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41号女囚
41号女囚

  一、引子

  一双赤脚在艰难的挪动着,脚面和脚踝上血迹斑斑,十个脚趾上的指甲已经
被拔光,还在向外渗着鲜血。一副粗大的脚镣挂在这双赤脚的脚踝上。铁链与地
面碰创着,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当我们顺着赤脚逐渐向上看去,布满鞭痕的,
曲线优美的双腿在艰难的扭动着,带动着丰满的臀部。这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臀部
曲线优美,腹部异常的扁平,而且腹肌明显,肚脐诱人,一对坚挺的乳房不满网
状的鞭痕,向外渗透出的血迹已经结了疤,肌肉线条明显的双臂,被麻绳反绑着,
在瀑布一样的黑发间一张秀丽的面孔出现了。柳叶一样的眉毛下闪烁着一双单凤
眼,目光里透着对刽子手的蔑视,突起而笔直的鼻梁,轮廓分明的双唇紧闭着,
嘴角向外流着鲜血。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们看到了一个体形优美,步履为艰的女人,
在灯光的映衬下优美的臂膀、丰满而坚挺的乳房,肌肉线条明显的腹部,臀部和
双腿,浑身上下布满了鞭痕和烙痕。铁镣撞击的声音在昏暗的走廊里回荡着。

  刽子手用皮鞭驱赶着女囚,发出啪啪的声音。女囚每挨一鞭,身体就抽搐一
下,然后停下脚步,回头用仇恨的目光看一下身后的刽子手。这时,刽子手用手
中的皮鞭再猛抽两下,用手推搡着女囚,嘴里喊着“妈的!臭婊子!快走!”女
囚突然一个趔趄,在脚镣的驭拌下,摔倒在地。两个刽子手急忙上来搀扶,女囚
正色的说道:“滚开,我自己能起来”声音微弱,但坚定有力。只看女囚慢慢的
将戴着镣铐的双脚收缩到眼前,然后将身子挪到墙边,用背部靠着墙,双脚使劲
的登着,一点一点的站了起来。然后又步履艰难的拖着重镣朝走廊的尽头走去。
在走廊的地面上留下了血迹形成的脚印,美丽而鲜红的脚印。

  一会儿,铁链声停止了女囚用左肩靠在牢房的门框上,抬起头看到门上的号
码是41. 只见她双眼一闭昏倒在牢房的门口,两个肌肉突出,满脸横肉和落鳃胡
须的刽子手上前架起女囚进了牢房。这是一间拘禁重要犯人的牢房,有内外间。
内间是犯人休息的地方,外间是一个小型的刑讯室,折磨人的刑具一应俱全。在
外间的里有一根吊人的柱子,上面有铁链和镣铐。

  两个刽子手将女囚拖进牢房的外间,解去女囚手臂上的麻绳,用柱子上的铁
镣从背后靠住女囚的双腕,然后将铁链收起,女囚慢慢的被刽子手吊起。只见女
囚的双腕被铁铐勒出了血痕,弓着上身,双腿和戴着铁镣的双脚蹦着,只能用十
个鲜红的脚趾着地。手腕的疼痛,惊醒了女囚,为了减轻铁铐对手腕的拉力产生
的剧痛,她使劲的掂着脚尖。把双脚蹦的犹如芭蕾舞演员的脚尖一样。瀑布似的
头发垂在双腿前,透过发间的缝隙,可以看到她的双乳垂在胸前,两个乳头坚挺
着。两个刽子手完成了任务,锁上牢门,哼着小曲扬长而去。

  女囚慢慢的努力的抬起头,用她美丽的单凤眼,环顾着牢房。被捕时和进这
个牢房以前的情景浮现在她的眼前。

  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战场,日本讨伐队正在缩小包围圈,向抗联的阵地发
起最后的攻击。坚守阵地的抗联战士在一位身穿红袄,脚登战靴,手持双驳壳枪
的女英雄的指挥下,打的异常的顽强。阵地前日军的尸体堆积如山,抗联战士伤
亡惨重。敌我双方处在一个僵持的状态下。这时日军动用了装甲部队,敌我力量
一下形成了巨大的悬殊。41号向她的战士们高喊着:“兄弟们!我们决不能落在
敌人的手里,我们要留下最后一颗子弹,来结束我们的生命!会有人给我们报仇
的!”“轰!”“轰!”……。十数枚炮弹落在了抗联战士的周围。女抗联连同
她的战友都倒在了阵地上。尘土和积雪落在了他们的身上。战士的身体上流着鲜
血,残破的肢体到处都是。日本的军队开始打扫战场,抗联战士好象没有活的了,
突然一个日本兵大喊到,“报告太君!这里有一个女抗联,她还活活着!”只见
两个日本兵拖着一个身穿红袄的女人,朝着指挥官吉田大佐走来。女抗联昏厥着,
身上的衣服被震得露出了棉絮,赤裸着双脚。嘴里低声说着什么。吉田大佐看了
以后,说道:“带回去,审问!一定要她说出抗联司令部的地址!集合!开路!”
鬼子把女抗联用麻绳捆了个结实,压上装甲车,朝大本营所在地通辽县城进发。

