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性爱校园(1
性爱校园(1

             (一)初试啼声

  狂暴的风声从我耳边呼啸而去,虽然知道有许多的槟榔妹妹坐在路旁的槟榔
摊里,但却不能也不允许我多看一眼,因为我正以时速120疾驶于省道上,可
能有人会很疑虑,但看到我的服装后想想现在的时间,相信他们也就能理解为何
我会这么拼命了。

  一瞬间,我又转上了一条小路,车速也被迫减到80公里,但仍快得吓人,
不问可知,因为那条小路还真小呀,很快的xx商专就出现在我眼前,而今天就
是我入学的第天,奇迹似的我只花了二十八分钟就到了学校,或许是我太不小心
了,将时间看晚了一小时,在早上7:30才出发,匆促之下便拿出我苦练已久
的「飙车本性」一路狂飙而来,而那时我老爸及老妈仍在被单下蒙头大睡,不晓
得他们的儿子正拼了老命的赶到学校受死。

  机车一丢,拿着书包就往校门口直冲,迎面而来的,是一位三十五、六的教
官,亲切地向我打招呼说:「同学,慢慢来还有时间让你去参加开学典礼,你先
去把车子停好。」

  我二话不说的就直向操场跑去,回头看看教官说:「教官好,麻烦教官帮我
看着车子,典礼后我再去牵好。」只看教官啼笑皆非的脸色,我也顾不得那么多
了,因为我可不想错失专科生涯的第一天。

  音乐声响起,终于典礼结束,想不到开学典礼可以拖的这么长,看不出校长
已经七老八十的样子仍然体力充沛的说了近两个小时,我也明白为何那位教官会
叫我先把车子牵好,想来他也知道这种情况。

  「老师,我可不可以先离开一下。」江淑媛是我的班导师,因为开学第一天,
所以这两堂课是由导师运用的,因此要想去牵车就要先经过她的批准。

  「周同学,你有什么事吗?等一下同学们要自我介绍,你不是第二个吗?」

  老师温柔的语气让我不知她到底要不要让我去。于是我也不便给她任何「挽
留」我的藉口说道:「对不起,老师,我想去上厕所,因为典礼太久了,所以…
…」说了一大堆废话后,有几个同学也跟着起哄的情况下,老师只好宣布下课休
息十五分钟,而我便朝校门口走去。

  突然间肩膀被拍了一下「嗨!同学,你要去那里呀,我是你同班的,我姓林,
叫我阿贤好了,这是小黑,也是我们同班的。」两个身高约178左右的男同学
和我打招呼。

  「你们好,我姓周,你们可以叫我阿宏,因为快赶不及开学典礼,所以把车
子丢在校门口,现在正要去牵车子。」我解释说。

  这两位同学似乎满有兴趣的说:「好呀,正好我们早餐没吃,陪你出去牵车
顺便买早餐进来,对了,你吃了吗?」

  当他说起早餐的事我才想到肚子已经跟我抗议了三个小时了,于是我们便一
路说说笑笑的走到校门口,另我吃惊的是车子不见了,看看四周见到那位教官便
跑了过去:「教官,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我的车子。」我惶恐无助的问他。

  教官笑着说:「这是不是你的车呢?我帮你牵好了。」他用手指着不远处的
一台fzr ,我的心情顿时轻了起来。

  「谢谢教官。」我感激的说着。

  「好了,看你们那么匆忙的赶到学校,早餐也没吃吧,教官带你们去吃饭,
顺便介绍一下校外的环境给你们知道。」

  就这样教官带着我们吃饭,逛逛后,聊了一会儿,然后亲自带我们回教室,
藉口找我们出公差,帮我们不被导师责难,于是此后我们三个就变成了训导处的
常课,奠定了以后不怕翘课的基础了。


       (二)my love in my life

  骑着车,带着兴奋的心情飞弛在大道上,没有烦恼,感到很欢喜,就这样到
了学校了,而面前出现的仍旧是那位好好先生「刘xx」,因为熟识的关系,因
此我们都叫他老刘,他是战院第三十二期毕业的,据他所说的,当时的军事教育
是何等恐怖,学长制严重的程度实在非我们能想像的,他说因为国防部的政策关
系以及感觉军中的黑暗后,便自动请调到学校来任职教官了,一方面时间上比较
自由,一方面也能体会一下学生生活,然而我发现我正是他体验的一部份。

  「阿宏啊,怎么这么早就来学校呀,是来陪我看校门的,还是来等你的小情
人呀?」

  看着他充满调侃的语气,暧昧的眼神,真后悔当初为何要说出来的,但想想,
在阿贤和小黑夥同老刘三角逼供下,量我也无可隐藏,想到这就莫名火起,脱口
而出说:「喂,这只是暗恋,暗恋懂吗?你别要乱说,否则我就……」

  「否则就怎样呢?」他带点威严的脸色瞪着我说。

  「否则我就……好好上课,不让你有机会帮我销假,有吃的不请你吃,好玩
的不找你去,然后………」我罗哩八唆的说了一大堆话,边说边看着他那装酷的
表情,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说真的,他实在不像一位教官,在这几天的相处后,
我感觉到他实在很爆笑,总是能在最紧要的关头爆出一句“至理名言”,而之后
总能装得一脸无事的表情,所以看着看着就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不跟你扯了,阿贤已经进去了,快去找他,你们第一堂班会后
来找我,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些好吃的东西,来了再说吧!」他回覆笑脸之后交代
了我就催着我进去了。

  来到教室后发现阿贤跟小黑都来了,我就过去和他们聊天,才走到一半,阿
贤就看到我了,二话不说,拉着小黑就往外跑了,我正奇怪他们这反常的举动时,
忽然发现了—我的「她」—暗恋的她。

  她也姓林,我班上都叫她真真,没错,我和她是同班的,也就是因为这样,
我才犹豫不决,是否应该对她展开攻势呢?

