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母女的颤抖
母女的颤抖
房间里有三名男女。这个房间很宽大,有沙发和音响也有足够活动的空间。

二个男人都很轻松自在的样子。一个是目光短利的中年,穿睡袍坐在轮椅上吸烟。

另外一个就年轻很多,也有英俊的面孔。这个人是坐在沙发上翘二郎腿,手拿玻璃杯。二个人有共同的眼神,很容易看出是父子。

「现在,开始吧。」坐在轮椅的男人把烟蒂弄在烟灰缸里。

「舞子,到这里来。」一直悄悄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站起来。穿年轻家常服的舞子活动时,会觉得房间里突然变华丽。

这个女人三十又半,是女人最熟的年龄。身材高佻,有非常好身体。淡妆的美貌会吸引任何男人的视线。可是,她现在的脸上充满沉闷的表情。

「要和过去一样的做。」舞子用悲哀的眼光看一眼轮椅上的男人。

「老爷,求求你,今天就饶了我吧。」舞子虽然这样说,但她的口吻是已经完全认命,明知哀求也没有用的样子。

「我是没有什幺关系,可是守知还年轻,大概不会答应吧。」「没有错,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累了。我想做什幺就做什幺,而且你是守知在的时候会更狂乱啊!」舞子看一眼守治,但什幺也没有说,守治看到舞子悲哀的表情感到心烦。

「开始吧!爸爸,往常一样给她弄吧。」「老爷,拜托你……」「什幺事?想要我给你拉下拉链吗?」舞子已经完全没有反抗的气力,只有点点头。轮椅无声无息的来到伫立的舞子背后,后背的拉链被慢慢拉下去。

「其馀的,你自己弄吧。」舞子点头后,肩上脱下佯装,然后慢慢落在脚下。

再解开衬裙的肩带,轻轻滑下去。拉丝袜的手稍许犹豫一下,那是因为男人像盯入肉里的眼光,使子产生羞耻心。

在这样的男人们的面前,慢慢露出肌肤,无论做过多少次,还是无法习惯。

狠心拉下丝袜的舞子,感觉出男人的眼光钉在她扭动身体。他们对舞子忍着羞耻自动暴露出美丽裸体的模样,也是不论看过多少次,还是会感到很新鲜的性感。

舞子身上只剩下浅粉红色的乳罩和三角裤,掩饰美丽美丽成熟的肉礼,然后用双手摆出简单的姿势,慢慢转一圈身体。再次面对守治时,舞子取下乳罩。当放在脚下时,没有任何东西掩盖的丰满乳房,好像很重的摇摆。

舞子的手放在最后的一件三角裤上。二个男人同时咽下口水,这个薄薄的三角裤,又小又透明,根本不能掩饰,但有没有穿在身上,还是会有很大差异。

舞子为羞耻感不由得扭动身体,慢慢拉下去。因为拒绝脱光衣服,受到严厉处罚,从那次以后就强迫她自己脱。可是羞耻感还是一样,一点也没有变。

从细柔的脚下脱去变成一小块布的三角裤,舞子就以出生时的赤裸模样伫立丰满的胸部和屁股散发成熟女人的性感,可是细小的脖子或修长的双腿都显示出弱女子的风味。

「再一次慢慢的……」轮椅上的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说。

舞子就是这样伸长双臂没有掩盖身体,开始慢慢旋转,这一次是在背对着守治的位置停止。男人凝视舞子髅,哺喃的说:「胖一点了。」这句话使舞子的脸立刻红润,为了不用双手掩饰裸体,舞子拿出最大的抑制力。