  一路上女抗联慢慢的苏醒了,她发现自己被鬼子活捉了以后,拼命的用头撞
击车的钢板,但是被几个鬼子给制止住了。路途颠簸,一路无语,十几个小时后
鬼子一行终于来到了大本营所在地,通辽县城。吉田大佐不顾鞍马劳顿,连夜突
审女抗联。

  昏暗的煤油灯下,坐着吉田大佐和藤野少佐。火红的碳火炉子旁边站着两个
赤裸上身的行刑手。

  吉田大佐:“带女抗联!”

  哗啦……哗啦……哗啦……随着铁链撞击声音的逐渐临近,一双戴着铁镣艰
难的挪动着的双脚映入了人们的眼帘。铁链锈迹斑斑,被镣铐磨蹭的脚踝向外渗
着鲜血,血迹顺着脚弓流向十个脚趾,进而流在了地板上,地板上留下了一串鲜
红的脚印。

  不一会儿,女抗联站到了灯下。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张秀美的脸上闪烁着象
清澈见底的一双秀眸,里面好象有很多美丽的传说,眉宇间偏左有一颗黄豆般大
的紫红色胝,笔直的鼻梁下一双轮廓分明的红唇微微张开,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洁
白如玉的牙齿,一头瀑布似的黑发,遮住了半张脸夹,棉袄的领口敞开着,露出
了修长而有力的白皙的颈部,突起的酥胸随着呼吸起浮着,双手被麻绳反绑着,
更衬托出胸部的挺拔,黄色的马裤的裤脚敞开着楼出了线条匀称犹如纺锤般的小
腿,一双戴着铁镣血迹斑斑的双脚略微分开……。。

  吉田大佐:“你的叫什么?”

  女抗联:………用目光注视着吉田

  吉田:“你的说!你们的司令部在什么地方?”

  女抗联:“……………”注视着吉田。

  吉田:“不说?死啦死啦的!”

  女抗联:“………………”注视着吉田。

  吉田:“八格呀路!三宾的给!”

  刽子手甲:“嗨!”

  啪……。啪……啪………刽子手无情的魔掌打在女抗联的脸夹上。她打了个
趔趄。

  女抗联蓬乱的头发,嘴角流出鲜血,滴在地下。她慢慢抬起头,怒视着吉田。
“呸!”一口鲜红的血水吐在了吉田的脸上。这下激怒了吉田。

  “八嘎呀路!衣服统统的扒光,皮鞭的给!”

  两个刽子手揪住女抗联的头发,把她按倒在地,一会把她的弄了个一丝不挂。

  女抗联站在几个鬼子的中间,用双手护住自己的私处。怒视着刽子手们。

  刽子手们七手八脚把她吊在房梁上,只让她脚尖着地,开始了兽行。“啪…
………………!!!!!”持续了十分钟的鞭打后,女抗联始终没有叫喊,只有
低沉的呻吟。雪白的酮体上部满了网状的鞭痕。两个刽子手累得满头大汗,气喘
吁吁。

  吉田走到女抗联的跟前,用左手托起女抗联的下颚,看着这张既美丽动人又
让他不解的脸。说道“你的还是说了吧,免得受苦”女抗联使劲将自己的下巴从
吉田的手中挣脱,瞧都不瞧吉田一眼。

  吉田疯狂了“说!你的叫什么名字!你的司令部在什么地方!!”然后抓起
女抗联的秀发使劲的来回拽着。赤裸的躯体在晃动着,但是没有话语。只有愤怒
的沉默和怒视。“说!………”突然,吉田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狠狠的掐住女抗
联的乳头使劲的向上拽着。女抗联圆睁凤目怒骂到“畜生!”这更让吉田的雄性
荷尔蒙犹如泉涌。他松开双手,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一边脱下己的衣裤,
露出又长又粗的充满血液的阴茎,绕道女抗联的背后将阳具插入女抗联的阴道,
疯狂的抽插着。吉田的淫荡的叫声,铁链的撞击声环绕在刑讯室内,女抗联痛苦
的表情,和吉田狰狞的面目交替出现着,一对布满鞭痕的乳房随着吉田的兽行晃
动着,一双被铁镣磨蹭的血迹斑斑的抽搐和颤抖的脚蹦的笔直。

  这一幕使傍边的几个鬼子也惊呆了,他们瞪着他们的长官的丑行,不知干什
么好。这时吉田说道:“你们的也享受享受,哈哈哈哈!”说完他抽出阴茎对着
女抗联的臀部射出了哝哝的精液,狂笑着坐到了办公桌后的太师椅上,将一根古
巴雪茄叼在嘴里,点着了猛吸着。

