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列车上的足交
列车上的足交

作者:不详 字数:5000

【列车上的足交】

旅程的目的地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我们一行四人,除了我还有我的女朋 友玲玲,玲玲的好朋友佩佩,以及佩佩的男朋友。列车飞驰着一路掠过美丽的乡 间,树林,小溪,算起来我有十多年没坐过火车了吧?记得还是在我不懂事的时 候跟父母出远门搭过几次后来就再没出过远门,玲玲说自己尿频,要坐靠走道的 位置,于是我就坐到靠窗的位置,兴奋地东张西望,这也是我第一次跟朋友一同 去外地旅行。玲玲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长相也没话说,我一直很爱她,但尽管 如此,第一次见佩佩的时候我还是差点沦陷,原因很简单,佩佩带着种公主般雍 容高贵的气质,稳重大方,跟玲玲一样漂亮,却远没有玲玲那么招蜂引蝶,是一 个很适合当妻子的女孩,当然我也知道这种关系下我跟她是不可能的,何况人家 的男朋友跟我也跟我称兄道弟。为了不让这漫长的车程变的无聊乏味,我们准备 了象棋,扑克,还有一大堆零食。两个女生一上车就嬉笑着真吃这喝那,我说的 黄色笑话逗得她们笑个不停,一段充满期待的愉快旅程就这样开始了。旁边的老 头老太显然受不了我们这么折腾,一早换到别的座位去了,临走还不忘向我们投 来失望的目光,可是谁有在乎他们呢,青春就是拿来开心享乐的嘛。玩闹了半天, 大夥都略感疲倦,话音见小,我歪着头靠在玻璃窗上,静静的向外看,心情说不 出的感觉,窗外的景色不时的变换,时而郁郁葱葱翠绿一片,时而金光灿灿的一 望无边……我半睡半醒,外面的自然美景让我沉醉。恍惚中我发现坐在对面的佩 佩几乎是跟我是不同方向的同一姿势,头斜靠在车窗上,这种姿势真像热恋中的 男女,癡癡地看着对方,她弯弯的双眸中透着温情,金色的阳光洒在她娇白的脸 庞上显得格外的恬美。眼前这个梦般的女孩跟窗外的美景融合在一起,眼前仿佛 就是一幅美轮美奂的油画,让人沉迷其中。佩佩似乎也在看我,目光交彙的刹那, 她弯弯细长的迷人双眸一下电到了我,我心头一颤,这一刻我被佩佩的美深深打 动了,心田好像涌出了一汪春水,沁人肺腑的感觉,几乎忘记了时间跟空间. 她 注意到了我在盯着她,略低下了头,擡起修长的手遮挡阳光,半眯起眼睛,抿了 抿薄而水嫩的粉唇,脸上露出一丝即甜美又羞涩的微笑。回过神来的我窘迫地低 下头,心里乱做一团,刚才呆若木鸡的我在佩佩眼里一定很傻,而且她的男朋友 还在旁边。我越想越窘,只好装着要睡着的样子,当啷着脑袋,却无意间在悬空 的桌闆下发现了一番让我魂牵梦绕的景色!佩佩穿着条绿色的超短裤,光洁无暇 的美腿夹紧交叉着,右腿优雅地搭在左腿上,细腻的肌肤从大腿根到脚后跟几乎 一览无遗. 涂成淡粉色的脚趾甲宛如五颗可爱的花瓣,点缀在精緻无暇的美玉上, 粉色的拖鞋摇晃着挂在她纤长的脚趾间. 她像个高傲的公主般轻佻的扭动着秀美 的玉脚,我的情欲也被撩拨的熊熊燃烧起来,同时心中却有种罪恶感油然而生。

