高速冲击刺激她奶头的敏感神经,达到一一次
的高潮!在这强烈的高潮之下,她乳汁的喷涌速度快的吓人,几乎是两三秒就喷
了一升的乳汁出来。但她在这无止尽的摧残中宁死不屈!

[ 本帖最后由 Stars 于 2009-2-6 22:21 编辑 ]看得出是用心写的,希望LZ下次还能给大家分享好文章不错的文章,就是太短了,希望楼主能继续写就好了不错不错,是篇好文章,不过似乎没有完结呢,楼主加把劲,善始善终吧这种文章感觉更加偏重于血腥啊
看到后来,完全感觉不到这是一篇色文了啊。同意楼上的说法,看不出一点H文的意思,希望楼主加油啊。写的还不错,就是太短了一点,还没过瘾就完了全篇看完感觉是一篇好文,个人认为这种文章写作上还是要有内容和挖掘人物的心理变化为好,SM文章不一定就都要重于血腥,而是在丰富内容的基础上,有人物、有思想、有情节……应该是一篇不错的“色文”了?!故事情节很意外,描写很细致。就是有点那个,不太喜欢。不错的文章,就是太短了,希望楼主能继续写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