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血缘融合(1-4)
血缘融合(1-4)

血缘融合

作者:不详 字数:10940

1. 「哥,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把我当什么样的人了!!」,妹妹寒柳在气 极下「啪」的一声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捂着自己的左脸,瞪着妹妹淡淡的说:「我是为了你好,以你的条件嫁谁 不好,偏偏要嫁给那个穷光蛋。你现在不依靠自己的青春条件找个好老公,以后 后悔都来不及,也许你现在会觉得我说的都是放屁,但是以后你会感激我的…」

「你,你……」妹妹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但又不好再次发作,毕竟在父母死 后都是我含辛茹苦的把她拉扯长大的。

其实我也是没有办法,谁叫我因为赌钱借了那个喜欢妹妹的有钱少爷很多钱, 现在被别人下了最后通牒,要么说服妹妹嫁给他,要么就下我的四肢。不过那个 傢伙的确是真的爱上了妹妹,不像别的花花公子那样是抱玩玩的态度。

「哥,我不是妓女,这事情以后别提了。」妹妹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说。说 完后就准备开门回自己的房间。

「妹子,别,别这样。你听我说啊。」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我不会和自己所爱的人分开的」。 妹妹背对着我说。

「妹子,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其实我借了光少爷很多钱,他……他……」。

妹妹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回过头来静静的看着我,等我把话说完。

「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么我还钱,要么,要么你答应嫁给她。如果做不到, 就弄残我」。我不敢抬头看妹妹的眼睛,只好低头看自己的拖鞋。

「所以你为了自己就想让你妹妹抛弃自己的幸福,进那个没有自由的贵族家 庭当一个金丝雀,然后郁郁而死」。妹妹的语气冰凉,似乎没有一点感情。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是真的希望你当上有钱人家的少奶奶。而且, 光少爷说了,只要你愿意嫁给他,他甚至可以对你和那个穷小子之间睁一只眼, 闭一只眼,默许你可以在和他结婚后……」

「哼,还算他有自知之明,知道我不会喜欢他的。」妹妹皱眉头想了下,又 问我「你到底欠了多少钱,或许我们可以想下办法。」

「三千………三千万」我的舌头开始打结。

「什么,你,你居然借了这么多钱,你到底借来干嘛……对了,不用说,你 又赌钱了吧,你不是保证不赌钱了吗?这次还赌的这么大!!!」妹妹越说越激 动,优美的声线在逐渐提高的音量中显的刺耳。

「妹妹,就帮哥这一次吧,哥以后保证绝对不……」

「你别说了」,妹妹打断我的话,「是你欠的钱,不关我的事」。

「你真的见死不救?!」

「不是我见死不救,是我爱莫能助。」

「你只要答应光少爷就……」

「不可能!!!」

「妹妹,你就可怜下哥哥我吧,我不想成残废啊。」我跪在妹妹的面前,苦 苦恳求着。

「…………」

「妹妹,你还记得吗?小时侯父母死的早,其他的亲戚不理我们的死活,是 我退学去打工才供你上完了大学。还有,还有那次,你生病了,我没有钱带你去 看病,就去偷东西,结果被抓到打了一顿,后来我没有办法,就去地下血站卖血, 卖了800CC 才救了你的命啊。还有一次……」

妹妹流泪默默的听我回忆以前的往事,等我说完后,她把我从地上服气扶起 来,然后背对我边擦眼泪边说「哥,我真的没有办法帮你。」

「寒柳!你真的这么的,绝!情!」

妹妹没有立刻回答我,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然后就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 你残废了我养你!」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我颓然的坐倒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过了良久,我 茫然的起身,漫无目的开门走了出去…………

「唉」我无奈的叹气,这里离城已经很远了,看来只能在野外过夜了。我四 处寻找了下,希望能找个藏身的洞穴。运气居然还不错,很快我就找到了一个洞 口刚好够我进去的洞穴,当然我不会傻拉八几的到洞穴深处去,天知道里面会不 会有什么危险的事物,所以我就在进洞后只一米的地方坐下靠着石壁休息。如果 不是因为下雨,我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洞里过夜的。不知不觉,我在咒骂那忘恩负 义的妹妹的低语中熟睡过去…

