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悉尼月光系列之 花蛹
悉尼月光系列之 花蛹

 

「3208號,找白先生!」

白色的雪紡襯衫,齊膝的套裙深色,兩條裹著白色絲襪的美腿微微彎曲,腳蹬一雙黑色高跟鞋,成熟幹練的打扮,讓人心動的身材。

這樣一個大美女輕輕的理了理額前的長髮,一隻胳膊優雅的支著桌台,幾個小時的旅途讓她略顯疲憊,臻首微側,帶著幾分慵懶與閒適,一頭烏黑的長髮垂在一邊,配上那美的讓人無法正視的容貌,幾個在大廳裡的男人禁不住看呆了!

「徐小姐!」

負責登記的保安小李也是微微一窒:「請在這裡簽名,您真的很漂亮!」

「謝謝!」

在簽名簿上寫下徐曉茜三隻字,她忽然間有些恍惚,可能,這是自己最後一次簽名了。

「32樓出了電梯向左走,轉個彎第二道門就是了,祝妳愉快!」

「再見!」

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他還能認出我,一種別樣的情緒盤旋在曉茜心頭,精緻的嘴角不由的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小李!看什麼呢!」

被叫做小李的男人盯著曉茜遠去的背影,直到她完全消失在電梯裡。

「沒什麼!」

「我看看,3208號,徐曉茜!」

年紀偏大的老黃看了看登記簿道:「是個漂亮女人吧!」

「嗯!」

似乎被戳破了心事小李含糊道。

「嘿嘿,那是大師的工作室,到那裡的女人都很與眾不同!」

小李疑惑的看著這位神秘兮兮的前輩,卻聽他道:「你今天剛來還不知道,等過幾天就知道了,在這裡工作是件很性福的事,或許你還能再見到她,不過那時候你恐怕已經認不出來她了!」

「徐曉茜,女,26歲,國家樂團小提琴手,曾獲國際音樂交流會最佳小提琴手稱號,蘭芳十大青年樂手之一,喜歡冒險,喜歡新事物,音樂作品和本人一樣充滿了熱情。」

一頭極具藝術色彩長髮的白大師下巴上留著兩搓黑白分明的鬍子,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對面的女人。

「徐小姐,妳漂亮,有氣質,國際著名小提琴手的身份也能為妳的身體加不少分。」

大師沉吟道:「您的這具身體實在是一件完美的載體,能讓我看看它的全貌嗎?」

曉茜臉上微微一紅,暗道這位大師還真是色鬼一個,美妙的身體挺直,帶著微笑道:「白先生,還沒有決定成為您的材料之前,我想看看您創作的成品,如果滿意的話,我不介意成為她們中間的一員!」

「妳一定會滿意的!」

大師說著站起來:「這裡放著我最得意的作品!」

他指著屋子裡幾排用紅布遮住的「藝術品」道:「她們中的每一個都是漂亮迷人而且很有故事的女人,歡迎你成為她們中的一員。」

「您真是太自信了!」

曉茜掩口輕笑道:「不過我真的有種感覺,自己會成為她們中的一員!」

「這也是一種緣分吧!」大師揭開紅布。

這是一具繪著水墨山水的女體,漂亮精緻的臉蛋,凹凸有致的身體,剛剛脫離少女的青澀帶著女人獨特的味道,她身體自然的挺立,雙腿微分,誘人的的下體和身上的圖案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微微抬起的手臂,臉上迷人的微笑,配上兩隻飽滿的酥乳,飽滿恬靜而美麗。

「這是我第一個作品,也是我最喜愛的徒弟,是她的身體給我帶來的靈感!第一次展出她的時候,整個蘭芳都為之轟動,但是她只是一個開始。」

「我喜歡她的表情,她很幸福!」曉茜道。

「她是個迷人的女人,豐滿動人,她的身體充滿了熱情與誘惑!」

大師掀開另外一張紅布,一具性感無頭的豔屍出現曉茜面前:「豐腴的身體,性感的腰肢,飽滿的雙乳,一根金屬杆插進她她肉感的下體同時也支撐起她的身體,那充滿了誘惑的肉體上,一隻火紅的鳳凰展翅欲飛。」

「她該不是你的情人吧!」曉茜掩口輕笑道。

「她叫上官美鑰,當時大學裡第一美女老師,我的模特之一,當然,我和她是有一些超友誼關係,不然也不會用她的身體創作出這麼完美的作品!」

大師道:「現在想起來,當時的情景還是回味無窮!」

一具具形態各異女體展現在曉茜面前,婀娜多姿、成熟動人,醫生、律師、模特、護士,她們有著各種各樣不同的身份,唯一相同的的是青春與美麗永遠定格在這裡,成為一道美麗的風景。

不知不覺間,曉茜的呼吸急促起來,一股莫名的渴望從她身體深處升起。

「下面一件正在創作的作品!」

大師揭開紅布,木架上,四具配砍掉腦袋和四肢的軀幹一字排開,豐腴的肉體表面用工筆雕以花為主題的彩繪與詩詞,y 形的分叉插在她們私處和肛門的同時支撐起她們的肉體,這些『藝術品』右側,六個y 型的分叉一字排開。