男人对舞子羞耻的模样好像感到满足,慢慢转动轮椅停在她的面前。舞子虽然没有受到任何催促,但立即跪下。能感觉出守治在背后看她,舞子双手伸向面前的男人。

舞子慢慢拉开男人的睡.手指伸到在面前软绵绵无力垂下的东西。舞子的这种动作,使没有任何支撑就向前挺出的美丽乳房发出微妙的摇动。就好像被那样的情景吸引过去似的,男人粗糙的手伸了过去。男人的手指捏住乳头就开始滚动乳头。舞子感觉出这样的爱抚和她的意志毫无无关连的,使肉体里火热起来。

「不要只顾陶醉,快弄啊。还有守治你!」男人的声音使舞子吓一跳,急忙把脸靠近手里的东西。先在龟头吻一下,然后悄悄伸出舌头。

「把腿分开!」守治在舞子的屁股打一掌。他是从后面抚摸舞子的大腿,以轻柔的触感在敏感的肌肤上移动。

「还是有好的敏感度。」男人用手把舞子的头发拉一下。舞子皱起眉头,拚命的忍耐分不出是痛还是快感的感觉。

舞子把轮椅上的男人的东西完全含进嘴里,用舌尖在那里轻巧的摩擦,但始终没有一点变化,使舞子感到急躁。

现在,她身上有四只手在抚摸,不知何时腿已经分开。雪白的屁股向守治的方向突出,还在轻轻颤动,当守治的手指摸到耻丘的淫毛和湿湿的花瓣时,舞子的身体忍不住向后微仰。可是他手指只是在花园的周边游动。使舞子产生难以忍受的感觉。

「已经开了,澈底的盛开了。」守治的手指像是围绕花朵的蜜蜂,而舞子的肉礼像迫不及待的颤抖。

「这边如何呢?」守治拨出手指摸到舞子的肛门。在这刹那,舞子的身体猛烈颤抖想逃避,但守治手指继续活动。沾满舞子溢出淫汁的手指,慢慢插入肛门。

那里受到刺激时,舞子感觉到全身都燃烧的强烈快感。

「这边更舒服吧。」守治愉快的看舞子的反应,轻轻转动手指,在手指的操纵下舞子的屁股随着摇动。每次也把守治的手指夹紧到快要折断的程度。守治向前面的男人做一个信号,把自己的肉棒顶在屁股洞上,舞子的后背猛颤抖。但守治不理会这些慢慢插入。

舞子在喉咙深处发出晤唔声,扭动身体像挣扎,但下半身被固定的根本无法动弹。守治停止进侵时,舞子松一口气,但轻微的动作也会带来强烈的喇激,只有在急促的呼吸中,使冒出汗珠的身体静止不动。

守治的手指又回到耻丘,玩弄盛开的花园。这样的动作迫使舞子做出淫荡的行为,又引起肛门的强烈快感。

「啊……受不了……」不知何时舞子的嘴离开男人,发出沙哑的声音。她如受到狼攻击的小白兔,用手拚命的抓地毯。

「这里的感觉怎幺样?」守治用愉快的口吻说着,更用力的活动身体。

「求求你,饶了我吧!」不只屁眼里被插入,手指又深深侵入花园里,这二种东西在体内摩擦的感觉,很快把舞子带到高潮。当全身猛烈颤抖,眼前会晕眩的强烈快感把舞子包围时,守治也发出野兽般的吼声射精。

轮椅上的男人看着在眼前展开的淫荡光景,沉入痛苦的回忆里。不着大雨。

可是汽车里很舒服,伊东刚二舒舒服服的坐在助手席上。

开车的是舞子,自从她做刚二的妾还不到二个月。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亡夫的独生女美加和舞子二个人。母女的生活已运穷途末路的程度,当时还想和女儿一起自杀,后来救她的就是刚二。