「来,来,有缘人,快来,来。」

「谁啊,」我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在叫我,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环顾四周, 却没有人。

「来啊,来啊,快来。」

恩?这是怎么回事,我迷惑不解,因为这个声音是在我心里响起的。这时我 的身体彷彿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似的,不听指挥的向洞穴的深处走去,我心中大寒, 「糟了」

洞穴里面有很多的岔道,但我的身体每每在遇见岔道的时候居然不做任何的 停留,彷彿是在逛自己的后花园,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比较宽阔的空间,其实也就一个卧室的大小,只是相对于这个洞穴 来说比较宽阔。当我走进这个空间后,身体的控制再次回到了我的手中。此时我 才注意到,在这个空间的正中央漂浮着一张皮纸,并且散发着淡淡的红光。但是, 是什么皮制作的我看不出来。我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好奇,我小心翼翼的走进它, 仔细的打量它。皮纸上面用红色的字写着什么,但是我看不明白,不过根据他的 字型来看,可能是甲骨文。但是我的知识感到觉得有点不合逻辑是甲骨文怎么写 在皮纸上啊?我心中疑惑不解。算了想不明白的就不要想了。我突然想到,这个 东西也许有什么重要的价值,说不定记载了什么宝藏的藏匿地点,或许我将要发 达了。想到这里,心动不如马上行动,一把将漂浮在空中的皮纸抓在手中。

奇异的景象出现了,当我刚把皮纸抓在手中,皮纸突然放出了灿烂的红光, 把整个洞穴都照的血红血红的,我连忙恐惧的想将手中的皮纸丢出去,却发现它 就像沾满强力胶似的一样粘在我的手上,怎么也无法丢掉。红光越来越盛,刺的 我的眼睛再也无法忍受,只好闭上双眼。当我刚闭上双眼,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 刚才皮纸上的红色甲骨文,但令我惊奇的是我居然能看明白上面写的什么了。第 一排写的是〈血缘融合大法〉。

2

把视线从杂志上移开,我闭上眼睛揉了揉略微有些昏涨的头后,感觉好多了。 看了书桌上可爱的Kitty 闹钟,时间已经是11点30分了。哥哥已经失踪一天多, 还没有回来。我甩了甩头,试图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的地方,并且不断的告诫自 己不要担心那个人渣的事情,但是心中却始终萦绕着对哥哥的关心。

回忆起幼时的点点滴滴,不可否认,那时的哥哥是多么的优秀。但一切都已 经是过去时了。自从迷失在赌博里后,那个优秀的哥哥也随之消失。唉,叹了口 气,我合上杂志,准备洗涮后睡觉。

大门响起了敲门的声音,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我走出卧室,轻手轻脚的来 到大门处,从防盗门的猫眼里往外看。是哥哥(我当然不会给这个赌棍我家里的 钥匙,除非我想有一天回来后发现家中的什么东西都被搬光了),我迟疑了下, 最终还是开门了。

「有什么事情吗?」我冷冷的问,我不会对任何试图干涉我生活的人任何好 脸色,即使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哥哥的脸隐隐透着红光,看起来他非常兴奋。「我有办法了,有办法了。」

「你有办法了?难道你中了六合彩,有钱去还那三千万了?」我依旧冷冷的 说。

「这……这个……没钱……」

「那你会有什么办法?」我的语气依旧冷淡并带着明显的轻视。

我随即立刻反应过来,他没有钱还会有什么办法。带着怒气道「你又想在我 的身上打什么主意?!」

哥哥明显被我说中了心事,低着头,身子微微颤抖很久没有说话。当他再次 抬头的时候,我从他被烟酒熏的浑浊不堪的眼睛里感受到了下定决心的感觉。

「你先别急,听我说。」他的脸上浮现出微笑,在昏黄的灯光下却显得那么 的……诡异。

「你不是不愿意嫁给光小子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想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那我嫁给他就好了!」