「這套作品的名字叫『女人花』,由十隻『花蛹』組成,女人如花,花如女人,把女人的身份性格中和各種名花相符的元素提取出來,與她們身上彩繪融合在一起永遠保留下來。」大師笑著說。

「牡丹,花中之王!」

大師指著木架上第一個性感的軀幹道:「和平、幸福、富貴的象徵!」

一朵嬌豔的牡丹花佔據了這具豐腴的肉體正面大部分空間,堅挺雄偉的乳房上鮮豔的花瓣似乎要活過來似的,一行龍飛鳳舞的詩詞提在她雪白的肌膚上,配上這幾乎完美的肉體就連曉茜也砰然心動。

「『花蛹』材料當然也要符合這個要求,廖馨茹,29歲,國家藝術團副團長,著名民族歌唱家,第26屆藍運會形象大使,出道開始,幾乎每次國宴都有她的身影,據傳她似乎和前任總統有一些關係!」

「你確定是她!真不敢相信!」

曉茜吃驚的捂住嘴巴道,這具性感的軀幹居然就是蘭芳著名歌唱家,家喻戶曉的廖馨茹,如果讓人知道,這個美麗而矜持的女人赤裸的肉體被做成這樣一個美麗而充滿誘惑的「花蛹」該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她誘人的下體雖然被漂亮的刺青覆蓋,女性陰部完美的形狀卻毫無保留的呈現出來,如她肉體一般飽滿誘人的私處此時卻被一根雞蛋粗細的木棍充滿,從高貴迷人的女藝術家到同樣華貴而充滿誘惑的「花蛹」,曉茜覺得,不是這個世界瘋了,就是自己瘋了。

支撐著廖馨茹的y 形分叉上吊著一張金屬質地的牌子,上面赫然就是一張這個女人在國宴上放聲高歌的照片和她的生平介紹。

「嚴冬百花凋謝,唯有梅花迎寒綻!」

大師見到曉茜的表情露出得意的笑容,指著第二隻性感花蛹道:「梅花香自苦寒來,淩傲雪,蘭芳警界的一個傳奇,打入犯罪團夥內部,破獲十幾件大案,多次得到前總統接見,她被稱為最美女警,照片在各大網站上瘋傳!」

大師輕輕撫摸這具充滿了彈性和活力的肉體:「誰能想到,她的肌膚也如此雪白滑膩,功成名就之後,她已經不可能再做臥底,所以,她選擇了在這裡化為永恆!」

木架上,淩傲雪的身體由於長期鍛煉沒有一絲贅肉,卻依然保留了女性的光滑圓潤,在點點梅花點綴下性感迷人。

「在之前的臥底生涯中,這位美麗的女警為情勢所逼,多次委身犯罪分子,她也不迴避,在她的要求下,那些曾經和她有過肉體關係的男人名字也都刻在她的身上,我認為這不是她的污點,而是她的功績!」

「水仙,花中仙子!這具軀體的主人是著名電影演員劉菲菲,一個看起來不沾人間香火的女人,她的肉體也是如此清麗,堅挺的雙峰,挺直的腰身,在做成『花蛹』之前我和十方才給她開了苞,讓她嘗到了女人的滋味!」

「杜鵑,花中西施,她十六歲出道平面模特,卻是國民心中最性感嫵媚的女人,她的照片大膽豪放,感情曲折而動人,她是公認的性感女神,陳依琳!」

四具木架上的「花蛹」帶來的震撼是無法想像的,曉茜感覺自己的呼吸似乎急促起來。

那失去四肢的與腦袋的軀幹性感迷人,在刺青的襯托下充滿了無盡的誘惑。

她忽然有種衝動,如果自己也成為她們中間的一員,成為一隻花蛹插在y型的分叉上讓無數人觀賞,這種想法是何等的瘋狂而近在咫尺。

雖然在來之前,她已經有成為一件原料的想法,但當它如此迫切的擺在自己面前時,一種從未有過的興奮讓她幾乎站不住。

「大師,花蛹的材料找齊沒!」曉茜忐忑的問道。

「這個!」

大師沉吟著,那揶揄的眼神似乎能看透曉茜的內心:「工作室裡有四個正在加工,一個已經加工過一半中間出現了些變故她還在考慮,現在還缺一個!」

「那麼,我可以嗎?」

曉茜想讓自己儘量顯得平靜一些,可顫慄的聲音依然出賣了她!

「這個!」

大師沉吟起來,吊足了曉茜的胃口:「妳的身份和經歷完全符合要求,不過我要檢查妳的身體,每一隻花蛹必須是完美的!」

「當然可以!」

曉茜道:「在哪裡,需要脫衣服嗎!」

「在這裡就行!」

大師笑著打量著曉茜:「如果成為花蛹,衣服對妳已經完全沒有任何意義了!」

「我想也是!」

曉茜隨口道,一種奇怪的情緒在她心中蔓延,似乎,這世界本來就應該這個樣子的。

輕輕的脫掉上衣,露出美妙的上身,大師的目光下,她覺得自己似乎無處遁形,侷促的褪下裙子露出絲襪下修長迷人的大腿,此時她,除了高跟鞋與半透明的內褲之外已經一絲不掛了。