刚二虽然还是能工作的年龄,但对过去为发展事业牺牲一切的人生,突然感到很累,于是就退休。他的巨额财产养舞子和美加是太容易的事了。

刚二偷偷看一眼握住方向盘凝视前面的舞子有美丽气质的侧脸。车里是很舒适,但她高挺的鼻梁上冒出汗珠,从耳根到脖子是兴奋的变成粉红色。

「快要到了,你觉得怎幺样呢?」刚二用愉快的口吻问,可是没有得到回答。

他伸出手拉卷曲的柔软美发。

「啊……不要这样……太危险了……」舞子看着前面发出慌张的声音,她的呼吸急促,有一点痛苦的样子。刚二从衣服上享受丰满乳房的触感。在乳房的根部轻轻的揉搓时,舞子紧张的凝住气,可是车左右摇摆,又急忙注意前方。对无法抗拒的舞子,刚二更得意的大胆爱抚。

「啊……求求你……不要摸了……」从舞子的身上喷出冷汗,能感觉出衣服贴在身上。

「啊啊……不要这样……」从舞子的乳房传出甜美的刺激到达全身,使大腿根麻痹了。

「你只要好好驾驶就行,怎幺!已经变成这样了!」刚二从汗湿的上衣揉搓突出的乳头,这样的刺激使舞子的呼吸零乱,在坐椅上扭动屁股。

「这边的情形怎幺样?」乳房刚获得解脱还来不及喘一口气;刚二的手争已伸到散发出浓厚女人味的下半身,舞子是穿宽松的白裙,刚二拉起裙子,露出可爱的膝头,还有修长的大腿。

「啊……饶了我吧!」刚二不理会舞子的哀求,继续拉高裙子。

舞子没有穿三角裤。雪白大腿根不时的颤抖,黑色的草丛羞涩的摇摆。可是最惹眼的是有一条红色的绳子,从舞子的下腰部剖开三角地带,继续向屁股延伸过去。绳子上有结扣,而且紧紧的陷入舞子的神秘阴户里。

「求求你……不要摸了……」刚二伸手过去时,舞子发出尖锐的声音,刚二不理她的哀求,确定结扣部份凹入敏感的部份时,用指尖挖出来。只要稍许动到绳子,舞子就忍不住发出哼声扭动屁股。刚二使绳子旋转一圈,确认结扣上沾满花蜜,舞子的花瓣还在涌出和蠕动。

「不要弄了。我没有办法开车了。」刚二好像听不到舞子的话,刚二只顾把手指插入花瓣插入到第二关节。突然,舞子发出很奇怪的喊叫声,双腿紧张的痉挛,刚二只顾玩弄舞子的身体,没有看到车外的情形,但强烈的冲击力,使他了解状况,也在刹那间认命。

在下雨的天气里,驾驶的入不注意的话,当然会发生事故。时间的流动好像很奇妙的慢,在感受到汽车猛烈冲击时,好像对舞子耻丘上的绳子看的非常清楚。

也就在这刹那,舞子昏迷过去。

好像有人在刚二身边说话,有人在很远的地方叫他。这个声音在他脑里慢慢旋转,刚二终于张开眼睛时「啊……你醒过来了。」低头看到的是满脸愁色的舞子。

「这是那里?为什幺……」刚二慢慢想起最后的刹那,开始担心自己为什幺躺在这里,无力的移动视线看到守治。

「太好了。你昏迷三天,叫人担心死了。」但看不出守治很担心的样子,但舞子好像很伤心的在刚二的枕边哭泣。

「对不起……为什幺……」刚二用手轻轻抚摸舞子的头发。

「没有关系,那是我不对。」舞子拚命摇头,守治在旁严肃的说:「不是担心那件事。老爸,你再也不能走路了,腰以下的神经完全没有用了。」刚二的手停止看守治的眼神里逐渐出现理解的表情,同时也出现激烈的恐惧感「让我一个人想一想。」守治拉起舞子,搂着她走出病房。

剩下的刚二茫然的望着天花板。色泽美加回来后就皱起眉头。在极像母亲的美丽脸上,冒出羞耻与厌恶的表情。她十又七岁。是处女,可是和朋友们的谈话中,已经得到关于性的知识。美加知道她的母亲的生活是受到刚二的帮助。虽然不愿意也没有法子。准备能工作后,马上和母亲二个人自立生活。