「啊?」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楞在了那里。

「哥哥,你不会,不会是疯了吧。」我担心他被压力压的神经不正常,伸手 放在哥哥的额头上,没有发烧啊。此时我已经有点糊涂了,完全忘了神经不正常 和发烧是不可能有什么联系的。

「疯?」哥哥带着有点嘲笑的口气说「我现在比我这辈子任何时候都清醒, 而且……」顿了顿他接着说道「而且这可关系到我们两个人以后的荣华富贵。」 边说边把我的手从自己的额头上拿下来,但是却并没有松开,并明显加了力道。

暂时没有理会被握着有点生疼的左手,我皱着眉头说「您自己荣华富贵就好 了,不用带着我。」

但是哥哥却说「我可不想自己独自享乐欧,这是我身为哥哥应该要做的事」

哥哥没有回答,只是楞楞的看着我,才严肃地说「寒柳,你真漂亮。」

「嗯?」我完全没有想到他怎么转移到这个话题上。

「你知道吗?我以前一直,一直认为我爱着你,即便你是我妹妹。」

给我的震惊可不是一点点,我没有回话,等着哥哥的继续。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在我发现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我这一 辈子完了。」哥哥的眼神开始出现迷茫,我知道他现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知 趣的没有打断。

「所以我开始自暴自弃,但是我还是无法把你的音容样貌从我脑子里面抹去。 直到有一天,光少爷带我去赌博。我立刻迷上了他,因为只有在赌博的刺激中我 才能忘却你的存在。」

「然而在不久前,我输了三千万后。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根本不爱你,或 者应该说我爱的只是你的美丽的外表,而我真正最爱的是我自己。所以我可以毫 不伤心的让你嫁给光少爷。」

哥哥越说越激动,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

「本来你嫁给光少爷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为什么你不答应我的请求!」

「够了,别说了。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哥哥又笑了,依旧是那么的诡异。「既然你不答应,那就让我代替你嫁给光 少爷吧,嘿嘿嘿嘿。」

哥哥的笑声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突兀和阴险,听见这笑声后身体不由自主的 打了个冷颤。本能在这个时候启动,我拼命的挣扎大喊着「你到底在说甚么啊? 放开我!」,期望挣脱出哥哥的铁爪似的大手。

此时,哥哥开始喃喃自语,我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他的身体却开始散 发出淡红的光芒。我被这奇异的影像惊呆了,一时竟忘了挣扎。

随着红光的越来越盛,我从失神中回神过来。这……这是怎么回事情……我 惊奇的发现,哥哥握着我的左手居然融进了我的胳膊中,现在哥哥的胳膊和我的 身体连在了一起。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产生了一股奇怪的吸引力,把哥哥 向我的身体里面吸。

想大声高叫,却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而且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呆呆的立在原 地。眼睁睁的看着哥哥一点点被吸进我的身体。无限的恐惧占据了我的身体,我 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精神经验到了崩溃的边缘。慢慢的,身体出现了膨胀的感 觉,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够忍受,但没有过多久,我就在也无法忍受了。整个身体 彷彿是被充满气的气球,似乎在加一点点气我就会爆炸开来,我能感受到自己的 全身都被涨大了好几圈。

哥哥仍旧在默默的念着什么,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难道这才只是个开始… ………

「啊~~~ 」我猛然惊醒,发现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呼,还好是个梦。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自我宽慰道。

看下闹钟,既然快五点了,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书桌上的杂志翻开着,上 面滴满了口水。我感到不好意思,幸好没有人知道我这个「恶习」,不然就糗大 了。

