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3)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3)
作者:ckltony 字数:6478

第43章夜探洛阳绿柳庄

几日的奔波,张瑞、许婉仪母子俩终于来到这洛阳城。

张瑞将马匹交给客栈小厮带到马房喂饲青料,吩咐小厮好生照顾马儿后,张 瑞给了小厮一两雪花纹银。小厮得到意外之财,自然欣喜万分,急急答应好好喂 养。

这两匹烟雨山庄的马儿皆是上等好马,张瑞母子俩能够几日间就到达洛阳城, 全靠这上等马儿一路疾驰奔跑,才能短短几日到达。

张瑞随即离开马房,前往客栈与娘亲许婉仪汇合。

这母子俩此时扮作为一对相貌平凡的小夫妻,此种掩饰,全部得益于银姬提 供的那出色的人皮面具。许婉仪此时没有了往日靓丽的打扮,模样十分普通。张 瑞看着自己眼前的「娇妻」娘亲,心里嘀咕,「还是娘亲脱下面具好看,这般模 样实在是太平凡了。」

张瑞心里一直惦记着这洛阳城外,洛水之畔那座绿柳庄。

上次张瑞与外婆何巧儿因为害怕打草惊蛇,没有进一步探查那神秘的机关密 道。这次张瑞与娘亲许婉仪重出江湖,几番打听之下,并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 息。魔教、顺天盟以及这江湖中各大、小门派似乎非常平静,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顺天盟似乎也收了手,没有再残害江湖中那些中小门派,特别是小门派再也 没有传闻出有被灭门的消息。

这山阳城降龙伏虎寺武林大会以后,本来剑拔弩张的魔教与江湖正道似乎都 安静了下来,这不正常的安宁,似乎预示着将要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大事。

山雨欲来风满楼,张瑞觉得这种压抑的情绪十分不舒服。

张瑞与许婉仪正在客栈一楼用餐,突然听闻江湖中人传言,魔教似乎在长安 城以东秦时称作灞上,现在叫做白鹿原的地方干着什么勾当。

张瑞闻言,没有做声,细细吃食。待用餐完毕,回到后院贵宾房后,才与许 婉仪低声商量对策。

「娘亲,这魔教如果真的在白鹿原有所动作,那此处洛水之畔的绿柳庄此时 一定人手空虚,上次我与外婆无功而返,这次我定要仔细打探一番。」

「瑞儿,这淫神葛进欢坐镇此处,我们还须小心谨慎些才好啊。」

「知道了娘亲,你放心,我现在几有对付这淫神葛进欢的手段,咱们不必害 怕于他。」

「瑞儿,娘亲知道了,只是这绿柳庄乃是魔教一处重要据点,不可小视。瑞 儿,咱们还得从长计议一番。」

母子俩细细商量,此时天色尚早,母子俩却没有心思再出去打听消息,只是 为这探查绿柳庄一事头疼不已。

许婉仪实在害怕淫神葛进欢,当初张瑞中了葛进欢淫毒之掌,几乎送命,自 己也被迫跳崖寻子,也是九死一生。为救身中淫毒、危在旦夕的张瑞,许婉仪付 出了自己的清白之身。后来这谷中下来的几个强人,都是非常厉害之人。许婉仪 估计,当时下来的那个武功高强的五旬老者就是魔教教主温必邪,当时张瑞、许 婉仪母子俩刚刚设计除掉几乎快坏了许婉仪清白的夜书生,没多久那温必邪就下 来了,母子俩幸好躲入深潭水中,逃过一劫。

许婉仪回忆起过往之事,心头还是担忧不已。

张瑞见娘亲眉头紧蹙,知道娘亲内心的担忧,便轻轻抱住娘亲安慰道:「娘 亲,不怕,有瑞儿呢,现在我们也是今非昔比,与那魔教争斗,我们不必如此担 忧。一切有瑞儿撑着,娘亲,来让瑞儿抱抱。」