她很爱舞子,舞子虽是母亲,但对美加而言,可以说是温柔的姐姐。美加知道舞子已把美丽的肉体给刚二,对这件事也只有默默接受。在发生那件可怕车祸以前,他尽可能的不去碰到舞子的这些秘密。

在发生车祸以前,也自以为知道道刚二与舞子做什幺事情,偶尔看到母亲的脸颊红润眼睛湿润,也假装没有看到。

可是发生车祸以后,美加就无法抑制自己越来越强烈的好奇心。那次的车祸使刚二的下半身不遂,也就是说去男性的机能,可是为什幺舞子还是露出那样羞涩的模样呢?美加做了一个假设,但只对了一半。

她想,这个家里只有二个男人,那是刚二与守治,而其中的一个人已经不能做到男人的机能。这样说来,舞子是和守治发生关系了。这样子假设使美加极度震撼。她虽然不愿相信,可是舞子多次散发出的淫荡的气氛,对自己的想法越来越有信心。

守治比美加大七岁。可是在比她看起来就成熟多了。而且有洗练的举止,是极能吸引女人的男人。自从来到这个家,美加对他一直都很在意。

「这样的守治和母亲……」每次想到这里,美加的心就很激动。

今天一定要查个究竟,因为美加回来后立即发觉房里充满奇妙的气氛。查明要做什幺?当然美加也说不出目的。只是觉得不能这样继续做一个明眼的瞎子。

悄悄的走上二楼,美加把书包放在自己的房间,又悄悄回到楼下。非常小心的靠近里面的客厅。在房门前屏息站立,墙很厚,从外面听不到任何声音。可是房里确实有人的动静,也传出淫靡的气氛。忍不住轻轻推动很重的门。紧闭眼睛慢慢用力。构造完美的门意外的轻易无声无息的推开。

就在出现微微的门缝时,美加突然听到情脆的打击声,几乎吓得要跳起来,觉得自己发出沉闷的哼声,但实际上是从房里发出来的。当把眼睛放在门缝上时,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伫立在那里也没有发觉身体在颤抖,那里的景色是美加完全无法想像的。

有一匹雪白美丽的母马,拼命的摇动轮椅。惊慌的美加怀疑自己的眼睛,但那匹母马确实是自己的母亲。她的样子足够使美加惊讶。趴在地上的母亲,嘴里塞入球状的箝口具,钳口具上的二条马握在刚二手里。腰上有很宽的皮带,一直延伸到轮椅上上。母亲移动身体时,乳房很性感的摇摆。

可是真正使美加受到冲击的,是从母亲的屁股长出来的马尾巴,而且长出的位置使美加难以相信,因为确实是从屁股长出来。美加的手抓紧门把。全身都无力,不然一定会倒下去。轻轻做一次深呼吸,使自己镇静。再次听到清脆的打击声。

妈妈在拚命的拉轮椅。红色的尾巴随着摇摆。好像真的从那里长出来。好像是真的一样。在美加的已经短路的脑海里只留下这样的印象。就在这时候美加有了新发现,在妈妈的身上有浅浅的粉红色痕迹,而且不只是在后背和屁股,雪白的乳房上也有很多随着身体在律动。

美加一时还不知道是什幺,但立刻明白那是鞭打的痕迹。因为刚二等里拿短鞭,鞭头分三条,吸满了母亲的汗水发出黝黑的光泽。刚二群起皮鞭打在妈妈律动的丰满屁股上。发出悦耳的清脆声,在妈妈的屁股上又增加三条新的鞭痕时,美加就像自己被打,紧闭上眼睛咬紧牙关,感觉到有一种自己也不明白的,火热的异常感在身体深处流动。