「白先生,能不能……」

她說到這裡停住了,因為大師已經輕輕的拉下她半透明的內褲,一條淫蕩的透明絲線掛在她下體與內褲之間,飽滿的下體依然不知所措的蠕動著向外吐著愛液。

「徐小姐,陰部也是必須檢查的,一隻完美的花蛹,陰部的質地必須是飽滿而充滿彈性,顏色必須是鮮紅誘人!」

「乳房堅挺富有彈性,大小適中,乳頭圓潤可愛!」

大師粗糙的大手在曉茜身上撫摸,帶來一陣陣滾燙的炙熱,可他此時卻認真的不帶一點感情,用完全審視的目光檢查著曉茜身上每一處部位,卻帶給曉茜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似乎此時,她在這位大師眼中已經是一件用來創作的材料:「皮膚如緞子般光滑,充滿彈性,腰肢纖細,腹部圓潤而沒有贅肉!」

「肚臍大小適中,雙腿開立,之前應該有過不少性行為,不過這樣的女人會顯得更加成熟。

腿型也堪稱完美,即使切掉雙腿,臀部和腰部的曲線依然讓人心動,徐小姐,妳的身體確實非常不錯!」

大師說著分開她兩片粉嫩的陰唇,頓時向外吐著晶瑩液體的肉洞暴露在工作室的燈光下:「陰阜飽滿,外陰形如花瓣,肉感十足,這樣的陰部簡直是男人的福音,徐小姐,沒有比妳更合適的材料了!」

「真的嗎?」

我有些不敢相信,曉茜嘴裡道,敏感的身體在男人檢查下早已佈滿了緋紅。

「最後,徐小姐請妳站到那邊,對,和廖馨茹的花蛹站在一起!」保持這個姿勢。

「但是白先生,這是為什麼!」曉茜攤開雙手疑惑的道。

「十隻花蛹是一套,大小基本一致才算完美!」

「您是說我也可以像她們一樣放在這裡!」

「如果大小合適的話!」

大師道:「當然要做一些處理,比如刺青、砍掉四肢和腦袋,事實上,妳可以把上面這四個想像成自己,前幾個女人在成為花蛹之前都是這麼做的。」

「真難以相信,我覺得似乎在做夢,卻又不是夢!」

大師的目光在曉茜赤裸的身體巡迴,走過來撫摸著兩具雖然完全不同卻同樣性感的肉體,仔細的比較它們的大小。

「怎麼樣!」

曉茜忐忑的問,她希望男人否定,這樣她就可離開這裡,不用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可是,一種不可抑制的渴望佔據了她的思想。

「稍微大了點!」

大師臉上的失望讓她心中咯噔一下,瞬間有些不知所措,就像失去了什麼似的。

「不過在誤差之內,紅的勝火,粉的似霞,充滿了熱情卻又帶著尖刺,沒有一種花比玫瑰更適合妳,恭喜妳徐小姐!」

一種突如其來的興奮充斥了曉茜的身體,忽然間覺得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氣,扶著木架跪在地上,愣愣的看著上面四隻性感的花蛹,一股晶瑩的愛液從她下體噴湧而出——

從現在開始自己也將成為她們的一員了。

精緻的金屬牌掛在第九個y 形的分叉上,那上面赫然就是自己的照片。

曉茜忽然之間發現,似乎從接到邀請的那刻起,自己已經墮入一個無法拒絕的陷阱,從那刻起,自己已經注定是一隻花蛹。

她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佈滿精緻圖案的軀幹被放在支架上,迷人的身體被兩根木棍插入,在它們的支撐下展示給所有人看。