佩佩的男朋友我也刚认识,不过相处得很融洽,这么色迷迷的盯着佩佩的身 体实在有损哥们义气,更何况我的正牌老婆就坐在离我不足半米的地方,可是下 面的家夥就是不争气地硬了起来。唉~罢了!一上车我就感觉佩佩的男友对玲玲 眉来眼去的,更何况佩佩跟他关系一直不好,我只管看我的。佩佩的男朋友在一 旁跟玲玲聊的开心,急迫的要求我也加入他们的谈话,我哪里有这等闲情逸緻, 只好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然后像做贼一样,不时地把目光投到桌闆底下, 如饥似渴地用眼睛猥亵佩佩嫩白的美腿和玉足,但每次只有那么短短的半秒锺, 我紧张得口干舌燥,嗓子眼的都在冒青烟。此时才发现同时躲过三个人的目光是 如此的困难,于是我故意弄掉了几张扑克牌。" 不好意思哈" 我装腔作势地弯腰 去捡,费力的把头钻到主闆下。这样就能不被发现欣赏那美妙的景色了,我的心 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昏暗狭小的空间里,我的嘴唇跟佩佩的玉体只有几公分的距 离,我伸出舌头几乎能添到佩佩的脚尖,我的心兴奋得咚咚狂跳,如此近距离的 欣赏才发现佩佩的脚丫子那么漂亮,那么光洁,没有一点点茧. 我小心翼翼地把 鼻子贴了过去,一股酸酸的热气从她的脚趾缝里涌了出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 ……天啊,我眼睛一花,阴茎瞬间膨胀到了极点,亢奋地抖动着,那气味差点把 我熏的直接飙出来!几乎失控的我真想把佩佩的脚趾头含进嘴里,贪婪地吸允 …突然,佩佩挪了下身子,脚一下踢到了我的鼻子上,我吓了一跳,才意识到我 呆在桌底下的时间也太久了点,急忙红着脸从桌子下面爬出来,本以为佩佩会像 我道歉,没想到她似乎完全没感觉踢到了我一样,跟玲玲有说有笑的。我长籲了 口气,好在我的内裤比较紧,不至于把我的宽松的大短裤撑的像个帐篷。玲玲可 是个占有欲极强的女孩,要是被她看出来我对着佩佩流口水,那后果就是我俩其 中的一个从这列火车上跳下去,想到这,我一阵后悔,刚才的动作实在太出格了。

他们聊了几句没什么意思,四个人开始打牌,我则魂不守舍的,一点状态都 没有。

" 你认真点行不行啊?跟你一夥真倒黴,哼!" 眼光锐利的玲玲似乎看出来 我的不安与反常,没好气地说道,说完又挪了挪屁股,坐的离我更近了。我一时 不敢造次,生怕被玲玲看出来,于是没再敢偷瞄桌下面,认认真真地打牌。我的 牌技还是不错的,没打两把,气氛就不一样了,玲玲噘着嘴偏说我作弊,身子往 后一仰靠在椅背上,生怕别人偷看了自己的牌,我不禁好笑,突然觉得玲玲撒娇 的时候很可爱,刚才想着佩佩还真有点对不起她。四个人打得有说有笑,乐得前 仰后翻的,佩佩一直在输,她沖我一笑说" 这次我要和你一夥~"这一句话又让我 没了魂,自己正偷着在心里傻乐,脚底下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我低头一看,是 佩佩的脚踩到了我的脚上。我本能地要把腿抽回来,却发现佩佩没有要动的意思, 我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佩佩只是轻轻踩着我而已,这自然不会有什么快感可言, 主要的兴奋来自于心理。要知道这样的接触虽然轻,但再无心的人也会感觉得到, 各自都有男女朋友的两个人,不小心碰了对方不是应该马上缩回去的么?冷静, 冷静,但是冷静不下来。微妙的触感和心理作用,让我的下体剑拔弩张,短小的 内裤已经包不住烧红的火炮。经过了几回波折,下面硬了软,软了又硬,周而複 始几次之后,每次都比上次还要坚挺,分泌出的润滑液早已经打湿了内裤,但是 充血的阴茎膨胀得越发疼痛难忍,我试着去分散注意力,但想一下佩佩可能是背 着男朋友跟玲玲有意勾搭我,我的心就有说不出的刺激感,下体感觉就快胀的裂 开了一样。

该谁,谁出了啊?这K是,是谁的?" 我难受得头昏脑胀的,牌桌上的事一 概不知。" 呵呵呵……" 佩佩眯着眼睛笑着说:" 玲玲啊,你男人什么时候变结 巴啦?" " 我哪……×&%&×,喔……" 下体突然传来一阵无比的舒爽,我的 骨头几乎都软了。我低下头一看,差点没惊叫出来!我赫然看见佩佩光洁修长的 美腿笔直伸向我的胯下,精緻纤长的玉脚直挺挺的撑在我的裤裆中间,踩住了我 下体隆起的部位。这淫靡的一幕犹如晴天霹雳,我的脑袋轰地变得一片空白,紧 张地身体僵硬得一动不动,我下意识地擡头看佩佩,她正微笑地看着我,我倒!

