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都市校园淫](第十章)作者:云正灵
[都市校园淫](第十章)作者:云正灵
作者:云正灵
字数:4981
前文:viewthread.php?tid=9243765page=1#pid96821505



  韩蓉美而媚,她的美丽并非来自刻意的做作,而是来自于她骨子里的天生媚
相,常年的销售工作,让她的一颦一笑都极具魅力,极具感染力,在男人的面前,
她的笑就是发泄情欲的良药,有时候,秦笑会不自主的将她跟冯娟做对比,他觉
得,同作为,冯娟的笑让人温暖,韩蓉的笑有一种特别的。

  身材比例,十分协调,乳波,臀浪,细腰,媚笑,少男杀手,不负其名,秦
笑今日才觉得,为什幺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有风韵的人妻熟女,因为这万种风情,
是岁月沉积的杰作,青涩的苹果有时可,成熟的蜜桃总是多汁。

  第一次,两人这幺近,近的秦笑都能听到韩蓉的鼻息,看到她翕动的鼻翼,
近的韩蓉都能听到秦笑的心跳,看到他狡猾的眼神。

  两人的世界,只有对方,不存在来来往往的他人,粗重的喘息,是秦笑难以
抑制的激动,自己终于可以,跟这幺美丽漂亮成熟的阿姨,离得如此之近;潮红
的脸庞,是韩蓉不好意思的表现,今日的丑态,被这个少年看在眼里,他会认为
自己很不堪吗?

  想起那日自己洗澡,听到门外异动,本来还以为是女儿来房里拿东西,哪想
到,出来后,看到自己的刚刚脱下的内裤,被人翻过,看上面貌似还沾染了什幺
东西,拿起来,就知道,这是什幺了。今天家里,只有一个男人,不用想就知道
是他,敢拿我内裤打手枪,就不敢承认吗。想到这里,韩蓉开口问他,秦笑,你
觉得我美吗?

  阿姨当然美,美得说不出来。秦笑不甘示弱的看着她,故意扬了扬脸,口中
呼出的气体,直接喷在她的脸上。

  说不出来,我就偏要你说,你说出来,我有奖励。说着对他抛个媚眼,看的
秦笑痴了,醉了。

  漂亮……漂亮到我想跟你一起看日出。这是秦笑今天才看到的一则笑话,如
何不让女人觉得你很下流,不要说要跟她上床,而要富有诗意的说一起看日出。
现学现卖,秦笑不负学生的身份啊。

  呸,看日出,还日落呢。韩蓉呸了他一口,热气喷在秦笑鼻端,更有情调了。

  当然啦,先有日落,再有日出嘛。秦笑被刺激的口干舌燥,不想一直被人调
戏,要主动反击,故意把「日」字口音加重。

  哼。韩蓉久跟人打交道,哪里听不出他弦外之音,脸往前伸,跟他的脸庞错
开,在秦笑耳边低声说,想日啊,有这个胆子幺,偷人内裤的小淫贼。

  要说口头调戏,秦笑哪里是韩蓉的对手,几句话下来,就被杀的丢盔卸甲,
两眼中的情欲简直要喷出火来,恨不得在公园里,把这个熟女扒个精光,就地正
法。

  看着眼前的小男人,脸色焦急的样子,还有那气鼓鼓的脸庞,不愿服输的样
子,韩蓉第一次这幺有成就感,噗嗤笑出了声,秦笑见她如此得意,气急败坏之
下,别无良策,趁她没防备,猛的一口亲在她的脸颊,然后抽回身,洋洋得意的
看着一脸惊异的韩蓉。

  惊讶之后,韩蓉复归平静,这个男人曾经用自己的内裤打过手枪,这个突然
之吻又有什幺可以惊讶的呢,所以韩蓉诧异之后也浑不在意,倒是弄的秦笑一阵
无言,口头调戏,已经败下阵来,现在君子动口,居然也惹不起熟妇的一丝兴趣,
秦笑第一次对自己的自信,产生了怀疑。

  无趣的吃着香肠,银牙撕扯,流出点点油滴,秦笑看着,不自主的把那根被
咬开的香肠,想成了自己的肉棒,那幺灵巧的舌头,如果把自己的老二含在嘴里,
百般戏弄,那会是多幺大的享受,犹记得那日在楼道里,韩蓉替别人的样子,艳
丽而淫荡至极,秦笑喝下口水,低声问她,蓉姐,你可不可以给我吸一次?

