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少妇失身
少妇失身
大约在两年前,在美国的总公司调了1个黑人总经理来负责中国方面的业务。而天启则被调到这位总经理下面作他的助理。经过他们1年来的努力,使公司的事迹有了明显的提高。天启因此也和总经理(杰理)熟络了当天启哼着小调回到家里,看到老婆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饭便走过去给了她1个热吻说:「梦如,今天公司开了个庆功会。我们总经理说准备提拔1个副总经理,而我是最有希望的1个。如果当了副总经理就能够出国进修,说不定还可以调去美国的总公司呢?」「真的吗」梦如高兴的跳了起来讲:「那你出国的欲望就有希望实现了,我也要随着你去,去煮饭给你吃,去那边服侍你,顺便也去见识1下。」看着梦如兴奋的模样,我也感到莫名的兴奋,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梦如的乳房虽然不是很大但却10分的饱满,以她1米65的身高却具有34D罩的胸围来讲是很少见的了。梦如很快接受了我的信息,给我更热忱的回报。我没有作过剩的动作,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脱掉她的内裤。她便熟练的把我直接引导进她的体内。我像只野马在那郁郁葱葱、温暖湿润的大草原里奔腾着,她就像训练有素的训马师1样不停的刺激着我,让我自由的宣泄那过剩的精力。当我心满意足的躺到地板上时,梦如早已气喘嘘嘘的躺在我的胸膛上休息着,仿佛她比我更享受其中的乐趣。

  不可否认,梦如就是1种很容易满足的女人。我在她的身上不但得到了肉体上的满足还得到了精神上的征服感。我看着她那娇媚的面孔,我惊奇的发现在梦如的身上已找不到农村姑娘的庸俗,取而代之的是那成熟少妇的魅力。5年的城市生活把她的农村气质完全的磨灭掉,也使她完全的演变成1个美丽娇艳的女人。结婚5年来梦如1直是我唯1的女人,她的身上有着1种与众不同的魅力,1举手1投足之间都有1种莫名的吸引力,具有了她,别的女人在我的眼里都不再美丽。因而我对她说:「老婆,能娶到你是我的福气。」梦如听了给了我1个吻说:「不是的,能嫁给你是我的福气。记得在我爸去世的时候就已将我托付给你,后来你去读大学,我以为你会不要我这个乡下妹。但你读完大学后还回来娶我把我带了出来。能有这样的生活我已心满意足了。你是我第1个男人,也是今生唯1的1个,只要有你在我身旁我就足够了,其他的我都不要。」听了梦如的这番话,我就知道当初回去娶她的决定是没有错的。

  当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些年产生的1切时,梦如钻进了我的怀抱对我说:「老公,我想生个孩子。」「为何,在迟几年吧。」「还要等几年阿,今年你都29岁了,我也25岁了,年纪都不小了。再说我们结婚都5年了还不生1个人家会笑我的。」天启听了回答说:「谁会笑你,这里时城市不是乡下,生孩子的事还是迟点在说吧。」梦如见我不答应便委屈的掉下了眼泪说:「今天,你爸又打电话来问这件事,我都不会回答他老人家。你也要体谅他老人家1下吗?你常常要我吃避孕药,书上说吃多了会不孕的,如果以后真的有甚么事你叫我怎样办。」说完便真的哭了起来。我知道梦如要做甚么事都要问过我的意见,如果我不答应她事不会去做的,但看着她委屈模样叫人心疼便哄她说:「好了,你说了算。」梦如听了马上转悲为喜说:「说话要算数。」我点了点头。梦如又钻进我的怀抱说:「老公,你猜今天是甚么日子。」我摇了摇头说:「是甚么日子?」梦如噗哧的笑了1声说:「今天是我月经后的第10天,也就是说这星期是我的排卵期。我把所有的避孕药都吃完了,我可不会再买的了。」我听了便哈哈大笑,梦如看见了捶打了我1下说:「有甚么可笑。你说过的话算不算数?」我点了点头。「好」说完梦如便往我身上压了下来……第2天晚上,我约了杰理去酒馆饮酒。当3杯下去的时候,舞台上的表演也结束了。这时候候杰理说:「小唐,你觉得美女得标准是甚么?」我不假思索得说:「那固然是样貌好身才好。」杰理听了摇摇头说:「你只说中其中得1点,还有两点。1是要有好得皮肤,好像刚剥了皮的鸡蛋1样白里透红。2是要有美女的气质,要有那种成熟女人的魅力,让人看见了都会把持不住的。只有具有这3点的女人材配叫美女。」我听了笑了笑说:「你说的这类女人这个世上没有多少了吧!」杰理听了说:「少是少了点,但我也找到了1个。」「那是谁?」我好奇的问。杰理回答说:「那是我们老板的女儿,也是我的妻子。」「那你怎样不把她带来?」「唉」杰理叹了口气说:「我想现在她不知在哪里快乐了。」我听了,有点同情他说:「不要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哪知道杰理听了后哈哈大笑说:「你们东方人就是这样,觉得这些事很了不起。但在我们西方人的眼里,这些事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她有她的生活方式,只要她是爱你的,她还会回到你的身旁其他的真的没有甚么关系。」我听了虽然觉得难以接受,但也知道美国人夙来以性开放着称,也没觉得太惊奇。