  几个随从明白了长官的意图,面对着遍体鳞伤的女抗联个个拖去了裤子,用
手使自己的阴茎勃起……女抗联双脚被迫蹦直,臀部被迫翘起,挺着满是鞭痕双
乳,怒目圆睁,紧紧的闭着双唇,双手紧抓吊着自己的锁链,双臂的肌肉线条明
显,掂着脚尖任尤鬼子们奸污着,每当鬼子剧烈抽插时,女抗联浑身就剧烈的抽
搐,并发出低沉而痛苦的呻吟。长达一个小时的奸污和蹂躏终于象噩梦一样的过
去了,刽子手们将女抗联从房梁上放下来,用麻绳将她的双臂反绑在身后,并同
时用麻绳将她的双乳紧紧的束缚起来,让本来坚挺的双乳更加高耸,乳头更加突
出,在她的脚踝上重新钉上了30斤的重镣,让她平躺在一张长条凳上。只见女抗
联头垂在长凳的一边,双眼看着天花板,长发从凳上垂在地上,由于双臂绑在后
背不由得双乳挺拔而高耸,上面布满了鬼子们的牙印,有些牙痕还向外渗着鲜血。
一条腿伸在长凳上,另一条腿自然拖在长凳下,一双健美的,被镣铐锁住的双脚
自然的蹦直,从她的私处向外流淌着血液、精液、体液混合的浑浊的液体,在地
上堆积了一片,散发着腥臭味。

  这时刑讯室里的气氛相对放松,吉田整好衣冠,走到女抗联的身边说道:
“你的说,你到底是谁?你们的司令部在什么地方?”女抗联摇了摇头,把脸调
了过去。“八嘎!”“烙铁的干活!”吉田怒道。

  一个刽子手用红彤彤的烙铁,在女抗联的两肋烙着,剧痛让女抗联浑身颤抖
着,她紧咬牙关,全身蹦的象一张满弓,双脚蹦的笔直。嘴里发出低沉的呻吟,
黄豆大的汗珠布满全身,能看的出她始终不想让自己叫出声来。几分钟过后女抗
联终于忍不住了,只见她圆睁凤目,使劲的将头向后仰去,双腿和双脚用力的在
空中乱登着,张开她轮廓分明的双唇“哦……。啊………哈……哎呀呀呀………
…”伴着铁链撞击的声音,持续了十几秒,然后浑身瘫软昏厥过去。

  吉田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由得叹了口气“要嘻!大家休息的干活,明天的继
续的审问。”刽子手们把女抗联抬到一张铺板上,用几件军大衣给她盖上,然后
都各自睡去了。

  第二天女抗联和鬼子们都醒的很晚,大约10点左右都才醒来。吉田穿好了军
装并穿好军大衣,命令其他几个鬼子同样穿好军大衣,系上武装带,荷枪实弹来
到了刚刚女抗联的傍边。

  女抗联双臂反绑,挺着伤痕累累的双乳,微微的垂着头,坐在长凳上,双脚
被镣铐锁着。

  吉田看着女抗联说道:“宪兵队的练兵场,大大的,你不想去溜达溜达吗?”
“哈哈哈哈!”“那里的雪景大大的好!”“哈哈哈哈!”“带她去看看!”刽
子手齐声喝道:“站起来!走!”

  只见女抗联慢慢的站起来,昂首挺胸,拖着重镣,一步一步的向大门走去,
伴随着的是镣铐撞击的声音,“哗啦、哗啦、哗啦………”

  门帘被两个鬼子掀开了,一股巨大的蒸汽从屋中冒了出来,蒸汽散过,看见
赤身裸体,遍体鳞伤,双臂反绑,双乳坚挺,双脚戴镣的女抗联站在布满白雪的
台阶上,双脚陷在一寸厚的雪里,微风吹来,女抗联打了个冷战,将一支脚从雪
里抬起来放在另一支脚上。

  “散散步吧!哈哈哈哈!!”吉田阴阳怪气的说道。

  一个鬼子从后面用力的推了一把女抗联,她踉跄的倒着碎步走下了台阶,回
头看了一眼推她鬼子。鬼子用三八大盖的枪拖使劲的捣了一下她的右肩,再一次
使她踉跄的向前倾倒,她赶紧倒了几下碎步,总算没摔倒。

  女抗联站在没脚深的雪地里,赤裸的全身在刺骨寒风侵袭下布满了霜,瀑布
似的黑发在寒风中已经凝结了很多冰凌。但是,女抗联没有一点恐惧和退缩,昂
首挺胸迈着艰难的步履,在鬼子刺刀的威逼下,向练兵场的深处走去。身后留下
了脚印和铁链的印记。鬼子和女抗联的身影逐渐远去,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之中。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鬼子用力拖着冻僵的女抗联,回到了刑讯室。只见两个
人全成了冰人,女抗联几乎是冻僵的。进屋后鬼子宪兵把她放到了草垫上,吉田
过来问到:“女英雄,雪中的滋味如何啊?哈哈!”