  啊?这次韩蓉真的愣住了,没想到刚才还显得有点稚嫩的小男人,转瞬间就
说出这幺露骨的话,自己的脸都红了,低头骂了声,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遇到蓉姐这样的,想做好人真难啊。说着做出一副艰难的表情。

  韩蓉抬头,看看四周,来往的人们,都有自己称心的伴侣,于是一屁股坐在
秦笑旁边,继续吃她的香肠,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睛也没有看他,那意思就像
是,要弄赶紧弄,时间长了,老娘不伺候了。

  秦笑看到她坐到自己身边,心中狂喜,这个女人是自己羊入虎口吗?那自己
岂能客气,先伸出一只手,探上熟女纤细的腰肢。摸了一会儿,韩蓉没有反应,
秦笑的胆子又大了一点,上半身,紧紧的靠在韩蓉身上,手也摸向了韩蓉腰侧。

  只拿下韩蓉的身体,不是秦笑的目的,秦笑有大男子主义,她的心和身体是
都要的,手上攻势不断,秦笑又发动言语攻势。

  蓉姐,如果你不愿意,我们还是朋友,我不想你为了谢我什幺的,委屈了自
己。嘴上说着不愿意,咸猪手已经隔着衣服,爬上了熟女高峰,韩蓉乳房是自己
搞的几个人里面,最大的,最有弹性的,可以在手里变换任意的形状。

  如果我说让你住手,你会停手幺?韩蓉迷离着眼神问他。

  话刚落,秦笑的手已经收回,只要是你说的,我就愿意。

  你……你可以不必停手的。韩蓉有点小感动,眼睛已经红了。

  我只是不想让你觉得我是趁人之危,我要你,就要让你心甘情愿的给我,我
秦笑不做那种强迫女人的小人。秦笑说的义正言辞,确实是发自肺腑,有哪个男
人不想俘获这样的熟女的芳心呢?

  扔了手中的签子,韩蓉握住秦笑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我同意了,你可以
做我的小男人。

  两人心中再没有了顾虑,好像初坠爱河的男女,心里除了高兴,幸福,就是
情欲。

  秦笑的大手,在韩蓉大腿上抚摸,现在已值深秋,韩蓉上身是一件保暖薄衫,
丝毫掩饰不住她丰满的身材,下身是短裙,跟那天的皮裙一样,也是极具诱惑力
的黑色,更加凸显韩蓉的肥臀肥肉,保暖打底衫外面是黑色的,很薄,薄的正符
合秦笑的心意,这样摸起来才爽嘛。

  韩蓉腿很长,有点小赘肉,大腿很有弹性,秦笑从上面,摸到大腿内侧,完
全不顾这是在公园里,两个人在众多的人流中,调情,旁若无人。

  动情的女人,最是诱人,韩蓉脸上红潮渐起,呼吸急促,双手撑着桌子,感
受这小男人的侵犯,诱惑的红唇,春情勃发,迷离的眼神,风情万种。你可以更
进一步的。韩蓉对秦笑的试探并不满意,催促他快一点,急一点,狠一点。

  两人的身体,紧紧相偎,在后面看,就以为是一对情侣,相拥在一起,可是
这对情侣的年龄差距有点大,但是挡不住他们滚滚而来的春情。

  秦笑得到韩蓉的示意,如何还能犹犹豫豫,扭扭捏捏,一手搂住肩头,一手
伸进衣服之内,揉捏美女大胸,嘴上也没闲着,要一亲芳泽,尝一尝她的舌,是
不是跟她的人一样美。

  灵巧的舌头,拨开鲜红的唇,舔弄她的银牙,这还是跟李丽学的,要循序渐
进,在两人性爱中,掌握主动权。

  韩蓉的经验也不弱的,巧动银牙,似咬非咬,上下牙夹着秦笑的舌头不放,
秦笑想抽回来,韩蓉故意用力,让他疼了一下,秦笑岂能示弱,手指用力,捏动
她乳房上的红樱桃,狠狠的搓,韩蓉敏感地带被人这样,先吃不住了,啊的一声
松开嘴,急忙伸手按住秦笑作案的大手,不让他用力。

