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姐姐1-4
姐姐1-4
第一章相见第一次离开家,而且是那样遥远的地方,我有些恐慌,也带着期盼,不知这个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子。

刚刚走出北京站的时候,我感到一阵的眩晕,满眼的人流是在我们那个寂静的小山村从未看到过的景象。东,南,西,北,这里完全没有我所熟悉的坐标,我忙不迭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那上面是姐姐的电话,我唯一的寄托了。

姐姐二十五岁了,大了我整整五岁,她是我们那个小山村里公认的好女孩。

而且也是唯一一个来北京上学的人,据说还是一所很着名的大学,好像是叫清华吧,我记不太清了。

我几乎是姐姐把我带大的,爷爷有些的残疾,父母的模样在我的脑海里很是模糊,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离开了我们姐俩,是一次意外车祸。姐姐就像个母亲一样的照顾着我,一边上学,一边还要伺候爷爷。

现在爷爷也离开了,姐姐回来奔丧过后就又走了,说是学业太忙了,不能在家多陪我了,她叫我好好在家学习功课,以后也考上北京的大学来找她。哎,可是我现在就来找她了,学校把我开除了,不知道见了姐姐该怎么和她说啊。

电话的那头一直是忙音,我反复的拨着姐姐的手机,还是没人接,我简直慌了神,找不到姐姐该怎么办啊,她可是我唯一的寄托了。

天渐渐的晚了,在冬季天总是黑的很早,而且还刮着北风,我身上穿的还是姐姐在家时候给做的棉袄,可现在它好像也不太管用了,能让我心里能有些暖意的就是这是最疼我的姐姐做的。电话还是没通,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姐姐你在哪儿啊。

风吹的更烈了,我瑟瑟的发抖。

「小伙子,我看你在着站了半天了,电话打不通,知道地址吗?」电话亭的老大爷热心的询问起我来。

「好像是叫清华吧?」我支支吾吾的答道。

「哦,那可是个好地方啊,我告诉你怎么走,到附近在联系你的家人吧。」大爷很是热心的向我说着路线,还用笔给我记了下来。

「谢谢大爷!」我就这样像个没头苍蝇一样,还真撞到了地方,在一个叫清华西门的车站附近我又再次拨通了姐姐的电话。快接啊,快接啊,我心里像着了火一样。

「喂,你好,找哪位啊?」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姐姐清脆悦耳的声音。

「姐姐,是我啊,是阿彪啊,我可找到你了。」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是激动的还是冻得。

「你在哪儿?你来北京了?」姐姐的声音一下变得急切。

「嗯,我来北京了,就在清华西门,我来找你了。」「好,你就在那里别乱跑啊,我就去接你,听见没?」「嗯!」我应道。

过了有十几分钟的样子,姐姐来了,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一条蓝色的牛仔裤,还依然梳着她哪标志性的马尾辫,她的个子好像又高了,应为我扑到她怀里的时候,只能触到她如玉般的脖子。姐姐的身上有一股的香气,我很小的时候就很爱闻,现在这香气更加的浓郁了。

「彪子,你怎么来了,不是告诉你在家好好读书吗。」她又开始说我了,这是她最爱说的,也是我最不爱听的话。

「我还没吃饭呢,饿死了。你怎么一见到我就总说学习的事啊。」我没回答姐姐,我不敢说我是被开除了。

「好了好了,先去吃饭吧,瞧你这可怜巴巴的样子。」姐姐冲我笑了笑,脸上露出了两个小酒窝,她真美。

在一个小面馆我西里呼噜的吃了碗面,「啊,总算饱了,还是姐姐好。」我终于不在郁闷了,应为姐姐就在我身边了。

「现在能说怎么跑这里来了吧?」姐姐还没有忘了这件事。

「嗯……我想姐姐了啊!」我在想个好的理由,其实我也是真的很想她的。

「别油嘴滑舌的,快说。」姐姐凶起来的样子很是好笑,大大的眼睛里找不到一丝的凶恶,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交不起学费了,叔叔要买个拖拉机,他也不想让我念书了,说家里有你一个上学就已经花了不少钱了,让我出来打工,我就来了。」我委屈的说道。

「是这样啊。」姐姐的神情一下子暗淡了下来,眼里却充满了倔强:「没事的,你还要回去念书啊,才二十岁,打什么工,我供应你,姐姐现在已经可以挣钱了,而且还有奖学金。」姐姐说完自信的笑了笑。