不知何时,美加用双手在学生制服上抱紧自己的胸部,衣服下的乳头不但尖挺,还在脉动。从乳房传出列的电流到达全身,快感使她的眼睛湿润。一双手离开门把,钻进裙子里,手指很自然的到达下腹,知道那里有火热的湿润,美加把眼睛压在门缝上,双手急忙活动。她的呼吸逐渐急促,指尖急速抚摸早已熟习的开关。

就在美加把全身投入包围全身的火热快感里时,客厅里情形情大变。美加再次看清时,妈妈的腰带和媚嘴的道具已经取下。妈妈的全身是汗,身上有粉红色的条纹跪在那里,美加觉得妈妈的那种样子很美。妈妈仍在性感的摇动屁股,一摇动插在屁眼的马尾就扫在她的大腿上,刚二拿一样东西给妈妈,她犹豫一阵子那是模仿男人性器的东西。那东西伸出的电线,握在刚二的手里。

妈妈好像终于下定决心,把双腿分开。完全暴露出阴户,把手里的东西慢慢插进去。美加几乎不能呼吸,难以相信的看着那个东西插进去。她不敢相信妈妈的阴户,能容纳那种东西进入。

突然妈妈开始痛苦,使得美加几乎要叫起来。原来妈妈像跳草裙舞一样的用力纽起屁股。美加真不知道人的身体能那样猛烈活动。刚二笑嘻嘻的低头看妈妈扭屁股。妈妈好像已经不能忍耐,抓住自己美丽的乳房揉搓。

「啊……啊……」美加听到妈妈妖媚的哼声,自己的手也忍不住更激动的活动。当用自己的手获得强烈的快感时,美加的身体无力靠在墙上,就在这刹那,她的身体被抓住后丢进房里。美加抬起头时,听到妈妈软弱的喊叫自己的名宇。

「啊……守治,这是怎幺回事?」「她在偷看你们,而且还自我安慰呢?」守治有嘲讽口吻的话更增加美加的屈辱感。她脸色通红的摇头,这是她下意识的动作,舞子看到长成美丽少女的女儿,现在受到羞辱,还强忍住不流泪的样子,心里感到刺痛。插在舞子身体里的假阳具,已在女儿美加进来时停止活动。

「老爷,请你原谅我女儿吧,对我是怎幺样都可以……所以……」舞子鸣咽着说不出话来,美加茫然的看着围绕她的三个人的脸,刚二是用将有好戏上演的表情看美加。这时候条守治说:「老爸,我要美加。你可以自由的玩弄她妈妈舞子。我觉得美加很好。」刚二对露出恐惧表情像求救的舞子说。

「舞子,你女儿美加必须要受到处罚,以后的事是由守治决定,你担心是没有用的。」刚二的口吻虽然温柔,但舞子知道女儿绝不可能安然无事。舞子伤心的闭上眼睛,同时滴下泪珠。

「还是把那种事忘了吧!」刚二打开手上拿的开关。

舞子的身体猛然颤抖,双手抱紧下部,可是从体内传出沉闷的转动声,舞子很快就忘记身边发生的事。把脸压在地毯上,舞子高高举起屁股,为体内涌出的刺激用力运动腰肢。从肛门长出的红尾巴配合着淫荡的摆动。

美加看到到母亲忘我扭动的情形时,也了解到自己的命运。美加回头看到守治为期待感露出笑容,笨重的摇摇摆摆的站起来。守治把她的双手绑在背后,但美加也没任何反抗,呆呆的站在那里。守治把绳尾绑在天花板的滑车上,把美加吊起美加咬紧牙关忍耐,守至把绳子打结后,问美加说:「我先问你,你还是处女吧?」美加的脸颊立刻红润,同时点头。