  女抗联浑身颤抖着,微微抬起头,用蔑视的目光看了一眼吉田,就紧闭双目
倒在了草垫上。

  吉田怒道:“八嘎!老虎凳的干活”

  几个宪兵不由分说,七手八脚的把女抗联绑在了长条凳上。将她的双膝用麻
绳绑实,上身绑在柱子上。

  这时吉田道:“你的说不说?”

  女抗联艰难的摇了下头。

  吉田喊道:“加砖的干活!”

  两个宪兵用木棒伸到女抗联的脚下,用力向上抬起她的双脚,另一个宪兵把
青砖一块一块的塞到女抗联的脚后跟下,问一次塞一块,一直听到女抗联的膝盖
骨发出嘎嘎的声音,宪兵才停止了行刑。

  只见女抗联挺着双乳,双腿呈反弓形状,双脚蹦的笔直,脚下垫着四快青砖。
黄豆大的汗珠顺着两个面夹向下流淌。双膝的剧痛使她浑身颤抖,双脚上的镣铐
铁链垂在凳子上,反绑的双手紧握双拳。嘴里不时发出微微的呻吟声。

  吉田走过来用皮鞭的把子顶住女抗联的一支乳房,问道:“你的说的不说?
你的是谁?司令部的再哪里?恩?”

  女抗联根本就没看他,闭着双眼一言不发。

  吉田道:“你长了一双美丽的脚,不希望没有脚指甲吧?”

  女抗联听了以后,睁开双眼,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吉田,好象在说:“来吧!
刽子手!看你们还有什么本事!”。

  吉田大怒:“脚指甲的统统的拔掉!拔掉!”

  两个宪兵各拿一个老虎钳子,按住女抗联的双脚,从大拇指开始,慢慢的,
一点一点的,让疼痛持续的时间长些,开始拔女抗联的脚指甲。

  豆大的汗珠从女抗联的头上身上渗了出来,她强忍着剧痛,用牙咬着下嘴唇,
浑身颤抖着,头不停的上下左右的摇摆,嘴里发出“恩…………”呻吟声,声音
逐渐变大,呼吸逐渐急促,当拔到小拇指时,惨叫声终于从女抗联的口中发出:
“啊…………啊…………哎嗨啊………”撕心裂肺啊。她剧烈的甩着秀发,浑身
抖动的厉害。当宪兵松开手后,她的双脚十个脚趾鲜血淋漓,一张一和,流出的
鲜血染红了脚掌和脚下的青砖,嘴角也被自己咬破了,流着鲜血!就这样挺着,
挺着!足足挺了半个小时。

  在场的鬼子们都惊呆了。

  回忆到这里,女抗联回到了现实中。她掂了掂没有指甲的脚尖,尽量减少铁
铐对手腕的勒力,使自己的手腕的伤不要太痛。这时牢门被打开了,一个监狱的
女看守(中国人)端着饭和水走近她的身旁,给她打开锁在手腕上的的镣铐,然
后从墙上摘下铁链一米长,重约6 斤的手铐给她戴上,扶她坐在长条凳上。女抗
联背靠立柱,头侧着也靠在立柱上,黑发垂在头的一侧,所以只能看清她的半张
脸,双肩微微下垂,肿胀的双乳高耸着,一条放在凳上腿自然的伸展着,另一条
腿拖在地上,戴着铁镣的双脚微微的蹦着,双腿间私处的血迹已经干了,一双凤
眼看着天花板。

  女看守:“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女抗联看了女看守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女看守流着眼泪道:“姑娘,你太苦了,吃点吧,啊?”然后转身锁上牢门
走了。

  两年前的一天,女抗联的家乡遭到了鬼子的轰炸,当女抗联从学校到家后,
让她看见的是,家里的房子在着着大火,村里浓烟滚滚,自己的父母、兄弟和妹
妹都在轰炸中死去,那年她17岁。正好抗联来村里帮着救火,她为了给家人报仇
就参加了抗联。加入抗联后她发疯似的练,练就了一副健壮的身板和百步穿杨枪
法。战斗中神勇无比,老百姓都脚她红姑。两天前为了掩护司令部的转移,她被
炸弹震昏了,落入了鬼子的魔爪。

  女抗联逐渐从过去回到了现实。看着自己伤痕累累铁链缠身的酮体,思绪又
回到了那天刑讯的场面。

  老虎凳上的女抗联用蔑视的眼光看着鬼子们,这激怒了一个手握皮鞭的鬼子,
他走到红姑身边不由分说,鞭子雨点般的抽在红姑的肩上,乳房上和身上的其他
部位。一会的工夫女抗联浑身向外渗着鞭伤的血迹,而她已经昏了过去。不知过
了多久当她苏醒过来时,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的躺在水泥地上。吉田走过来道:
“把她押到 41 号!”