  「早啊,看样子今天我比你晚到,好吧,你想吃什么,我帮你买。」我无奈
的看着她,只因两天前忍不住去「主动认识」她,换来一个赌约和阿贤他们这几
天的骚扰。

  「好啊!今天我想吃些不同的,对了,中午有一个小时的午休,你带我去市
区吃点新鲜的吧。」看她坐在椅子上,穿着纯白的衬衫,贴身的窄裙,纤细的双
手拿着一本言情小说,绑了一条小马尾,带着厚厚的眼镜,说真的她实在不算真
的很漂亮,但是我怎么看都觉得满好看,她的额头稍大,双眉细长,鼻梁不高却
满挺的,典型的樱桃小嘴,下额微尖,有着稍稍过肩的长发,整体看来身材应属
苗条型,或许是因为她常看书的关系,所以有种难以形容的气质吧,但是她却成
为我这一生最重要、最爱的一个人。

  「没问题,你就算想吃满汉全席我也带你去吃。」说出这句话后觉得有些不
对,想改口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她眼睛转了一下,对我说:「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别耍赖。」听她话有
玄机,面漏喜色,我就知道我错了,但是也有一种喜悦的感觉,想着想着也不知
道跟她说了些什么,上课铃声就响了起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说实在的是我这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我们利用午休时间跑
到市区各个有名的餐厅共进午餐,下课后我就带她到附近溜溜,吃了晚饭后载她
回家才启程回家,从真真家出发,大约有一百公里的里程才到我家,但我觉得每
天都过得好充实,好幸福,对于往来的奔波,我也不甚在乎,直到某一天,班上
某位同学几乎每节下课都和她搭讪,而她对这位同学亦不无好感,因此和她在一
起的时间慢慢变少了,而我亦不想强人所难,因此就慢慢退开她的生活圈了。


              (三)新的生活

  开学已近一个月了,慢慢的社团活动在学校有如蝗虫班席卷每位大专新鲜人,
无论是下课时间、午休时间,甚至放学后都有各项社团活动热烈的举行,而我也
不得不加入其中之一以度过漫漫的在学生涯,就这样,在班上数学老师的影响下
加入了罗浮团,简单些就是童军社,因为平时我满喜欢到处旅行,以增广见闻,
听说学校罗浮团最长举办相关的活动,因此就忍不住加入了他们了。

  「各位同学们,欢迎你们参加罗浮团,我是执行长黄建盛,在各位的学生时
代里都希望………」我的老师,也就是社团的招集人正在台上发表他的高论,当
然台下仍是乱成一团,我在下面也找了几个较好的同学一块聊天,其中有位同学
长得满漂亮的,我正在想如何去认识她,但眼看人潮汹涌,她附近又满是同学学
长围绕着她,看来还识别争锋头罢了。

  这星期六正好是罗浮团甄训,因此举办了两天一夜的露营,我想不能错失这
趟游山玩水的机会,因此赶紧跑去报名,结果令我惊讶的是,共有两百多人参加,
男女比率却向插悬殊,单我这组便只有我和其他两人是男的,其他八个是女的,
不幸的是只有一个是同学,其他都是学姊,嗨!真命苦啊!

  当天中午,我就和阿贤小黑辞别,步上大专以来第一次的「旅程」,上了游
览车后到指定的位置上,突然眼睛一亮,竟然是在大会上见到的那一名「同学」,
而她就坐在我的位置旁,我压下兴奋的心情向她打声招呼,只见她鲜白的双颊微
微泛红,点了头向我自我介绍,我当然也不客气的向他自我介绍了。

  「你好,我姓陈,叫我淑好了,我是会统科二年爱班的。」

  「学姊好,我是企管科的学弟,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小宏,我的朋友都这样
叫。」我简单的介绍后便跟她聊了些学校的生活情况,顺便向她探探口风,例如
她兴趣、嗜好等等的,我发现她满外向的,这令我怀疑她刚刚脸红是了为什么,
我也不去多想,至少我探问到一些有关她的事情了。

  「各位同学,这是中兴岭,我们今天就在这里露营,请各组组长到前面集合。」
执星官背了条红带子到队伍前面宣布,而我也只好硬着头皮上去,因为在车上被
组员共同推荐的下场,两个男生加我,实在没什么效力去推翻十一分之七的“民
意”,所以下场便是就职一途了。

  在分配好工作后,由小胖—组员之一负责检木材、提水,落脚仔—另一个组
员去抢我们的粮食以及任务传递的任务(跑腿的),而搭建帐棚的重责大任就只
有我独立完成了,其余组员便是准备好餐盘碗筷,等着我完成任务后去为她们生
火煮饭,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虽然男生很少却每一组都有两三个了。

  「嗨,辛不辛苦啊,这饮料给你喝,顺便休息一下吧。」淑走过来清柔的问
候让我顿时满腹牢骚也不翼而飞了,看她拿了一条毛巾为我擦汗,更是令我感动。

  「没关系,快好了,你怎么不去和其他人聊天呢?还是想帮我搭帐棚啊。」

  我半开玩笑的说。

  「好啊,我从没有搭过帐棚,趁你搭时我在旁边学学好了。」她便那么顺口
说了出来。

  于是她便和我一起动手搭,偶尔有组员跑过来慰劳两句就跑到别组聊天,而
淑也和我说了许多的事,当然男人和男人总是说女人,而女人和女人总是说男人,
但男人和女人碰在一起时,说的就不是那么简单了,短短两个小时内,我几乎把
我的家庭背景、生活起居、人际关系、甚至恋爱史都讲了出来,她也源源不绝的
说出的的经历,或许是有缘吧!我鲜少会最认识不到几个小时的人说那么多话的。