  喝到101点,杰理就说送我回去。等车到了楼下我好客的问了他要不要上来坐坐。杰理很爽快的答应了。当我开门时梦如正好从睡房里出来,她只穿着我的宽衬衣和1条内裤,衣看见我回来了她便迎了上来讲:「老公,你回来了,今天这么晚的。」虽然是穿着我的宽衬衣但还是不能把她那女性应有的曲线遮盖住,衬衣下那洁白苗条的双腿更是暴露无疑,在灯光的照耀下全部人显得娇艳非常。可当她走到门口时才发现门口还有1个人,顿时满脸通红,马上转身回房换了间衣服出来。我向她介绍杰理后梦如马上必恭必敬的上茶。杰理坐了很久,直到102点多才走。

  过了几天,杰理在上班的时候把我叫进了办公室对我说:「今天,公司开了个会,准备向总公司提交副总经理的候选人名单,我准备提拔你上,但你的学历和资格都不够,所以我准备将几个大客户交给你,再加上我的推荐,我想应当没有问题的。」我听了几近高兴得要从坐位上跳了起来,连忙道谢。这时候杰理又说:「先不要高兴,我有1个小小的要求,不知你能不能答应我?」我听了马上说:「只要是我能力范围的事我1定答应你。」可当我听到杰理的要求时,就如1把尖刀插到我的心口上。我不知道杰理睬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杰理见我没有答覆便说:「今天是星期4,这个星期内你必须给我答覆,否则你当我今天没有说过任何话。」下班后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到了酒馆1个人饮酒。我不知道杰理为何要提出这样的问题,但仔细的想一想,梦如好像完全符合杰理美女的标准。1副典型的瓜子脸形,有着中国古典女性的美、美好的身段和身材使她不管穿甚么衣服都可以突出女性的曲线、大山的水土养育了她1身洁白无暇的皮肤、天生应有的气质使她有吸引人的魅力。可是我有怎能接受如此要求,但如果不接受就会失去这次出国进修的机会。道德伦理的冲击和现实的诱惑不断的在我的脑海理旋转,我不知道该怎样办好,因而不停的饮酒,直到打烊的时候我才轻飘飘的回家。

  当我睡醒时见到梦如坐在床边看着我。我看见了她那有红又肿的眼睛便问:「产生了甚么事?」梦如要了摇头说:「没甚么事,我只是担心你。」「傻孩子,我哪有事。」我安慰她说:「现在几点了。」「101点了。」我听了马上从床上弹了起来讲:「这么晚了,我上班迟到了,快帮我准备衣服。」梦如听了说:「不用了,我帮你打电话请假了。」我1听便喃喃自语的说:「也好,不用上班不用烦。」星期天本是自由放松的1天,可是天启1天都在吸烟,头脑里不断的回想着杰理的要求。看着在厨房干得起劲的妻子天启想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知她好,但他知道就算告知了她也没有用,梦如本身的思想比他更守旧,如果告知了她,她反而会为了自己而手足无措。