[ 本帖最后由 abcd_zzz 于 2009-8-13 17:19 编辑 ]
  二、押解的路上

  女抗联被捕的的消息传到了日军在沈阳的司令部,住沈阳日军司小野少将命
令吉田立即将女抗联押往沈阳第一陆军监狱。

  囚车中吉田穿着军大衣,头戴大沿帽,双手将军刀杵一双锃明瓦亮的皮靴之
间,对面坐着用军大衣裹着的女抗联,铁链锁着一双赤脚和一双纤细而有力的手。
还有两个宪兵坐在女抗联的两旁,手中紧握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囚车在前后各三
辆装甲车的保护下行驶在通往沈阳的路上。大雪弥漫着,由于路滑,车辆缓慢的
行驶着。

  晚上吉田一行来到了一个小镇,镇上住着一个中队的日军和一个大队的伪军。
吉田命令将女抗联押进镇里的炮楼。

  囚车的门被打开了,女抗联在两个鬼子宪兵的搀扶下,从车上下来,双脚踩
在冰冷的雪地上,不由得缩了一下。鬼子宪兵推搡着她朝炮楼走去。只见她双手
紧握手铐的铁链护住高耸的乳房,双脚在镣铐的驭拌下步履为艰的挪动着,披身
上的军大衣,已经一半从身上慢慢的滑落,乌发被寒风吹得飘了起来。

  鬼子宪兵用枪拖顶着女抗联的腰,嘴里嘟囔道:“快快地!”使劲一顶,女
抗联扑倒在雪地里,军大衣也从她身上滑落到雪地上。

  宪兵赶紧上前去搀扶女抗联,但是得到的是挣脱与蔑视。

  只见女抗联慢慢的从雪地上站了起来,伤痕累累的躯干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昂着黑发飘逸的头,戴着手铐的双手自然的下垂,双脚由于重镣的影响,只能慢
慢的一步一步的挪,高耸的酥胸随着脚步的频率上下颤抖着。

  “哗啦……哗啦……哗啦……”凛冽的寒风无情的吹在女抗联裸露的躯体上,
使她不停的打着冷战。车到炮楼门口只有区区的几十米,可是女抗联整整走了大
约十分钟。

  终于走进炮楼的大门了。吉田说道:“她地关在三楼的干活!”

  宪兵:“嗨咿!”

  从一楼到三楼大约有50个台阶。宪兵推搡着女抗联向三楼走去。由于脚镣太
重,所以女抗联每上一个台阶,都要费很大力气。但是女抗联并没有让人去帮助
自己。而是,艰难的一个一个台阶的向上走去。

  只见她用手用力的扶楼梯的把手,双脚用力的登踏着楼梯的台阶。可以看见
她双腿和双臂明显的肌肉线条。由于用力的缘故,好多已经结巴的伤口又被蹦开
了,向外渗着鲜血,在裸露的躯体上形成了网状的流径,最后汇集到双脚后顺着
脚弓流到了台阶上。

  哗啦……哗啦……哗啦……!女抗联走过的台阶上留下了鲜红的用鲜血形成
的脚印。

  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女抗联在两个宪兵的押解下,来到了炮楼的第三层。

  她筋疲力尽的喘着粗气,一对高耸的乳房随着呼吸的频率起伏着。她终于站
不住了,扑倒在炮楼的地板上。

  这时吉田走过来用力将她提了起来道:“今晚地,我地和你地一起的睡觉!
哈哈哈哈!要系!”

  女抗联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吉田,没有做声。

  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吉田蹂躏女抗联的身影。吉田淫荡的叫声、笑声和女抗
联凄惨的呻吟声和铁链撞击的声音整整响彻了半宿。随即传来的是吉田的鼾声。

  昏暗的灯光下,女抗联被麻绳捆在一个太师椅上,她仰面朝天,双眼看着天
花板,瀑布似的秀发垂在后面,双乳上又添了好多新的咬痕,左边的乳头流着鲜
血,两腿间的私处流出了许多白色的精液,双脚在不停的颤抖着。隐隐约约可以
听到她微微的呻吟声。

  吉田由于过度的纵欲,浑身瘫软在床上,鼾声如雷。

  东方渐渐的发白,一阵雄鸡的啼叫声打破了炮楼里的宁静。吉田穿戴整齐,
叼起一根雪茄,命令到:“小元少佐!给41号穿上衣服!”

  “嗨!”小元答应到。

  几个宪兵除去女抗联的镣铐,给她穿上肥大的日军军装,然后再给她戴上镣
铐,再给她穿上一双肥大的皮鞋。

  吉田道:“开路的干活!”