张瑞此时怀抱娇妻娘亲许婉仪,心里开始暗暗思量该如何进入绿柳庄暗查一 番。

此时天色尚早,张瑞见娘亲神情还是十分紧张,便一把将许婉仪搂了过来, 坐在床头将许婉仪抱坐与双腿之上,转过许婉仪的俏脸,轻轻吻了上去。

许婉仪被儿子一番亲吻,呼吸渐渐地开始急促起来……

这次母子俩首次以「夫妻」身份出现江湖,许婉仪心里还是十分兴奋。能做 张瑞的「妻子」,许婉仪心底已经没有了当初那样的担忧。

母子相奸,这对于一向贞洁的许婉仪来说,是以前良好私塾教育过的许婉仪 不敢想象的事情。这自幼的伦理道德教育,温柔贤惠的许婉仪内心深处还是对于 母子相奸之事隐隐有些不安,虽然自己与娘亲何巧儿都已经成为了张瑞的「胯下 之臣」,但是这瑞儿毕竟是自己生下来的亲身骨肉。自己生下张瑞的阴道私处, 被儿子张瑞一次又一次的进入,被儿子张瑞一次又一次的内射中出,许婉仪想起 来还是觉得非常羞涩。

她想到的是:「瑞儿是自己的儿子,这么多次被儿子射入这么多的男子阳精, 万一怀上了儿子的骨肉,这儿子的骨肉应该如何称呼自己与瑞儿?自己算是这儿 子骨肉的娘亲还是奶奶?这瑞儿该是这孩儿的兄长还是爹爹?」

许婉仪还在思考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前几日我的月红又来了?」

许婉仪作为一个女人,自从张家被魔教灭门,与张瑞禁忌相爱以后,便非常 想为张瑞诞下一个麟儿。张家此时除了张瑞,已经没有一个男丁,这张家香火如 果断了传承,许婉仪觉得自己将是罪孽深重之人。

许婉仪不敢告诉张瑞自己没有怀上张瑞的骨肉,虽然张瑞并不介意此事,但 是许婉仪自己觉得心中不安。

张瑞温柔的亲吻,把许婉仪从思考中带回了现实。

张瑞的吻,让许女色网图片婉仪每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小说每不能自拔。张瑞总是能够挑动许婉仪情欲的勃发, 哪怕是张瑞轻轻的吻,温柔的抚摸,许婉仪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要儿子张瑞的强烈 「安慰」。

许婉仪感觉自己下体已经湿了,便将张瑞的一只手往自己下身私处紧紧按压。

张瑞懂得娘亲许婉仪发出的信号,他轻轻将手贴住许婉仪私处,开始按压那 粒「珠子」。许婉仪被张瑞的动作刺激得呼吸急促,这种感觉让她非常喜欢。

张瑞的手指感觉娘亲的亵裤已经被打湿了,那只抚摸许婉仪阴蒂的手,开始 贴住婉仪娘亲的小腹,一路往小腹嫩滑的肌肤往下摸索下去。张瑞摸到婉仪娘亲 的耻毛,细细拿捏了一番,轻轻扯动,娘亲许婉仪开始紧紧的夹住了双腿。张瑞 又将那只手继续向下摸索,他的指头已经被婉仪娘亲私处淫液润湿了。张瑞伸出 中指、无名指,轻轻插入娘亲的粉红娇嫩阴道,往复抽送,大拇指按压住娘亲的 阴蒂,三根指头一起配合着为婉仪娘亲止却「骚痒」。

许婉仪被张瑞的动作刺激得开始口中娇吟。张瑞闻言,空闲的一只手紧紧抱 住娇娘丝滑后背,口中不断与娘亲舌头纠缠,亲吻之声不绝于耳。

许婉仪在张瑞手指的刺激下,私处更加的奇痒难忍,口中叫道:「瑞儿,快 …快要我……」

张瑞闻言,扯出尚在指奸娘亲娇嫩阴道的手,两手配合着将娘亲许婉仪剥得 精光,被脱光霓裳、罗裙的许婉仪,此时像极了一只可爱的小白兔。

「娘亲,我来了。」张瑞吻着自己娘亲的红唇说道。

「嗯…,来吧,瑞儿,好好疼爱婉仪。」

张瑞的抽动,让许婉仪魂飞天外,张瑞的粗大硬硕温热的阳具总是能深入许 婉仪自己阴道内极深之处,只有过两个男人的许婉仪,此时更能体会夫君张高远 与儿子张瑞带给自己快乐程度的孰优孰劣。

