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犬道之表姊琪琪篇1-10
犬道之表姊琪琪篇1-10


犬道之表姊琪琪篇

第一章

“这道几何题……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唉!”

“小傻子,你换这个角度计算看看?”表姊琪琪,比我大了三岁,功课却非常优异,常常在课后指导我,因为我的领悟力不够,所以表姊时常用亲密的口吻戏称我为小傻子,我一点也不为意,反倒感觉很亲切。

“哇!出来了!原来要这样解!”

“要活用毕氏定理,不能死用。”表姊的头发非常直,长长的拖到腰间,她纤细的手指轻轻分开额上的发梢,露出清丽的容颜,却见她嘴角微微上翘,细细的柳眉弯成喜悦的形状,每当她露出这种表情时,我就知道她是非常的开心,估计她有一种成就感吧?

她这种表情,可是很难表现在脸上的,在学校里人人都称她为“冰美人”,原因无它,仅因她只有三种表情,第一种叫面无表情;第二种叫轻蔑的神情,第三种叫愤怒的表情。

无论任何事,她几乎都处之泰然,而面无表情,与人交谈,常常因为她成绩优异,而显示出对人的轻蔑态度,跟她相熟的友人,她更会为了对方表现不好,而露出愤怒的表情,往好处想,一个恨朋友不成材而动怒的女人,其实是重感情的;但往坏处想,这样子势必造成别人对他的不良印象,于是一个活脱脱的俏丽女孩,就让人当成了“冰美人”。

当然表姊,唯独会对我露出这种难得的笑容。

我高举双手,伸展腰肩:“太好了!终于写完作业了。”

“瞧你兴奋成这样。”表姊今天穿着一字无肩带白色抹胸,使白润的肚皮露了出来,外面披一件黑色的衬衣;下身是一件浅蓝色的牛仔裤,紧致的衣料把她修长的身材完美地衬出来,胸前那对豪乳隆起一道美丽的曲线,看得人是心神荡漾,我发现那里面竟然没有胸贴之类的,两颗浑圆的乳头形状在布料下明显的凸起,看得我差一点流出口水。

“姊,你这么漂亮,为什么不交一个男友?”

表姊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她没有说话,我也无话,四目相对,房里的气息陡然之间沉闷了下来,又过了一会儿,她忽然说道:“时间不早,你该回家了。”
黄昏的余晖落在山坡上,我沿着主要大道,缓缓地走下山,是啊!表姊家座落在学校的后山上,而我家在学校前门的社区里,我们之间隔了一段路。

“羽丰!”我的女友——晴儿,从我的对侧慢跑过来,她穿着一身粉黄色的连身运动服,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出来,这一对圆乳我看跟表姊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翘挺的臀部更是充满了诱惑力。

我这个女友,个性挺好的,就是常常犯糊涂,我都叫她傻晴儿。她半月牙的眼矇弯成月亮型,可爱的小嘴翘成上弦月的形状,白嫩嫩的脸庞,透出红通通的粉晕,真是无比可爱的神情。我很熟悉这种表情,每当晴儿高兴时,那眼睛就会变成一双美丽的月亮眼;兴奋时脸颊就会有红通通的粉晕。

“你知道吗?我刚刚做了一件好事哦!”女友兴奋地手舞足蹈,随着她的动作,那一头自然卷曲的波浪型卷发亦跟着颤动。

“你看!”她双手抱起一只小幼犬,这头可爱的小狗狗,正用无辜的眼神望着我。

“我跟你说哦,我看牠很可怜,一个人孤独地在下面的公园乱逛,就把牠抱回来了,我打算给牠吃点东西。”

我指着那一圈红色的狗项圈,摇摇头说:“傻晴儿,你看清楚点,这是有人养的狗,你把牠抱走,我估计这一会,牠的主人应该很着急了吧?”

晴儿摸起项圈上的狗牌,惊道:“真的耶!幸好上面有牠的主人连络地址,我得赶紧把牠还回去。”

她话才说完,立即抱着小狗冲下山去,唉!她又犯糊涂了,天色都不早了,何必急于一时呢?明天还回去不也一样?


第二章

电视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我聚精汇神地盯着萤幕:“差一点!啊呀!可惜~~”

“哈哈!王羽丰,你输啦!”