伸了伸懒腰,从书桌前站起来,来到了卧室的卫生间。简单的洗了脸,我就 呆呆的看者镜子中的自己。女孩子就是喜欢照镜子没有办法嘛。

我的脸是东方女性的最喜欢瓜子脸,一头有点凌乱的披肩黑色秀发搭在身后, 精緻的五官搭配给人一种典雅高贵的气质。镜中的自己着露出洁白的贝齿,正对 着自己傻傻的微笑。

等等!!笑??我,我没有笑啊。

寒柳「呵呵,看来你发现了,本来还想再等下才给你这个惊喜呢。」甜美的 声音在洗手间响起。

我居然,居然不受控制的自己开口说话。

寒柳「别这么的激动嘛,慢慢你就会习惯的。」

你是谁?话刚出口我马上想起刚才那个可怕的噩梦:你是,哥……

寒柳「呵呵,你猜到了,怎么样,现在你知道我没有疯吧。」说完还对着镜 子俏皮的吐了吐本来属于我的香舌。

我说:不,这是梦,绝对是梦。等我醒来一切就恢复远样了。

寒柳「你这样我可有点难办啊。」寒柳微皱眉头想了一会「对了,有个办法 可以让你知道这不是梦哦。」

现在我依然可以看见我身体看见的一切,一双白皙的小手举到眼前晃了晃, 然后视线就随着这双手慢慢下移。

寒柳「现在,就让我看下自己的身体吧,呵呵。」

已经不受我控制的双手在胸前停下,我低头看见自己丰满的胸部将天蓝色的 睡衣顶起,形成一个优美的半圆。双手一个,一个的解开睡衣的扣子,而不停的 叫停,却没有任何作用。

被脱下的睡衣被随手一丢,丢在了地上。上半身只戴着一个白色的蕾丝花边 胸罩,深深的乳沟可以吸引所有男人的魔掌前去探险。胸罩将整个胸部的3/4 包 起,把胸部聚拢,傲挺,视觉效果非常的好。

寒柳「哇啊,没想到你的胸部居然这么的丰满啊。告诉我,你的胸部,哦, 不对,现在应该是我的胸部了。」说完带着淫荡的表情笑了笑,又说「我的胸部 是什么罩杯的啊?」

寒柳「怎么不回答啊?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好歹哦。」说完便粗暴 的一把扯下胸前最后的遮挡物。

两只惹人怜爱的小白兔应声暴露在空气之中,随着呼吸微微的抖动。异常挺 拔的胸部上面的两点嫣红似乎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寒柳「我的胸部居然这么的挺拔,真不明白为什么还要戴胸罩这个累赘。不 过,以后我就不会再戴。不然这两只小可爱是会憋的慌的哦。」

就在这样被控制的身体半裸着走出了洗手间,来到房间里的全身镜前。狠狠 的抓了把两只玉兔。身体非常享受的呻吟了一声「啊!」

寒柳「你再不配合我,我可不确定我会继续干出什么来哦。」

说完,我的双手开始脱睡衣的裤子。我从镜子中看见我的脸,上面浮现出羞 涩的绯红,带着淫荡的笑容的脸在灯光的略微昏暗中居然显得无比的……妖艳与 美丽。

难道这个我才是最适合的我?

3

躺在床上抚慰着胸前的两只小玉兔,我闭着眼睛享受着妹妹的身体带给我的 快感,被囚禁在我灵魂深处的妹妹也似乎在享受这现在属于我们俩的快感。

停下在丰胸前肆虐的双手,我迈着轻盈的步伐来到镜前,一边摆着各式各样 的撩人欲火的姿势让自己欣赏自己现在的绝美的女性侗体,一边说:「怎么样, 我亲爱的妹妹,和我合为一体的感觉还不错吧,你刚才可是非常的享受哦。」

「呸,你这个混蛋,我不是你妹妹。」妹妹在我心中吼道。

「别这样说嘛。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兄妹,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姐妹了,呵 呵。」