「啊,你这就要哄我回去啊,马上就寒假了,快停课了,你就让我和你多呆几天吧。」我也只能先这样的应付她了。

「好吧,过完这个寒假你就回去上学啊。」姐姐边说边用指头敲了我的头一下。

「姐,那我今天住哪啊,能和你一起吗?」我的眼神充满了期盼。

「你也真是的,不提前打个招呼,我现在还住在宿舍呢,还要为你开个房,很贵的呢。」她又敲了一下我的头,我傻笑。

姐姐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很干净,但只有一张床,姐姐说一张床要便宜些,她要我住这里,明天她在来接我去郊区租房子,郊区的房子更便宜,一个月也就贰佰左右。

「姐姐,你不陪我睡啊,我一个人害怕。」我拉着姐姐的手,一脸的恳求。

「都这麽大了还害怕,害怕你还来。」姐姐还是要走。

其实我经常和姐姐睡在一起,家里的地方很小,我们就一直睡在一张床上,也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姐姐不和我一起睡了,至少在她考上大学以后我就没和她一起睡过。我真的很想在躺在她怀里睡一回。

我撅着嘴,眼里含着泪水:「姐姐,你就陪我吧,我真的很想你。」姐姐看着我的样子,心有些软了:「哎,真拿你没办法,从小调皮捣蛋,这么大了还缠人,好吧,就答应你,赶紧去洗洗睡吧。」我脱衣服的时候,姐姐的脸一直冲着墙,在原来她还总帮我脱衣服洗澡呢,哎,人长大了就是不好啊,我心里嘀咕着。

「姐姐,你不洗啊,水很热啊,真舒服。」我在浴室里和姐姐说着话。

「舒服就洗吧,出来的时候想着围上浴巾。」「嗯!」我按姐姐的吩咐,出来时把一条浴巾围在了腰上:「真舒服,姐姐,你去洗吧。」「我洗过了,不洗了。」姐姐显得有些不太自然:「你赶紧睡吧,我还要看会书。」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本书,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

「嗯,我先睡了啊,你也赶紧来啊。」我拍了拍床的一边说道。

「唉,你穿上衣服啊。」姐姐的脸有些红。

「不了,这屋里挺热的,冻不着。瞧你热的脸都红了。」姐姐对着天花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哎!真没辙。」夜里,尿把我憋醒了,鸡巴老硬老硬的。我起身,姐姐不知什么时候在我边上躺下了,紧紧的靠着床沿,一点都没有惊动我,姐姐真好。

姐姐睡的很香,我爬过她的身体,蹑手蹑脚的去了卫生间。回来的时候鸡巴终于软了,舒服了许多。姐姐没脱衣服,只是把那件白色的羽绒服脱了,她的里面穿了一件粉色的小毛衣,也很是好看。我又轻轻的从她身上爬了过去,躺在枕头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姐姐,姐姐。」我在她耳边轻轻的叫她。

「嗯,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啊。」她醒了,却不理我。头都不回。

我把身体往她那边凑了凑:「姐姐,借只胳膊让我躺躺吧。」「不成,赶紧睡觉,要不明天就送你回去。」她还真无情,这样对待弟弟。

我哼了一声,翻身睡了。

早上起来是姐姐给我惊醒的,是啊的一声大叫,像是我小时候拿虫子吓唬她的声音。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双腿双手都像个章鱼一样盘在了姐姐身上,她打开我的手的时候,我的手还摸着她高高隆起的胸脯,就像小时候妈妈的一样。有可能是憋了尿,鸡巴又硬了,她一叫唤吓了我一跳,浴巾开了,鸡巴翘的老高,我不好意的赶紧盖上了,姐姐的脸很红,径自去卫生间洗漱了。

「都怎么大了毛病还不改,睡觉还骑着人。」姐姐从卫生间出来,嘴里埋怨着。

「小时候一直这样啊,以前怎么不说啊。」我犟嘴道。

「好了,去洗漱吧,我要先去趟学校,一会儿来接你啊。」姐姐说完就出去了,我一个人呆着真是无聊,时间过的慢极了,心里盼着姐姐快回来。

一直等到中午姐姐才回来,手里拿着一袋子的肯德基,还有一身新衣服。

「饿了吧,快来吃吧,吃完在试试新衣服,看看合适不合适。」姐姐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袋子,顿时香气四溢,这是我第一次吃肯德基啊。姐姐一直在一边看着我吃,眼睛里充满了关爱。