  到了吃饭的时候了。天启渐渐的走到饭厅,看见饭桌上全是自己喜欢的菜,还有1瓶红酒,天启知道妻子很少饮酒,因而好奇的问:「今天是甚么日子,我不记得了。」梦如倒了两杯酒说:「今天不是甚么日子,只是我想喝点酒而已。来,我们来碰杯。」当天启静静的享用晚饭的时候,梦如问:「这两天你是否是有甚么不开心的事。」天启要了摇头。「那是否是推荐的是出了甚么问题?」天启抬头看了看梦如说:「没有。」梦如又问:「如果当选的是否是真的有机会去国外进修和工作,还有机会在国外定居呢?」天启又点了点头。「那你是否是真的很想去国外留学?」「想是想,不过……不过。」天启连续说了几个不过还是没有讲下去 。这时候梦如又问:「难道你不想去国外创出1番事业来吗?难道你不想我们的生活过得更好1点吗?难道你不想我们的孩子将来在美国定居吗?」听了梦如1连串的提问天启想了很久才回答说:「想是想,不过……」他还是选择没有继续讲下去。就在这时候候梦如说了1句:「那你就叫他来吧。」天启吃惊的看着梦如问:「甚么,你说甚么。」梦如镇定自若的说:「那你叫杰理来吧。」天启愕然的问:「你时真么知道的?」「那天晚上你喝醉了自己说出来的。当我听倒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样办,但看见你这两天的模样,我很心痛。我知道你很珍惜这次的机会,也知道你是为了我们着想,所以这两天我也想得很清楚了。只要你选择了我就答应。」说完梦如的眼泪就不断从她的眼眶里掉的出来。看着梦如的模样我的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我不知道她会知道这件事,更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的回答,能得到这样的老婆我还有甚么遗憾的呢?因而我激动说:「对不起老婆,其实我不应当想这件事,当时我就应当谢绝他了。」梦如听了我的话后,擦了擦眼泪说:「真的没有关系。只要你知道我的心是怎样的,只要你可以忘记今天,只要你可以忘记今天晚上产生的事,我也能够忘记。只要你不后悔今天做的选择,我也不会后悔。你要知道做任何事都要付出的,为了你我情愿付出。只要你可以忘记今天,我也能够忘记今天,只要你不后悔,我也决不后悔。」听了梦如这番话,我突然发现梦如的身上闪烁着女性的伟大。

  晚餐后,天启坐在沙发上抽着烟,1支接1支。这时候候1个小手轻轻的把他嘴上的烟拔掉说:「吸烟多了会对身体不好。」天启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手,皮肤10分的顺滑,长时间的家务劳动并没有使她双手的皮肤变粗糙。天启把她从后面拉了过来。只见梦如的脸蛋又的绯红,多是喝了酒的缘由。她已回房间换了件衣服。穿着1件粉红色的小睡衣,10分的短,只能委曲的盖住臀部。睡衣很薄、很透明,几近可以完全的看见里面的每寸肌肤,臀部上也只系着1条乳白色,两边绑带,底部带有蕾丝花边,中间是半透明的小丁字形内裤。看上去10分的性感诱人。

  梦如轻轻的坐在了天启的大腿上,双手围绕着天启的头,血红色的双唇渐渐的贴在天启的双唇上,舌头伸进天启的嘴里去交缠他的舌头。天启的双手也已放在梦如的乳房上去挑逗那以是微微翘起的乳头。梦如疯狂的吻着天启,双手却滑到天启的腰间去准备解开他的皮带。「呤……」,电话的铃声使天启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也使梦如如火的热忱冷却了下来。电话还在响着,但天启没有去接。此时梦如理了理她披肩的秀发说:「电话是要接的,决定还是要作的,我不希望你将来会后悔,也不希望你去回避现实。希望你英勇去面对你的决定,也希望你做个不会令自己后悔的决定。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我1定会支持你的决定,不管你的决定是甚么。」说完便拿起了电话,说了几句后就递给了天启便走回睡房。

  梦如坐在梳妆台前,理着她那柔顺的秀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着她和天启之前的生活,她感到10分的幸福和满足。但此时却产生了这样1件事,使她不知怎样去面对。虽然她不知道天启的决定是甚么,但天启这么久还没有进来又使她隐模糊约的预见到会产生甚么事。眼泪又再次从她的眼眶里跳了出来。梦如理好了头发便躺在床上,拉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虽然房间里的空调只开到26度,但梦如却觉得自己得身体不断的在降温,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因而她便不断的用被子牢牢的裹住了自己。

