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新世纪女警犬1-2
新世纪女警犬1-2

新世纪女警犬

作者:不详

字数:12072

01

公元21xx年,经历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洗礼,人类社会发生了重大的变 化。由于战争的关系。世界上绝大部分的物种被灭绝,在各个方面造成了人类社 会极大的麻烦。比如,由于犬类生物的灭绝。造成了诸如警犬,军权,导盲犬之 类的需求难以得到满足,严重影响社会和谐。

同时,由于生物技术的发展,人类的寿命,外貌等生理机能得到很大的提高 ,几乎不存在老龄化问题,一般人类只有在将行就木的时候才会衰老。

在华国人大紧急开会后,成立专家组研究调查,最后在多名砖家叫兽的联名 提议下,发出了以下公报:学习国际先进经验,成立华国女蓄委员会。立即引进 一部分国外女蓄,解决燃眉之急。成立华国自己的女蓄学校,培养自己的女蓄学 院。立法解决女蓄在社会地位问题。

由于战争影响,造成男女比例严重不平衡,男畜提案无限搁浅。经过多天会 议讨论,最终定下了多条规定及法律。如:女蓄有女性公民自愿组成。所有适龄 女性公民,都有权利报考女蓄学院,经过学院严格挑选培训,毕业后成为合格女 蓄服役,在役期间取消其人权,但在服役期满后重新恢复人权,并获得比普通公 民高级的权利社会地位。如无女蓄经历的女公务员,不得担任领导干部。有女蓄 经历的公民,免除交纳各类社保,退休后可以领取高额退休津贴等等。一时间, 在社会上引起热议无数。

广南市,柏莉,27岁。自从警校毕业后成为一名女警员后,多年来一直战 战兢兢,破案无数。由于形象靓丽,32D的罩杯,修长白嫩的双腿,被称为警 队霸王花,目前担任刑警队大队长的职位。出身警员世家的柏莉,一直积极向上 ,希望有天能成为警察局长,实现自己因公牺牲的父亲尚未完成的理想。原本这 条路对于能力超强的柏莉来说,只需要多奋斗几年,便有机会达成理想,但是新 规定的出台,让登上局长宝座,青云直上的路子中间出现了一个大口子。

在思考了大半年之后,柏莉终于决定报考市里刚成立不久的女蓄学院警犬系 。在自己公布了这个想法后,也得到了家里人的支持及身边同事,朋友的赞同。

一个晴朗清晨,柏莉拿着局里要来了相关材料,正在家中书房研读。根据规 定,柏莉以警员的身份报考警犬系,是不需要参与入学考试的。

入学后,每个班级约有30人。经过一周左右的时间学习观察,最终由系里 的辅导员做出决定,将30人分为15个小组。每个小组由一名成员担任女蓄训 导员,一个成员担任女蓄。关系确定后,在之后的学习生活中及毕业后的工作分 配中,一人一犬将不会被分开,直到退役为止。

这个期间,女训导员将服装女蓄的日常生活,训练,工作等几乎所有内容。 训导员拥有随时处罚,奖赏女蓄的权利,相当于主人和宠物的关系。在不出现其 他意外的情况下,这种关系将保持到双方退役为止。退职有,双方都拥有女蓄退 役后能拥有的权利。一般情况下,女蓄服役期根据工作性质不同而不同,女警犬 的服役期为十年。

「加上2年的学院生活,十年服役,总共要12年,也太久了吧,如果能成 为驯养员倒是不错。不过我怎么说也是刑警队长,被选为训导员也是很正常的吧 !」柏莉幻想真有一头女警犬跪在自己脚下,任由自己摆布。不觉有点兴奋起来 。「最好是青思那个小蹄子,哼,要是能成为罗雪的训导员,哇,那可以好好教 育她。」柏莉不由的幻想着。

罗雪是柏莉在警校的同学。两个人在警校期间,一起被成为警校双花,之间 一直或明或暗的竞争着。一起进了警察局后,也是明争暗斗个不停。不过自从柏 莉成了刑警队长后,一直压着罗雪一头,让柏莉心里一直很舒服。「不过据说那 个小蹄子听闻我报名后,也去报了名。哼,在警校跟我争,在局里争不过我,这 次居然还想去女蓄学院更我斗,哼,就凭她,也只能跪在我脚下舔老娘的脚丫子 。」

柏莉正幻想着。一个光着下身,穿着一件短背心,长满络腮胡,身材高大的 男子。悄悄的走到柏莉后面,突然伸出手,从柏莉双肩下穿过,隔着衣服抓住了 柏莉的双乳,用力一提,几乎将柏莉整个人提了起来。