新衣服很合体,姐姐左看右看,点点头说道:「嗯,挺精神,是个大小伙子了!」说着又拍了拍我的头:「走吧,房子给你租好了,去看看吧。」姐姐的办事效率还真高,一上午的时间就都办妥当了,姐姐在一个叫上地的地方给我租了房,很简单,但很舒适。只是姐姐不能和我在一起住了,她要回学校,好像平时还要打工,只有在周日一天能陪我。临走的时候她叫我别乱跑还给了我五百块钱,说周日来再带我出去玩,我点头答应了,把姐姐送出了门,无聊又充斥了整个房间。

我躺在床上盘算着,姐姐只答应我在这里度过寒假,寒假一过她肯定会赶我回家去的,怎么办啊。我不能走,我要去打工,挣钱,不能让姐姐养活我啊,我要挣钱养活姐姐,我是个大小伙子了吗,这是姐姐说的。

闲来无事的这几天,我总是流连于路边的小广告,那里有招工的,那里要服务员,或者保安之类的我想我还是可以胜任的。可是却一连碰了几回壁,都说我年纪太小,没人敢用我。

周日姐姐带我出去玩了,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北京真大,我们去了好多地方,把我累坏了,姐姐也应该很累,但她没说,只是在和我聊天的时候就躺在我的床上睡着了,我没叫她,怕叫醒了她她又要离开。

姐姐睡的很香,我悄悄的爬到她的身边,枕着她的胳膊,把手又轻轻的放在了她高耸的胸上,我喜欢姐姐这样的抱着我,虽然她不知道,但我很高兴。这一晚我睡的很香很香的,连姐姐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一觉醒来,姐姐已经走了。我又开始了一周的寻找工作,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一个附近的夜总会收留了我,这回我告诉自己已经二十了,我感觉那里很松,连身份证也没人找我要。

就这样我当上了一个服务生,但只在晚上工作,给那些喝的烂七八糟的客人们送酒,偶尔还会碰到很大方的老板给我小费,我很喜欢这份工作。

夜总会里有很多像姐姐一般大的女孩,但是都没姐姐好看,她们穿的少的出奇,都能看到白花花的奶子和圆圆的屁股,不过在我看来,她们简直没法和姐姐比,就好像少了些什么似的,但我也说不清,反正不能让我觉的舒服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我显得比较小吧,那些女孩们总是爱和我开玩笑,说我是个小帅哥,动不动的就摸我的屁股一下,还有时候会偷袭我的鸡巴,把我羞得脸通红,她们就会开心的大笑。

这群女孩都由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掌管着,都很怕她,管她叫妈咪,但那个妈咪好像很喜欢我,对我很关心友善,我觉的她挺好的,不像那些女孩这样疯。

周日的时候姐姐总会来看我,总是表示对我的歉疚,她说学业和工作真是太忙了,不能陪我。我告诉姐姐我一个人没事,有时会到处逛逛,不用担心我,天一到快要擦黑的时候我就会劝姐姐回去,她说我懂事了。其实,我在四点钟要上班,我很想姐姐多陪我的。

一转眼寒假就过了,姐姐送我到了车站。姐姐回去了,我也从车站里跑了出来,我回去继续上着我的班,只是姐姐不知道我还在她不远的地方生活着。

第二章失身就这样过了半年,已经是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了,我竟然攒下了五千多块钱,在夜总会里我干的很好。我很老实,而且肯干,对客人的吩咐热情而又认真,所以会挣到很多小费,那些老板们大多数都还不错,只是有时他们喝多了就会发脾气,还会拿我们这些服务生取乐。

一次去给客人送酒,敲门进来的那一刻吓了我一跳,两个女孩正光着屁股在随着咚咚的音乐声跳舞,两个奶子上下的乱串,头扭得感觉快要断了一样。还有一个女孩在一边双手按着茶几,屁股撅的老高,一个男的正站在她屁股后面,一前一后的用鸡巴插着。

那女孩叫声很大,我想可能是那男的插的她很痛吧。我赶紧低头把酒放在了桌上,要离开的时候,一个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叫住了我。他上面还有一个女孩,坐在他身上在扭着屁股。

「过来,小家伙,吃口奶来。」那男人醉醺醺的说。坐在他身上的女孩哈哈的一直笑。

「我我不敢,谢谢老板。」谢谢老板这几个字现在连我做梦都会说的。

「什么不敢,叫你过来就过来,墨迹什么?」他一下坐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把我吓了一跳。