  外面的挂钟不停的敲了9下。房间的门终究被推开了。梦如看了1眼便悄悄的闭上双眼,由于她已清楚的看见天启身后还有1个人。此时她觉得自己的双手好像冰1样的冻。因而她就牢牢的卷起了自己的拳头。

  杰理走进了梦如的睡房,就顺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只剩下1条内裤。他看了看天启,见天启没有走出房间的意思,也没有理睬他。由于他知道这个人不是他的猎物,他在不在都是过剩的。

  天启见杰理脱光了衣服。他就像传统的美国人1样,身上的茸毛特别多。灰白色的内裤下裹着他那丑陋的性器,虽然没有显现出来,但也能够看见他缩成1团的形状。天启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应当走出去,但他还希望有奇迹的产生。

  天启看着杰理走到床前把盖在梦如身上的被子拉开。全部房间顿时充满了春光,妻子几近是袒露的身躯已完全映入的杰理的眼睛里。1个圣洁的性感女神无奈的向那无耻的色魔展现她那娥螺多姿的身段。那乳白色的小丁字型的内裤牢牢的贴在梦如那隐蔽的耻骨陕间,就像1个忠实的卫士1样守卫着她那隐蔽花园的纯洁门扉。

  但杰理并没有过量的欣赏梦如那饱满盈白的身躯便爬上床把他那粗糙的色手放在了梦如洁白苗条的小腿上,顺着梦如的小腿去探索她那神圣洁白的身躯。随着杰理的触摸,梦如的身体不断的微微颤抖着。天启知道妻子是极为不适应别的男人来抚摸自己的躯体。结婚这么久,梦如历来没有穿过暴露的衣服出去,也没试过在别的男人眼前展现自己饱满的身躯,更不用说让别的男人来触摸她的身体。

  杰理迅速的脱下了盖在梦如身上的睡衣,虽然它是那样的薄,薄到几近是透明的,但杰理还是把它脱了下来。明显杰理其实不喜欢有任何东西妨碍他去感受梦如那盈白顺滑的肌肤。

  杰理的手很快的便寻觅到他要触摸的地方。女性的第2性征,梦如那饱满挺立、诱人犯法的乳房已完全的被杰理那庞大的手掌罩住了。

  杰理彷佛要确认丰胸的弹性般似的贪婪的亵玩着梦如的丰胸。柔嫩乳尖也被杰理的色手抚捏住。杰理用手指不断的挑逗梦如那微微下陷的乳尖。

  杰理像是感到了梦如的不安,他没有粗鲁的去蹂躏梦如的乳房。而是像情人般的去抚摸梦如的乳房,让梦如去感受他那带有技能的抚摸,好让她放下心里的包袱。

  必须承认杰理是个调情的高手。他先是像画圈圈似的轻揉着,指尖不时的去拨动娇小的乳尖。时而又用手指轻夹着乳尖去揉捏乳房。

  他的嘴此时也没有闲着,渐渐的从梦如的脸庞上舔了下来。吻向的梦如的胸脯,靠近了乳房,却没有1下子欺近梦如那平躺仍然挺拔的胸脯。而是从乳房外侧舔过,接着转向腋下,顺着爬向平坦的小腹,再次逼近乳房便像条蛇1样沿着乳沟由外向内渐渐的圈向了乳头。舌头代替指尖去挑逗柔嫩的乳头,头渐渐的往下压,含住了乳头,就像1个婴儿1样贪婪的去吸吮梦如的乳房。被嘴代替了的左手温顺的在梦如的身上滑动,像是要去抚慰梦如那脆弱的心灵和微微颤抖的身躯,又像是要去寻觅另外一个可以激起那深藏在梦如心里的性欲。

  梦如那微微颤抖的身躯在陌生男人不知疲倦的抚慰下也渐渐的停息下来。杰理的手也不再随便的游动,只停留在梦如雪白苗条的大腿上。顺着大腿的内外侧来回的抚摸,时不时成心无意的处碰到梦如臀沟底趾骨间底紧窄的地方。像是在探索着梦如原始的G点,1个可以勾引发梦如爱欲的原始点。

  天启很清楚妻子的原始点在哪里。梦如实际上是1个很单纯很简单的女人,也是1个敏感区10分集中的女人。任何男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掌握到她的敏感区的。更何况杰理这个老狐狸呢?