浩希,我的同学,常常到我家跟我打游戏机,我俩每次都会打赌,输的人要请赢的人喝一杯饮料。

“不就是一杯饮料嘛!”

“砰!”大门被用力的关上,晴儿懒懒地走进来:“累死我了!”

我调侃道:“你的好事怎么样啦?”

“别提了!人家还被骂了一顿.”晴儿嘟着嘴,一脸委屈的模样。

浩希躺在沙发椅上,斜着脸问道:“那你今天晚上还睡得着吗?”因为女友只要一有压力就容易失眠,所以浩希才会这样问。

晴儿低着头,圆卷的长发沮丧地垂下:“呜~~今晚可能又要失眠了。”
“这倒不用担心,记得上次我给你做过的催眠入睡法吗?效果挺好的。”
女友突然抬起头,那嫩白的脸颊,透出一片晕红,娇笑道:“对啊!人家差一点忘了呢!呵呵~~这样就不用担心了!”真是个傻晴儿,伤心得快,高兴得也快。

我让女友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然后让她放松身体,缓慢地引导她进入催眠状态.很多人以为,催眠是那么神效,只要一个指令,就可以让人乖乖听话,以后就永远听你的了,其实不然,例如你成功的催眠了某人,让她忘记某件事,但这个指令必须重复下达,直到能深刻的印在她心里,不然可能今天催眠她忘记某件事,但隔了十天半个月后,她仍然会想起来,因为催眠的指令有渐退性,所以必须反覆下达.

上一次,我帮助女友催眠入睡,至少也有两、三个月了,这么长时间没再催眠过她,估计上一次的板机也退得差不多了。

浩希还是斜躺在沙发上:“嘿!赶快办完事,你还欠我一杯饮料呢!”
“嘘~~”我比个手势,示意他别干扰我的工作。

“好了,现在你回想,有没有听过‘布拉尔的音乐’?”这是一个关键字,每当女友听到“布拉尔的音乐”,就会进入深度的催眠状态.

突然,她垂下脑袋,卷发成波浪般一波波地落下,肩膀整个软下来,身体倾倒在椅背上。

这倒出乎我的预料,没想到她的渐退性这么低,好一段时间没给她,练习使用这个关键字了,她也能这样迅速进入状态?

“晴儿,当我数到三,你将会醒来,但其实你仍然在催眠之中。你看不见我们,你只会以为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并且准备睡觉,但当你听到‘布拉尔的音乐’,你就会回到听从指令的状态.”

“一、二、三。”

女友抬起头,半闭着双眼,朦胧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出饭厅,只见她一边走,一边拉起运动服,白皙的肌肤暴露在我俩眼前,浑圆的乳房包在蕾丝边胸罩里,随着她脱衣的动作,很有弹性地跳动着。

她甩着臂膀,想把套在前臂的衣服甩掉,无奈总是甩不开,这样的动作,却让女友胸前的乳球左右来回的晃动,浩希一脸淫荡表情直瞅着女友的胸脯不放!
淡淡的乳香味飘散在空气中,这是处女才有的芳香。

她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沙发旁,看来应该是把沙发当成了床铺,“砰!”女友终于把上衣脱去了,不过衣服掉在浩希脸上,看他那副陶醉的淫荡表情,我真恨不得把他杀了,我忍下来!不能冲动,晴儿正在催眠中,不能在这时刻惊动到晴儿。

什么?晴儿把手捏在裤头上做什么?

“唰!”粉黄色的运动长裤被她一脱到底,臀部上仅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花边内裤,修长的双腿暴露在我们的眼中。

靠!我差一点要自杀了!女友竟然有裸睡的习惯,这下子我可亏大了!
她一屁股坐往沙发,刚好压在浩希的肚子上,呛得他眼珠子都凸出来,我示意浩希不要乱动。这时女友白嫩的两臂高举起来,弯到后面,露出隐密的腋窝,从那里隆起一道乳线,缓缓地向外凸起,最后变成硕大的乳房。

女友以为她坐在床上,微笑着翘起脚ㄚ子,两臂高举,手摸到背后,开始解除胸罩的扣带。妈的!真要这样下去,我就赔大了!