  「好了,我们去生火吧,我烤肉给你吃,让你我的手艺如何。」淑自然地牵
着我的手小跑步的拖着我跑向烤肉的场地,我突然觉得满窝心的,看着她天真活
泼的一面,让我感到十分高兴。

  夜了,团康中的高潮—营火晚会即将开始,我和淑被分配在同一组,但是除
了我们俩外,其他的人似乎都并不认识,淑身旁仍然围绕着许多男的,我当然不
会参与他们,因此一个人默不作声的参与活动,淑似乎对我颇有好感,频频向我
招呼,我却爱理不理的回应她,晚会大约在十点结束,我回到帐棚内倒头就睡,
接着淑近来后便找我聊天,我也不便太没风度,所已就跟她胡扯瞎扯,等其他的
组员近来后,她偷偷的告诉我:「凌晨二点,我再后面树林的那块大石头后面等
你,记得要来。」

  我不及回应她,她就翻身过去睡了,我心理正纳闷着,就睁着眼等时间到,
不知不觉中便睡着了,突然觉得有人在推我的肩膀,醒来后就看到淑正坐在我的
身旁,小心翼翼的说:「阿宏,快二点了,起床吧。」

  我睡眼惺忪的说:「嗯,你先到外面等我一下,我穿件衣服就来。」

  等她离开后,我便找了件外套披在身上,蹑手蹑脚的离开帐棚,来到她说的
地方。

  朦胧的月光照在林荫之间,依稀看见淑穿着浅蓝色的衬衫,一件紧身窄裙,
稍微苍白的脸神透漏着她感觉满冷的,我不由得心起怜悯,走了过去便将外套脱
下帮她披在身上,她满脸歉意的对我说:「对不起,这么晚了还找你起来,谢谢
你的外套。」

  「没关系,看你冷得脸色苍白,看了我也不忍呀。对了,是不是睡不着想找
我聊天打屁,那我说些最近入学后发生的是给你听好了。」于是我便侃侃而谈,
说了些我与阿贤老刘们发生的事,听得她笑声连连,但是天气愈来愈冷了,我便
提议到附近找的地方躲躲等看日出,顺便让她休息一下。

  因为黑夜较暗,虽然有月光,但是仍不易看见崎岖的山路,于是我便牵着她
的手,见她没有反对,就这样一路走到山壁旁,找了个隐密的山洞休息。

  「你先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叫你起来看日出。」她应了声后便靠在我身边
睡了。

  约莫一小时后,我想再过一下就天亮了,因此想叫她起床了,转头一看,见
她红扑扑的脸颊带着微微的笑意,忍不住便亲了她一下,见她没有反应,大着胆
子将她的头翻躺在我的大腿上,看着她清秀可人的脸庞,细柔的头发,玲珑的身
材,使我心猿意马,右手抚着她的秀发,左手轻触她的脸颊,深怕她就这样苏醒
过来,之后忍不住开始亲吻她的额头、脸庞、耳垂,当我亲到她的嘴唇时,只觉
滑润可口,然发现淑正睁大眼睛看着我,我一惊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吻着
她的唇。她的双手缠抱着我的颈子,但是舌头却又不知躲哪去了,似乎在抵抗,
却又像在迎合般,我也不管她意愿如何,两手便在她身上游走起来。

  我的右手轻抚着她的粉背,虽然隔着衣服,但我仍可以感受到她的体温正不
断升高着,而我的左手已经解开她前三个榇扣,侵入了她的衬衫里面,隔着胸罩
爱抚她的双峰,她的身体不断扭动,好似抗议我的无理,却极度挑逗我的欲望。

  当我将她的衬衫解开后,便吻向她的颈间,只听她传来阵阵呻吟,双手抱着
我的头,闭着眼睛传来短促的呼吸声,于是我解开她的胸罩,透出两个粉色的乳
晕,小小的乳头,在白皙的皮肤陪衬下,更显出这动人的景象,不禁低头浅这可
爱的双乳,而不规矩的左手向着她的两股间迈进。

  当我的左手触碰到她平坦的小腹下时,她似乎吃了一惊,想要起身抵抗,我
也不细想便亲吻着她的嘴唇,将我的舌头探进她的嘴里,慢慢的只觉她全身发软,
舌头不自觉的与我交缠在一起,依偎在我的怀中,于是我在向她的阴穴迈进,听
到她嘴里呜……呜的抗议着,双腿也夹的紧紧的,但却抱我抱得更紧了,我便探
手抚摸着她的腰间,当她发出呻吟声后,开始分开她的双腿,我顺势摸向她的双
股,慢慢褪下她的内裤,只见她面色潮红,看来她已不知东西之向了,我一手爱
抚她美丽的躯体,一手脱下自己的衣裤,然后抱起她,让她背向我,坐在我的双
腿上,我因吻着她的双肩,一手扶起她的乳房,一手撩起她的窄裙,探着她的小
穴,只觉她的洞口已春潮泛滥如洪,毛细且不多,阴唇肥厚。

  当我将中指探入她的蜜穴时,她似乎因紧张而夹住双腿,口中喊着不要、不
要,大约一分钟后,她终于放弃抵抗,我将她稍稍抱起,将我已涨红发紫的阴茎
缓缓放入她的阴道中,刚开始进入时还满平顺的,但进入将进一半时似乎有点阻
碍,我便退了出来,又缓缓放入,但仍然无法顺畅无阻,每当我受到阻碍,她便
喊痛,于是我便问她:「淑,你是不是第一次?」