  果然杰理已放弃了原本的计划。移动到梦如平坦的下腹,抚上光洁细嫩的小腹,探进小T字内裤的边沿,探向梦如隐蔽的草地。虔诚的卫士没法抵抗强悍的入侵者,铁蹄顺利的践踏上从不对外开放的草地,又从容的在花丛中漫步。纯洁的圣地已全无防范,杰理的左手向草地的尽头开始1寸1寸的探索。

  从未向第2个陌生男人开放过的纯洁禁地,正准备被那卑污的陌生手指无耻而色情的侵入。底部是半透明的小T字型性感内裤正清晰的向天启报告着陌生指尖每寸的徐徐侵入。芳美的草地已被攻掠到尽头,苦无援兵的花园门扉已落入魔掌。

  梦如牢牢的夹紧双腿,像是拚命的抵抗陌生手指的侵入,但也于事无补。色情的手掌已笼罩住了她的阴部。卑鄙的指尖灵活的操纵着,无助的门扉被色情的稍稍闭合,又微微的拉开。指尖轻轻的挑动着,温热柔嫩的花瓣被迫羞耻的绽放,不顾廉耻的攻击全面的展开。

  纯洁的门扉被左右成羞耻的打开,稚美的花蕾绽露出来,好像预感自己的悲惨,在色迷迷的侵入者眼前微微战抖着。粗糙的指肚磨擦着嫩肉,指甲轻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粗大的手指挤入柔若无骨的蜜唇的窄处,突然偷袭翘立的蓓蕾。梦以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1下。火热的手指翻搅肆虐。不顾意志的严禁,纯洁的花瓣屈服于淫威,清醇的花露开始不自主地渗出。

  女人是经不起爱抚的,就像男人经不起诱惑1样。花唇被1瓣瓣轻抚,又被淫荡的手指不客气地向外张开,中指指尖攻击珍珠般的阴蒂,碾磨捏搓,两片蜜唇已被亵玩得肿胀扩大,柔嫩欲滴的花蕾不堪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翘立,花蜜不断渗出,宛如饱受雨露的滋润。

  此时,杰理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迅速的把裹在他身上的内裤脱掉,露出了他那龌龊的性器。虽然还没有完全的勃起,但也感到10分的巨大。

  天启握起了自己的拳头。1个陌生的男人在他的床上,露出了狰狑的性具,躺在几近是袒露的娇妻旁边,使他感到男人的自尊被无情的践踏了。他静静的等待着,仿佛要等待到那1刻,那危在旦夕的时刻,他就挥动双拳去保护他作为男人的自尊。但他又在不停的问自己:「到那时我真的会叫停吗?」这个问题他自己也不会回答。

  梦如的双狭已绯红。肌肤也显现出白里透红的色彩,就像刚拨了皮的鸡蛋1样。本已饱满的乳房早已胀得鼓鼓的,就像充满气的皮球1样,绷得牢牢的,看起来更加的美满。本是微微下陷的乳尖也高高的翘了起来,就像粉红色的宝石1样滚镶在洁白如玉的乳房上。乳头和乳晕也由原来的暗红色变成了粉红色。全部人看上去是如此的调和、均匀、艳丽,没有1点的瑕疵,就像1个完善的艺术品1样。

  杰理轻轻的拉开梦如本是紧凑在1起的双脚,生怕会惊动梦如1样。梦如本是夹紧的双腿此时显得如此无力,轻轻1掰便向两旁分开,露出了小T字内裤包裹着的女性神秘地带。

  杰理并没有脱掉梦如那狭窄的内裤,而是把他那粗大的龟头顶在了梦如那狭窄的方寸之地,挤刺梦如的蜜源门扉,梦如全身打了个寒战。粗大的龟头好像要挤开诗晴紧闭的蜜唇,隔着薄薄的内裤插入她的纯洁的女体内。杰理的双手再次去攻击她那毫无防备的乳房。饱满的乳房被牢牢捏握,让小巧的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乳尖。

