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人生旅途之搬尸工
人生旅途之搬尸工


工作是越来越难找了!

这是孙强为工作奔波了十多天之后发出的感喟,他没精打采地坐在路边的一个冷饮摊上,默默地看着满街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他慢慢地啜着一杯便宜的饮料,藉以平息自已纷乱的大脑和疲惫的身体。

“他妈的!每个人都有事可做,唯独我……”他恼恨地瞪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好象那些人是夺去他的工作的仇人,可那些“仇人”却无人理他。他无可奈何地垂下脑袋,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他的身上已经没什么钱了,再有几天找不到工作,就会沦为乞丐的。

他叹了一口气,摊开桌子上为客人准备的报纸,无意识地浏览着。忽然,他睁大眼睛,他在报纸的中缝处,看到了一个启事:本院现招聘一名清理工。有意者,请来本院联系。k院启。

他连忙跳起来,急忙向k医院奔去。

来到k医院,打听到总务处。他来到总务处的门前。他站在门口,平静了一下,整整衣服。然后,轻轻地敲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声男子的声音。

他推门进去,见一个中年胖子坐在办公桌后面。他说明来意。

中年胖子看着他,搔搔脑袋,问:“这可是又苦又累的活呀,而且……”

“什么?”他问。

“清理、接收、搬远尸体。”中年胖子说。

“你们不是招清理工吗?”

“是呀,是尸体清理工呀”

他默然了,过了一会。他迎着中年胖子的不信任的目光,说:“我能行!”

中年胖子看了他一会儿,看出了他的坚决,就说:“明天早上八点上班,到我这里来领钥匙。”

“好的”……第二天一早,他来到医院,中年胖子拿出工作服和一双高筒靴子,让他穿上,然后领他来到一间地下室的门前,打开厚厚的铁门,一股刺鼻的福尔马林的气味冲出来,中年胖子掩住鼻子,走了进去,他跟在后面,中年胖子打开墙壁上的开关,灯光驱散了黑暗,里面的一切呈现在他的眼前,地下室很大,对着门靠墙是一排排带门的冰柜,左边有一个大池子,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赤条条地尸体,室中央放着一张大的白色的解剖台。

中年胖子来到大池边,指着里面的尸体说:“今天先把这里清理干净。没有价值的扔给火化厂。等一会有人来教你怎么干,我现在去喊他”说完,就出去了。

他站在池边,向池里张望,池子有五米见方,里面是防腐液,尸体相互枕籍着泡在里面,男女老少都有,大约有十几具,有的趴着,露着屁股;有的仰着,双眼紧闭,宛如熟睡。

(二)

在他证神间,外面传来一阵地脚步声,他转过身去,见中年胖子和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走了进来。

他迎上去,中年胖子介绍说:“孙强,这是吕医生,是负责这方面的工作的,她会教你怎么做的,好好干呀!”说完,向吕医生打了个招呼,出去了。

他打量着吕医生,见她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头足有1米7多,站在足有1米78个头的他面前,几乎和他一样高,她的面部白净漂亮,鼻子上架着一副小巧的眼镜,显得斯文俊秀,身材丰满,胸部高耸。

吕医生大方的伸出手来,说:“我叫吕静,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工作了。”他握着白晰而又温软的手,头脑一时醉了。

吕医生打量了四周一下,说:“我们开始吧。”

吕医生走到池边,说:“我们先清理这里。”

他戴上手套,吕医生拿出笔和本子站在一旁,指着最上面的一具女尸,说:“把尸体弄出来。”

这具女尸皮肤较白,俯趴在池中的尸体上,只露出圆圆的屁股,单从这雪白的臀部,就知道她生前肯定长得不难看,他还是个处男,没有真正的接触过女性,虽然上大学时,也交过女朋友,可那些女大学生,不是傲气十足,就是娇嗲嗲令人发晕。

女医生见他迟疑,以为他害怕,笑了一笑,径自上前,伸出一只手,从池中捞出女尸的一只脚,一拽,然后,她的身体向后几步,又使力拖,可那女尸的另一条腿卡在池中,女尸不住的晃动着,就是不动,他连忙向前,抓住女尸的另一只脚,一拖,女尸被拖出池子,女医生一松手,女尸掉落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声响,由于女尸已经僵硬,地面又打滑,女尸在地上颤动着翻了一个身,又滑了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老实地趴在那里,女医生蹲下身子,用手指在女尸的脖子上、后背、臀部上按了几下,在本子上记着什么,然后说:“把她翻过来。”

他弯下腰,用双手在女尸的腰部和屁股上一掀,女尸翻了个身,仰面躺着,他看到一张很年轻的脸,虽然面部有点苍白,却掩饰不住她生前的漂亮,她生前一定有许多男孩子追她吧!他傻想着。

女医生扒开她的紧闭的眼睛,他看到了一个放大的瞳孔。

“量量尺寸。”

他用皮尺从女尸的头一直拉到女尸的脚跟,回答说:“1米65。”

“把她的外表处理一下。”说着递过一把男人用的刮胡刀。

“怎么处理?”

“把尸体的毛发剃掉。”

他来到女尸的头前,正考虑怎么剃时,女医生却说:“不是那里,是那里!”