「啊,要死啦,讨厌。没看人家正忙吗?」

「嘻嘻,老婆,看资料那?」原来来人是柏莉的丈夫,警局刑警队的教官, 万青。目前柏莉目前已经停职在家等待下个月新一期学院开学。而万青也请了假 在家里陪老婆度过最后这段时间。

「是啊,我都烦死啦!你还在这里捣乱个不停,去去去。」

「别这样说啊,老婆。下个月等你去了学院后,我们可能都要12年后才能 在一起了。不乘着现在最后的时光多呆在一起,怎么对得住你啊。哼,想想以后 12年内,都不知道你会被多少男人随意玩弄,心里真不舒服。」说完,双手用 力一撕,撕开了柏莉身上仅有的上衣,猛柔起那两块肉来,以示心里不平,嘴巴 还啃起柏莉雪白的肩膀。

由于柏莉担当女犬期间,会被取消人权,自然也无法继续当别人的老婆。这 段期间他们之间的关系会被暂时取消,等柏莉退役后才会从新恢复。

「啊!轻点,疼啊!哼,口是心非,我看你倒是巴不得我赶紧走人,你好整 天和小萌泡这种一起吧!」

「嗯,啊?这么说小萌答应了。哈,老婆你太好了。」唔啊,万青对着柏莉 脸蛋猛亲下去。

小萌,也就是柏莉的妹妹柏萌。柏莉同父异母的妹妹,小柏莉十岁,继承柏 莉家族的优点,自小长得美丽动人,又有一副清纯可爱的脸蛋是无数同龄人心中 的女神。目前就读于广南市的警校中,一直和崇拜姐姐,渴望能成为和姐姐一样 的警官。知道姐姐报考女警犬后,第一个支持赞同,还说等姐姐成为一头优秀的 警犬后,要带着姐姐一起去破案。

万青自从见过小萌后,就一直被小萌所吸引,深深喜欢上这个小姨子。在柏 莉面前提过很多次,希望柏莉替他做做工作,好吧小萌也娶进门,到时候左拥右 抱,姐妹双飞。

当然,由于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一夫多妻早已是世界共识,成为人们伦理道 德中很正常的一部分。姐妹,母女共事一夫的事情,在社会上比比皆是。在这方 面,华国还保持着禁止直系血缘亲属乱伦的法律规定,男人可以有1妻多妾。而 华国旁边的岛国和棒子国早已乱成一团了。

之前柏莉对老公这个想法一直不怎么感冒,不过考虑到这次会离开老公十几 年的时间,等回来的时候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新状况。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老公 身边肯定会有不少其他女人,对自己将会造成严重的影响。同时,为了让丈夫同 意自己去报考女警犬。思来想去,最终同意将说服妹妹嫁给丈夫当小妾。

「小萌同意了,明天一早她就搬过来住。还有哦,小萌过来后,家里也没什 么人了。到时候我妈妈也会搬过来住,能不能拿下我妈,就看你自己的啰!」说 完,对老公眨眨眼。

「啊!」万青大呼一声,「呜呜呜呜呜呜!老婆,你对我太好了。太感动了 !来,让我好好慰劳慰劳你,请你吃新鲜热辣的豆浆油条当早餐,好好享受,以 后很长时间想吃都吃不到了。」说完,一个用力,将柏莉提到半空,双手一摆, 提住柏莉的大腿整柏莉个人翻转了过来,将早已硬起的凶物对准柏莉的小口猛插 进去。用力一拉,将柏莉大腿拉成一字,用舌头拨开柏莉浓厚的阴毛,对准那条 缝隙舔弄起来,还一边用自己满脸的络腮胡刺激着柏莉的外阴,胯下等部位。

「啊!唔唔唔!」柏莉突然被倒吊起来,还没等自己惊呼出来,嘴里就被塞 进一根肉棒。

柏莉一直知道丈夫对自己母亲的野心,想想自从父亲去世后,父亲其他的妾 侍们分了家产,纷纷选择了改嫁,只有母亲张蒙一直守寡,好不容易带大了自己 和妹妹。身边一直没个男人照顾。以母亲的条件而已,找个男人并不困难,但是 为了自己姐妹,一直忍着没去。

柏莉还记得第一次带丈夫去见母亲的时候,他们双方彼此眼神,那可不是丈 母娘和女婿之间的交流。后来母亲也暗示过柏莉,开玩笑的说哪天还说不定要称 柏莉姐姐呢,这令柏莉心里很不舒服,面子上也过不去。后来一直不愿意带丈夫 回老家和母亲见面。不过基于这次柏莉的选择,既然连自己做人的权利都可以放 弃,那还有什么不能想通的。而且多个自己人在丈夫身边,将来自己回来也有好 处。