  「嗯,是……你要轻一点啊,噢……好痛啊……嗯」我一听之下欣喜万分,
但是我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放开扶着她腰间的双手,她失去重心坐在我
的双腿间,只听她啊的一声,便突破了那一层阻碍,我将阴茎拔了出来,将她抱
起放在衣服堆上,她羞涩的看着我,我抚下身亲吻着她,一边爱抚她的乳房,一
边拨弄她的秀发,她的双手也开始由走我的全身,先抚摸着我的胸,然后滑到小
腹,当她触摸到我的阴茎时,她只是轻轻的点着龟头,碰碰阴囊,弄得我既痛又
痒,我忍不住撩起她的双腿,褪下她的窄裙,握住我的阴茎,对准她的洞口插了
进去,没想到这次毫无阻碍,整根没入,只见她的腰部上挺,似乎在迎接我的到
来,当我感受到里面的温热滑顺后,开始进行活塞运动。

  「哦……宏宏…我的老公……你插的我好舒服……哦…哦」听到淑娇喘连连,
我也觉得自己的体温不断的上升,但是我不想那么快出来,于是将阴茎拔了出来,
要她转身趴下,从后面再次插入,只觉得她的小穴将阴茎夹得更紧接,我仍不断
的、努力的摆动我的腰,双手抚着她的双乳,轻吻她的粉背。

  「哎呀…好舒服……天呐…怎么会……这么舒服……这下子……又顶到心…
里去了……啊…啊……宏啊……」

  我慢慢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只见她的呻吟声已慢慢加快,小穴不断夹紧,射
出一股热流,我也忍不注射了出来,直注进她的小穴中,然后将我的阴茎泡在她
的小穴里,从她后面将她抱着,亲吻着她的耳垂,一手按摩她的小腹,一手摸着
她的乳房。

  「唉,你坏死了,弄得人家全身上下都发软了。我不管,回去你要背我」听
到淑撒娇的口气,似乎并不怪我对她无理,只是夺去她的第一次,让我感到些许
内疚,因此我决定好好对她。

  「好,我的亲亲可爱小淑淑,你说的我怎看不听呢!来,我先抱你去看日出,
再背你回去。」

  「嗯,这还差不多,走吧,我的小宏宏。」

  「嗨,阿贤、小黑,这是我女朋友淑,淑;这是我的死党阿贤、小黑。」

  「你们好,阿宏提起你们,听说你们和刘教官交情不错吗!他正好是我们班
上的老师,有空我们一起出来喝茶吧!」淑和他们有说有笑的在一旁聊天,我便
去拿了些零食来吃,顺便和班上同学打声招呼。

  当我到餐桌去拿食物时,真真突然跑过来:「嗨,怎么这么晚才到啊,跑到
哪去了。」

  我有些尴尬的不知该如何回她,总不能说和淑做爱到迟到吧!

  「噢,我和我女朋友去看电影,刚刚结束就赶过来了,没想到还是迟到。」

  逼不得已也只有信口开河了。

  「嗯,你有女朋友了,怎么不带过来让我认识一下呢?那未免太见外了吧。

  是不是和阿贤他们说话的女生啊,好啦,带我认识一下吗!」!遇到她我真
的没辄。

  于是阿宏便带着真真去认识淑,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吃饭,整个聚会里就只
有阿宏最搭不上话,因为淑和阿宏同学们总是把话题围绕在阿宏身上,使得阿宏
不免要被揭沧疤,说也不是,不说有不是。

  因为家离学校有段距离,因此阿宏最近找了个补习的藉口搬到学校附近,一
方面脱离家中的掌控,一方面也较容易发展自己的人际关系。

  聚餐后,阿宏带着淑到市区去逛街,顺便买几件衣服,因为淑老是嫌阿宏的
衣着没有品味。

  隔天,因为淑有课,不能陪阿宏,因此阿宏便回复本性,从事他的消遣活动
—飙车。

  骑着车到了西滨快速道路,先在附近视察一下路况,以确保飙车安全,或许
是因为阿宏的许多朋友因飙车而断送宝贵的人生,因此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阿
宏才能尽情的享受极速的快感。

  阿宏从新竹一路往南观察路况,发现今天车流量满大的,而且计算红绿灯的
时间,似乎无法达到畅行无阻的情况下,因此决定取消这次的活动,在沿路过来
的地方似乎有一个山坡满适合散心的,因此阿宏便骑着车直上山坡顶。

  这是在崎顶以南的一处小谷,周围种遍了各种水果,一路上去都没发现有人
出入,阿宏不禁好奇心起,便直上山顶看看。

  上到山顶,往下一看,原来这里看不到滨海公路,而且光是上到山顶就要一
个小时,上面也没有建物,只有绿油油的一片草地,阿宏在这驻足观看山谷内的
景象,不绝时间已近黄昏。

  「喂,你是谁,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呢?」一个轻柔的声音传到我耳内,我吓
了一跳,因为我并没有听到有车子的声音啊,回头一看,只见到一个大约三十岁
的妇人站在我后面的摩托车旁,看那妇人身穿黑色连身长裙,头发倒卷而上,扎
在后脑杓,只留下两搓云鬓低垂在双颊,双眉细且淡,两眼灵秀,鼻挺樱嘴,下
额微尖,皮肤白皙,十足美人胚子,我不禁纳闷,为何在这地方会遇到这样的美
人呢?