「住嘴,别用我的声音说这种不要脸的话。」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嘛别生气啦。」

「这哪叫算是开玩笑?你凭甚么可以进入我的身体?」

我接着说道:「这样吧,只要你帮我,让我在外人面前不露出破绽,我可以 代替你去嫁给你不想嫁的光少爷。」

但是妹妹却丝毫不为所动:「做梦吧!!你现在根本霸占了我的身体,还想 让我帮你扮好我来不露出破绽,根本不可能!!!」

我皱了皱眉头,镜中的寒柳也跟着皱了皱,神色之中带着一点点忧郁,却显 得更加让人有揽入怀中保护的冲动。

「妹妹,我给你透个实底,别因为你不帮我我就没有办法。我是看在你再怎 么说也是我唯一的亲人份上我才帮你耶。」

「你,你想别想骗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她在语句中明显有 些颤抖。

「我现在还骗你干什么?这是我从一个法术家身上找出来的一种法术,他利 用复制的方式来复制一个跟被复制者的一模一样的身形的法术,有点类似我们讲 的细胞分裂,让我和你合为一体的主要原因是复制出来的另外一个没有灵魂,于 是他就想了个办法就是再找另外一个人来成为被复制出来的的灵魂懂了吧?而且 我要离开其实很简单,只要你跟我一起念这个口诀就可以了」

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妹妹的回复,我说:「还是…。你想要跟我一起共用这 个美丽的躯壳?」

「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要信守你的承诺。」语气中显得异常的无力。

「放心吧,我会的。现在你听我的吩咐,这样我就可以跟你分离并代替你去 找光少爷」

「没问题。」

「那我教你一个口诀,等会你念一遍就可以了。」

「嗯。」

我教会了她口诀,心中也默念另一个口诀。并等待着妹妹口诀的念完。

开始了,但是身体根本就没有分裂变成两个人,但妹妹的记忆开始如洪流般 涌进我的大脑,如图画一样一幕幕显得那么的真实,彷彿我也经历过一样。

其实这是一种名叫《血缘融合大法》的法术。它是古代一位术士在研究新法 术的时候无意中研究出来的。当时他用自己的女儿做实验,结果和自己的女儿合 为一体,并吞噬了自己女儿的一切。在无可奈何下,他只好以女儿的身份活了下 去。再后来对这个法术的研究中,他发现只有在六代以内的直系或三代以内的旁 系血脉才能施法成功,所以就取名这个法术家《血缘融合大法》。由于对自己用 女儿做实验导致自己吞噬了女儿的灵魂,使自己无法复活自己的女儿有一点愧疚, 他于是想了很多办法,终于找到了一种可以让施法者只有选择是否吞噬被施法者 灵魂的改进《血缘融合大法》「哈哈哈哈,」我放肆的大笑,愚蠢的妹妹,真的 以为我有办法变成另外一个她,却不知道她自己配合在心中默念我教给她的口诀 在加上我再念另外的一个口诀其实是我吞噬掉她的灵魂。没有想到这么容易的就 骗到了她。不过也是,人在这种情况下多半会选择妥协。

「可怜的妹妹啊,我完完全全的和你没有任何的分别了。」说完我躺回床上, 双手游走全身,开始熟悉身体上的敏感处,好让自己更加深切的体会到做女人的 快乐。

啊……啊……呜……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的敏感地带除了所有女人都最敏感的地方——蜜穴外, 都已经被我肆虐过,床上也沾满了从蜜穴中流出的淫水。我开始向最后的「堡垒」 进发。

张开自己雪白修长的玉腿,让现在那属于我的女性最神秘的地带毫无保留的 呈现在眼前,紧闭的粉红蜜穴散发着诱人的气息。我开始觉得口乾舌燥,使劲甩 了甩头,乌黑亮丽的头发被甩到面前,遮住了我对蜜穴的窥视。虽然无法见到那 诱人的小可爱,但葱葱的玉指却没有受到影响,开始拨弄起它来。

一阵又一阵无法比拟的快感侵蚀着我的神经,我的理智也逐渐被欲望所占据。 再也禁受不住对蜜穴深处的向往,将食指插进了温润湿滑的蜜穴伸处,不断的抽 动,再抽动。很快,一根手指已经满足不了我的需求,我开始幻想着我男性的躯 体压在我现在着美丽诱人的躯体上,用我的男性器官狠命的插着我娇嫩的蜜穴, 并将手指增加到两根,三根……。

突然,我感觉身体在极度兴奋中抽搐了一下,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密穴中涌出, 将我的手指完全的打湿。然后女性的高潮的无边快感将完全的淹没在享受之中。 真是太爽了!!