于是在说服小萌后又回了一次老家,暗示了自己的母亲。柏莉对着母亲说: 「妈,你保养得真好啊!看起来比我都还年轻漂亮。你说我们一起出去逛街,会 不会有人拿你当成我妹妹啊!」

柏莉妈妈听完后顿时明白了柏莉的心意,提出了跟小萌一起搬过去的想法。 柏莉也就顺势同意了。因为不想和自己的女人争宠,最终商量的结果是暂时由小 妹暂代自己当正妻,妈妈当小妾。(注:按照华国传统以及法律规定,在一个家 庭中,正妻拥有管制小妾的权利)

02

第二天一早,柏莉的妈妈张蒙和妹妹小萌一起,带着行李物件来到柏莉家。 当看到正在家门口等待自己的姐姐和姐夫,小萌一下子扑了过去,钻进姐姐的怀 里撒起娇来:「姐,姐夫,早上好。」小萌把小脑袋从姐姐怀里伸出来。对着姐 姐和姐夫说道。

「早啊!小萌。」万青也靠了过来,盯着柏莉怀里小巧玲珑的小萌。小萌穿 着一身紧身红色旗袍,将身体曲线流露得淋漓尽致。裸露的双肩下,柔荑般的小 手,若隐若现的白嫩大腿,如果说姐姐给人的感觉是英姿飒爽,螓首蛾眉的感觉 ,妹妹则是给人一种出水芙蓉,亭亭玉立的感觉。

小萌顿时感觉好像自己一身衣服并不存在,有种被看穿的感觉。一下子脸就 红了起来。把头又埋到姐姐怀里。

「嘻嘻,到现在还害羞啊?小萌。你可快要是青哥的人了哦!」这时候柏莉 的妈妈张雅兰也走了过来。

「早啊!小莉,阿青!」

「早啊,妈!」

万青转过头望向岳母,顿时间双目被岳母吸引住了。只见张蒙穿这一件白色 连衣裙,身材小巧,比小萌还要矮上一点点,但是身材比例确是出奇的好。一张 脸蛋如同柏莉,小萌两姐妹的合体般,白皙的脸颊上,一双柳叶眉下,盈盈出水 的眼睛,细而高挑的鼻子,微微翘起来的小嘴,让万青脑海一下子浮现出「美目 倩兮、巧笑盼兮」的诗句,给人一种端庄典雅的感觉。

依靠现代的生物科技,单从脸蛋看,就一点都看不出已经是年近5旬的人了 。与柏莉站在一起,基本都分不出谁大谁小了。小巧的身躯,一对不下柏莉的椒 乳,似乎就要破衣而出。水蛇细腰……

看得万青几乎快流下口水,裤子立马定期一支帐篷。张蒙在万青如此大胆的 眼神下,不像小萌一样不堪,只是淡淡一笑。露出一丝妩媚。充分展示了熟女和 少女的不同之处。看得万青差点没忍住想扑倒过去。

一旁的柏莉有点看不下去了,「好了好了。大庭广众的,人家现在可还是你 丈母娘呢!」

「哦,哦!哈!」万青也有点尴尬了。

「好啦!别哦哦了!先进去吧行李收放好再说啦!小萌,妈,走,回家。」 说完,柏莉推着妹妹,招呼母亲进入到家里。等妹妹和母亲进了门后,又对着也 想跟着进去的万青说道:「青哥,看你急的,都到了你嘴边的肉了,还怕飞了不 成?哼,就怕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说完,眼里闪着一点泪花。

「怎么会呢?莉莉,我忘了谁都不会忘了你啊!你可是我最亲爱的老婆,再 说了,到时候家里你是大妇。她们都被你管着。你要不同意,我不还吃不到肉呢 !嘻嘻,今天大喜的日子,开心点了,来,哥亲一个。」

看着抱过来的万青,「哼,都老夫老妻了,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会不明白。管 ,再怎么能管也就是这个月的事了。下个月我走后,想管也管不来了。我先进去 搬小萌和妈妈收拾下东西。青哥你去停车场把车子开过来,等下我们就去民政局 给你把你朝思暮想的事情办了。」

「老婆!你真好!感动死我了!不怕不怕,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永远不会变的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回家,家里大妇的位置永远是你的,来,亲了一个,呜 哇。」抱着柏莉来,万青的大嘴在柏莉脸上允了一大口。「老婆。我先去开车了 ,你快去招呼下小萌和岳母。等下小区门口等你们啦!(^_^)/……拜 拜!」说完,万青朝停车场走了去。