夫君张高远总是规规矩矩的行这「周公之礼」,而且没有儿子张瑞这般如此 深入,许婉仪不清楚为何父子俩阳具为何如此不同?夫君远远没有儿子这般硕大, 为何儿子张瑞会这般硕大,难道这阳具大小还会隔代遗传?难道「公公」张云天 也是这般巨大?许婉仪如此这般猜想,不由得俏脸微红。她心里想到:「许婉仪 你真是不知羞耻,为何会对这男子阳具产生如此怪异的想法?许婉仪,你是瑞儿 的娘亲,你也是受过私塾教育的人,不可以这般胡思乱想。」

张瑞可不知道娘亲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他体会着娘亲阴道内的温暖潮湿以及 紧致的感觉。娘亲的阴道媚肉颗颗肉粒的摩擦,让张瑞非常的欢喜,这种感觉太 美妙了。他自己这几个女人中,除了那绝色美妇周素兰的名器「含羞」,再没有 第三个更让张瑞如此舒适的了。

张瑞猜想,娘亲许婉仪的绝美阴道也一定是什么名器,只是自己尚不知晓罢 了。娘亲的阴道,自己出生时经历过,现在自己又以这种将阳具插入的方式回到 了娘亲生出自己的地方,张瑞心里有种无法言喻的自豪感。

娘亲在自己身下美目紧闭,口中呻吟。娘亲许婉仪的两只张瑞非常喜爱的美 白硕乳,在自己的抽动之下不停晃动,张瑞觉得眼前就是绝色美景,这世间再没 有比眼前美景更出色的了。

张瑞猛烈的冲击,让许婉仪高潮不断,两人身下交合的地方流出的淫液,已 经将床榻上的锦被淋湿了一大片。许婉仪享受着儿子张瑞的硕大阳具带来的快乐, 她无法想象,没有了自己色小姐在线电影的儿子张瑞,以后还怎么独自生存下去。儿子张瑞就是 自己的天,儿子张瑞就是自己的夫君,儿子张瑞就是自己的一切。

「啊…瑞儿…瑞儿…啊…」随着许婉仪的厉声高呼,许婉仪达到了一个高潮。

张瑞享受着娘亲高潮时阴道媚肉紧紧夹住自己阳具的快感,还有那喷发的冰 凉淫液冲刷龟头的爽感。娘亲带给自己的快乐实在是太舒服了,张瑞生出想永远 将阳具深深插入娘亲的阴道媚肉的想法:「娘亲…你实在太棒了,瑞儿真的爱你。」

张瑞并没有射精,他还需要更加刺激才能得到发射的快感。

许婉仪高潮以后,小憩了一会儿,见张瑞想要自己趴伏于床面,知道儿子想 做什么的许婉仪,眼神幽幽的看了一眼,还是慢慢的趴伏下去,翘起了耸臀。张 瑞喜欢后入式,许婉仪却并不喜欢,许婉仪始终觉得这样的交媾很羞耻,就像村 中野狗交媾一般,很是羞人。

张瑞可不管娘亲此时愿意否,张瑞就喜欢这般交合。张瑞将龟头再次沾湿以 后,便准备插入娘亲嫣红的阴唇之口。

今日天色尚早,窗口阳光透射进来,照耀在许婉仪高高翘起的白嫩肥臀上。

张瑞猛的发现娘亲那紧紧闭合的「菊花」在阳光下十分好看,他的心里突然 激动起来:「这娘亲的菊门如此娇嫩,仿佛那尚在含苞待放中的金色野菊花。这 …这实在是太诱惑人了。」

张瑞突然问道身下趴伏的婉仪娘亲:「婉仪,你这娇嫩菊门爹爹是否碰过?」

「瑞儿,你问这作甚?」许婉仪正在等待张瑞插入,却等来张瑞如此怪异的 问话。

「娘亲,婉仪…,你就告诉我吧…,瑞儿求你。」张瑞恳求道。

「瑞儿,你…你问这问题,叫婉仪如何回答?瑞儿,这菊门乃是排便之处, 你爹爹怎会触碰?瑞儿,你不要捉弄婉仪了,还是快快插入吧。婉仪…婉仪想要。」

许婉仪的呼喊,让张瑞目光重新聚集到娘亲那流水潺潺的嫣红阴唇上。张瑞 的阳具重新插回娘亲许婉仪高潮后湿滑异常的媚肉阴道中。张瑞此时抱住婉仪娘 亲的小蛮腰,下体不住撞击婉仪娘亲的美白丰满臀肉,张瑞的目光停留在阳光照 射下的阴户、菊门。

张瑞越来越觉得婉仪娘亲的菊门非常可爱、诱人。他伸出一指,将婉仪娘亲 阴道大量涌出的淫液抹在那朵含苞待放的金色「野菊花」上,指尖轻轻往里钻入。

张瑞指尖传来一种异常紧致的感觉,这是身下娘亲被自己刺激到的反应。

「瑞儿,你要作甚?那菊门乃是排便之处,甚是肮脏,你为何要玩弄哪里?