头都没敢回,再斜着眼睛瞄了瞄旁边的玲玲和她对面的男人,还好他们现在 还没察觉什么,我的神~还好还好,我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那现在怎么办?怎 么办?

我该怎么办!?这简直是在做梦,还是撞鬼了,我震惊地不敢相信,这种危 险的情况下,左右" 虎狼" 相伴,佩佩居然……也太放肆了吧!?" 噢……" 我 从嗓子眼里闷哼,佩佩开始用她柔软的脚丫子温柔而缓慢地揉搓挤压我的阴茎, 一阵阵强烈的快感跟满足感电流般席卷我的全身,好舒服,我禁不住分开腿去迎 合她。

" 出牌啊~"佩佩若无其事的催促着,可我简直要崩溃了,随便抽了张牌扔在 桌面上,这到底是演的哪一出?会不会是玲玲跟佩佩串通好了来试探我的忠心?

还是……喔~ 不行了,佩佩的玉脚太过性感,它正轻轻撵着我的龟头,我舒 服得全身都在颤抖,那难以名状的快感沖昏了我的头,脑子里嗡嗡作响。" 你疯 了吧?

" 玲玲跟佩佩的男朋友同时惊讶道,我才发现我用了张大王管了张红桃三 ……" 噢噢,我出错了我。" 我吱吱呜呜的说,又偷瞄了两眼玲玲跟佩佩男友, 心想我是他妈的要疯了,我的理智告诉我要马上终止这一切,但是身体却无法放 弃那阵阵不断传来的快感。我的心髒几乎是在超负荷运转,激烈的搏动让我不能 正常地呼吸,每根神经都紧张地绷紧,眼睛不安的扫视着,玲玲,那个男人,还 有佩佩炫目的玉脚,我已经紧张到了极限,同时也兴奋到了顶点. 牌还是继续打, 因为除了这个我不知道我下一步干嘛,我把身体尽量往前倾,这样不易被旁边的 玲玲发现,现在从玲玲的位置要看到底下的东西是不可能的,我暂时有了点安全 感。

佩佩灵巧的脚趾已经拨开了我的文明扣,把整只脚都伸进我的短裤里,隔着 薄薄的内裤搓弄我的阴茎."好热啊~快出!快出~" 边说着,她玉脚挤压着我的 阴茎一阵急促的揉搓。看来佩佩是话外有话啊,意思就是我的下面好热,快射出 来,快射出来。只隔着薄薄的一层棉布,那快感来的自然更加强烈,我几乎没有 任何准备,猝不及防。我的呼吸顿时变得粗重起来,皱紧眉头,拼命压抑着不让 自己舒服的叫出来,我在心里怒吼着,佩佩,我都射给你!可正当我爆发的前一 秒,佩佩的动作骤然停住了,即将到来的高潮也戛然而止,已经快要爆发的快感, 一时间烟消云散,我痛苦地扭动起下体,脸上却还要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对一 个男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可佩佩却很享受我已经扭曲的面部表情,笑眯 眯的看着我,脸上带着一丝骄傲的神色,我的小姑奶奶啊……" 还没到你呢~ 我 让你出你才能出呀!" 佩佩坏笑着说道,还偷偷他沖我深深舌头,然后玉脚又开 始缓慢地搓弄了起来……下面挑逗得我几乎爆炸,而上面佩佩也很会分散别人的 注意力,一直跟玲玲说笑,然后让她男朋友帮她拿这拿那。平时跟玲玲在床上, 一直都是我占有绝对的支配权。现在的佩佩却轻而易举的征服控制了我,巨大的 反差让我有种莫名的兴奋和快感,任凭佩佩的玉脚蹂躏玩弄着我的情欲。" 唉~ 没意思,不玩了,老公,亲亲我!" 玲玲一把搂住我的胳膊,沖着我撒娇。我的 屁股一直都是半坐在座位上,被她这么一拉,我欠了欠身,差点坐在地上,坏了!