“布拉尔的音乐。”

关键字一出!晴儿就维持这样的动作,停在那里……我喘了一口气,刚刚差点心脏停掉,被压在下面的浩希,正对着我呲牙咧嘴的抗议,好像在说为什么要停下来?

(后面不用说,我命令女友穿起衣服,然后交代她回去,立即睡觉,到明天早上七点醒来就自动解除催眠,至于浩希,我拉着这个哥们,出去喝饮料啦!)

第三章

※本章节为第三人称视角※

余晖拂落,晚风徐来,初春的微风带有一点凉爽,泌人心肺。

时近黄昏,王羽丰坐在堤防上,望着江水一波波拍打在石笼网上,一组组的石笼网,构成坚固的防洪墙,墙下翻起白色的浪花,随着浪花散开,无数晶莹的水珠溅落一地。

“你说三年级的王疯子,是怎么样追到我们校花的?我看那家伙也不怎么样嘛!”王羽丰听到防洪闸下面有人在讨论他,自然探起脑袋,想看看是谁在他背后讲闲话。

吴伟杰!跟王羽丰同属g省高中,因为打架被留级,到现在还念二年级,他旁边那个人就是方才出声音的家伙,也是一个二年级的学生,王羽丰曾经看过,只是叫不出名字。

“小样的!你别提到那个婊子!提到她,老子就一肚子的气!”

“吴哥,您又被那个美女学姊拒绝啦?”

“小样的!你看看!这是被那个婊子踹的!”吴伟杰拉起衣服,腰际处露出一块黑色的鞋印。

王羽丰捂着嘴,弯着腰,差一点笑出声音来。

没错,他的女友——孙晴儿,正是g省高中的校花,同时也是柔术三段的高手,追求孙晴儿的人有如过江之鲫,吴伟杰与王羽丰,不过是众多追求者之一,可怜的是,吴伟杰被拒绝了五次;但仍不死心,幸运的是,王羽丰一次就成功的交上了孙美女。

“吴哥,听说孙学姊下个月要比赛了,最近压力会比较大,心情应该好不到哪去,你这时候去找她,不是自找没趣嘛?何况还有王疯子这个碍事的家伙!”
吴伟杰点点头:“你说得对,老子就暂时不去触这霉头!哼!日后总有机会收拾王疯子!”

王羽丰望着这两人渐声渐远,眉头不禁纠结在一块.

地点:学校后山的坡道

王羽丰独自一人走在坡道上,今天他没跟表姊约好,估计这时间表姊也不在家呗,他打算先坐在门外等表姊回来。

翻过坡道,他步入杂乱的小树林,这是到表姊家的一条捷径,虽然不好走,但可以节省时间.

忽然眼前冒出一位穿着黑色洋装的标致丽人,她一头漂亮的长发盘在脑后,上臂套着一圈黑色的棉丝臂环,仅臂环的边缘,是白色花边。雪白的脖子上戴着一圈颈饰,一样是黑色的棉丝颈环,边缘依旧是白色花边,一身的洋装是连衣纱裙,从裙尾往上堆叠,像蛋糕般层层叠落,直到腰部,整个裙子从尾端到腰是越来越窄,变成下端裙尾膨大,上端裙口纤细,这样子的大小对比,刚好衬托出腰间优美的线条.

“姨妈?”这个女人正是王羽丰的姨妈,也是表姊琪琪的母亲,姨妈的样子很年轻,跟琪琪站在一起,不知情者还以为是一对姊妹呢!

姨妈的手上握着一条铁链,只见她拖着链子在林子中漫步着,链子的一端正牵着一头狗;正确来说是一头人型狗,一名少女赤裸着胴体,四肢着地,跟狗一般在地面上爬行着。

少女的头发非常长,把脸都遮住了,两只丰满的奶子垂下,不停地晃荡着,白皙的手臂与修长的美腿在地上爬行着,带动肥圆的臀肉跟着摆动;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的狗项圈,那链扣系在项圈上,长长的链子拖曳在地上,发出“哗啦哗啦”的金属声音。