「徐小姐,搞藝術的地方都比較亂!」

平靜之後,曉茜沒有穿上自己的衣服,被學徒帶到專門的清洗室把脘腸、剃去腋毛與恥毛。

此時的她披著件大號浴巾,腰部輕輕的綁了下,不經意間兩顆圓潤飽滿的乳房半露在外面讓身邊的學徒禁不住想起剛剛清洗這個尤物時她赤裸誘人的身體。

上百平米大的畫室略顯雜亂,中央赫然是一隻插在y 形分叉上的「花蛹」,一朵朵鮮紅的月季綻放在她雪白的肉體上,在黑色詩詞的襯托下越發顯得性感迷人。

身材姣好的女人背對著門口跪在地上,柔弱的雙肩與渾圓的雪臀勾勒出一個美麗的身影,雪白的肉體在身後男人手中刺筆落下時微微顫慄,背部晶瑩的肌膚上,一朵荷花已見雛形。

兩米多高的金屬杆掛著十條從花蛹身上切下的大腿,或豐腴,或修長,玉足上統一蹬著水晶高跟鞋。

有兩條大腿上甚至還穿著性感的黑色絲襪,誘人的大腿下面,黑色的矮幾上十個精緻的水晶盒子中依次擺著六顆美麗的腦袋。

大大的紙箱中亂七八糟的丟著女人切下的手臂,甚至一隻帶著戒指的玉手露在外面。

金屬支架的支撐下,一具無頭的豔屍立在地上,y 形分叉插進她下體與肛門。

她腳蹬紅色水晶高跟鞋,一條裹著肉色絲襪的大腿已被齊根切掉扔在旁邊。

盤曲的樹枝上,點點紅梅佈滿她迷人的軀幹,學徒摸樣的男人在她另外一條大腿根部仔細的畫一條線。

不起眼的角落裡,兩具肉體糾纏在一起。

女人被跨坐在男人身上的潔白的肉體在鮮豔的紫羅蘭襯托下神秘而充滿了誘惑。

她臻首揚起,纖細著腰肢充滿節律的搖擺著,仿佛正在進行的不是肉體上的交合,而是靈與肉餓徹底融合。

「徐小姐,花蛹製作所有過程都在這間工作室裡!師傅正在工作,請允許我給妳介紹花蛹的製作步驟!」

「這是不是意味著我從這裡出去的時候也要變成她的樣子!」

曉茜走到中央,仔細的打量著那上面的花蛹。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

小周舔了舔舌頭道,卻發現女人解開浴袍中間的腰帶,頓時衣襟分開,兩顆雪白的酥乳和光潔如初生嬰兒的下體完全暴露出來,那深陷而誘人的肉縫微微張開,引人無限遐想。

「所以,從現在開始赤裸才是我該做的!你用該用藝術的眼光看待我!」

曉茜誘人的身體讓那小周一陣砰然心動。

「徐小姐,不久以後,我會把您也插在這上面,用藝術的眼光好好欣賞,相信以後也會有無數人用同樣藝術的目光欣賞妳。那麼現在,請允許我給您介紹下妳成為一個『花蛹』所必須的步驟!」

「真是個好主意!」

曉茜笑著道,她已經越來越喜歡這裡了。

「人在活著和死後肌膚的彈性和顏料使用的效果都有所不同,對花蛹的加工也分兩個過程,師傅在伊雪身上做的是第一步,大約占總工作量的百分之七十。

去掉腦袋和四肢後,花蛹就會放在這裡著色加工後做塑化處理,妳面前的這個只剩下最後一步。」

「你們就是這樣砍掉花蛹的腦袋和四肢的嗎?」

曉茜走過去好奇的看著支架上的無頭女屍。

小周點了點頭:「製作這隻花蛹是演唱『紅梅吟』的女歌手劉巧兒,她是我最喜歡的歌手!」

他在花蛹赤裸的肉體上撫摸著:「那天,在師傅會客室裡見到她時我簡直不敢相信,不過現在,她馬上要成為美麗的花蛹了!」

學徒在劉巧兒僅剩的大腿上畫完線,把一個圓環套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這個圓環是特製的鐳射切割器,和普通的刀具相比,使用它切面更加平滑,還能瞬間止住血流!」

小周解釋道,說話間,一陣白光閃過,劉巧兒另一條大腿也被齊根切斷,學徒把兩條大腿也掛在金屬杠上,這些讓女人驕傲,男人迷戀的美腿就這樣像豬肉一樣掛在這裡,而她們的主人都是讓人瘋狂的美女,曉茜忽然間有些恍惚。

「這些也是非常珍貴的材料,師傅已經在它們根部刺上她們的名字,等加工過完花蛹再處理它們,很多有錢人喜歡收藏這些,徐小姐的大腿是所有花蛹中最漂亮的,相信很多富商原因花錢收購。」

「你師父真打的好主意!」

曉茜隨口道,想到自己的的大腿被人買走收藏,曉茜心中莫名的激動起來:「哪些腦袋呢!」

「她們要和花蛹一起展示!」

小周道:「畢竟我們要向觀眾證明花蛹的身份!」

那學徒切下劉巧兒兩條胳膊扔進紙箱裡,這位美麗的歌手此時已然完全變成了花蛹,被擺在房間中央等待大師進一步藝術創作。

和男人歡愛的女人也被押到房間中央,白皙的肌膚上鮮豔的紫羅蘭在燈光照耀下越發誘人,她是跳百鳥朝鳳的舞蹈演員閆鳳嬌。

曉茜驚訝的長大了嘴巴,畢竟在一起工作過,看到曉茜,她善意的笑了笑算是打聲招呼。

「小周,你們怎麼處死我們這些花蛹的!」

「窒息,這樣不會破壞花蛹的身體,當然,也會尊重花蛹自己的意見,比如林依晨,她選擇吃了春藥後做愛興奮致死。」

男人把閆鳳嬌雙手反綁在身後,讓她分開雙腿跪在地上,這個美麗的女人此時下體依然保留著剛剛歡好後的狼藉。

透明的塑膠薄膜一層又一層的纏在她腦袋上,這個即將成為花蛹的女人身體依然保持著跪立的姿勢,敏感下體卻在窒息的快感中噴出一股股晶瑩的愛液。

半分鐘後她終於忍不住倒在地上,兩條修長迷人的大腿在地上踢蹬著,掙扎著……

砰的一聲,這個女人迷人的身體最後一次瘋狂的拱起之後無力的落到地上,兩條雪白的美腿之間,一股清澈的尿液從她下體淌出。

「白先生!」

曉茜趴在軟墊上,白色的綢緞遮住她翹臀與美腿,卻阻擋不住不經意間摩擦帶來的悸動,背部晶瑩的肌膚上,一從嬌豔的玫瑰在大師的筆下慢慢成形,落下時淡淡的疼痛,卻又一種深入骨髓的興奮時時侵蝕著她的身體,不覺間,下體已是一片泥濘。