看着走开的万青,柏莉露出无奈的苦笑,摇摇头,带着点幽怨的神情,转身 也进了家门。

几分钟后,柏莉领着放好行李物品的妹妹和母亲。出了家门,来到小区门口 。而一边车上的万青则是挥挥手。示意她们过来。

上了车,万青开车向民政局一路行去。一路上一家人说说笑笑,好不快活。 但是接近民政局的时候,小萌和张蒙反而静了下来。小萌心里有些激动,望着前 面开车的万青,眼光有些朦胧了。其实小萌这次第一次见到万青就被万青深深吸 引住了,但是因为当时的万青是姐姐的男人,不敢和姐姐抢,也知道抢不过姐姐 。后来万青对小萌表达了爱意,又因为不知道姐姐的想法,不敢接受。

前些日子,姐姐找到她,问她愿不愿意成为万青的妾侍的时候,小萌激动得 都哭出来了,当即表示了愿意。而张蒙在女儿第一次带女婿去看她的时候,就深 深的被这个强悍的男人吸引住了。让她自从柏莉父亲死后,已经沉睡已久的心重 新焕发活力。多少次梦想着和这个男人相拥而眠。而自己流露出来的感情很快就 被女儿发现了。自己也就顺着暗示了女儿想与其共侍一夫。但是后来见到女儿的 不满情绪后,出于对女儿的爱,也只能深深的那这股情绪藏在心中。

也是在不久前,当女儿暗示自己愿意让万青纳自己为妾的时候。自己激动的 几乎晕死过去。望着前面开车的女婿和女儿,心中思绪万分。想想女婿很快就要 变为自己的新丈夫,而女儿又将成为自己的「姐姐」,下身不由自主的湿了。同 时心里暗暗后悔着当初女儿出嫁前,自己怎么就把当年当大妇时,调教小妾的经 验都传授给了女儿。

车子慢慢的开进民政局的停车场,下了车。柏莉挽着万青的手走在前面,小 萌和张蒙母女则是红着脸,低着头跟在后面,一起向着民政局的婚姻服务中心走 去。

进了民政局,大概因为还早的缘故,过来办事的人不多。加上早有预约,柏 莉带着众人来到一处柜台前。柜台后面是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穿着公务服,正 拿着手机看着,突然听到有人走近的声音,急忙收起手机,急忙露出工作笑容, 鞠了个躬:「欢迎光临,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吗?」心里暗暗着急,「 坏了。刚刚以为没什么人过来。玩着手机呢,要是被客人投诉上去。完蛋了啦。 肯定会被开除的啦。呜呜呜呜呜,怎么办啊!」

「嘻嘻,梅姐,开小差哪!」柏莉笑着道。

「小梅,好久不见,最近又长漂亮啦。」万青也笑言。

「啊,是莉姐和青哥啊,哎,吓死我啦。还好还好。」小梅这才看清楚来人 原来是熟人。松了一口气。「哼,以来就故意吓我,亏我还花了一堆功夫帮你们 帮好各种手续,就差等你们来办理相关事务了呢,哼,真是好心没好报。」

「说什么呢?小梅,我们可是好姐妹啊。怎么可能会害你呢,(*^__^ *)嘻嘻……今天可是你青哥的好日子。幸亏有你帮忙,可以省了很多麻烦哦 。回头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莉姐,真是越来越觉得青哥能够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气。」说完,从柜台 下面拿出一堆协议书来,「来。东西都帮你们准备好了。只要在上面签完名,打 上手印,然后上二楼礼堂办完成相关婚礼程序就行了。」说完,又将材料分成几 份,分发给了众人。又从柜台下方拿出四支签字笔和打手印用的印泥出来。

柏莉看着发到自己手上的几份协议。因为有熟人帮忙的缘故,协议上面内容 都已经写好。甚至连政府公章都事先盖好了,就差他们的签字了。需要柏莉签字 的协议有四份,包括:1.同意与张蒙解除母女关系。2同意丈夫万青纳柏萌为 妾,获得管教节制柏萌的权力和义务。3.同意丈夫万青纳张蒙为妾,获得到管 教节制张蒙的权力和义务。4.规定家中新纳入两位妾侍从属关系。即柏萌为家 中二房,张雅兰为家中三房。柏莉看着手上的四分协议书,叹了口气,分别在协 议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有伸出大拇指,在印泥上按了下,在协议书上按下了自 己的手印。

万青要签署的,则是两份协议,第一位同意纳柏萌为妾,并获得和承担相应 的权力和义务。第二为同意纳张蒙为妾,并获得和承担相应的权力和义务。万青 看到柏莉签完名打上手印后,轻轻的对柏莉笑了下,也在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 名字和打上手印。