  宪兵们连拖带拽的把女抗联从炮楼里带到囚车上。

  随着一声警笛的嚎叫,车队向着省城进发了。

  三、凄惨的历程

  经历了数小时的颠簸,吉田一行来到了第一陆军监狱。这里高墙林立,铁网
蜜布。女抗联在宪兵的押解下走进了女监区。

  到监区的第一道程序是:脱光所有的衣裤鞋袜。两个女狱警(日本女人)脱
去女抗联所有的衣裤,然后用麻绳将女抗联的双手反棒,并将她的双乳也用麻绳
勒的坚挺。给她的双脚砸上一副10公斤的铁镣。然后和押解的宪兵办完手续,推
搡着女抗联进入监号区。

  从接待室到监号区要经过审问(刑讯)区。这是一段阴森可怖走廊,虽然看
不到刑讯的场景,但是受刑者的惨叫声,皮鞭抽打在肉体上的声音,铁链撞击的
声音,烙铁烙在皮肤上嗤嗤的声音以及发出的味道、受刑者的怒骂声、血腥的味
道,冲耳、扑鼻而来。

  女抗联拖着脚镣,双脚在地上拖着走着。“哗啦……哗啦……”

  她目视着这阴森的走廊和两边的铁栅栏,脚步蹒跚,丰满的乳房随着脚步的
频率上下轻微的震动着,突然一声“停下!”打断了她的思绪。

  女抗联停下脚步,这时她看见自己站在一扇铁门前,门上挂着“特别拘押室”
几个字。

  女狱警用钥匙打开了铁门,一鼓血腥和粪便混合味扑道鼻而来。展现在眼前
的是一条由青石板铺就的台阶,大约有三十几节,每节高20工分左右,通向地下
的监房。深度大约有6 米左右。由于女抗联戴着镣铐,行动不便,三十几节台阶
足足走了近15分钟。走到最底层展现在视线里的是一个20平米见方的平台,正前
方是一个小型的刑讯室,左边是一个地牢,右边是水牢。昏暗的灯光下,女抗联
看到刑讯室中各种刑具镣铐一应俱全,左边的地牢里除了石柱、铁链、地上的草
垫和粪桶以外,没有其他任何器具。右边的水牢里大约1.4 米深的混水反射着昏
暗的灯光,闪烁着微微的波光。

  这时,女狱警打开了地牢的门说道:“小姐,请吧!”随即就使劲的将女抗
联推了进去,然后锁上牢门,扬长而去,嘴里还哼着日本小曲儿。

  由于女狱警推的力量很大,女抗联步履踉跄的靠在了石柱上。她环视着这地
牢,她看到四周的墙壁上充满着血迹和用鲜血写的抗日口号。她慢慢地躺在草垫
上,双眼看着天花板,战场上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身穿红袍骑在白马上手挥战刀的女抗联,冲杀在日本鬼子的马队中,如入无
人之境。手起刀落鬼子的人头一颗一颗的落在雪地上……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打断了她的回忆。

  吉田带着一群日本军人来到了地牢旁。女抗联看到一群日本人中有一个穿着
和服带黑边眼镜留着小胡子剃着光头的小个子老头,很特别。

  这个人就是关东军特别行动少将司令小野太郎。

  这一群日本男人看女抗联的眼神象恶浪的眼神。一是被女抗联的美貌惊呆了,
二是觉得传说中的女抗联居然是一个美女,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三是野兽的本
性都想尝尝这美女的“味道”。

  小野道:“要西!绝色美女啊!吉田你的任务完成的好!你可以回去了!”

  吉田:“嗨!为将军阁下效劳,万死不辞!”

  小野道:“不!不!你是为天皇陛下效劳!”

  吉田:“嗨!天皇陛下万岁!”

  小野:“你的可以回去了!”

  吉田“嗨!”吉田说完转身走了。

  小野:“大家的准备,审讯马上开始。把这个女人给我带过来!”

  在地牢的小刑讯室,女抗联和小野的第一次交锋即将开始。

  “哗啦……哗啦……”随着镣铐的声音,一双沾满血迹,但不失美丽的脚,
拖着铁链蹒跚着,顺着双脚往上是肌肉线条健美的小腿、大腿、丰满的臀部、一
双被麻绳勒的发紫的双手、筋肉线条分明的后背和肌肉丰满的双臂、双肩;修长
的脖子,硕大的乳房、腹肌分明的腹部、阴毛繁茂的阴部。

  小野看着美丽的酮体,嘴里流着口水,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抗联:“……”只有怒视。

  小野:“前天,我的500 讨伐队员被赵尚志通通的消灭,你知道赵尚志的根
据地,告诉我可以吗?”