閆鳳嬌也被切掉了腦袋和四肢擺在房間中央。

伊雪雙手反綁在身後,一個俊朗的男人挑逗著她迷人的肉體,在生命最後一刻,這個蘭芳著名女主持人,國民心中純潔美麗的化身,終於放開矜持任由男人從後面進入。

「每天面對如此多漂亮的女人,難道一點都不動心!」曉茜悠悠的道。

「不但動心,有時候還會動情!」

沒有刺筆落在背部的疼痛與酥麻,大師溫熱的大手在她敏感的背部遊走,帶來陣陣心悸的快感,曉茜渾圓的雙腿被從後面分開。

兩片粉嫩的陰唇在男人的撥弄下沾滿了愛液,剔去恥毛之後,她私處越發顯得光潔誘人,柔軟的褶皺被淫水浸濕,在燈光的照射下散發出淫靡的色彩。

隨著手指插入,那如嬰兒小口般的下體收縮著,曉茜美麗的腦袋翹起,身子也是一緊,哆哆嗦嗦的噴出一股花蜜,不過這僅僅是個開始……

佈滿精緻花紋的身體在一次次衝擊中悸動著,誘人的呻吟聲中,曉茜迷人的臻首抬起,雙手緊緊抓住床墊,一片片鮮紅花瓣如她肉體一般嬌豔欲滴……

「老白!你又在褻瀆藝術了!」

不知不覺間,健壯的身影站在一邊欣賞兩人的表演。

「應該是激發藝術的靈感才對!」

一次次狠狠的衝刺後,兩人身體緊密的結合在一起顫慄起來,一股股「藝術的靈感」毫無估計的從大師的身體裡噴發出來,深深的注入曉茜身體深處。

「十方!」

大師起身穿上褲子:「要不要也褻瀆下藝術,這是個很有意思的藝術品!」

曉茜性感的肉體趴在地上喘息著,臉上帶著高潮後特有的滿足。

不遠處,雙手反綁在身後的伊雪雪白的脖頸上套著絞索,修長的雙腿的襯托下,她佈滿了朵朵荷花的軀幹格外誘人,腳下的凳子被抽掉,她迷人的肉體猛的向下墜去,兩條修長的大腿在半空中開始表演美妙的舞步。

「你是誰!」

被男人抱在懷裡,曉茜兩條性感的美腿纏住男人壯碩的腰部,感覺到壯碩的肉棒抵羞處,一陣陣靈魂深處的悸動讓曉茜不能自已:「殺死妳的劊子手!」

男人的撥弄著她的身體,盡情欣賞著她迷人的媚態。

「那麼妳呢!」

十方盯著她泥濘的下體,那根抵住她的下體東西一寸寸插入。

「一隻花蛹,一件等待褻瀆的藝術品!」

「老白說的不錯,妳確實是件獨特的藝術品!」

壯碩的肉棒徹底沒入女人的身體,她美麗的臻首高高揚起,一頭烏黑的長髮飄揚。

寂靜的畫室被女人的呻吟聲充滿,雪白的蓮花、火紅的玫瑰相繼綻放……

絞索上,伊雪性感的肉體已停止了掙扎,兩條渾圓的美腿微微分開,清澈的尿液淅淅瀝瀝的從她下體淌出。

兩隻酥乳依然堅挺,綻放的荷花,美妙的腰肢,她迷人的肉體和生命在最後的綻放後永遠凝固在這一刻。

「她真漂亮!」

這就是每隻花蛹的歸宿,剛剛經歷過一次風雨。

曉茜好奇的打量著這具赤裸的肉體,手指插進她誘人的下體,在她的想像中,似乎此時,正在被擺弄的豔屍就是自己。

一輛黑色的小推車吱吱呀呀的推進來,大師揭開上面的紅布,一具趴在馬鞍型金屬架的上的豐腴肉體暴露在空氣中,雙臂反綁在身後,身體被兩根黑色的橡膠帶固定在t 型架上,光滑的脊背彎曲著,雪白的肉體上,一朵朵粉粉的康乃馨綻放。

兩隻豐碩飽滿的乳房垂在身下顫抖著,她渾圓的屁股在金屬架的支撐下高高翹起,分開的美腿之間,飽滿迷人的蜜壺仿佛熟透了的桃子向外滲著粘稠的汁液。

「雪慕華,女,29歲,本市十佳教師,也是一位迷人的少婦!」

大師說著把手指插進女人飽滿的下體,那妙處如無底洞般吞噬著她的手指,鮮紅的肉穴蠕動著向外吐出一股股花蜜。

「她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善良而充滿愛心,卻也是一個成熟誘人的女人,內心純潔,身體淫蕩!用她做康乃馨的花蛹,簡直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我說的對嗎,小雪老師!」

「嗯!」

女人的身體顫慄著,誘人的下體在大師的刺激下瘋狂的蠕動起來。

「她特別喜歡這種樣子,一直想成為花蛹,卻因為丈夫的反對而猶豫不決,在不久之前剛剛下定了決心,我的『女人花』終於可以完成了!」

「大師,我希望您能在我丈夫來之前處死我!」

女人呻吟著道:「不然我怕自己會改變主意!」

「我想十方一定願意這麼做的!」

大師擺了擺手,十方壯碩的分身插進美婦身體裡瘋狂的抽送,一雙手如鐵匝般狠狠掐住她白皙的脖頸!

