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三国秘辛——张飞与貂蝉 完
三国秘辛——张飞与貂蝉 完

 

 


  话说吕布投靠徐州刘备,在席间以兄长自居,又得了小沛作为安身之地,惹得张飞忿恨不平,常想除之而后快。

  某日,张飞喝得几杯黄汤下肚,酒气冲脑,提了蛇矛便望小沛城而行。守城将兵看是三爷,也不多问,张飞径自向吕府而去。到得府外,张飞暴喝:「吕布小儿,快快出来与你爷爷大战三百回合。」半响,府门呀地开了,却是一中年管家出来,应道:「三爷何事到此?我家相爷今早出门尚未回来。」张飞正待一场厮杀,听得管家所言,一股怨气无处泄,破口骂道:「你家相爷怎地?

  此城是俺家刘姓的,此府亦是俺家刘姓的,你家相爷路过行乞,还得看俺三爷肯不肯赏口饭吃,你个小厮也敢跟我放肆。「说罢便将管家绑进府内,重赏了几个耳光,打得管家血泪纵横,却不敢再出一声。

  张飞环顾四周,见无一人,原来下人看见张飞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人,皆四下躲避去了,更有一二晓事的急忙外出报与吕布知道。

  张飞寻思:「大哥温厚,收留吕贼,早晚必出祸事。今日干脆杀光吕贼一家老小,要他与大哥撕破脸,那时大哥想不杀吕布也难。」计谋既定,便提剑步入内堂,却四下寻不着人,原来内眷早得下人通报,藏匿保命去了。张飞深恨吕布一家,忽听一房传来水声哗然,大脚踹进房里,惊见一女子赤身裸体,蹲坐在澡盆内沐浴。

  但见那女子秀发如瀑,月眉星目,贝齿轻启舌香滑,一双朱唇点凝露,肌如羊脂肤似雪,玉峰陡动如脱兔。张飞一生在肉砧刀口上过活,哪里见过如此美貌细致的美女,原来这女子正是吕布的竉妾貂蝉,因天热至此偏房冲浴消暑,故未得下人通报。貂蝉本被踹门声响所吓,抬头猛见一大汉虎髭贲张,生得威风澟澟。双目却大如牛铃,鳄口怒张,半响合不拢。此人滑稽古怪到不行,气得貂蝉笑骂:「哪里来的浑人,还不快滚出去」张飞如梦初醒,虽然女人裸体没看过几个,至今仍是处男。但当年母猪裸体也看得不少了,此时也不必避讳,反问道:「你又是谁?与那吕布小儿什么关系?」貂蝉大怒:「放肆,你是何人?胆敢戏称夫君的名号。」张飞听得她是吕布夫人,惊喜交加,一把抓住貂蝉的豪乳将人提了出来抛在地上,喝道:「我乃燕人张飞,特来诛灭吕贼全家,你是他妻儿,便是生得再好看也要把你剁成十八段。」心里却隐隐觉得:「这只乳房怎地如此滑腻顺手,却不好将此处剁了。」貂蝉胸口被抓得痛极,一看竟已乌青一片,隐约显现黑手印,当场痛哭了出来:「张翼德,你好歹也是个世出名将,今日却只来欺负我这弱女子。」张飞最怕女子哭哭啼啼,当年杀猪也是不忍一片长嚎,故练得一手一击立毙的功夫。

  此时见貂蝉哭得死去活来,内心颇有歉疚,忙道:「对不住啦,我一时没注意手劲捏疼了你,别哭了行吗?」说罢便作势要帮貂蝉推拿胸口。

  貂蝉急止:「你这浑汉,又伸手来干麻?要杀便杀,莫作些坏人名节之事。」张飞奇道:「俺是好心要帮你推拿活血,怎地坏人名节了?俺手下士兵都被我这样推拿的,怎没人像你这般啰唣。」说罢也不理貂蝉的抵抗,虎掌攀峰这般的又揉又捏了起来。

  貂蝉知道这张飞不仅是个浑人,还是个大大的傻蛋,眼见说也说不通,抗也抗不了,索性放手让他推拿起来。

  揉着揉着,痛意竟然逐渐减缓,而且另一股奇妙的感觉从乳尖缓缓湛入,慢慢扩至全身,竟似动了春意。原来张飞运气于手心来回推揉,不断摩娑于乳尖之上,那小巧可人的乳豆敏感至极,不一会儿就挺立起来。酥麻的异感从貂蝉的乳尖传到脑门,又从脑门漞漞流向脚趾尖,终于忍不住嘤咛一声哼了出来。

  张飞推拿不一会儿,乌青便消散无形,却仍大肆上下其手,心想:「他奶奶的,这比猪崽子的奶子好摸多了。」偷眼瞧貂蝉双目紧闭,眉头微簇,两颊绯红可爱极了,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嘴。