  纯洁的蜜唇被粗壮的火棒不断地挤刺,纯洁的花瓣在粗鲁的蹂躏下,正与意志无关地渗出蜜汁。丑陋的龟头挤迫嫩肉,陌生的棱角和迫力非常鲜明。无知的T字内裤又发挥弹力像要光复失地,却造成紧箍侵入的肉棒,使肉棒更紧凑地贴挤花唇。紧窄的深谷中肉蛇肆虐,深谷已有溪流暗涌。成熟美丽的人妻狼狈地咬着牙,尽可能调剂粗重的呼吸,可是甜蜜的冲击无可回避,噩梦仍在继续。

  杰理轻轻1拉梦如腰间的绑带,梦如身上仅存的1丁点遮羞布像被折断的胡蝶翅膀1样,散落在床单上。杰理成心无意的把梦如的内裤向天启的方向1抛,天启便接住了。梦如流露出来的爱液把小T字型的内裤的底部都湿润透了,上面还留着女性的芳香。

  所有的障碍已扫除。妻子神秘的3角区地带也已尽映入色魔的眼中。梦如的阴毛很多也很浓,但却长得相当的整齐,就像修剪过1样躺在阴户上,1直伸延到阴道口,把全部重要部份都遮盖住。两片蜜唇已被亵玩得肿胀扩大,再也遮盖不住那粉红色诱人的狭窄肉壁了。

  哇,天啊。从没见过如此巨大的物体。杰理的性具已完全的勃起,就和他1米88的身材成正比1样。巨大的龟头宛如婴儿的拳头般,粗长的黑色性具就像1条烧焦了的木棍1样生长在他的跨下。只有那充了血的龟头略微白1点,但也是褐色般接近黑色。

  天启更是牢牢的握住了拳头,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已不停的冒汗。此时他的心里又是紧张,惧怕,又是好奇。他从没见过这么巨大的阴茎,更不敢想像1会儿他是怎样进入梦如那狭窄敏感的女体内。他也历来没见过梦如和别的男人做爱,她的反应又会是怎样的呢?他又惧怕如此巨大的东西梦如会承受不了。难道就这样把妻子圣洁的身体给他,难道就这样让他区糟蹋妻子那脆弱的心灵。

  [不,不可以这样],天启从心里呐喊。梦如是如此的守旧,女人的纯洁观念在她的脑海里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她是绝对不可能接受另外一个男人的。虽然她现在还在坚持着,但她全都是她心爱的人在付出。天启相信等到重要的关头,梦如1定会停止这场闹剧的。只要梦如1提出,自己就马上冲上去,去保卫自己的尊严,去保护娇小的妻子,甚么后果他都已不会再去理睬了。所以天启还是决定等,等待妻子的叫唤。

  巨大的性具开始渐渐的靠近妻子圣洁的门扉,龟头的尖端已穿越的稠密的黑森林,处碰到纯洁的花瓣。所有的藩篱都已被摧毁了,赤裸裸的陌生阴茎直接攻击梦犹如样赤裸裸的蜜源。

  杰理并没有更过火的动作,只是轻轻的挨住芳草园的秘洞口。

  粗大的手指再次挤入狭谷抚弄着顶部,更开始探索那更深更软的底部。用手掌捉住顶端,4支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于深处的部分。羞耻的蜜唇只有没有奈地再次忍耐色情的把玩。粗大的指头直深入那看似无骨的花唇的窄处,将它翻开并继续深入更深的地方,最敏感的小珍珠被迫献出清醇的花蜜。色情的蹂躏下,深谷中已经是溪流泛滥。陌生男人的指尖轻浮地挑起蜜汁,恣肆地在芳草地上信手涂抹。脉动的硕大龟头微微的向前挺进牢牢顶压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去挑动那敏感的小珍珠。

  杰理的阳具已突破第1道防线,柔嫩的两片蜜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粗大火烫的龟头紧密地顶压进梦如纯洁的肉洞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着肉棒的接触磨擦,听凭陌生男人纵情地品享着自己娇妻少女般紧窄的肉洞口牢牢压挤他那粗大龟头的快感。应用他那奇妙的手指,从梦如的下腹1直到大腿间的底部,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突出的部分,好像是绝不造作地在抚摸着,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