這個美豔少婦豐滿的身體在t 型支架上性感的扭動,大屁股在男人的撞擊下瘋狂的搖擺,晶瑩花蜜從兩人交合處飛濺而出。

她迷人的肉體掙扎著扭動著,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她似乎爆發出所有的熱情。

高揚著美麗的腦袋,性感的身體瘋狂的痙攣著,雪白的大腿、精緻的腳丫在一次次顫慄中繃緊,那最讓人瘋狂的大屁股瘋狂的撅起緊緊的抵住身後的男人。

窒息與性的雙重快感支配下,這個美麗的少婦迷人的身體毫無保留的爆發,那盡極所能的扭動與吮吸帶給十方陣陣銷魂蝕骨的享受。

最後一次瘋狂的顫慄之後,女人終於停止了掙扎,揚起的腦袋耷拉下來,性感的身體像失去了所有動力似的忽然間軟了下去,唯有雪白的臀肉依然隨著男人身體顫慄而顫動,晶瑩的唾液順著她嘴角淌下,那緋紅的漂亮臉蛋上帶著不可思議與前所未有的滿足。

十方從那美婦身體裡退出,顫巍巍的肉棒上沾滿了一層油狀的液體,在燈光下散發著淫靡的光彩,那顯然是這少婦在最後瘋狂中分泌的淫液。

曉茜幾乎不敢正視,腦海裡滿是剛剛那東西在自己身體裡帶來的陣陣快感的情景,不知不覺間,下體竟是又一次濕了。

「這個小雪老師還真夠騷的,我忍不住了!」

十方說著轉到美婦身前,大肉棒對準她性感的嘴巴插進去,顫慄著把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射進這少婦喉嚨深處。

鐳射切割器套在這個叫雪慕華的少婦脖子上,一道白光閃過,她美麗的腦袋和身體頓時分了家,學徒用早就準備好的金屬盆接住她斷頸中噴湧而出而鮮血。

而此時,她性感豐腴的軀體依然顫慄著,翹起美臀之間,飽滿的陰戶淫蕩的敞開。

當所有人把目光投向自己,曉茜知道,自己的時刻到了。

「徐小姐!我打算在這裡結束妳!」

十方指著用來給花蛹除去四肢的金屬架道:「這樣我們就不需要再麻煩把妳放在上面了!」

「這個主意不錯,你不怕掉下來砸壞了東西!」

曉茜揶揄的道。

一根豎直的金屬杆構成了金屬支架的主體,一米多高的地方,安裝在上面的y 型分叉上依然沾著閆鳳嬌亮晶晶的淫水,更讓曉茜難以自已的是,那東西和十方的寶貨比起來居然只大不小。

「當然,所以要把妳固定好!」

說話間兩個男人把曉茜的身體托起,十方狠狠得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命令她分開雙腿。

一種被虐待的快感從曉茜內心深處升起,她順從的分開兩條雪白的美腿,學徒在她肛門裡塗上一層潤滑油,手指插入時一陣讓人無法拒絕的酥麻讓讓她幾乎丟了身子。

每個女人的身體多少有所不同,分叉被重新調整過,兩個圓圓的頭部對準她的下體與後庭,男人忽的把她身體向下一按,猙獰的分叉狠狠的沒入曉茜迷人的下體。

「啊!」

突入其來的刺激把她送上了頂峰,迷人的身體,雪白修長的大腿瞬間繃緊,下體瘋狂的吮吸著插入的異物,一股股晶瑩粘稠的愛液順著分叉淌下。

一陣從未有過的高潮過後,雙手被十方反綁在身後的金屬杆上。

粗糙的麻繩摩擦著嬌嫩的肌膚,一種異樣的情緒在她心頭蕩漾,兩根黑色的橡膠帶分別從她傲然挺立的雙峰上下繞過,把她的身體牢牢的固定在金屬杆上,此時的她,除了雙腿還能掙扎之外已經不能做任何其他動作了。

「曉茜,我還真捨不得妳!」

十方撥弄著被她木棍充滿的下體,熟練的刺激著她的陰核。

曉茜雪白腹部起伏著,下體在這種刺激下蠕動著吮吸著插入的異物,兩條雪白的大腿分開來顫慄起來。

這種完全被拘束的狀態下,每一絲快感都被無限的放大出來。

她甚至感覺,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淫蕩的下體,一種從未有過的興奮從她身體深處一次次爆發處理,愛液也如潮水般一次次噴湧而出。