这一切都像在作梦,王羽丰有点感觉分不清现实与幻觉.就在他困惑时,姨妈停在一棵树下,那头女犬爬到姨妈脚下蹲了起来。

她蹲在草地上,两手夹在腋下,大腿外开,露出娇嫩的肉穴,上面没有半根阴毛,可以清楚看见一条深深的肉沟,分出两片肉唇,腰背直挺挺地使丰满的胸脯看起来更加挺立。当她抬起头时,丝丝黑发分落两旁,露出那么熟悉的容颜。
琪琪!表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有冰美人之称的表姊,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是一头女犬?王羽丰感到晴天霹雳,错愕在当场久久不能回复。


第四章

※本章节为第一人称视角※

虽然姨爹很早就过世了,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表姊竟然是姨妈养的一头女犬,这对母女究竟是什么关系?看着表姊被姨妈像狗一般牵着在林子里散步,我愈发想找出里面的谜团!

太阳快落下了,姨妈扯着链子,喊道:“该回去了,小白。”

表姊挺起腰,嚷道:“汪!汪~~”

姨妈的手放在表姊的头上,慢慢地抚摸她的头发:“你越来越乖了。”
表姊面无表情地蹲在那里给姨妈摸头,姨妈一手掩口,笑道:“咯咯~~你这几个月表现得越来越好,不似以前那样不合作,是认命了吗?”

表姊依旧面无表情地蹲着不语.

“要是让你表弟看到你这副模样,不知道会有多好玩。咯咯咯咯~~”
“不!千万不要!”表姊突然露出紧张的神情,说实话,我是第一次见到她慌张的模样,没想到她竟然会为了我而有这种反应,这让我心里不禁涌起一丝丝异样感觉.

姨妈仰面掩口大笑:“哈哈哈哈!你还真是在意他。不过~~小白,你忘了吗?狗是不会说人话的。”

这话一出,表姊又恢复那冷冷的神情,她平静地伏下身子,将硕大的乳肉给压在身下,两只手扳在两腿上,将大腿分开,再腰间一挺,翘起圆滚滚的屁股,冷冷地说道:“白犬犯错了,请主人处罚.”

姨妈身上的洋裙随着她不停地娇笑,像花枝般摆动,此刻在我眼中,她就像一个疯狂的魔女一样!她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面目可憎!

“啪!啪!啪!啪……”姨妈的手在表姊的屁股上留下数十道红红的掌印。
表姊平静地看着地上,她脸上如平静的光湖,一点波澜也没有,每打一下,她都会机械式地说道:“谢谢,主人的处罚.”

打完后,姨妈望着天际喃喃自语:“嗯,时间真的不早了,小白回家了。”
“汪~~”表姊两手撑地,挺起胸脯,白圆的乳房上沾满泥巴与杂草,她翘着屁股,四肢立起,以手作前蹄、以脚当后蹄,跟狗一样,四蹄交弛而行。
我这才发现,远处有一个笼子,表姊灵巧的爬进笼内,四肢曲屈在一块,姨妈摸摸表姊的头,然后把笼门关上,从腰间抽出一条黑色的长布盖在笼子上,这就完全遮住了里面的情况.这笼子下面有四个滚轮与扶把,姨妈推着扶把缓缓走出林子……

虽然已经入夜,但我仍想搞清楚这个谜团,于是我决定去一探究竟。

我很清楚表姊家的房子,知道可以从侧面的外墙爬上二楼的窗户,那是表姊的闺房,我蹑手蹑脚地爬上二楼阳台,幸运的窗户没锁,里面是漆黑一片,我躲在角落,等待眼睛适应黑暗。

过一会我能看见周围景物之后,这才缓缓地走出房间,这里是二楼,除了表姊的闺房就是二楼的浴室以及一间客房,姨妈的主卧室在一楼。走廊的尽头就是楼梯,明亮的光源从楼下透上来。

我靠在栏杆上,观察楼下的情况.姨妈坐在客厅的软椅上,表姊趴在地上,让姨妈两脚放在她光裸的背上,门外铃声响起,姨妈立即走到门口开门,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跟着姨妈走了进来。

“进展如何?”这男人背对着我,但我总觉得这声音好熟悉。

姨妈把折叠裙拉起,坐在软椅上:“这几个月进展得很顺利,根本不需要使用密语,她就乖乖听话了,我看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可以完全调教好。”

男人蹲下身,一手托起表姊的下巴,端详着她的脸容:“她现在是正常状态吗?”