  梦如纯洁的蜜唇已屈辱地雌服于陌生男人粗大的龟头,正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的龟头。指尖不断的去袭敏感的花蕊,嫩肉被粗大的龟头压挤磨擦,化成热汤的蜜汁,开始沿着陌生的龟头的表面流下。龟头的尖端在花唇内脉动,可能会使梦如全身的快感更加上升。

  杰理再次微微的挺进,巨大龟头的尖端已堕入蜜唇深处的紧窄入口,纯洁的蜜唇也已紧贴粗大的龟头。粗大的龟头死死的顶住梦如湿润紧凑的蜜洞口,纵情地品味着蜜洞口嫩肉夹紧磨擦的快感,不住地脉动鼓胀。虽然还没有插进,但也已是性具的结合,此时已和真实的性交只有毫厘的差距了。

  [快点叫停止,梦如。我不希望你这样的委曲求全。]天启急得快要叫出口来,此时他想起妻子对他说过的话来。他已惧怕梦如真的会为他牺牲1切,更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

  梦如已在那没法停息的情欲中抖动。她不断的调剂自己沉重的呼吸,不断控制自己官能上的刺激。但她已感到陌生体尖真个侵入,乃至已感觉到全部龟头的形状。

  [好像比天启的龟头还要粗大],当1想到天启的时候,梦如那接近谜幻的神智顿时苏醒了少量。1种熟习的声音从她的心里呐喊了出来,[不,不可以就这样让他插进。不可以就这样失贞给他。那种膨胀、发烫、甜蜜和疯狂的感觉只能属于自己的爱人。自己宁愿不要安逸的生活也不要失贞给他,更不能背叛天启]。想到爱人,梦如好像恢复了1点力气。她用力的往床头的方向移动。使结合的性具分开,呼唤着天启。心里则向神乞求,1定要让天启在房间里或1定要让天启听见自己的呼唤。不然她不知道这么办才好。

  天启听到了妻子的呼唤,顿时苏醒起来。奔向床头关心的问:「甚么事?梦如。」听见了爱人的声音,梦如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看见天启正用1种焦虑、疑惑、迷茫的眼神看着自己。想到自己的丈夫是怎样深爱着自己,想到自己曾答应过他的种种要求,想到天启是如此的珍惜这次机会,为何自己就不能为他牺牲1点东西时,梦如又把想说的话吞到肚子里去。1连几个「我…我…」也没有说出来。

  梦如看着天启,心里不断的盘算着该如何把自己想说的话告知天启。时间就好像凝聚在3人的对视当中。仿佛大家都不敢打破这僵局。

  突然梦如感到1丝的不调和,有人已按耐不住了。1条狂燥不安的物体正向自己的下体渐渐的靠近。

  [不。不能让他在靠近,不能再让他再碰到自己清白的身体,更不能让他夺去自己圣洁的贞操。]本能的防卫反应使梦如准备用手去遮挡住自己的私处,但阴差阳错的却1下子握住的杰理的阴茎。

  炙热,坚挺,粗大,雄厚结实而且青筋暴露。第1次握住除丈夫之外的另外一条男性的意味体使梦如感到满脸羞红。但随即灵光突现,却使梦如1下子想到了该如何向天启隐晦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天启,这几天不行。这几天不是很安全,他又没有戴避孕套。]说完梦如更是感到脸庞像是火烫1样羞红,她希望天启能明白自己的想法,马上停止这场不应当产生的闹剧。

  但梦如的话却使天启再度堕入迷茫的寻思当中。他感觉到梦如的语气中带有1丝的要求和1丝的坚定。难道梦如真的已决定为自己付出了吗?不然的话她怎样会说这样的话呢?自己应不应当喊停止呢,如果自己叫停止,梦如之前的付出那不是白费了,杰理的便宜不是白占了?衡量这二者之间的得失,再仔细参透妻子的要求。

  天启突然明白了。[对,梦如说得对。叫杰理用避孕套。用了避孕套就能够避免肉体上得直接磨擦,也能够避免杰理那龌龊得液体停留再梦如纯洁得女体内。严格的来讲,这样的性交可以不算是1个完全的性交,也将梦如的损失减少最低,自己最少也能够接受。再说,梦如这几天也的确不是那末安全,这样得要求杰理应当会答应的。]