「刚才你自己弄的好像很舒服的样子,真的是那样好吗?」守治伸手到美加凌乱的制服胸都,从乳房上抓紧新鲜的乳头。

「啊……」第一次被男人玩弄的屈辱感与恐惧使美加发出尖叫声。

「不要……不要啊……」「还说这种话,已经都这样子了。」守治绕到美加的背后,把火热的呼吸喷到不停摇动的耳孔里,还用双手轻轻抚摸,和用自己的手有完全不同的触感,使得突出的乳头搔痒到痛的程度。守治手指在那里摆弄的刹那,美加的身体颤抖起来。

「真是敏感啊……好像和你妈妈一样的好色。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人了。」美加虽然想拒绝,但守治的手在她的身上抚摸,阻止她做那种抗拒。每当扭动身体时,甜美的刺激会在身体涌出。

「你的母亲也是淫乱的女人,看吧……」美加从朦拢的眼睛中看到,妈妈变成一只母兽狂乱的样子,虽然立刻闭上眼睛,但那样的影响已是清楚的烙印在脑海里。美加再次流下眼泪。

「不用流泪,你马上也曾变成那样的。」守治的等离开乳头伸向裙子,裙子落在美加的脚下。守治好像迫不及待的撕下破衬裙,现在只剩下三角裤,「喂……能透明的看到刚残手淫的痕迹。」守治好像很愉快的用手摸沾上蜜汁湿润的地方,使美加发出尖叫声。

「这样湿涤淋的不舒服吧,还是脱了吧……」「不,不要碰我……」守治的手拉到三角裤时,美加用力扭动屁股,但也只能使守治的眼睛有更多的享受而已。

「原来扭动屁股时,这里会变成这种样子啊!」当美加听到这句话停止扭动屁股时,手治立刻把她的三角裤拉到膝头上。吓得美加的身体猛烈颤抖。守治也看到在前面出现尚未绽放的湿润花园,不由得吞下口水。伸手把那里分开,有新鲜的红粉色肉片包围。

当守治的手指摸到时,美加的身体也弹动,然后深深汉一口气。那里也随着微妙的活动。守治站起来脱光衣服,那个东西凶猛的挺立,美加看在眼里,产生难以相信的感觉。

「不用惊讶,你也很快就像你母亲一样了。」守治靠近美加双手抓住乳房,雨点般在美丽的脸上亲吻,抚摸还没有完全成熟的肉体。过去只有自己的手摸过的身体,在守治粗野的抚摸下激烈颤抖。守治的手指碰到肉体的开关时,美加发出欢喜的尖叫声。

「求求你,温柔一点吧。」美加以含泪的眼睛望着守治,小声衮求。守治点点头,轻轻把自己东西对正美加,确定位置后,双手抱紧她有弹性的屁股。终于那一刻来临,美加她的上身用力向后即,产生火烧般的疼痛与身体会融化的快感。

二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合,呼吸急促,美加的美丽乳房压在守治的肩上,就是静静不动,守至美加也会感受到乳房不时的颤抖。守治开始慢慢活动身体。在美加的身上变成数倍的感受。不知何时疼痛已经消失,美加在守治的怀里为目眩般快感不断扭动身体。

疲累到极点的舞子吐出沾满花蜜的假阳具凝视女儿和守治。二个人也不知舞子在看,在快感的波涛中旋律逐渐的增快。

「啊不行了!」美加从守治的肩上抬起头,全身随着猛烈颤抖,身体充满快感时,守治也发出野兽般的吼声,身体伸直、不动。当变成一体的二个人结束激烈的交媾后,守治和美加都觉得混身无力,但也都露出满足的笑容。

「清理他们二人的身体吧。」刚二对含泪的舞子命令后,独自一个人走出房间。舞子在清醒之际,看到美加的腿上有鲜红的血流下去。刚二在第二天自杀。

就是用引起车祸的绳子上吊。在桌上有遗书那是给守治的一封信。

守治看到时,受到强烈的打击,觉得眼前是一片黑暗。那里写着刚二最后遗嘱。

将舞子与美加赠送给肉的支配者。

????????总字节数:16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