他顺着女医生的指头看过去,看到了女尸两腿间的一小丛黑黑的毛茸茸的地方,他的脸一下子红了,女医生却笑起来说:“你大概头脑还没有转变过来时,你在这里,她就不是一个人了,明白吗?你把她看做一个东西,嗯……这样吧,你把她看做是一个动物的尸体,就没有那个感觉了。”

他红着脸蹲在女尸的两腿间,想将她的两腿开得大点,他能蹲下去,可女尸已经僵硬,除了摸上去有点细腻的感觉外,就像一断木头,全身硬硬的。

他一下一下地用刮胡刀刮着女尸的阴部,发出滋滋的声音,他刮得很小心,好象怕弄疼她似的,他看到了一条被周围的肉团包围起来的一条缝,他的心跳加快了,他知道女人的最大的秘密就在这里边,他抬头着着女医生,女医生正低头写着什么,他用手撬开那条肉缝,里面是一个小小的洞眼皱起来的皮。

“那是尿道,还有处女膜。”

他连忙抬头,见女医生正看着他。

女医生却他有些窘迫,就走过来,蹲在他身边说:“这是正常的,没什么”她打量了一下女尸的全身,叹了一口气说:“这还真是个美人胚子,要是没死的话,还不知迷倒多少男人哩。”

忽然,吕医生掉过头来,看着他问:“你有女朋友吗?”

他忙摇头说:“没…没……”

“哈哈哈…还是个未谙世情的小男生呀。”吕医生笑起来,揶揄道。

“可是,在这儿,就不能不知道点知识呀,这样吧,我告诉你,喂!把头抬起来,别那样,还是个大男人哩,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应知道异性的身体结构,这没什么呀。”

她用手指使劲地分着女尸的阴道,向里看,说:“死得太久了,没法看,要不我会告诉你,怎么分辨处女膜破裂,以后,找对象就会知道对方是不是处女了。”说着,兀自笑起来。

她站起身说:“你把她外表处理干净,再用那个水管把防腐液从嘴里和肛门灌进去,就结束吧,明儿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早点过来,我在办公室里。”

“噢!”他答应一声。

吕医生出去了。

他用刮胡刀将女尸的阴部,刮得干干净净,刮完以后把中指插进去,里面冷冷的,但有些紧的感觉,里面的肉紧廛着他的手指,他有点害羞,不敢看女尸的眼睛,可又想起来吕医生的话,在这里她们就是一堆肉而已,于是他的心里坦然了。

他把女尸翻过来让她趴着,他使劲分开女尸的两片厚厚的屁股,看到里面有一个小小的肛门,没有肛毛,就拿起她的胳膊,没有看见腋毛,另一只也是,看样子姑娘生前挺爱装饰自已的,把这些影响自已形象的东西全处理掉了。

他把女尸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没有什么要处理的了,这才到墙边推过输液车,有点象消防车上的水枪,他拿过水管往女尸的肛门里插,肛门挺紧,尸体又滑,弄得尸体乱动,也没有插进去,他只好坐在女尸的后背上,双手抱着输液枪,使劲往女尸的肛门里捅,总算进去了一大截。

他拿过另一支输液枪,他让女尸侧着身体,因为嘴和肛门一在前一在后,输液管不好固定,插进肛门的管子穿过女尸的两腿间才插进肛门的﹔用手去扒女尸的嘴,外面的嘴唇很容易地扒开了,可女尸的牙咬得紧紧的,实在不好扒,又不能用东西去撬,他不愿意把女尸的面部开坏掉。

最后,只好用镙丝刀先慢慢插进牙缝,慢慢地活动,好歹总算开了一条缝,然后,他的手插进去,两只手一使劲,女尸的嘴张开了,他把输液枪插进去,手抽出来,女尸的牙就把输液枪咬住了。

他来到输液车边,用手打开开关,输液机发出轰鸣声,女尸也随着液体的进入,不住地颤动着。

他站在女尸旁看着,忽然,他觉得自已的下身一阵悸动,裤子被顶起来了,全身地血液在沸腾,他强力地克制着自已,骂着下身怎么这么不争气,可这一点用都没有,女尸的那被剃得光光的缝好象有股引力,吸引着他下身的那个东西。

“不行!不行!”他对自已说。

忽然,插在肛门的液管掉了下来,他连忙上前,把着管子重新插进肛门,用手使劲地按着,不一会,他看到女尸的肚子有点鼓了,就去关掉了输液机。

他用毛巾把女尸的全身抹了一遍,他一边擦一边克烈着从心里深处发出的刻望,他对把折腾得象乱草一样的长发理成一把,用小绳子扎成一个马尾,然后他把尸体拖到桌前,用手托起女尸的上半身,让她趴在桌子上,然后,抱着女尸的双腿,把女尸弄上了解剖台,他在女尸的肛门里塞着一团布,防止防腐液流出来,他让女尸仰面躺着,又在她的身上盖上了一张白色的布,做着这一切,他的目光尽可能地回避着女尸那光光的身体。

他干完这一切,把地面打扫了一遍,锁上门,走了出去。

站在外面,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他来到吕医生的办公室,告诉吕医生事情干完了,吕医生要他明天早点来,因为明天要处决一个大贪污犯,要到刑场去收尸。

“又是个女的,听说长得很靓呀。”吕医生又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