小萌要签署的也是两份,第一,同意与张蒙解除母女关系。第二,同意嫁给 万青为妾,并受万青正妻柏莉管教节制。看看姐夫和姐姐两人都签字了,也就红 着脸,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打上手印。

张蒙要签署的协议有三份。第一,同意解除与柏莉母女关系。第二,同意解 除与柏萌的母女关系。第三,同意同意嫁给万青为妾,并受万青正妻柏莉管教节 制。张蒙看着正在签字的众人,心中思念万千。知道只要自己签下字后,将会失 去原来一个母亲的身份,从一名守寡多年的寡妇,变为别人的妾侍,还要受到原 来自己女儿的节制管教,心中突然间患得患失。不过再看看万青伟岸的身躯,心 神一荡。咬咬牙,也签下了自己的姓名和打上手印。

很快,众人都签完了协议书。此时,万青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三女,心中乐开 了花。反而是三女由于之间复杂的关系,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好了。

这时候小梅按铃找来了一位服务员。向着众人介绍:「这位是我们服务中心 的丹丹,丹丹是这次婚礼的支持人,那就先由丹丹带这两位新人去三楼的礼堂准 备下,我带莉姐和青哥去提交协议,办理下最后的过户手续,然后就去礼堂完成 婚礼。」

服务员丹丹伸出手,对着小萌和张蒙说道,两位新人,来,跟我去二楼礼堂 准备下拉。说完,拉着小萌和张蒙上楼。小萌和张蒙来之前,也对于相关婚礼的 程序有所了解。想到等会要完成的程序,顿时两人的脸有烧了起来。跟着丹丹上 楼去了。

「嘻嘻,青哥,看你也是的,今天大好日子,怎么也不把胡子刮一刮。」

「哈……」万青大笑一声,转手将柏莉搂在怀里。左手搭在柏莉双峰上,右 手一下子伸进柏莉裙下,隔着内裤掐着柏莉的阴唇。捏了捏。「这可不行,你莉 姐这里最新欢我的胡子在上面打磨的。要是刮了,还不被你莉姐怨死啊!」

「奥!」受到万青的突然袭击,柏莉一下子就软了下来,整个人差点瘫倒在 万青身上,双脸通红。「要死啦,还不快放手啦!」

「哈哈哈,走,小梅,我们先去处理下后续手续先。」说完,也不理怀里的 柏莉直叫。用力一提,左手捏住柏莉左乳,右手掐住柏莉阴唇,将柏莉提到半空 。「嘿嘿嘿,老公玩老婆,天经地义的事,谁能说闲话啊,小梅,带路。」

「奥……呜……啊,青哥,青哥,快放手,我服了,让我自己走啦……哦哦 哦,求你了,哦……办、办、办正事要紧啊……奥!」柏莉被万青提在半空,身 上敏感部位又受到攻击,一时间双脚乱颤,只好向万青讨饶。

万青听了柏莉求饶声,心情大好,有小玩了一会,才放下柏莉。牵着柏莉的 手,让小梅帮忙带路,去办理后面的一些手续。

玩闹中,小梅带着他们来到设在一楼的其他一些行政部门,办理了后面相关 的手续以及交纳相关手续费后。虽然有小梅这个内部熟人的帮忙,也整整花去了 近半个钟头才搞好所有手续。慢慢的向楼上走去。

民政部的二楼,三楼,都是设有婚礼礼堂。每层都设有数间礼堂。不同的是 二楼是明媒正娶的结发夫妻行礼仪使用的。而三楼,则是纳妾使用的礼堂。当年 万青和柏莉结婚,也是在这里二楼的一间礼堂里面行的礼仪。

小梅一边带路,一边笑着说:「青哥,莉姐。其实呢,你们还记得当年你们 在礼堂结婚时候的经过吗?」

「当然啦!这么重大的人生大事,这么可能忘记!」柏莉抢着回答。

「嘻嘻,莉姐。其实啊,我倒是觉得,二楼礼堂的仪式,太无聊了。就像电 视上的,新人穿好衣服。站在一起,发下誓言。交换戒指。然后接吻。太无聊了 。还是三楼的纳妾仪式更刺激些呢。」

万青,柏莉之前都参加过不少友人的纳妾婚礼,清楚纳妾仪式。不由都微笑 点头。万青笑意更加浓烈了,期待着那刻快点到来。不过也不好在柏莉身边表现 的太过着急。反正正如柏莉说的,到嘴边的肉了,怎么也飞不掉。心中更加期待 了。