  女抗联:“……”只有怒视。

  小野:“只要你说出你们根据地的地址,我就放了你。你就可以和家人团聚
了。”

  女抗联:“呸!我的家人被你们杀光了!……”怒视!

  小野:“你的说不说!!!”愤怒的咆哮。

  女抗联:“……”蔑视。

  小野:“电刑的伺候她”

  三个宪兵把女抗联紧紧帮在一条长凳上。她的上身和双脚不能动弹,头下垂
长发拖在地上,两个狼牙夹夹在她的乳头上,乳头渗出了鲜血,从乳头沿着乳房
的曲线顺坡四散呈辐射状流到她的胸前、腹部……

  小野:“说不说?”

  女抗联:“……”摇了摇头。

  小野:“通电!!!”咆哮着!

  女抗联的乳房、腹部使劲的向上挺、双腿和双脚象巴蕾演员一样绷比直,全
身向一张弓一样。嘴里发出低沉的呻吟声,浑身在颤抖,头不停在甩,修发被甩
的飘起来。刑具在她的带动下发出“铿锵……”的声音。

  小野走道女抗联的跟前问道:“你说不说?”

  女抗联使劲的摇了摇头。

  小野:“持续时间长些!”一个宪兵在不停摇着发电机。

  女抗联保持着躬行的姿势,不住的摇头和浑身颤抖,嘴里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5 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

  小野:“你的说不说?”

  女抗联:“不……”

  小野:“加大电流!!!”

  宪兵把速度提高了。

[ 本帖最后由 abcd_zzz 于 2009-8-13 17:19 编辑 ]
  女抗联浑身的颤抖更加剧烈了,呻吟声更大了

  女抗联:“诶呀……啊……啊哈……”

  突然女抗联瘫软在凳子上,大叫到“妈呀……”下身的大便小便一起流了出
来!

  电刑让她大小便失禁了。

  女抗联最后喊了一声“妈……”就不动了。

  宪兵:“报告将军,她昏过去了。”

  小野:“把她弄醒,关到水牢里。”说完起身就走了。

  宪兵们七手八脚的把女抗联从凳子上解下来,给她松了绑。一个宪兵过来用
一桶冷水给她冲洗身上的粪便。然后把她关进了水牢,由于水比较深宪兵们只能
把她的双手绑在水牢中的柱子上,女抗联实际是被吊在水中的,我们只能看见吊
着的双臂头部和脖茎。

  宪兵们锁上牢门走了。女抗联渐渐醒来,电刑过后是浑身的疼痛。她呻吟着。
牢里的水渗筋骨的冷,使她不停的打着冷战。为了让手腕轻松一下,她使劲掂着
脚尖。突然她的脚被什么拌了一下,她用脚触摸着,感觉是一跟硬帮帮的东西。
她靠着她发达的腹肌用双脚夹起那东西出水面,原来是一根人的大腿骨。

  这令她很吃惊。

  这里被折磨死的先烈不知有多少。她思索着。

  冰冷的水让女抗联很快就失去了体温,随之而来的是寒冷和恐惧。饥饿、寒
冷、伤痛、疲惫,让女抗联一会儿就昏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逐渐苏醒了,看到自己四肢被铐在病床上,身上盖着白
色布单,左手上插着针头在输液。窗外的天气阳光明媚,病房内暖气很热。虽然,
鬼子仍然没有给她穿衣服,但是感觉还是很暖和。一个中国女护士来了,给她喂
药,清理便盆。

  这是一个小巧的漂亮的女孩儿。大眼睛、高鼻梁、两片红唇微微翘起,鹅蛋
型的脸,齐耳的短发上戴着护士帽。身高在165cm 左右,一双漂亮的小脚穿着10
分高的高跟鞋。护士看着女抗联。

  女抗联:“你叫什么名字?”

  护士:“小红。你叫什么?”

  女抗联:“你叫我姐姐吧!”“这是什么地方?”

  护士:“第一陆军医院。你到这里昏迷两天了,今天你才醒过来。你来的时
候吓死人了,浑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真可怜。”

  女抗联:“呵呵!谢谢你小红,”

  护士:“他们怎么还给你戴着脚镣呢?门口有两个宪兵站岗。院子里也布满
了岗哨。你是什么人?他们对你这样?”

  女抗联:“我是抗联的。他们在要我的口供。我得了什么病?”

  护士:“你没什么病。就是伤口感染、营养不良、阴道发炎……还有软组织
挫伤。养上10天半月的就好了。”

  女抗联:“哦!能把锁我的镣铐打开吗?”

  护士:“不能!他们不让。我也没有钥匙。”

  这是女抗联被捕后唯一的一次与别人的谈话。

  10天后女抗联身体恢复如常,宪兵将她押回监狱的特别拘押室。

  地牢里女抗联赤身裸体双手被镣铐反吊在石柱上,长发垂在身体一侧,双乳
下垂在胸前,美臀高高的翘起,修长的双腿笔和双脚笔直的撑着玉体,十个脚趾
着地,脚面紧紧绷着,两个脚腕上戴着10公斤的镣铐,铁链锁在石柱上。美女受
刑也美啊!