我卷缩着身体,一面想享受着自己作为女性的第一次高潮,一面用一只手在 胸前抚慰,最后将沾满了淫液的手指放入我的樱桃小口咀嚼。真香啊。

没多久,身体逐渐恢复了体力。站起身来,理了理凌乱的黑发。看者镜子中 满脸绯红的自己,天使的面容和魔鬼的身材,秀丽的长发,青春的气息,我似乎 沉浸在梦境中,有点不相信那就是我自己。不过很快的,我清醒过来,还没有满 足的自己又再次向我的新身体发起新的进攻……

4

夜已渐深,而新婚的房间内却依旧只有我一个人。

计划相当的顺利,我答应了光少爷的求婚,成功的成为了上层社会的一员。 但我并不满足,我要的是他的全部财产!!而不仅仅只是一个无法掌握财政大权 的花瓶,而且我很明白,光少爷对我的迷恋也会随着岁月在我漂亮的脸带蛋与迷 人的身材上留下的痕迹而减少,甚至是消失,我要为自己打算。

最好的方法就是光少爷死掉,他的家里除了那个长的跟猪一样的肥婆妹妹外, 就没有任何亲戚了。而且光少爷一直不喜欢他的妹妹,她基本上在这个家庭里面 没有丝毫的地位。我就可以以第一继承人的身份继承他们家的全部财产。为此我 苦思冥想了很久才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找来妹妹喜欢的那个穷小子,我告诉他说光少爷用哥哥来威胁我,而我又只 有这么一个哥哥,不得不嫁给光少爷。一边哭的泪痕满面,一边还说了一大堆什 么此生无缘,待来生再见等一系列的话。我知道自己成功的激怒了这个智商可以 说是高达250 的白痴,因为我从他的眼神中看见的了不共戴天的怒火,甚至可以 听见他咬牙切齿的「格滋」声。原本我还以为打算要我让他品嚐一下我的身体, 但他却一言不发的就摔门离去,让我郁闷了好久。不得已自己解决了需要。

不知道这个穷小子什么时候会对光少爷採取行动,我可是相当的期待啊

今天的婚礼是採用的中式,现在的我正蒙着红盖头端坐在婚床上。真无聊啊, 我已经足足这样坐了好几个小时了。揭下盖头,我站起身,略微的活动了下筋骨, 将身上的酸疼感赶走。来到镜子面前,我再次被自己现在的美丽征服。自从我得 到这个上帝傑作的身体后,我就经常在镜子面前迷失自我。

镜子中的我穿着中式的火红婚衣,婚衣是特意的做小了一点,好让我玲珑有 致的身材可以不被遮盖。脸上略施淡妆,显得更加的文静和贤惠。不知不觉,我 的手隔着衣服开始揉捏自己丰满的胸部,享受这指头女人才能享受的美好。

门外传来了喧哗声,我连忙停下揉捏的行为,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拿起盖头遮住头,然后坐回了床边。

门被粗野的踢开,光少爷带着浓浓的酒气走进了房间,而门外的一众宾客则 被光少爷的保镖拦住,老管家出来圆场「大家给他们小两口一个机会嘛,不要打 扰他们。走,走,我们接着去喝酒。」

在宾客们不满意的埋怨声中,他们也乖乖的回到大厅中继续喝酒。

「小柳,等急了吧。」光少爷揭开我的盖头,问道。

「你还说,怎么让人家等了这么久嘛?」我一面坐到光少爷的腿上,偎依在 他的怀中,一面回答道。强占妹妹的身体也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我也学会女性专 用的撒娇。