按照华国的法律,为了突出妾侍和正妻间的地位差距。娶妻和纳妾的礼仪有 着天壤之别。娶妻的礼仪注重庄严,而纳妾的礼仪。则是让人感觉刺激……根据 华国的法律。男子的妻妾间,无疑拥有很大的区别。比如第一,妻子拥有对丈夫 纳妾的否决权。不得到妻子的同意,男子是不能纳妾的。而妾则没有这样的权力 。第二,正妻拥有受到法律保护的,对丈夫所有小妾的管教节制权。正妻对于小 妾的管教,身为丈夫也无权干涉。而小妾只有在身心受到极大摧残的情况下,才 有权向法院提出申请得到保护,终止正妻对其的管教节制权。但是这样的申请, 基本都很难以得到法院的认可。甚至于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伤害。

经过一小段路程,三人终于来到三楼属于一件标有万青大喜字样的礼堂大门 前。

「嗯,青哥,莉姐。我还要下去值班。就不陪你们了。你们自己进去了。等 了这么久。我想她们大概都有点不耐烦了吧,丹丹在里面会主持婚礼仪式的,嘻 嘻,我先回去上班了,再见。」说完,小梅朝万青夫妇挥挥手。独自一个跑回一 楼柜台去上班了。

推开礼堂大门。万青和柏莉进入了礼堂。礼堂内空间开阔。并无摆放太多物 品,四周洁白的墙体贴着不少华国传统的婚庆祝语。两边站着各一排8名身穿红 色礼服,手持鲜花的侍女。正在吟诵着婚庆的诗歌。郎朗入耳。正在礼堂门口处 等待的丹丹见到新郎和正妻都到了。举起手中的话筒。

「呀,等了这么久,我们的新郎和正妻大人终于到了。那么纳妾仪式可以开 始了。来来来,我现在正式宣布,万青大官人纳妾仪式正式开始。起乐。」说完 ,另一只手有指向了礼堂中心,新郎的两位妾侍那里。一时间,音乐声响起,之 前低声吟诵诗歌的侍女们,也改唱起婚颂歌来。

顺着丹丹的手指,万青往礼堂中心望去。顿时见到一副令他热血汹涌的画面 。只见:小萌和张蒙母女两,好像一对待宰的羔羊般,被剥光一副。双手交叉抱 在后脑上,上半生趴在礼堂中心放着的一张桌子上,脸朝着桌子正面。双脚人字 形着地,两个白嫩的翘臀高高挺起,好似等待着他去采摘般。万青忍住激动的心 情,拉着柏莉的柔荑,和丹丹一起走到了前方。

「那么。接下来就是打烙印了。」丹丹说完,走到桌子旁边,拉开桌子侧面 的抽屉,拿出两个事先准备好的,分别刻有万青姓名和柏莉姓名的小印。分别交 给了万青和柏莉。

按照纳妾规程,这一步是由新郎官和正妻分别给妾侍打上自己的烙印。首先 是万青,拿着小印来到小萌高挺的翘臀前,伸出手来,轻轻的摸了摸,捏了几下 。感受到万青的眼光和动作,小萌顿时激动不已。全身上下一下子红透了。更抖 动起来。

「好了好了。别激动。」感受到小萌的激动,安抚下心情激动,却又不敢乱 动的小萌,便拿着小印在小萌高跷的左臀上轻轻的印了下。拿开小印。「万青」 两个紫色的华国字就留在了小萌左边臀部的中央。接下来,万青又走到张蒙翘臀 后,同意出手抚摸起张蒙的翘臀,感受下张雅兰弹性十足,白里透红的翘臀。一 股异样的心情在张雅兰心中升起。顿时间,张蒙感觉自己好像越来越热,快要控 制不住自己,好像就要高潮来临一般。

轻轻的,在张蒙左臀上留下自己印记后,万青往后退了几步。示意柏莉上前 。男左女右,柏莉上前,用刻有自己姓名的小印,在妹妹和母亲右臀上,烙下了 自己的姓名。摸着母亲右臀上自己的名字。心里想到:「从现在起,这个女人就 不在时自己的母亲了。而是自己丈夫的小妾。要称呼自己姐姐,受到自己管教节 制的女人。」摸着摸着,顿时心里闪过一个主意,转身将印子交给丹丹,又向丈 夫招招手。「青哥,来,我们做个游戏,告诉些好东西给你知道。」