  貂蝉俏目微张嗔道:「怎么,我嘴儿也乌青了吗?你又来推拿这儿。」张飞不好意思的傻笑:「对不住,俺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觉得你好像仙女一般,嘴儿小巧得挺可爱,禁不住就想尝上一口。」貂蝉噗哧一笑:「瞧你好像见过仙女一样,我……真得长得像仙女吗?」此时张飞将貂蝉横抱在腿上,左手推拿胸口,右手在貂蝉大腿上搓揉着,说道:「嘿嘿,俺是没见过活生生的仙女,但是画像总看过的,老实说,你比那画里的仙女还要好看百倍。」貂蝉呼吸渐重,知道这张飞虽然傻呆,说的却是真心话,不由得开心起来。

  回想吕布、董卓,甚至义父王允和文质饱学的李儒,虽然都为自己的绝色倾倒,但哪个是真心诚意的赞美自己,他们的口蜜却是腹剑,只是要将自己变成他们的玩物罢了。

  这厢张飞摸得兴起,大腿摸完摸小腿,心想:「怎么这腿肉也是如此滑嫩舒软,若是卤来吃岂不入口即化,却又舍不得真卤了。」摸着摸着,连脚底板脚指头也捏过了数遍,最终还是停留在大腿,掐揉这绵细奇妙的上等腿肉。

  貂蝉的四肢百骸被张飞这样一寸一寸的攻城掠地,酥麻得无可自拔,她的双臂不由自主地环绕着张飞的颈肩,媚眼如丝,气若喷兰,用细得不能再细的声音问道:「好哥哥,你是真呆还是假呆?怎么摸得人家这么舒服。」张飞一片迷茫,自然没听清楚,只看见貂蝉小嘴颤动,又是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俺可以再亲亲你吗?」张飞也小声的问道。

  貂蝉嗯了一声,这一声柔情无限,娇艳欲滴,张飞再也无法自拔,啵地一声便和貂蝉虎口吞兔唇般的交吻起来。貂蝉熟练的将香舌伸进张飞口中,导引着双舌交缠在一起,互相依偎摩蹭,舔弄吸含。貂蝉又故意地渡了一沫口水到张飞口中,张飞细细品味了一番才依依不舍地咽进了喉里。这一沫口水,当可抵得过桃园那醰百年陈酿。而这一吻,如藤蔓攀上了树,又如长鞭互卷,直吻到天崩地裂,大哥二哥双双来拉,却都……已经难分难解了。

  却说张飞与貂蝉吻得难分难舍,一边是香软柔滑,舌功灵巧;一边是初经人事喜欲癫,每吞一口唾沫都是新鲜的滋味。饶是貂蝉经验老道,也不禁唇麻舌酸先行分开。

  「你亲得好用力,人家嘴都酸了。」貂蝉似笑非笑的注视张飞,仿佛在端详一件有趣的古玩一样。

  「要不,俺再帮你推拿活血一番就不酸了。」说罢果真运气于嘴,要再低头亲去。却被貂蝉推开,笑骂道:「够了啦,哪有人像你这般亲法,活人都给你亲成死人了。我看啊,只有你家关老爷子能和你亲个昏天暗地,亲个八百回合也不累。」「倒也是,二哥武艺和我向来平分秋色,不知这亲嘴儿是谁厉害点。」张飞脑中试想与二哥唇枪舌战的画面,突然打了个冷颤,吐出一句「好恶心喔。」貂蝉哭笑不得,玉手轻抚这猛汉石刻般的脸庞。突然面色一红,双手翩翩翻动,灵巧地褪去了张飞的衣甲内里,露出了黑黝结实的光滑胸肌。

  「怎么……没有毛的?」貂蝉不可置信的瞪着眼前这片胸肌。

  「怎么……谁说杀猪的都要长毛?光秃秃的,你不喜欢吗?」「不是的……」貂蝉不愿回想却又浮现那幅景象……一个肥躯油肚的恶心男人,恶心的眼神,恶心的笑声,尤其是那一丛丛恶心的虬结胸毛……「抱紧我。」张飞一阵莫名其妙,还是温顺地抱紧了眼前的娇躯,殊不知怀中的貂蝉,为了自己的没毛流下了一行欢喜泪。

  「我爱你……」「你说什么?」「我……爱……以……已……咳……咳……」貂蝉眼前一黑,蒙胧里死命挣扎,终于摆脱张飞的熊抱。

  「咳咳……要死啦,抱那么大力,我骨头都快散啦!」张飞一脸歉然,温声道:「真对不住,你要俺抱紧,俺就抱紧了。俺怕你受不住,还只用了二成力」貂蝉无奈叹道:「真是个冤家。」「抱女人呢,要像抱猪崽子一样温柔;像捧宝玉一般,轻轻地捧起,轻轻地放下。」张飞再不打话,迅速地环抱住貂蝉,良久道:「像这样吗?」「嗯,像这样,只是抱着的时候,手不该在屁股后头又抓又挠的……」「喔,抱着虽然暖烘烘地挺舒适,可你的屁股也软绵绵地挺好摸。怎地俺抱猪崽就没这种感觉?」貂蝉不理张飞的胡言乱语,沈浸在这莽汉的温暖怀抱中,就连屁股后头乱窜的双手也像是一道道和煦的阳光,照得心里唐突唐突的,此际貂蝉早已意乱情迷,再也无法自拔。