“没错.”姨妈斜眼瞅了一下。

男人一手抬着表姊的下巴,另一手握住表姊丰满的奶子,五指在乳肉上用力一捏,只见表姊细细的柳眉轻皱在一起,小嘴却抿着不发一语,面上仍是冷淡如常。

“哦?竟然这么乖?”男人松开奶子,站了起来。

灰色西服的男子又一脚踩在表姊的屁股上,皮革鞋在她白润的臀肉上摩擦:“琪琪,你怎都不说话呢?”

表姊依旧沉默不语,姨妈掩口笑道:“咯咯~~你要她说什么?她现在只是一头狗而已,你有见过狗说人话吗?”

男人奇道:“哦!你不是说是正常状态吗?这样子她还能乖乖当狗?”
表姊抬起头望着男人,她的脸上看不出是喜还是悲,仍是那样的淡然,忽然她对着男人狠狠吠道:“汪!汪!”

男人摸摸琪琪的头,笑道:“还真是一头狗。”

表姊张口一咬,灰色西服的男子立即把手收回:“嘿!还挺凶的。”

表姊四肢缩在一起,挺起肩膀,对着男子露出愤怒的神情,灰色西服的男子一脚踩在她头上:“贱货!还想反抗啊?”突然表姊抓住男子的脚,把他推倒在地,接着扑到他身上,猛掐着男人的脖子。

“西格玛!”姨妈话语一出,表姊便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姨妈扶起男子,笑道:“咯咯~~你别自讨苦吃了,等我调教好了,你再来收她也不迟.”

男子拍拍身上的灰尘,忿道:“哼!我就等她二十岁的生日那一天,到时候老子非第一个破了她的处女不可!”


第五章

我从来没有在表姊家过夜的经验,每次日落时,表姊都会催促我回去,这还是第一次在表姊家的夜晚,只是没有想到,是这么的令人惊愕!

一名戴着狗项圈的少女。

她白嫩嫩的身体,酥胸坦露的跪在地上,纤柔的腰肢挺直而立,让圆鼓鼓的娇美白乳更加挺拔,随着急促的呼吸,圆乳随之上下起伏,纤美的玉体亦微微地颤动着,她白润的大腿朝两旁分开,很明显的有一只电动按摩棒贴在肉蒂上,发出清晰的“嗡嗡”震动声,白圆的美臀之间,插着一根笔直的塑胶管,连到一瓶装满液体的容器里,粉红的奶头上亦贴着两只电动按摩棒。

她正是我的表姊——琪琪。

“今天是x年x月x日……啊~~我是……琪奴……嗯~~正在进行……第
四十七次开发调教……以下是纪录……嗯啊~~”

“小白,下面有感觉出水的话,要说出来哦!”

表姊颦眉抿唇,粉白的脸庞慢慢地泛红,颤声道:“是的……主人……”
这样的场景,令我惊骇欲绝.在我的记忆中,父亲的妹妹,是一个温柔婉约的好女人,表姊与姨妈也是母女融洽,她们一直给我一个温馨家庭的良好印象,但如今……这实在是太怪异了!姨妈竟然拿着摄像机,在拍摄表姊光裸的身子!
看着表姊抖动的胸乳,羞红的脸颊,我知道,她正在承受着莫名的煎熬。
姨妈手拿着摄像机,两腿交叠地坐在椅子上,配上黑色的洋裙与那邪艳的神情,真的就像一个魔女!一个在地狱里折磨人的魔女!

那一瞬间,我脑海中闪过一个令人异样的画面:下午表姊为了我,竟有那么激动的反应,这与我印象中总是不为所动、一脸冰冷的表姊反差真大,难道……
不可能!表姊不会喜欢我吧?叱!我在想什么?怎会有这种乱伦的想法?
我平复一下心情,仔细想想,为什么姨妈要这么做?嗯!暂时没有头绪,还有一点,我可以确定!表姊被催眠控制了,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嗯……”娇媚的喘息声低如细丝一般,但仍被我听见了,我凝望着表姊,却见她的屁股后面流了不少液体,再往上看看,那个挂在墙上的吊瓶,里头的液体也少了一半,不用说也知道,都灌到表姊的菊花穴里了。

表姊眉头紧皱,紧咬着下唇,鼻翼不住扇动,她刻意地压下自己的喘息与声音,一脸通红,不知道是因为灌肠的原因,还是因为跳蛋的刺激关系,抑或两者都有呢?当镜头拍到她的脸蛋时,她羞耻地低下头去,流苏般的秀发,有如杨柳垂落,遮住了整个镜头.