万青见柏莉不按照流程走下去,而是招呼自己过去,还说有好东西高数自己 ,顿时也起了乐子。靠了过去。

只见柏莉双手扣住张蒙外阴,一下子扒开,露出一个肉洞,然后向万青叫道 「青哥,来,用你的手指试试这骚货,看看能有什么发现没有?」

万青心里浮出一个想法,难道是。按照柏莉的说法,伸出自己粗长的中指, 探进了张雅兰的肉洞中,来回抽插了几次。想了想。顿时明白了。「啊!这,这 不是华国十大名穴之一的『鲤鱼吐水』吗?」万青一时间更加兴奋起来。从小到 大,他玩过的女人无数,但是能拥有名穴的,只有寥寥数个,妻子柏莉算是一个 ,想不到原先的岳母,现在的小妾居然也有拥有名穴。随着万青手指的出入,一 股淫水也从张雅兰小穴中涌了出来,随着万青的手指滴落到地下。万青不得不抽 出手指,在张蒙翘臀上擦了擦下手指。

「哼,骚货。」柏莉也放手后,给了张蒙屁股几个巴掌。万青柏莉身下的张 蒙早已浑身发热,激动不已,被女儿和女婿玩弄的快感顿时穿透了自己整个身心 。差点没软到下去。只是因为仪式还没有结束,按规定自己不允许有其他动作。 连想加紧双腿的止住流水的想法也办不到。只能任由水花滴落了。但是浑身已经 通红通红了。

看到万青很满意的样子,柏莉再次出手,这次太高了一点,掰开张蒙双臀, 让张蒙的菊花生生的暴漏在万青眼前。

「站好了,臀部提高点,你这头骚母猪。」柏莉对着张蒙吼了一句,示意张 蒙配合动作。

听到柏莉声音,张蒙不得不努力提高臀部,配合柏莉的双手。

「来,青哥,再试试这小骚货另一个洞。」柏莉示意万青继续探洞。

「哦。不会也是……」万青心里一荡。伸出手指。慢慢的在张蒙菊花边缘绕 了几下。沿着菊花边缘来回旋转,慢慢深入,但是只是深入一个小指头后,发现 菊花闭合比较紧。如果太用力。想了想,啪的一声,拔出手指,在张蒙仍然滴着 谁的阴户上抹了下。带上些水当润滑,手指再次对张蒙的菊花发起了冲锋。这次 进入就容易多了。随着手指越探越深入,万青也慢慢的发掘出问题了。嘴角慢慢 长大,最后几乎整个张开了。

「这,这,这是』黑龙潭』,没错,就是『黑龙潭』。」万青越发感觉到兴 奋不已,居然是比十大名穴更加有名的三神尻之一的『黑龙潭』。柏莉身为刑警 队大队长,捕捉过无数重刑犯。柏莉经常利用职务之便,把捕捉到的不少女犯当 做工具,用来取悦万青。增进万青对自己的感情。

柏莉曾经捕获过一个拥有神尻「黑龙潭」的女犯,万青玩过一次之后便一直 念念不忘,可惜女犯很快就因其罪行被处决了。事后万青多次向柏莉提出,想再 玩几次神尻。可惜名穴易得,神尻却是可遇不可求。柏莉后来也一直无法帮万青 找到一个神尻供其赏玩。这也令柏莉一直耿耿于怀。至于眼下的女人,虽然自小 便从父亲那里得知她有名穴神尻。但因为母女间的关系,自然也不好向万青道出 。

这时候,丹丹眼看仪式快进行不下去了。只好出面制止。「好啦,好啦。好 玩的你们夫妻回家后可以慢慢玩。现在还是赶紧把仪式进行下去吧。后面还有好 几对新人在等排队使用礼堂呢!」

柏莉,万青见状,也只能暂停游戏。继续纳妾的仪式。

「青哥,小萌身体的秘密,回家后你在慢慢发掘。我们继续仪式吧。」

「好。」万青现在很满意。心情也十分高兴。慢慢的抽出深入张蒙菊花的食 指。退到后面去。

小萌。张蒙也稍微松了口气。同事,心中也稍稍有点遗憾。

「来,第一步烙印仪式结束。现在开始第二步仪式。」说完。丹丹又又从抽 屉中拿出一截藤条。交到了柏莉的手中。第二步仪式便是由正妻手持藤条,抽打 妾侍臀部,大腿等部位,示意正式拥有了对妾侍们的管教权。

柏莉手持藤条。对着前方白花花的四条大腿,高挺着的两个翘臀,来回的鞭 打起来。虽然没有使上多少力道。但是闪啦闪去的藤条,抽打在部位上,仍然发 出啪啪的响声,留下浅浅的印子。让后面的万青感觉无比的赏心悦目。恨不得上 前去代替柏莉完成这步仪式。抽象征性的轻轻抽打数十下后,这一步仪式也算完 成了。

「好的,好的。正妻管教结束,新人可以起身了。」两边这时候走过来几位 侍女,帮助小萌和张蒙两女站起来,正面朝着万青和柏莉。之间两女双手交叉, 放在身后。双腿并拢直立,全身赤裸裸的站立在万青、柏莉正面。准备接受第四 步的仪式。