  「好帅气的摩托车噢。你是哪里人啊,这里是私有土地,不得擅入的。」那
妇人脸色和善,我想应该没关系吧。

  「对不起,因为路上并没有指示牌,所以我不知道这里不能上来,如果不方
便的话,我立刻离开。」我恭敬的跟她回礼后,拿出钥匙准备发动车子。

  那位妇人走过来说:「没关系,其实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了,所以我才会大
惊小怪,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我在滨海道路看到有条小路通往山上,往以为能从这看到海景,所以就上
来看看了,但似乎天不从人愿,但至少可以看到日落黄昏的景色啊。」

  「那你真好运,因为这里可以看到海景,但是要走一段路就是了。不过今天
太晚了,可能看不到了,来,这是我的名片,下次经过时如果想看海景就打电话
给我,上面有我手机的号码。」她轻柔的说着。

  我看着名片,原来她的名字叫施淳慧,是某家传销公司的经理,我不好意思
的写下我的电话及姓名给她,她笑笑的说:「这或许是缘分吧!期待我们下次的
见面。」就这样她往山下走去,不一刻,我便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原来这里有
地方可以停车。


              (五)一夜情

  数天后,阿宏和阿贤们去ktv唱歌,因为淑有事不能来,因此他们便邀了
老刘一起去。

  「嗨,这是我女朋友小卿,这是我同学……」看着小黑带着一位可爱的小女
生走了近来,头低低的,看不清楚她长得如何,看依稀看到他的身材着实不错,
她的身高大约再一六五到一六七之间,留着一头长发,穿着一件毛料的白色长裙,
身着一件小可爱配的暗灰色的小外套。

  「哦,小黑暗,怎们都没提起这位可爱的可人儿呢?为了罚你,今天不醉不
归。」在阿宏和阿贤的起哄下,在等待老刘的时间里便喝掉了一箱啤酒,当然小
卿也不例外的被半强迫的逼着喝了一些,酒入喉后,大家话匣子一打开,开始东
聊西聊,渐渐的话题开始「深入禁区」。

  「小卿,你和小黑认识多久才当他女朋友的,你喜欢他的身材还是其他东西
啊?」阿贤不经大脑的问。

  小卿转头看着昏昏欲睡的小黑,感觉他应该没那么快就醒来,于是她便腆的
说:「其实我和小黑是国中同学,因为他对我很好,所以我们就在一起了」

  阿宏藉故去上厕所,其实是去打电话给淑看她是否下课了,顺道过去载她过
来,只留下阿贤他们三人在包厢内,小黑似乎不胜酒力,已睡得像一头死猪一样,
而小卿因喝得少,只是微带酒意,有些不知所云。

  于是阿贤就继续他的话题:「我上次和小黑去游泳时,看到小黑的那根东西
蛮大的,你们认识那么久了有没有作过啊。」

  「有是有啊,但是因为他的东西太大,所以每次他都没射出来,我就玩完了,
最后只能帮他打手枪。」

  阿贤看着小卿外套里面雄壮的乳房,预估大约在37d 左右,看她红红的双
颊带着酒意,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可爱的樱桃小嘴,吐气如兰,散发着女人应
有的气味。

  阿贤藉唱歌之故,靠向小卿,右手搭载小卿肩上,见她没有反应,于是手掌
便不规矩起来。

  小卿似有所觉,转头看着阿贤,脸露笑意,之后继续唱着歌。小贤在小卿默
许下,魔掌渐渐移向她的粉背,下滑至她的双臀间,爱抚起来。

  小卿似乎满享受的,因此也就停下歌,转头望着小黑,看他仍睡得深沉,布
料阿贤趁火打劫,左手已上攀到小卿的豪乳上,嘴巴更是吻遍她外露的躯体上,
从额头、脸颊、下巴、肩膀,直到她的纤细小手,右手攻占双臀后似乎心有不甘,
于是便撩起她的长裙,开始进攻小卿的最深处。

  阿贤在欲火焚身的情况下,左手已不知不觉中探入小可爱中,解开了里面的
胸罩,他的魔嘴也不安分的伸出舌头,挑逗起小卿的乳头。

  小卿喘息着,呼吸越来越急促,似乎欲火中烧,不可自拔了,阿贤深入禁区
的魔掌已经感觉到小卿的「浪潮」,知道应该再来下一步了,因此抱起软弱无力
的小卿,走向隔壁的无人包厢去了。

  这里的包厢距离都蛮远的,阿贤因为不想让小卿这么快就冷却下来,因此仍
一面轻吻着她的小嘴,一面抱着她走向最僻静的房间里。

  房间里,阿贤正在解除小卿薄弱的武装,入眼的景象,吸引着阿贤的目光。

  白皙的皮肤带点酒后的醉红色,懒洋洋的身躯在沙发上扭动着,两眼半眯着,
似乎不知将有何事即将发生在她身上,两唇微微张开轻吐着最后的酒意,阿贤不
禁上下其手的攻城掠地,进犯她神秘的三角地带。

  嗯、嗯之声不绝于耳,阿贤感到兴奋异常,或许是因为眼前的美女表现的十
分淫乱,也可能是因为是好友女友的关系使他更加的亢奋吧!