「我會成為所有花蛹中最漂亮的一個!」

曉茜呢喃著,美麗的腦袋高高揚起,凹凸有致的身體瘋狂的顫慄著。

「那倒不一定,不過妳一定是處決時最淫蕩的一個,這裡裝滿了攝影頭,相信此時的樣子之後肯定會被很多喜歡妳的人看到!」

說話間,一張透明的塑膠膜遮住曉茜美麗的面孔,一層層環繞著匝住她的腦袋。

忽如其來的窒息讓曉茜驚慌失措,兩條雪白的大腿拼命的踢蹬,身體的搖擺中,那插入她身體裡的木棍一次次刺激著她飽滿的下體。

從短暫的驚慌中回復過來,窒息和下體帶來的快感沖刷下,一種從未有過的興奮讓她無法自拔,迷人的肉體在支架上性感的蠕動著,滾圓的雙腿時而分開時而合攏,被木棍充滿的下體瘋狂的向外吐著愛液。

「老婆!」

畫室門吱呀一聲被推開,身著工作制服的男人衝了進來。

「這是!」

他吃驚的長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十幾條性感的美腿掛在金屬杆上,三具沒有腦袋和四肢的軀幹豎立在畫室中央,身上美麗的圖案為她們增加了幾分神秘與誘人,軀幹上繪滿荷花圖案的女人吊在半空中,性感迷人的雙腿無力的垂下顯然已經失去了生命。

兩米多高的金屬架上,女人的腦袋被保鮮膜包住,繪著鮮紅玫瑰性感的肉體瘋狂的蠕動著,掙扎著,那迷人的下體與肛門裡赫然被y 形異物充滿,隨著滾圓的大腿不時的踢蹬顫慄,兩顆飽滿的乳房在半空中跳動著。

兩個男人不時撥弄著她鮮紅的乳珠,挑逗著她被木棍充滿的下體,饒有興致的欣賞著女人最後的表演,引來她一次次更加瘋狂的蠕動。

這具完全沉浸於肉欲的肉體旁邊,一個無比熟悉的身體讓他如遭雷擊,渾圓高翹的臀部,纖細的腰肢,白皙的肌膚,完美的線條,唯一不同的是她迷人的軀幹上盛開著的一朵朵康乃馨,那是身為老師的妻子最喜歡的花。

雖然她的腦袋已經被砍掉,可這樣漂亮的大屁股除了自己老婆雪慕華還有誰,讓他感覺無比氣憤的是,老婆那撅著的屁股中間居然無比淫蕩的插著根擀麵杖長短的木棍。

「您是朱先生吧!」

小周笑著迎上去:「想必你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您的妻子雪慕華女士為大師的藝術創作獻出了自己的身體,她將會被加工成『女人花』中的『花蛹』康乃馨!」他說著把畫室裡的人一一向朱先生介紹了遍。

十方和大師笑了笑沒有說話,卻聽那朱先生道:「您是說,我的妻子會和她們一樣!」

來人指了指房間中央三隻誘人的「花蛹」道。

「當然!」

大師笑著,啪的一聲在金屬架上掙扎著的女人渾圓的臀部拍了一巴掌,她迷人的肉體頓時反射似的挺直顫抖起來。

「這是雪慕華女士要我交給你的!」

大師不慌不忙的從兜裡掏出一封信。

朱先生飛快的閱覽了一遍,嘆了口氣抬起頭道:「她是自願的,我尊重她的意願,這些花蛹確實很棒,就連我也忍不住有些心動,她是我最愛的人,我想知道,她死的痛苦嗎?」

「痛苦,不過也很快樂!」

大師道:「看看這個女人,應該就知道您的妻子死時的情景,在準備計畫成為花蛹之後,她一直想享用十方的大肉棒,我們再最後滿足了她,確切的說,她死的很香豔!」

「也很淫蕩!」

十方臉上露出回味無窮的表情。

朱先生走到金屬架上的女人面前,她此時顯然已經到了最緊要關頭,飽滿的下體瘋狂的蠕動著,洶湧的愛液順著木棍淌下,淅淅瀝瀝的落在地上纖細的腰肢瘋狂的挺起,被綁在金屬杆上的肉體喘息著,繪著紅色花瓣的雙乳在燈光的照射下泛出誘人的光彩。

朱先生輕輕的撫摸著她漸漸被汗水浸濕的身體,仿佛這就是自己的妻子,一隻手忍不住撥弄著她早已鼓脹的陰核,這一舉動顯然加速了女人死亡的進程。

兩條迷人的雙腿猛的繃緊,穿著水晶高跟鞋的腳丫子直挺挺的顫抖起來,被裹著保鮮膜裡的腦袋歇斯底里的揚起,嘴巴徒勞的一張一合。

綁在身後的雙手一次次張開握住,性感的肉體瘋狂的顫慄著,拱起彎曲成一個誘人的弓形,一股股洶湧的花蜜從她下體噴湧而出。

「真是棒極了!」

十方輕撚著女人尖翹的乳珠道:「你說她還能維持這樣的狀態多久!」

「我猜十秒!」大師道。

「1 、2 、3 ……」

曉茜的肉體依然在半空中顫慄著,瘋狂的進行著她生命最後的表演。

支架上,一塊地面已經被她的愛液打濕,戳進她下體的y 形分叉撐滿了她飽滿的陰戶,緊緊匝在上面的軟肉隨著她身體的顫慄瘋狂的收縮。

「20!」

忽然間,女人又一次瘋狂的顫慄之後瞬間軟了下來,迷人的肉體上佈滿了汗水,在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誘人的光彩。