看着满脸通红,低下头不敢视人的两女。柏莉轻轻走了过去,先是走到小萌 身前,用手托起小萌的脑袋。

「小萌,乖啦。抬起头来。这些都是人生必备的阶段,没什么好害羞的。」

「嗯,知道了,姐姐。」小萌用鼓起勇气。高高抬起头来面对着自己的丈夫 和姐姐。

帮助完小萌。柏莉又走到张蒙身前。用手指勾起张蒙的头。「小骚货,今天 脸怎么这么红啊,都快成猴子屁股了。」

被自己女儿调戏。张蒙也有点发晕,发出一声:「小莉,我……」

话还没说完,柏莉猛的给了张蒙一巴掌。「哼,小骚货,你叫我什么?」

被打了一大巴掌的张蒙也被打醒过来了。想起现在起她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 是母女了,而是正妻大妇和偏房妾侍间的关系。不由轻声道:「大姐。」

「嗯,说什么呢,这么小声,大声点,我没听清楚。」

「大姐!」张蒙鼓起勇气,用正常的声音对着柏莉叫道。

「嗯。」柏莉也不想太难为张蒙。轻轻啪啪张蒙的脸颊,「听好,以后在家 里,你就称呼我为大姐,称呼小萌二姐。知道了吗?」

「是的。大姐。」张蒙也认命了。温顺的回应柏莉。

「好,还有,刚才我在下面办理入籍手续的时候,帮你改了个名字。以后你 不加张蒙了,我帮你改成柏兰,以后在家里就称你小兰好了。」为了减少张蒙以 前身份对自己的影响,柏莉想了很多方法。而改名就是其中之一。正妻管教小妾 的手段,改名时非常普遍的。

「是的,大姐。以后我就是小兰了。」张蒙,哦,应该是柏兰回应。

说完,柏莉也退了下来,示意万青上前去完成第四步的仪式。

万青看着眼前,柏莉帮自己新纳的两个小妾正赤身裸体的直立着,两人身体 都是婀娜多姿,体态轻盈,白嫩的肌肤下透着红光,高耸的乳房挺立在胸前,慢 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两枚刻有万青名字的金色的 小环。眼前的两位美女,正等着自己去为她们带上。

按照华国的习俗,新人结婚时,男方会送给女方一样物品,用来宣誓双方的 婚姻关系,向外人表明该女子已经是有夫之妇。但是只有在正妻结婚的时候,才 能允许使用佩戴婚戒的方式来作为婚姻宣誓物品。而为了突出妾侍和正妻的地位 差距,妾侍是不能佩戴婚戒的。至于佩戴的宣誓物品,以前曾经流行过如乳环, 阴蒂环等的物品,但是这些物品都容易被衣物所遮挡。不想婚戒一样佩戴在裸露 的部位。慢慢的,流行期了为妾侍佩戴鼻环的作为婚姻宣誓物品的方法。

万青先拿出一个小鼻环,来到小萌前方。「别怕。这个环可是高科技产品, 上面有最新的生物纳米融合技术,现在帮你戴上去,不会感觉疼痛的。」

金色小鼻环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环形。留有一个缺口,缺口两头有两个尖嘴相 对着,万青小心翼翼的把缺口顺着小萌两个鼻孔中间的瓣膜插入进入,进入一半 之后,猛的一压,剪头穿破瓣膜,靠在了一起,很快就融合在了一起,并释放出 一小股液体,修复者瓣膜受损部位。而这期间。小萌只是感到鼻子间有一阵轻微 痛感,但很快就被一股清凉的感觉所代替。穿戴鼻环就算完成了。鼻环不大,只 是从两个鼻孔间透出,遮挡住一小半上嘴唇而已。看着小萌秀色可餐般的脸蛋, 鼻子间穿戴着的鼻环。万青双手抱着小萌的头,对准樱桃小口吻了下去。足足过 了近一分钟的舌吻,才放了开来,此时小萌已经快闯不过气来了。脸蛋也红得快 滴出水来了。

接着,万青又走到小兰面前。「来,轮到你了。小兰。都是一家人,以后你 们在家里可要相亲相爱哦。」给小兰也穿戴好鼻环后,同样给了小兰一个长时间 的舌吻。

嘭嘭嘭,周围的侍女们纷纷拉响手炮。为婚礼仪式顺利完成庆贺。

两位侍女将小萌和小兰的衣物拿了过来,交还给她们,早已羞愧难当的二人 也顾不了太多。只好当着大家的面前穿好衣服。不过除了万青外,基本都是女性 。而万青现在又是她们的丈夫了,也就没有多少好顾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