「还不是那些公司的傢伙,一直拖着我不要我走,这不,我最后狠了心,用 了保镖他们才放了我。」

「那,那我门现在该干什么?」我刻意的将自己甜美的声音慢慢的压低,显 得自己很害羞,还用我丰满的胸部摩擦他的手臂,用手指头在他的胸膛上划圆圈。

「先别这样。我们还没有喝交杯酒呢」我感觉到了他下体的有了很大的反应, 我相信任何一个男人但都不可能受得了我用这绝美的身体做出的这样诱惑。但他 还能坚持住,让我觉得有点不对。但我没有将疑问说出来,点点头顺从的从他身 上起来。

他从房间的柜子中拿出一对古代的杯子,一个是红色,一个是绿色,杯子上 没有任何的图案。然后倒满了酒,将红色的杯子递给我,说「这对杯子相传是鸳 鸯杯,新婚人在洞房花烛夜用这对杯子喝接交杯酒就会白头偕老,来,我们喝了 它。」说完拿着杯子绕过我的右手,作势欲喝,等我的反应。

我对这个传说一点不感冒,但我还是装出非常高兴的样子,喝下了这杯交杯 酒。

「好了,交杯酒喝完了,干点正经事情吧。」我脱下婚衣,露出坚挺的双胸, 粉红的蓓蕾在空气中微微的颤动,彷彿在呼唤赶快来人对她进行爱抚。不知道是 不是喝酒的缘故,我感觉自己有点飘飘然,但我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靠在光 少爷身上,火红的小唇对着他的嘴吻了上去。

没有想像中的双唇胶合,我被粗暴的推在的床上。我不解的看他,却看到他 眼中的讥讽与轻蔑。这是怎么回事情。

「小贱人,没有想到你这么的骚,难怪我哥哥会被你迷住。」「你,你是谁?? 啊,你对我,我,做了,什么。」我感觉全身像被抽空了一样,没有一丝力气。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一颗绿色的药丸吃了。然后两 只手在自己的后颈处摸索着什么,没过多久,他似乎找到了,慢慢的双手渐渐的 将这个东西拉大,我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把自己的整个脸皮扯了 下来,但皮并没有脱落,而是仍然连者胸前的肌肤垂掉在胸前。虽然整个脸皮都 被扯了下来,但里面露出的却是另外的一张脸,而这张脸竟然是我见过几面的光 少爷的妹妹——光亮的肥脸。

「怎么样,很惊奇吧?」她的声音变的尖利,尤其刺耳。说完他将身上的衣 物全部的脱去。她除了脸以外全部是男人,甚至还有男性的生殖器官,而且它还 是勃立着的。

「这个皮可是原版的哥哥的皮。让我告诉你吧,我在昨天晚上杀了他。然后 用巫术把他的皮剥了下来,接着我穿上了他的皮,就成了这个样子。」说完她就 在我面前玩弄起他的阳物来。

「我恨死你们了!!我因为有天生的肥胖症,一直得不到家人的喜欢。甚至 老爸去世的时候也没有把遗产留给我一点点。而我那个混蛋的哥哥更是不把我当 一个人看,他看我的眼神简直就是看垃圾!!我要报复!!于是我开始研究那些 几乎失传的巫术。我成功了,于是我准备取代那个混蛋哥哥,但是他要结婚了。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被你的美貌征服了,我的计划也改变了,我要取 代的对象变成了你。呵呵,所以我才会让你和「哥哥」结完婚,这样你才有继承 权。」说完他走到床前,双手抚慰着我美丽的身体,赞道「真是上帝的傑作啊, 不过,他很快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发不出一点声音,全身也无法动弹一下,但是神志却非常的清醒,他给我 吃的应该是麻痺药物。我在脑中急速的思考该如何是好,却没有一点头绪。

「咦?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是处女啊。」她把伸到我密穴里的手指拿出来道。 虽然在强占了妹妹的身体后经常的自慰,但我却非常小心的没有弄破处女膜。