我低着头走了过去,那个男人的双手一推,把坐在他身上的女孩仰面按在了沙发上,我能看见他的鸡巴插在那个女孩两腿中间的洞里,上面还沾了很多的粘液,让我看的有点恶心。他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嘴按到了女个女孩的奶子上。

「快舔,今天我要干死这个小骚货,哈哈。」他的鸡巴在女孩双腿中间的洞里捅着,女孩啊啊的直叫唤。

说实话,那个女孩的奶子很漂亮,虽然我没有见过姐姐的奶子,但这一对奶子的大小感觉和姐姐差不多,我被那个男人按着,乳头蹭在我的脸上痒痒的。

「快舔啊。」男人又催了。

没办法,我张嘴一下把女孩的乳头含在了嘴里,像小时候吃妈妈奶一样允许着,那女孩叫声更大了,那个男人一边用力的插着,一边得意的笑着,这是我在懂事后第一次吃奶了,虽然没有乳汁,但我还是感觉很舒服的,我的鸡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而且硬了。

屋子里充斥着震耳的音乐声,呻吟声,喊叫声。我静静的伏在那个女孩的乳房上允吸着,想着姐姐。

我的劳动让我得到了二百块钱的小费,还给了我一颗小药丸,说是让我快活快活。我没敢吃,不过我向老和我闹的女孩们打听了,她们说这是好东西,能让人快乐,忘了烦恼。她们管我要,我没给。我一直留着,没舍得吃。

我在夜总会里工作的很好,而且学会很多为人处世的知识,这些知识能让我挣更多的小费。那个妈咪还是一直的照顾我,她要我叫她姐姐。这个姐姐身材有些胖,胸也很大,只是感觉没有姐姐的挺拔,有些下垂。人长的还算漂亮,只是有些大了,已经三十五了,我感觉她更像我的姨,或者妈妈。

在我二十一岁生日的那天,她给我买了件衣服,也很好看得体,她也像姐姐似的夸我,说我是个大小伙子了,还很精神。

有一天我又挣到小费了,只是不是吃奶,而是喝酒,那种感觉和吃奶比起来痛苦多了,脑袋都要炸了,走路一直的晃悠。幸好是哪个妈咪姐姐送我回了家,路上我吐了一身,她也没有幸免,一个劲的埋怨我干嘛喝这样多,还一个劲的打我的头,但是不痛。

我是被她架回家的,一到家她就给我拖到了卫生间,叫我爬在马桶上吐了很久。迷迷糊糊的我能感觉得到她在脱我的衣服,天热了起来了,衣服很好脱,像是变魔术一样我就光着了。虽然我小时候经常在姐姐面前光着屁股,但我从没觉得害羞,今天不知为甚麽在这个岁数大的姐姐面前有些的尴尬。

「来,姐姐帮你洗澡。」她语气很亲切,感觉很像姐姐。

「别,不不用了,我自己洗吧。」我有些结巴,用手护住了下体。

「哈哈哈哈,小孩子还害羞啊,姐姐什么没见过啊,过来吧。」她边说边把我拽了过去。我有些踉跄,酒还是在作怪。

「还自己洗哪,站都站不稳。」边说边拍了一下我,这次不是头,是屁股。

喷头开了,水淋在身上很舒服。她却啊的一声跳了起来:「哎呀,溅了我一身。」一边说她一边脱去了衣服,比给我脱得还快。她身上很白,像一只拔光了毛的鸡,两个大大的乳房像两个大水袋挂在胸前,乳头很大像颗葡萄,两腿中间的毛很是浓密,黑乎乎的。

我低着头,用手搓着身上,心里砰砰直蹦。大姐姐倒是很爽快,用香皂在我身上一阵乱摸,她的两个大奶子时不时的在我的身上蹭来蹭去,弄得我痒痒的。

他把香皂在我的鸡巴上不停的揉搓,起了一大团的泡沫。

「呀,弟弟的家伙不小啊,搞过女人没有啊。」她在拽我的鸡巴,拽的已经大了,痒痒的。

「没,没有。」我小声答道。

「啊,那真是可惜了。」说完,她拿起喷头冲干净了上面的泡沫,一下含到了嘴里,我吓了一跳,以为她要咬我呢。不过倒是没有一点痛的感觉,只是痒痒的,麻麻的,尤其是她的舌尖在我龟头上打转的时候,我感觉很舒服,身体像过电一样。