" 好吧,我也不想玩了,老婆,我们也亲亲~" 佩佩的男朋友半开玩笑的说 . 佩佩把嘴切过去,象征性在他脸上啵了一下,看的我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正 准备也这样敷衍一下玲玲,佩佩把另一只脚丫子也伸进了我的裤裆里,两只玉脚 把隆起的阴茎夹在中间,有节奏的套弄起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足交吗?想不到第 一次是发生在这种情况下,我低头看见佩佩绝美的双脚,兴奋得想握住它们,用 鸡巴狠狠地干,佩佩的玉脚是如此的光洁,修长,那曲线如此的美妙,玲玲怎么 跟佩佩比呢。可是现在玲玲有在撒娇,我的脸部肌肉显然不能同时扮演这两种角 色,勉强地吻了下玲玲的嘴。她显然觉得不对劲了,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而我 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但是我现在不能停下来,也停不下来了,马上,马上, 再一会我就能释放了,我僵直的身体,等待着佩佩给我爆发的机会,我的神经再 次绷紧到了极限,稍有办点动作就会带来惨痛的后果,玲玲的脸贴着我的肩膀, 只要她一回头,一切就全完了!" 还玩吗?不玩我可睡觉咯?" 佩佩莫名其妙的 问道,她的脸上虽然不动声色,桌子底下的动作却越加的激烈粗暴起来,把我弄 的有点痛。" 玩,玩……啊" 我的嗓子已经哑了,我在心里想着:求求你,佩佩, 别停,千万别停。" 你就知道玩,你到底怎么了,你肚子疼是不是?" 玲玲显然 还没了解其中的含义,但是我确定她已经觉得不对头,开始怀疑些什么了。佩佩 也丝毫不示弱,她分开纤长的脚趾,老虎钳般把我的阴茎的夹在指缝间,刚好掐 住了我最铭感的冠沟处,而另一只脚则在我的会阴和阴囊间游走,温柔的踩弄, 脚尖不老实的轻挑,我被弄得我几乎快要叫出来了,下面的阴茎兴奋的抖动着, 一触即发."到底还玩不玩了啊?" 佩佩嗲声嗲气的撒娇,桌下的也动作缓缓地放 慢了,我几乎用哀求的目光看了佩佩的脸。" 你说清楚,你怎么回事?" 玲玲已 经快要发火了我知道,但是佩佩放缓的动作几乎快要静止了,我现在需要的是佩 佩,佩佩求求你给我吧,我真想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这句话。" 玩,玩啊!" 我哽 咽着却斩钉截铁的说,完全没有理会玲玲愤怒的目光,佩佩的玉脚变化莫测的不 停换着花样。" 玩什么呀那?恩?" 佩佩纤长的脚趾夹着我的龟头,缓缓而有节 奏地套弄着,让我的快感不至于间断。" 你说玩什么都行。" 我自己都已经听不 出我的声音了,相信我现在脸上的表情我妈都不认识我。" 哈哈哈" 佩佩咯咯的 笑着," 那我们猜拳好不?你输了就把我脚丫子添个一溜够~" 这种公然放肆的 挑逗和刺激,把我紧张的情绪推到了极点,我几乎整个身体都在激动的颤抖,完 全丧失了理性。" 佩佩你别添乱了~" 玲玲没好气的说,她以为佩佩只是在开玩 笑,应该也没有多想,因为现在她的矛头指向的是我," 我刚才跟你说话你没听 见是吧?

" 玲玲沖我吼道,她已经完全发火了。" 好,佩佩" 我脑子里已经没有理性 了,我已经沉浸在这个淫靡的游戏中了," 我不管输赢都把你的脚丫子添个够!

" 玲玲蹬大了眼睛,连旁边昏昏欲睡的佩佩男朋友都坐了起来,但我已经不 管他们向我投来什么样的目光,佩佩一面用脚趾夹紧搓揉着我铭感的冠沟处,另 一面用她的大脚趾狠狠的戳弄我的肛门处,一瞬间,我彻底的爆发了,阴茎愉悦 酣畅地向外喷射,强烈的快感从下体扩散,一波波的撞击我的全身!虽然内裤湿 了一大片,但阴茎却依然坚挺着,没有软下去,高潮的余波仍然激荡在我的全身, 不过刚才那句话我说的实在太失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