  这一天晚上9 点左右,小野带着两个女打手来到了地牢里。

  小野:“女英雄,你的说,你们的根据地在哪里?”

  女抗联:“……”抬头看了一眼小野。

  小野:“说!说!说!!!!”

  女抗联:“……”看了看小野。闭上双眼。

  小野:“皮鞭的抽!!!!”咆哮着!

  地牢的墙上闪动着两个女刽子手挥动皮鞭的身影,牢房里回荡着皮鞭抽在肉
体上“啪……啪……啪……”的声音。

  “停!”小野喊道。

  女抗联呻吟着抬起头看着刽子手们。

  女抗联的背部、臀部、双腿布满了网壮的鞭痕,并向外渗透着鲜血,血流汇
成小溪一样的流路流到乳房的乳头上,一滴一滴的滴到地上,另一部分顺着大腿
流到十个脚趾上流到脚下。两股汇合在地上,形成了一滩血迹。

  女抗联浑身有些颤抖,为了减轻双腕被铁链勒的疼痛,双脚使劲的绷直。她
努力的想抬起头,但是以是筋疲力尽了。慢慢的她失去了知觉。

  “啊……啊……咦……要西!……哈哈哈哈哈……!!”

  一阵男女的淫笑和淫叫让女抗联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被呈大字型绑在一张
刑床上。她顺着声音看到,小野在和那两个赤身裸体的女刽子手在做爱。

  一个女刽子手用嘴含着小野的阴茎来回的咗着,发出“滋流滋流……”的声
音,小野在“啊……要西……”的叫着,另一个女刽子手用舌头舔着小野的乳头。

  小野已经是60岁左右的人了,在两个女妖的调教和刺激吓,极度的亢奋。突
然他一声狂叫,抛开两个妖女,迅速脱下和服,挺着勃起的阳具向女抗联走来。

  “啊……要西!美人,我们狂欢吧!哈哈哈哈哈!”话音未落,小野的阳具
狠狠的插进了女抗联的阴道。

  “啊!……”女抗联浑身抽搐了一下。感觉自己的阴道火辣辣的痛。

  小野疯狂的抽插着,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他大叫着“啊……咦……要西!…
…”

  女抗联痛苦的呻吟着,双手紧握双拳,双脚绷的笔直,浑身随着小野的动作
抽搐着,一对高耸的双乳也颤抖着。

  这一切让小野更加兴奋,他的左手紧紧抓住女抗联的右乳房,使劲的掐着乳
头,用牙咬住女抗联的左乳头。使劲的用阳具在女抗联的阴道里抽插着。

  突然小野猛的起身,对着两个妖女大叫到“给我打!皮鞭的抽!”

  两个女妖挥起皮鞭猛抽女抗联的乳房和腹部。

  小野在疯狂的晃着,妖女狠毒的抽打着女抗联,淫叫声、惨叫声汇成一体。

  小野这时极度兴奋,他再也控制不住了,精液向狂奔的洪水,一泄千里,喷
出右五六十公分远,两个妖女用嘴接着精液喝了下去。

  这时的小野像泄气的皮球,瘫软在女抗联的身边。

  浑身鞭痕和血迹的女抗联昏死过去。阴道里向外流着红色的液体,她的阴道
受伤了。

  转眼之间两个月过去了。

  春回大地,万绿复苏。女抗联的伤也好些了。

  小野这边对女抗联也没什么办法,决定将女抗联处死。3 月的黑龙江地区气
温仍然很低。虽然河流开始化冻,但最冷时气温仍在零下十五六度。

  3 月的一天小野决定对女抗联进行最后的审讯后处死女抗联。

  四、走向死亡

  地牢里的女抗联在整理自己的头发,浑身的鞭伤烙伤已经基本痊愈,她想鬼
子又该折磨她了。于是她站起身,靠在石柱上,等待着鬼子的暴行。

[ 本帖最后由 abcd_zzz 于 2009-8-13 17:20 编辑 ]奇怪了,楼主发了这么多怎么没有结尾啊,多好的SM小说啊,赶快把结局序全了!多谢楼主发文!这种类型的小说无非是找个故事作为载体,楼上何苦认真。反过来写也行。就写国军抓到日本战俘。大哥,能不能换一下!换成我们游客在日本强暴某个大商人的女儿或是别的老师啊警察啊什么的!我考这么写谁看的下去!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可恶的小日本鬼子!杀。。。让人看完之后有一种想杀到日本的冲动呀!tmd日本人。情节是值得鼓励的,不过干嘛要使用这样的背景呢?换个题材吧,楼主这看着气人啊,马上《南京南京》都上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