瑞儿…你…你快快住手,娘亲很是不舒服啊,瑞儿,住手……「

张瑞此时玩的不亦乐乎,没有理睬娘亲的惊呼,他一边冲击着婉仪娘亲娇嫩、 湿滑、舒爽的阴道媚肉,一边不断的将自己与娘亲交合时涌出的大量淫液抹在婉 仪娘亲菊门后庭上,手指指尖也不停的将淫液仔细导入婉仪娘亲菊门后庭。

许婉仪被这种双重刺激弄得晕头转向。她的阴道内、子宫颈被张瑞硕大阳具 刺激得高潮不止,淫液大量涌出,她的菊门后庭被儿子张瑞手指指尖不停的钻入、 扯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传来。

双重的阴穴、菊门刺激,让许婉仪这次真的忍受不住,大声呻吟。幸好此处 乃是客栈后院贵宾房,相对隔离。不然,许婉仪此时好似天籁的萎靡靡之音会让 无数垂涎她绝美娇躯的淫贼们冲动不已的。

许婉仪此时阴穴的舒爽与菊门异样的刺激的感觉混合着搅做一团,她从来没 有像这次一样被男子如此「爱抚」。许婉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菊门好似排便的 似的刺激感觉,却又排泄不出来,而此时阴道内偏偏又传来舒爽的感觉,这双重 的「打击」下,许婉仪高潮了,非常高的高潮……

许婉仪疯了,这次真的被刺激到疯了。从来没有被这般「折磨」过的许婉仪 已经不知道这样条件下发生的如此绝妙的高潮下次还能不能体会?

张瑞下体阳具和手指指尖传来的异常紧致的压迫感,让张忍耐不住瑞也发射 了,他的滚烫阳精一发一发的击打在婉仪娘亲的阴道深处肉壁上,这样异常紧致 的压迫感,也是张瑞首次在婉仪娘亲身上首次体会到,张瑞无法言喻此时的爽快, 反正就只是一个感觉:娘亲的小穴实在是太美妙了,美妙得不忍让阳具离体,好 想永远、一辈子插在里面不出来……

这赤裸背德相奸的母子俩,感受着高潮后的余韵。许婉仪趴伏于锦被之上轻 轻喘息,张瑞趴伏于婉仪娘亲丝滑后背美肌上微微颤抖,这母子俩下体还深深交 接着,两具美好肉体抱拥在一起相互纠缠着……

时间过去良久,交媾后的母子俩才双双平躺于绣枕上,锦被覆盖住两人赤裸 的身体。

张瑞的手指此时轻触在许婉仪的菊门上,感受娘亲菊门张开闭合的那丝动作。

张瑞被手指插入娘亲菊门时传来的紧致深深吸引,他心想:「想不到娘亲的 菊门后庭如此紧致,如果将自己的阳具插入,该是怎样一番舒爽的感觉?没想到 娘亲的菊花后庭居然还是」处子「,爹爹以前就没有享用过吗?嘿嘿,以后定要 寻个机会,将阳具插入这娘亲的菊花后庭。这婉仪娘亲亲口答应自己做自己的妻 子为自己生儿育女时,可惜早已经被爹爹破了处女之身。还好,这菊花后庭尚未 被爹爹开发,嘿嘿,娘亲,你的」处女「菊门,以后瑞儿可是要好好享用一番, 以解这未能得到娘亲处女之身的遗憾……」

许婉仪在张瑞的怀抱里沉沉昏睡过去了,张瑞的双重刺激让她疲惫不堪。许 婉仪此时心里已经没有了那丝对于淫神葛进欢的畏惧,此刻的她只有想永远待在 儿子张瑞怀里不愿意再醒来的想法,她好想永远这般与张瑞一起紧紧抱拥,直到 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直到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诀别……