  在将自己的衣物脱掉后,阿贤迫不及待的翻身上马,因为他没多少时间能够
在这里耗太久,握着自己膨胀发热的阳具在洞口摩擦了几下,感到小轻的淫穴爱
液直流,应该可以容纳自己的进入后,便扬长直捣花心,看着小卿紧蹙着双眉,
两眼缓缓张开,看到阿贤正在进入自己体内,心跳不断加速,身体亦不断退后,
终于靠到沙发的底端退无可退后,睁眼看着阿贤的龟头没入自己的穴口,接着阴
茎缓缓进入,一半、三分之二,终于全部没入自己体内,这时小卿只觉得身体就
向有一团火在燃烧,愈来愈炙热;小卿的脑筋一片空白,只觉得这时她要不断的
动、不断的索取,索取眼前这个男人应该给她的满足,她已无法自拔了。

  「喔……喔唔……插到底…快…快…我还要……还要再多一点,哥哥…我的
好哥哥…我的好丈夫」

  阿贤得耳边全是小卿的淫声艳语,下体感觉到炙热潮湿的夹紧感,于是不管
忘却了正在邻近睡觉的小黑,尽己所能的满足眼前这个小淫娃,不断的加快马力,
不断的冲刺,大起大落。

  「啊……太深了……好酸嗯………喔…喔…喔…喔…喔…喔…喔…要不行了
…不行了……喔……」小卿在阿贤的努力下宣告阵亡。

  「嗯…嗯…啊…,我来了,射了射了。」说完这句话后,阿贤将他的子孙一
股脑儿的送入小卿的体内深处。两人互相紧拥着对方,深深的吻在一起,阿贤也
不闲着,双手仍爱抚着小卿的小腹及乳房,阳具仍泡在小卿的小穴中,让小卿能
愉快的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几分钟后,两人带着微微的疲意先后走回原本的包厢中,当阿贤进来后发现
老刘、阿宏及淑都来了,小卿仍一如往常的和大家闲聊,而小黑仍沉睡不醒。

  就这样他们欢喜的度过了一个小聚会。

  在最后离开时,小卿悄悄地塞了一团只给阿贤,原来小卿留下她的电话给阿
贤,叫阿贤有空时可以打电话给她。


              (六)再相遇

  一天没课的下午,阿宏突然间怀念起那位高贵的妇人—施淳慧,于是打了她
的电话想找找看她是否在家,但是似乎天公不作美,拨了半天始终没有人接电话。
阿宏想淑也有课,于是阿宏便骑着车来到当初遇到施淳慧的山头上,想要看看是
否能好运的遇上。

  阿宏发现在这群山绿野中,山下三十几度的高温,似乎也被降了几度,感觉
十分舒服,阿宏一眼望去,远处似乎有一棵大树卓立于山间,于是阿宏带着点好
奇心,拿着一瓶矿泉水,便向山间小径迈进,打算去看看那里是什么地方。

  走着走着,方向直指着那棵大树,却不知怎地迷失了方向,阿宏也只能放弃
向前的欲望。走着来时的路。不知不觉中,竟在这荒山野岭中看到一栋小木屋出
现在眼前的群树之间,阿宏便直向小屋前进。

  「嗨,你怎么来这儿的,阿宏先生。」只觉得十分耳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突然间想到这不是施小姐的声音吗?回头一看,映入眼中的,竟是一副惊心动魄
的景象。

  施淳慧身穿乳白色贴身短袖的衬衫,隐隐中仍可看见她那迷人的身材,而下
面穿的是一件极短的运动裤,说真的,我应该叫它坐泳裤比较贴切,因为它实在
短得让我吃惊,看她一身香汗淋漓,我知道她应该是刚运动回来的。

  「噢,抱歉,因为我迷路了,所以糊里糊涂的就到了这里了,这是你的房子
吗!」

  「当然,这是我老公买给我的渡假别墅,怎样,还好看吧!」她伸手擦着汗,
隐约中看到乳房的晃动,她似乎没有穿胸罩。

  「外面不错,只是不知道里面如何吧!」我带着点调侃的口气说。

  「噢,是吗?那么不知这位大爷是否赏脸,进小店坐坐如何?」她笑着脸的
说。

  「这位夫人言重,那在下就不客气了。」我一本正经的说着,惹得她笑了出
来。

  「随便坐,别客气,就当这是自己的家吧。我先去洗个澡,等会而在下来。

  对了,叫我淳慧就好了,别太见外。」她说着便到后面的房间去了。

  看着她走到房间去,阿宏发现房门虚掩着,于是便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前,
偷偷的、小心翼翼的看着里面的情况。

  映入眼中的竟是淳慧一丝不挂的在衣柜前找衣服。欣赏着这拥有动人的美貌
及魔鬼身材的妇人,阿宏的心渐渐的火热起来了。

  淳慧找到衣服后便向着浴室的方向走去,似乎没有发现阿宏的偷窥,进浴室
后竟然没将浴室的门顺手合上,因为莲蓬头是面向浴室的门,因此淳慧洗澡时就
背向的房间,阿宏不自禁的走进房间里,看着浴室内淳慧动人的身体在清水的冲
洗中显得更加柔亮光滑,一股冲动涌上心头,在下一刻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静静
的跑到浴室中,从后面抱住正在洗澡的淳慧。

  「喂,阿宏,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淳慧似乎有些慌张,因为她正在洗
头,因此转头后仍看不到我赤裸的身体,阿宏二话不说,将她架在浴室的墙边,
双手扶着淳慧的纤腰,对准穴口,就这样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阿宏,你快住手,啊……不要……啊………」因为冲水的关系,原本
干枯的小穴被我潮湿的阴茎弄湿,因此进入也不成问题,而随着阿宏的抽插,淳
慧的声音及反抗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阵阵的呻吟声。

   「啊……不要……受不了了…好热……不要…不要停…我的阿宏……我的宝
贝……」她的淫声充满着整间浴室,刺激着我原始的欲望,于是我更加努力带点
粗鲁的操着她的小穴。

  「喔…喔……我快了……要了……啊………了……嗯……」约莫五分钟后,
淳慧了她的第一次高潮,但我仍不罢休,于是停止下体的抽插,双手不断的游走
她的全身,我的唇也重重的印在她的唇上,不断地挑起她的欲火,也不断的为自
己等一下的激战做好准备。