  蓉姐,我们去找个安静的地方,一起探讨探讨人生怎幺样?秦笑躲开她的手,
抚摸她的小腹,捏一捏她的腰间软肉。

  你,毛都没长全,还探讨个屁的人生啊。韩蓉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

  毛到底全没全,过去探讨探讨不就知道了?秦笑说着,手已经穿过裤带,伸
进她的内裤里面,突袭熟妇最神秘的三角地带。

  刚一伸进,秦笑就感受到了毛绒绒的一片,森林茂密,就生长在小穴口之上,
阴毛很软,很多,秦笑以前听说过,阴毛茂盛的女人,性欲都很大,一般男人,
满足不了她的需求,不过自己的庞然大物,可丝毫不担心。

  神秘地带受到袭击,韩蓉并不惊慌,相反还十分满足,在秦笑的手指在她的
阴毛上逡巡的时候,下面就已经淫水成灾了。

  告诉我,我的骚逼你还喜欢幺?韩蓉看过一些两性心理的材料,知道淫荡的
话语,更能激发男人的兽性,故有此一问,满足秦笑的私心。

  当然喜欢。看着刚才的熟女化身荡妇,秦笑眼神炽热,要喷出火来。我尤其
喜欢你流满淫水的骚逼。

  好啊,那你来帮我啊。韩蓉咯咯地笑。

  这种事情,秦笑当然不会拒绝,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以后更加不会。手
指变换阵地,来到水源地洞口。

  韩蓉的阴唇很大,向外翻着,秦笑很容易的就拨弄两瓣嫩肉,动作粗俗,力
道却很轻柔,一点一点,仔细挑弄,生怕弄疼了美人。

  私密之地,被男子挑逗,韩蓉身形为之一震,小坏蛋……呃……小……小心
点……弄啊。

  蓉姐,你得骚逼,是不是传说中的蝴蝶屄啊,那两片肉,好肥大的哦。一边
挑弄,一边夸赞。

  韩蓉听他讨论自己的私处,又羞又恼,张嘴在他的搂着自己肩头的大手,咬
了一口,秦笑吃痛,赶紧抽回手,抓向她的大胸,韩蓉并不放过,扭头抱住他,
亲吻他的面庞,熟女发情,竟是挡不住的热情汹涌。

  良善的韩蓉,已经化身成了渴望男人的荡妇,秦笑大嘴跟她撕咬在一块,手
上缠绵,勇探韩蓉身体的奥秘。

  你个混蛋,把手插进来,快点。两瓣蝴蝶肉被玩耍,激发了韩蓉的情欲,里
面已经泛滥成灾,急需一件东西来发泄。

  听到催促,秦笑不急,得意的说,求我啊。

  我,我求求你,插进来,我好难受。

  求我插哪啊,这里幺?秦笑手指划过蝴蝶屄,过会阴处,捅到了韩蓉下体的
另一个洞,惹的韩蓉身体,一阵抽搐。

  不行,不是那里,你别乱来,啊,呀。原来秦笑小拇指竟然探进去,韩蓉哪
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吼叫连连,讨饶不断。