“还会害臊?不过就是头母狗,有什么好矜持的?抬起脸来!”魔女恶毒的语言,句句如针刺一般。

表姊的容貌堪称是艳色动人,绝对是极品的美人,走在大街上也未必能碰到几个。她不需要使用任何眼线、粉饼、妆膏;那些妆粉,那些颜彩,根本无法与她天生的肤质相比,白嫩的脸庞不带一丝黑斑,还能有透红的水嫩感,五官的轮廓更是恰到好处的美,唯一的缺憾就是……她的神情总是那么冷漠。

看着疯狂的魔女!看着煎熬中的表姊!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的神情总是那么冷漠。

姨妈拿着摄像机,冷冷地说道:“把肉屄掰开来给老娘看看。”

表姊点点头,她的秀发披肩,长及腰部,几缕浸湿的乌丝贴耳分垂,斗大的汗珠从额顺流而下,滑落白美的颈部,湿透了黑色的项圈;她跪直的大腿,光洁如玉,抖颤的手指伸入两腿之间,轻轻掰开美丽的肉唇。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表姊的私密处,“砰砰”的心跳不禁加速不已。就在我的眼前,那肉穴如花瓣绽开一样,分出层层的肉壁,最深之处隐隐约约有一道狭窄的肉缝,跳蛋黏贴在嫣红的肉蒂上,不时地发出阵阵鸣声。一道透亮的反光从穴口折射而出,再仔细看,内层的肉壁渗出涓涓津水,沿着肉折缓缓流出,最后湿透整个肉穴。

随着淫水泛滥,她终于忍耐不住:“主人……水……水出来了……”

姨妈,不!是魔女!魔女站了起来,她走到表姊面前,蹲在她两腿之间,一手继续拍摄,另一只手的手指在肉唇上轻轻一刮,表姊的身体立即颤动起来,淫水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咯咯~~真是贱,这一次比上次更快发情。”

“哎呀~~”姨妈捏住表姊的肉唇往上一拉扯,抖动一下再放开,剔透的水珠散落一地。

姨妈继续用她湿透的手折磨表姊,三根手指按在肉唇上,不断地回转摩擦,弄得表姊发出连串的哀凄喘息声:“啊~~嗯……哦……嗯啊……”

“贱货!你发骚了吗?”姨妈的手指在肉唇上连续拍打几下。

“啊~~哦~~”姨妈的手指不停地拍打着娇嫩的肉穴,淫水也不断地溅飞出来。

“对着镜头,回答我啊!小白。”

“啊……嗯……骚了,白犬发骚了……啊~~”姨妈的手指简直就是魔爪!
那可怕的魔爪就像是知道表姊的弱点一般,有时拍打肉穴外唇、有时捏扯肉唇、有时摩擦着肉褶,使表姊的淫水像泄洪一样狂流不止,淫水从腴润的大腿流淌而下,让地下湿了一滩阴痕。

“小白!痒不痒啊?”

“啊嗯……痒……嗯……白犬的屄痒了……啊~~啊~~啊~~”

魔爪有节奏地拍打,力度也连连加大,终于让表姊崩溃了。穴口接连激射出三道淫水,喷落一地,臀部的插管也跟着喷出,一堆液体从肛门喷射出来,整个地板都是水;她肉蒂上的胶贴也早已湿透,黏性一脱就掉在地上,于是那个跳蛋跟着滚落到旯旮去。

我看得是瞠目结舌……没想到表姊也会有这么淫荡的一面,不过低头一看,下面的小弟弟太争气了,竟然这样就胀起来了,还顶到裤子的拉炼,好不舒服。
好痛!我用力一捏自己的脸蛋,暗骂自个儿:“王羽丰!你怎么可以这样?
对着自己的表姊还能勃起了。乱伦!这是不道德啊!“

(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eee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