她允吸的很卖力,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奶子上,让我揉搓着,感觉软软的,没有一点弹性。她开始用双手楼搂住我的屁股,让我的鸡巴在她嘴里来回抽动,一股热流突然的涌出,喷了她一嘴,白白的,稠稠的液体。「啊!」她叫了一声,抬头看着我,「这样快啊,真笨。」「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有些慌张。

「没事,来,到床上来。」她把我拉到了床边,她自己四脚朝天的平躺在了床上,我的鸡巴渐渐的软了。

「过来,摸摸姐姐。」她叫我。

我的双手在她的乳房上来回揉搓着,她喘息的很厉害,嘴里还有啊啊恩恩的呻吟。「啊快点,含嘴里,摸摸姐姐下面,恩恩。」她指导者我,我一一的照做了。我的手指在她两腿间的洞里来回搅动,里面湿湿的。她身体扭动的越来越厉害,屁股向上一顶一顶的。

「好弟弟,太棒了,好爽,啊啊,啊啊。」听着她的叫声,我的鸡巴又开始硬了。

「弟弟,来,躺下。」她一翻身骑到了我的身上,一点一点的向上移动,一直到了我的脸上。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女人的那个地方,我知道我就是从这里出生的。

我感觉一点都不好看,黒黑的裂开一道缝,两片肉分在两边,只有那个小洞里面有些的粉红,像姐姐毛衣的颜色。

她把她的这个洞一下骑到了我的嘴上,我感觉一阵窒息,她在我的嘴上不停的摆动着屁股,「快,弟弟,把舌头伸进去。」我伸着舌头,一股粘液蘸了我一嘴,很不舒服。她疯狂的在我嘴上扭动着,淫水弄了我的鼻子,脸上都是,我用双手推开了她。

「怎了弟弟,是不是想要了?」她回头看看我的鸡巴,的确翘的老高了。

她向后挪着屁股,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在那个肉缝上摩擦了几下,然后我的鸡巴就慢慢的淹没到了她的洞里。

「啊,好舒服,弟弟的鸡巴真大啊。」她疯狂的扭动,时不时的上下拔出,坐入。我的鸡巴好痒,不由的开始向上迎击。她叫的声音更大了。

「好样的弟弟,就这样,用力。」我感觉从未有过的冲动,一下把她压在了身下,把她的双腿驾到了我的肩膀上,我感觉这样可以让我的力气得到更大的发挥,我也可以清晰的看见我的鸡巴在她的肉洞里进出的景象。

「姐姐,是这样吗?」「恩恩,是,再快些深点,深点。」她雪白的屁股在我的撞击下都渐渐地有些发红了,我还在拼命的插着,插得她都求饶了,「弟弟,好了没有啊,我都来两次了。」「姐姐,你在忍回儿啊,我感觉好舒服,姐姐的这个洞太舒服了。」我开足了马力。

「嗯,你快些啊,我吃不消了啊,啊啊啊恩恩哎呀,轻啊轻轻点。」「啊!」我终于射精了,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抽搐着,射精的过程持续了好久,每一次鸡巴的抖动,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姐姐的阴道在收缩,加紧。

我趴在姐姐身上,手里玩弄着她的乳房,「姐姐,这种感觉真舒服。」「恩,弟弟也让姐姐好舒服,你真棒。」她说着亲了我一下。

那一晚,我不知道爬上了这个可以做我妈妈的姐姐身上几回,但我的确爱上了这种感觉。

从那以后,妈咪姐姐常来我这里过夜,虽然她代替不了我的亲姐姐,但还是让我排解了一种寂寞,也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快乐。

转眼已经七月底了,要是在学校我又该放假了,我真到很想那个从小照顾我的姐姐,我也想这次就告诉她我一直没离开过北京,没离开过她。我再次拨通了姐姐的电话。

「姐姐!」「是彪子吗?你去哪了?我以为你丢了呢?呜呜呜!」电话那头传来了姐姐的哭声,我不知所措。

「姐姐!」「你在哪?在北京吗。我去找你。」姐姐很激动。

「在,就在你给我租的房那边。」我声音很小的答道。

姐姐来了,臭骂了我一顿,她一直在找我,她打电话到家里,知道我一直就没回去,她说她快急疯了。这次她抱着我很紧,在她怀里,我哭了。

15838字节全文3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