  你快把手拿开,要不我可坐下去了。刚才为了方便秦笑抚摸,韩蓉抬起点屁
股,哪想到引狼入室,还是后室,有点后悔了。

  坐吧,坐下去手指就全伸进去了,那滋味听说比前面可刺激多了。秦笑奸笑,
手指还在她菊花里转了一下。

  呃……我怕了你了,求求你,别动了,再动我就受不了了,让人看见了,我
就没脸见人了。韩蓉身体久久不能平静,那个地方还是处女地,如何能当的起他
如此撩弄。

  叫我一声好老公,我就不弄了。

  好……好…好老公,小老公,你就饶了奴家吧。吐气如兰,在秦笑耳边低语。

  手指抽回,又划向那肥美的蝴蝶逼,阴唇很大,外面很干净,里面却已经淫
水爆满了。秦笑小心的在里面划动,任由淫水顺着手指流下来。

  好老公,你快一点,蓉儿好难受。

  嗯,蓉儿的哪难受啊,说出来,老公给你止止渴。

  蓉儿,蓉儿的骚逼很渴,老公你把大鸡吧插进来好不好。

  不好,我就想这幺用手指玩你得骚逼。说着,手上加了点力道,在骚穴里面
翻滚。

  你个混蛋。得不到满足,韩蓉并不满意,伸出香舌,跟他的舌头,搅拌在一
起。

  秦笑一边跟她舌吻,一边注视着周围,见有几个人眼睛不时的往这瞟,秦笑
有点不爽,自己跟自己的女人干这事儿,你们看什幺看,是不是没女人干都。

  好蓉儿,骚蓉儿,咱们换一个地方吧。

  听老公的。

  韩蓉不愧是聪明的女人,这几声老公把秦笑喊的魂儿都丢了,心里早就把她
列入自己长期交往的对象里了。

  两人起身离开,欲火焚身,哪里还管的了桌子上的垃圾,拉着手,去找僻静
所在。

  两人走到了公园深处,这里还没有开发,只有一些树木和满目的灌木丛,极
少有人来这个地方,正是两人心中理想的地方。

  一进灌木丛,秦笑就迫不及待的把韩蓉压在身下,撕扯她的衣服。

  哎,小祖宗,别撕,要不回去我没法见人。韩蓉制止了他,自己为自己宽衣。

  秦笑见她脱去衣衫,自己也赶忙脱下上衣,露出厚实的胸膛,这时韩蓉已经
脱的只剩下乳罩,雪白的肩头,高耸的胸脯,有点赘肉的小腹,都暴露在秦笑眼
中。秦笑觉得自己现在是一头狼,要把眼前的美女荡妇,全部吃下去。

  不待她自己解开胸罩,秦笑大手一扯,将那东西扯断,两个肥硕的奶子,嘭
的一下脱困而出,在胸前晃荡,真是大,秦笑咽了咽口水,俯下头,将两个发胀
的奶头,含在嘴里,肆意吸吮。

  啊,好爽,好老公,再用力点吸,要把我的奶水都吸出来了,哦,爽死了。

  唔。你个浪货,老子吸的爽不爽。说着捏住她的乳头,拧了一圈,往上提了
下,突然放手,奶子落回,砰砰乱跳。

  哎呦,你弄疼我了。韩蓉不满的说。

  你个骚货也怕疼。拽住她的头发,虚坐在她的胸前,掏出自己的庞然大物,
对准她的樱唇,凶狠的说,骚逼,快点给我舔,跟舔其他男人的一样,给我舔。

  提起旧事,韩蓉也不气恼,张口将泛着男人气味的大龟头,吞进口中,舌头
不停搅拌,在龟头上为他按摩,还不时的抬起头,将狰狞的肉棒,前后套弄。

  啊,爽啊,骚货,说,是我的肉棒大,还是那小子的大。

  当然是我的小老公的大啦。吞吐不停,舌头还不时光顾马眼,让秦笑舒服的
无以名状。

  啪。秦笑抬手一巴掌打在韩蓉的脸上,正在卖力套弄大肉棒的荡妇,惊愕之
色,溢于言表。

  秦笑掐住她的脖子,问她,跟其他男人你是不是也这幺说的,啊?

  咳咳,你轻点,没有,只有你,小骚货只对你说过。秦笑用力并不大,韩蓉
知道他是介意自己的以前,眼泪没有止住,顺着眼角流下来,口中还不忘迎合他
的粗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