她美麗的的腦袋耷拉在一邊,插進她身體裡的y 形分叉完全承受起她身體的重量,兩條雪白的大腿分開無力的垂下,唯有偶爾的抽搐證明著這曾經是一個何等鮮活迷人的生命。

難得的寂靜中,清澈的尿液淅淅瀝瀝的從曉茜下體淌出,這個美麗的小提琴手此時已經完全死透了。

學徒熟練的把鐳射環套在她雪白的脖頸上,一道白光閃過,美麗的腦袋頓時脫離了身體,金屬架上只剩下一具性感的無頭豔屍。

揭下裹著她腦袋的塑膠膜,一張美麗的面孔呈現在朱先生面前。

在朱先生的要求下,曉茜兩條大腿被切了下來和其他「花蛹」一樣掛起來等待後續處理,兩條手臂被齊根切下放在一個大箱子裡。

親眼見證了一個女人到花蛹的轉變,朱先生嘆了口氣,轉身來到自己妻子雪慕華身後,深情的撫摸著她渾圓的大屁股。

「慕華她在床上每次發起騷,那浪勁能把人榨幹!」

只聽他喃喃的說著脫下褲子,從後面插進小雪老師身體裡聳動起來。

渾圓的雪臀搖擺著,纖細的腰肢在丈夫一次次衝擊下彎曲著,這位美麗的身體即便死後依然誘人。

渾圓的臀部在朱先生的衝擊下泛起陣陣誘人的波浪,小雪老師迷人的無頭豔屍如她生前一般誘人,那雪白的奶子搖擺著。

斷頸中,之前十方射進的白色精液在一次次衝擊下流出。

幾分鐘之後,一聲壓抑的低吼,朱先生把一股股生命的精華射進妻子體內。

「這個!」

白色的精液從少婦肥美的蜜壺中流淌而出,朱先生訕訕的撓了撓頭:「大師,我是不是弄壞了您的作品!」

「不!」

大師興奮的大叫道:「這簡直是太棒了,少婦肥美的蜜壺,配上渾濁的精液,簡直是佳作天成!」他說著沉思起來!

「對,就這樣!」

興奮的大叫著拿來幾樣工具,把此時的情景加工後永遠固化下來:「十方,你看怎麼樣!」

「這簡直是妙極了,誰會想到這套花蛹中會隱藏著如此玄機,小白老師製作的花蛹從正面看沒有什麼特別,但如果把它從上面取下來,面朝擺放好就是一副『靈丘溪谷石乳流』啊!恭喜大師再創佳作,朱先生也功不可沒啊!」

「小李,這是白大師最新作品,趕快找最好的搬運公司,送到藝術博覽會上展出!」

「黃老哥,這些都是什麼東西!」

「一會讓你看看就知道了!」老黃神秘的道。

「好了!」

小李麻利的撥通電話,車還有半個小時才到,他帶著好奇看著那被紅布遮住的木架。

「讓你開開眼!」

老黃刷的一聲解開紅布,頓時,十具插在y 型分叉上的性感軀幹暴露在一老一小倆保安面前。

「我裡個去!這次大師的手筆真大!」老黃感嘆道。

「這就是大師的作品!」

小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姹紫嫣紅的鮮花綻放在女人性感迷人的軀幹上,是何等的視覺衝擊,女人赤露的肉體是何等的真實迷人。

「大師每個作品使用的都是極品美女身體,你看這些女人,她們的奶子,嘖嘖,這屁股!被大師創作之前肯定都是一等一的美人。」

從未見過女人裸體的小李頓時被那深深插入女人下體的分叉吸引,一個個飽滿的陰戶被木棍充滿,雖然做了一些修飾,女人外陰美妙的形狀都完美的呈現出來,更妙的是這些女人死前似乎都經歷著從未有過的興奮,她們死亡的瞬間一種特殊藥劑發揮了作用把她們身體當時的狀態完美的保留下來。

一個個掛在y 形分叉上的牌子引起小李的注意。

「廖馨茹,29歲,國家藝術團副團長……」

「淩傲雪,女26歲……」

「……」

「徐曉茜,女,26歲,國家樂團小提琴手,曾獲國際音樂交流會最佳小提琴手稱號,蘭芳十大青年樂手之一……」

一個無比熟悉的名字引起小李的注意,腦海裡,兩天前那道迷人的身影在他眼前重現,那個眼睛仿佛會說話的女人,小李禁不住想起她優雅的倚在前臺的摸樣。

女人花,花蛹,小李默默的念著剛剛從木架上得來的新名字。

那個兩天來占據了他腦海的身影此時已經被砍掉腦袋和四肢,她隱藏在衣物下的性感肉體此時淫蕩的被一根木棍充滿,她已成為一隻美麗的花蛹,明天,她將以這幅樣子出現在展臺上。

或者在做成花蛹之前,她還被一些男人玩過,小李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把一個個美麗高貴的女人變成沒有任何秘密可以隨意欣賞的花蛹,著恐怕就是大師藝術真諦所在了。

曉茜,妳真是一件最棒的藝術品,小李撫摸著她性感的身體,從現在開始你的美麗與性感將屬於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