  如此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张飞能摸的地方都抓遍了,仍意犹未尽。貂蝉心知若不使出杀手锏,这傻子定能摸到猴年马月去。便玉手连挥,解开了张飞的裤裆。

  裤落宝现,只见一尊油亮怒挺的八寸蛇矛昂然而立,蛇眼烔烔然顾盼天下,却是根十足十的包茎。

  貂蝉赞道:「好可爱的包茎。」情不自禁地啐尝了一口,参杂男人体味和肾精鲜腥的独特味道,貂蝉咂了咂舌尖,露出满意娇怯的表情。

  「好哥哥,我再教你最后一件事吧。」张飞昴然道:「那也不必,连传宗接代的事也不明白,岂不被天下人齿笑。」「猪公都是俺在配种的,这方面你可不如俺了。」说罢,横抱起貂蝉轻盈的白躯,轻放在床席上。

  只见张飞双臂打横,架起貂蝉修长的双腿。虎躯前倾,双掌罩住那对玉笋般的双乳,玩性的捏了二下。蛇眼看准貂蝉那神秘的嫩红宝穴,果断地往前刺了进去,一没入底。

  「啊……」果然传来一阵嚎叫,只见貂蝉忍痛哭道:「要进来时也不先说一声,你那根那么大一支,那么突然,人家怎么受得了。」怒眼向张飞瞪去,却见张飞也落下二行清泪,一张扭曲的脸挤成一团,仿佛有极大的痛苦。原来刚才的惨叫声正是张飞所发,那张飞年近三十仍是处子之身,十足十的包茎,这么呵护包裹了龙根二十多个年头。适才这一发力,龙头破颈而出直没入底,却将包皮给硬生生撕裂开来,一道血泉也溅射而出,洒落在白净的床罩上。张飞咬牙苦忍,待得痛楚渐去,无限娇羞地望向貂蝉。

  「还疼吗?」貂蝉抚慰道。

  「还有一点点疼,又有一点点舒服。」张飞轻偎道。

  「好哥哥,如今咱俩作了露水鸳鸯,你还杀我不?」张飞猛地一醒:今日专为诛尽吕贼一门而来,倘若就此放过,日后大哥被那吕贼暗背里放冷箭,岂不是害了大哥,岂不有违桃园结义之誓。

  想到此处,背后惊出一片冷汗,索性把心一横,便要将龙根抽出再将眼前这妖妇给立即斩了。

  不料龙根甫抽出一半,龙头一阵酥麻,似有千百只小虫在那儿钻着咬着,异样的舒爽感毕生尝所未尝。再低头瞧着貂蝉,即将命丧已手的可爱女人,似乎也有着同样快感,全身不停地颤动着。

  「好哥哥,我……爱……你。」张飞闻言虎躯随之一震,不禁仰天暗嚎:「蝉,俺也爱你,可我不能对不起大哥啊…………」痛苦与欢愉二种极端情感交杂而至,心念俱灰的张飞只是像行尸走肉般,默念道:

  「俺只好对不起大哥,对不起你。对不起大哥,对不起你。对不起大哥,对不起你。对不起大哥,对不起你……」(此梗乃向某着名joke致敬)随着歉疚之意愈深,张飞八寸蛇矛的进出也愈加频繁。这期间貂蝉不知高潮了多少次,但体内的快感仍不断袭来,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推向更舒畅的顶峰。

  也不在意被张飞揉捏得变了形的雪乳,她疯狂地大叫乱舞,双手拔了好几根张飞的铁须,似乎想紧紧抓住什么。

  终于,张飞在默颂忏言千遍以后,福灵心至,脑中一片澄澈。「今夜有酒今夜醉,明日贼来明日杀,此时破处当欢喜,共享高潮爽翻天」。偈诗作毕,张飞暴吼一声,将三十年份的处男阳精全倾倒在貂蝉体内。

  滚热阳精喷洒阴壁,烫得纤纤玉体直打哆嗦。貂蝉娇喝一声,忽地身躯一僵,霎时阴精全泄,如洪似浪般滚滚流去。她浑身再无半分力气,含情脉脉地望向这个天神一般的男子。

  「舒服吗?」「嗯。」「还杀我不?」「不了。」男子腼腆一笑。

  「你今日待得也够久了,回去吧……以后也忘了有我这么一个人。」「我却一辈子记得你。」貂蝉心里道。

  「好,下次再见之时,便是取你性命之时。」张飞整衣理甲,头也不回的走了。

  「喂!」貂蝉急道:「你这样托着人家的屁股要怎么走啊。」终于张飞依依不舍的放下貂蝉,迈步而去……吕布回府之后,听得张飞如此无理大闹,自是更加深了二家仇隙。从此埋下了夺取徐州的计画。

  某日,吕布出城采买军马兵械,好作夺城准备。中年管家在自家府前吆喝着家丁忙上忙下,却远远见着一黝黑大汉提枪纵马而来,心里凉了半截:「怎么这张三爷又来寻主人秽气,偏生主人又不在家。」想着脸上又热辣辣的隐隐作痛起来,敢忙招呼下人四处躲避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