「那就让你的初夜就在今天这洞房花烛的好日子里被我取走吧。说实话,这 个东西胀着可真难受啊。」她握着阳物调笑着说。

她重重的压在我的身上,亲吻着我的脸蛋,双手在我的丰胸上面不留余地的 大力揉捏,而阳物则没有一丝停留的直接顶到底,然后玩命似的抽动。太刺激了, 除了刚开始被破处的时候有点疼痛外,以后简直就是无边的强烈刺激与快感,比 自慰时候的感觉爽了千百倍。如果我能发声和行动的话,肯定是疯狂的淫叫和迎 合。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一直没有达到高潮,而我却被一次又一次的送到极乐的 顶端。没当我达到一次高潮,她就把无力反抗的我换一个姿势继续开始。就这样, 我被她弄的泻身10次,直到第11次,才和我一起到达了高潮。高潮后她趴在我的 身边似乎睡着了。

我知道就算麻痺药物的效力现在消除,我也绝对没有力气逃跑,所以我乾脆 就没有产生逃跑的念头。

没过多久,她应该是恢复了,坐在床上开始抚慰我的身体。我很享受的闭上 眼睛,任她对我抚慰。

「你真是淫荡啊,要了那么多次现在居然还不满足。」我没有力气开口反驳。

「不过~ 到此为止了!!!!」说完,她停住抚慰我身体的双手,掐住我的 脖子,我马上感觉到呼吸困难,难道我就这样窒息而死??

「你放心,你死后,我会好好的把你制成人皮衣服,然后穿上它代替你活下 去的。」

不,不,我不要死,求生的意志在最关键的时刻起了反应,我用死马当活马 医的心态默念起了那久没有念的《血缘融合大法》。结果一点事情也没有,这才 想到效力只有在六代以内的直系或三代以内的旁系血脉才能施法成功,完了,完 了,这下真的完了…

正当失望之际,房间门外传出了阵阵撞门声响「寒柳!寒柳!」

是那个穷小子他的叫着“我”的名字,光亮口中呢喃着这个「他怎么混进来 的,这杂种的程咬金弟弟…」

「弟弟?」我心中感到疑惑光少爷跟那个穷小子除了情敌到底有啥关系突然 光亮也站了起来,脖子也因为她的手要把光少爷的人皮重新穿在她身上而呼吸顺 畅她的头还没穿进光少爷的皮之前,「碰」的一声,房门掉下来了,而正好压在 光亮身上「寒柳!」看到穷小子他大喊着“我”的名字从门口看到我的时候他冲 了过来问我有没有怎样原来现在是在警卫交班时间,因此他就混进来的而他正要 转身找光少爷时,整个傻住,因为他看到的是光亮的肥脸再加男人的裸体而且胸 前还连了一张人脸皮,他整个感觉想吐我大喊着「这个女人杀了光少爷扒了他的 皮并且用巫术穿在她身上」

只见光亮对着穷小子说「你这个老爸跟外面野女人交配出来的杂种,你还有 胆出现在这里!欧~ 我知道了,你们兄弟俩同样喜欢这个贱货,只可惜啊我先抢 一步啦,哈哈哈哈」她的刺耳声音整个让人感到厌恶,= 而在此刻了解到穷小子 跟光少爷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只见穷小子轻视着对光亮道「我是外面偷生的又怎样?至少我没像你这恶心 废物一样」

穷小子拿出一把手枪口对准了光亮的肥头。只听到一声枪响,手枪的弹出弹 壳伴随着光亮一起落地…

随后光家的保镳听到枪声火速赶往现场大家看到这现场整个目瞪口呆,每个 人都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以自杀解决后来光家的遗嘱其实是写说直系亲属只有男 性才可继承而穷小子也成为了新的继承人事后也回想起对吞噬妹妹灵魂感到以惭 愧,而我以寒柳,继承人的老婆,的身份为了赔偿妹妹陪着他所爱的穷小子继续 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