  「阿宏,你怎么这么坏,趁人家洗澡时进来非礼人家,你这样叫人加以后怎
么过下去啊。」淳慧一脸哀戚的说。

  「怎么,不喜欢吗?」阿宏听到淳慧这么说,便将插在淳慧体内的东西动了
动。

  「嗯……啊,别这样吗,人家因为觉得对不起老公,所以有些内疚,况且刚
刚的感觉真好,人家一辈子都忘不了,这可是我第一次背着老公以外的人做爱,
想不道感觉真好,我们到床上去好吗?」淳慧撒娇的说。

  「好啊,那我们走吧!」话一说完,就将双手从她膝盖下穿过,将她抱了起
来走向卧房,一路上走着,阿宏的那玩意不断的进出她的小穴,感觉到小穴的悸
动开始恢复,想来淳慧也开始有需要了。

  走道床边,将淳慧一把丢在床上后,飞身扑到淳慧的身上,首先对她的双乳
开始侵略的活动,两手爱抚着乳房,细看之下,乳晕带点桃红的色泽,双乳如白
脂玉肤般的柔软诱人,下阴处如茂盛的森林般,处处可见刚刚激战后所留下的惨
状,在这双重诱惑下,阿宏再度将他的阴茎插入淳慧的小穴中进行他的任务。

  「啪!啪!啪啪!」「卜吱!卜吱!唧!卜吱!」床上除了淳慧的呻吟声外
还夹杂着交合间互相撞击的声音,白嫩臀片被撞得满江桃红,而淳慧的淫汁也喷
得自己及阿宏的下身处满目疮痍,床单更是不堪。

  在整整激战了一小时后,淳慧已经了四次,因为淳慧高潮迭起,在没预警的
情况下,阿宏再也忍耐不住将他的子弟兵射入了淳慧的体内。余韵过后,两人就
这样相拥而睡。直到黄昏,在阿宏的要求下又作了一次后,阿宏才与淳慧道别回
去。


              (七)pub行

  今天又是放假天,刚考完期中考,正所谓「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继续
玩」的学生守则,阿宏当然奉行如天命般的加以实行,顺便感化一些教徒。

  昨夜与淑在宿舍内共度美好的一夜后,阿宏便趁着考试后两天的假期,当然
是向老刘请的假约了阿贤和小黑去疯了一下,淑一早起来后便不见阿宏的人影,
纳闷了一下后便迅速的换好衣服去学校了,但是看看时间,第一堂课也只有翘课
了。

  「嗨,你好,我是阿宏的同学—真真,你还记得我吗?」淑刚进校们便见到
一位同学向自己打招呼,回忆着她说的话,似乎在一次聚餐中有遇见过眼前的这
位女孩,见她身旁伴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孩,与眼前这个叫真真的同学十分亲热,
看来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吧。

  「你好,我是阿宏的女朋友,叫我淑就好了。对了,请问一下你有见到阿宏
吗?」淑客气的和真真寒喧问好,偷眼看看真真的男朋友长得如何才发现那名男
孩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噢,阿宏早上没有来学校啊,怎么他没带你去happy 一下吗?今天几乎所
有的同学都来参加升旗后就全部翘课了,所以我们正准备去找个地方疯一下呢。」

  「是吗?那么我先进去看看班上在做什么吧,拜拜。」淑正想走进学校,真
真却又叫住她。

  「对了,今天晚上你有空吗?我们晚上九点左右会到建国路的judy pub去,
这里有两张入场卷,记得要来。」真真说完后就牵着她男朋友的手离开了,只留
下淑待在当场,淑想想只有找看看阿宏去不去了。

  一进教室后淑发现教室竟然只剩小猫两三只,看来今天老师们又要大发雷霆
了,走着走着,心不在焉的淑没看见前面一位男生,便撞了上去,原本抱在手上
的书本便掉落满地,淑一边道歉,一边慌忙的捡起掉在地上的书本,那位男生蹲
下身来帮淑捡课本,淑才发现是班上随堂修课的学长。

  「没关系,你有没有撞伤啊?怎么走路心猿意马的,是不是在想男朋友啊!」
那位学长调侃淑说。

  淑看那位学长高高瘦瘦的身材,高挺的鼻子,削边的浏海,一对炯炯有神的
眼睛,柚黑的皮肤充满活力、健康,虽然稍嫌纤瘦了些,但也显出粗旷的个性。

  「学长别调侃我了,谁不知学长迷死多少学校的学妹们啊!」

  「是吗,我姓杨,这是我的名片,有空可以打电话找我。」

  「叫我淑好了,大家都这么叫我的。」淑腆的说。

  「淑吗?名好人更好。有空我请你喝茶。」学长说完后便离开了教室。

  淑看着学长离开后,看看他的名片,原来他叫杨昭显,名片上还有他的手机
号码,看来这位学长应该也是家族显赫型的。

  淑上课时总想着真真的交代,下课后便猛打电话,想要早点找到阿宏,但似
乎天不从人愿,已经日落西山了,始终找不到阿宏的踪迹,这时淑只好找她的室
友小琪一起去了。

  晚上九点来到会场,哄隆隆的音乐充斥着整个场地,四周烟雾迷蒙,震撼的
重金属乐器直震入所有人的心中,淑与小琪不自觉的被会场的气氛给同化了,当
她们热情的参与着热歌劲舞时,见到了真真与她的男朋友一起向这边靠了过来。

  只见他们手上一人拿着一瓶啤酒,递了过来给淑与小琪说。「阿宏没来吗?
怎么只有你们来而已。」

  「今天我找了他一整天了,但是找不到他,所以就和我的室友来了。」

  真真的男朋友听了后眼睛一亮,便低头对真真说了些话,转头就去吧台拿了
两瓶啤酒,又递给淑和小琪,真真在陪她们喝了一些后有点酒意,于是向大家告
了醉后,要她男朋友陪着淑及小琪在这跳舞,它先回家去了。