*** *** *** *** ***

此时已是子夜,洛水之畔绿柳庄外。

张瑞、许婉仪身着黑色夜行衣在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此处暗暗观察庄外动静。张瑞在客栈已经结 账,他们母子将马匹、包裹远远日本酒色网站拴在身后一片密林之中,准备随时撤离。

张瑞、许婉仪以《飞天秘录》轻功身法偷偷潜入山庄一处房顶。趴伏于房顶 的张瑞母子细细观察。这绿柳庄果然人手少了许多,庄内只有一队巡逻的庄丁。

那些暗哨、明岗也较之上次前来少了很多,此刻确实适合母子俩偷偷潜入侦 查。

张瑞感叹这《飞天秘录》轻功身法果然不愧为顶级轻功功法,一个呼吸间便 能跃出两三丈。唯一的遗憾就是实在耗费体力,不过与普通轻功相比,这好处实 在是较之普通家传轻功好了太多。

这母子俩很快来到那处有机关密道的高大屋舍,没有惊动庄内任何人。

轻轻打开房门,声响非常小,几乎没有声响。母子俩熟悉的穿越大厅,直接 来到那高台巨大交椅旁,张瑞轻轻扭转交椅上那个兽头雕饰。「轰轰」之声响起, 高台下方一个方形孔洞呈现眼前,洞中蜿蜒曲折而下的阶梯盘旋向下。

张瑞、许婉仪相互对望一眼,然后走进阶梯里面,消失于黑暗的通道中,过 了一会儿那高台下方的孔洞盖板又缓缓合上。这高大屋舍大厅顿时安静下来,仿 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这处阶梯密道一路延伸,黑暗异常。张瑞母子不敢点燃随身火种照明,只得 一路摸索着前进,幸好此处必定是魔教一处高度机密的地方,普通魔教中人无法 轻易来访,道路倒也平坦无妨,并没让母子俩磕磕碰碰一番。

母子俩大约行走了四分之一炷香时间,终于看到了一处类似地下宫殿一般的 处所。能够通行数人的宽大通道两旁是一间间紧紧关闭的铁门,这里大约有数十 间这样紧紧关闭铁门的房间,房间间隔不远都有燃烧的火把照明。

此处没有多余人员,母子俩悄悄接近。

忽然听闻似乎是两人对话的声音:「李刚,这次你从雾隐山庄潜伏回来,一 定有许多重要机密汇报给了护法吧?护法这次可有好东西赏赐?」

顿了顿语气,那人又说道:「嘿嘿,这护法好东西可不少,特别是那些让女 子发情的淫药,嘿嘿,上次护法赏赐的淫药,兄弟我可是用在了一个小娘们身上。

那个小娘们开始誓死不从,被我用淫药一灌服,嘿嘿,还不是任由我从容发 泄,那小娘们可是爽死了,还一直求我用力干她,妈的,我可是接连射了五次才 摆平那个小娘们。哎,就是可惜啊,那个小娘们清醒后便一头撞死在木柱上,不 然兄弟我还要多享受两次呢……「

那个叫做李刚的人接口说道:「你小子就知道娘们娘们,那次那个小娘子身 死,你被护法狠狠责罚到此处,现在与我一起到这里看守那两个漂亮的小娘们。

你小子可要好好与我一起看守,不得出任何差错,否则护法处罚下来,你我 可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那人听罢,又接着说道:「李刚,那两个护法亲手抓来的两个小娘们可是水 灵的紧哟,我如果能够一亲芳泽,那就死而无憾咯……」

李刚听罢,狠狠的说道:「你小子千万不要打护法抓来的这两个小娘们的主 意,小心护法剥了你的皮。那两个小娘们可是护法的禁脔,岂是你我可以触碰的?

你不要命我还要脑袋呢。「

「李刚,我也就是说说,你那么认真作甚?这护法每隔半月便要」惩罚「那 两个小娘们一番,呵呵,每次我听见那两个小娘们的淫荡、凄厉叫声,鸡巴都硬 的不行。哎…,算了咱们还是好好饮酒,不耽误护法的事就行了……」

潜伏一旁的张瑞、许婉仪听见如此对话,心中都惊讶不已:「两个小娘们?

难道是她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