  一阵闲聊后,淑已微带酒意,全身发热,有点奇怪的感觉,于是向真真的男
朋友小元问:「我想上厕所,小元你知道在哪里吗?」

  「我带你去好了。」小元义不容辞的缆着淑的纤腰,向着入口处左边人烟较
少的地方走去,一路上对淑毛手毛脚的,在淑的粉背轻轻搓揉着,偶而将手滑向
她的双臀,淑因身穿连身短裙,也没搭着外套,薄薄的衣服展现惹火的身材,看
得小元欲火中烧,忍不住上下其手。

  这间pub 有几间厕所,而小元带淑去的地方是全会场中离舞池最远的地方,
因此人烟稀少,几乎不会有人到那去上,因此小元便送「佛送上天」,直接带着
淑进去洗手间,淑在迷糊中似乎发现有些不对,但因为酒醉的关系,所以也不在
意。

  当淑上完厕所后,小元便从后面抱住她,一手袭向她坚挺的乳房,另一手已
撩起她的短裙朝她下体摸去,淑在这双重火力的攻击下,加上酒意未醒,全身乏
力,因此只能「不要、不要」的说着毫无抵抗效果的话。

  小元将淑从后抱着带进厕所内的小隔间,将淑俯身压下,左手顺势拉下她的
小内裤,掏出他约二十公分的阳具,抵住淑仍嫌干枯的小穴上摩擦。

  淑感觉到后面的情况危机万分,心里一急便伸手向后一捞,没想到竟然抓住
了小元的老弟,在万分难堪中,淑难以抉择,如果放开手可能马上要失身于他,
但是此时全身发软,实在没能够支持多久。

  正在淑犹豫不决的同时,小元已将他的右手由领口进犯到淑的双乳,直达乳
头,淑的感觉更加狂热,隔着内衣,小元的右手不断的接触她的椒乳,在阿宏的
悉心调教下,淑已是极容易点燃欲火的女人,在丰乳遭袭,下体被抵的双重刺激
下,不争气的身子已经渐渐地产生生理的变化,虽然心里不欲让阿宏的同学侵犯
自己仍未被第二个男人进犯的肉体,但随着小元双手的挑逗、嘴唇游走于自己的
颈项之间,加上自己不争气的身子作祟,接踵而来的快意几乎淹没了淑的理智,
此时小元已经在淑和自己的理智对抗下,毫不费力地将淑的连身上一整件拉下,
褪至腰间。

  「啊……啊……不…啊…啊……不要啊…学弟不要……嗯」淑无力的抵抗加
上拼命的扭动身躯使得小元更加感到刺激与兴奋,心中一荡,振起他的魔掌往淑
的小穴伸去,开始挖弄淑的小穴。

  「哦……哦……啊……」淑的理智已被欲火所淹没了,小元这时感觉到淑原
本干枯的穴口已经春潮泛滥了,于是一手抓住淑正握着自己阳具的纤手,一手扶
正自己的阳具,对准淑的小穴后,将龟头抵住淑的小穴准备进入。

  此时淑已经察觉到小元的私处正与自己接触着,心中泛起一阵莫名的兴奋,
无意识间仰起自己的美臀,准备迎接小元的到来。

  在淑的配合下,小元将自己的上身后仰,看着自己的龟头逐寸逐分的进入淑
的小穴中,之后停了下来,感受到淑体内的温度正不断地上升,在龟头进入的过
程中,快感也不断的袭来,差一点就阳关不守,射了出来。

  这时耳边响起开门声,让小元吓了一跳,连忙捂住淑的嘴巴,而进犯中的阳
具也不敢稍有寸进,但淑在狂热的需求下不断的扭动自己的臀部使得小元的兴奋
加倍,大约过了两分钟后,小元发现厕所已经没有声迹之后,再也忍耐不住的将
自己的阳具狠狠的插入淑的小穴中。

   「啊……啊啊……好学弟啊……我好舒服……美死了……再插……再插……
啊……好深……哪……学姊要死了……真舒服………啊……」

  小元赶紧用嘴唇封住她的小嘴,舌头和舌头纠缠起来,淑被插得香汗淋漓,
快乐的就要魂飞上天,顾不得身在何处,也不管眼前的人是谁,放浪的开始摆动
她的香臀迎合眼前这个男人的冲击。

   「啊……天啊……怎么会这……这样好……哦……学弟呀……真好……学弟
……啊…啊……美死学姐了……啊……啊……我……哎呀……哎呀……啊……」

  一阵激战后,小元将淑的身体转向自己,索性就这样抱着她猛干起来,淑动
人心魄的淫叫声已充满着这小小的隔间,小元也不管是否有人会进来,就这样猛
烈的攻击下去。

   「哦……哦……天……我……好舒服啊……啊……哦……我好像……好像要
到了……啊……啊……快点……快点……啊……天……好哥哥……我的哥……啊
……啊……我要到了……啊……啊………」

  小元感觉到淑体内的淫水蜂拥而出,阴道内的压迫感不断的侵袭自己的阳具,
在这场激烈的战争中,他终于彻底的投降了,在几声怒吼后就这样将精液射入了
淑的体中。

  淑带着风雨过后的余韵坐在地上娇喘着,这时小元温柔的为淑穿着衣物,在
整理过后,向淑说了些贴心话后,就这样的离开了厕所。淑开始有些酒醒了,想
起该才的放浪羞红着脸,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回到舞池后找了小琪,便回宿舍
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