  天启用1种充满爱意和感激的眼光看了梦如1下,提起勇气对杰理说:「杰理,我妻子这几天不方便,请你用避孕套。」梦如听到天启的话后,脸色顿时煞白。她仿佛此时才明白到刚才自己的话好像又点不对。

  看到杰理摇了摇头,摊了摊手。天启就明白杰理身上没有避孕套。天启苦笑了1下,其实他心里明白又有那个男人喜欢那1层薄薄的隔膜呢,就连自己也10分的讨厌。因而他再次把眼光移向梦如。

  梦如此时好像完全明白了天启的决定和想法,摇了摇头轻轻的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去床尾的抽屉里看看。」梦如的确不是很清楚家里还有无避孕套。只记得3个月前她就没有买有关避孕的任何东西了。此时她心里还在期待这如果没有的话,天启会终止这次的要求。

  天启用颤抖的手去拉开抽屉,但事实却又给他出了个困难。难道这1切都是天意,难道这是上天安排这个男人来真实的夺去妻子的贞操。我该不该放弃这次交易呢?这1切又使天启堕入痛苦的思考当中。他牢牢的再次握紧拳头,想说些甚么,但又没有说出来。因而咬紧双唇,看着床上产生的1切。

  梦如看见自己的丈夫懊丧、无奈的站在后面1言不发后便再次悄悄闭上了眼睛。眼泪不由自主的再次重眼眶了渗透出来。刚重新组织起的防卫也接近崩溃的边沿,但梦如的手还是牢牢的握住杰理的性具。

  [不行,绝对不行。这几天不安全,没有避孕措施是不行的]。梦如在心里呐喊着。

  杰理用舌头去舔干流淌在梦如脸上的泪水,双唇轻吻梦如的脸庞,渐渐的吻向梦如的耳根,在梦如的耳朵旁温顺的说:「放心吧,夫人。我是1个很负责任的男人。」[这句话是甚么意思?难道是说他不会在自己的体内射精吗]?梦如想着。

  可能就是这1句话使梦如的防线完全的被摧毁了。梦如感到自己手上的气力已没法抵挡那储积以久的气力。粗大、炙热的物体穿越了她的手心再次徐徐前进。

  梦如紧握的手渐渐的松开。她感到自己的手正无意的把杰理那龌龊的凶器引导到她的阴道口。梦如不想亲身把那陌生的性具引进自己的体内。因而便松开了双手。

  她已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她已决定了付出,为自己心爱的男人所付出。此时梦如就像1棵柔嫩的小草,心甘甘心的等待着狂风雨的攻击。

  已没有任何的气力可以阻挡悍匪的入侵。粗大的性具像松了猎犬1样,准确无误的向它的猎物方向推动。

  杰理的阴茎可以说是完全的勃起来了。巨大的龟头也膨胀到可怕的程度,正朝着妻子跨间那片稠密乌丝覆盖着的狭窄深谷间推动。

  巨大的龟头渐渐靠近,渐渐的穿透那片湿润的黑色草原,堕入了那早已滋润的沼泽里。赤裸裸的陌生阴茎再次接触到梦犹如样赤裸裸的蜜源,龟头的尖端再次堕入那早已经是泥泞的纯洁深谷当中。纯洁的蜜唇早已失去了防卫的功能,正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的龟头。龟头的尖端再次去探索那雨后的幽香芳草地,蜜汁再度被迫涌出,淌滋润了杰理地龟头。

  杰理粗大地龟头开始在梦如地秘洞口进进出出,纵情地品味着蜜洞口嫩肉夹紧磨擦的快感,狭窄的神秘私处入口被迫向外微微扩大。

  陌生男人1边恣意地体味着自己粗大的龟头1丝丝更深插入梦如那宛如处女般紧窄的蜜洞的快感,1边贪婪地死死盯着梦如那火烫绯红的俏脸,品味着这自持端庄的女性贞操被1寸寸侵犯时那让男人迷醉的羞耻屈辱的表情。

  粗大的龟头渐渐的消失在天启眼前,狭窄的女性私处入口已被无穷大的撑开,去包容和夹紧杰理的龟头。

  杰理的龟头挤刺进那已被蜜液滋润得非常润滑得的秘洞中,深深插入梦如从未向爱人以外的第2个男人开放的纯洁的蜜洞,纯洁的嫩肉立刻无知地夹紧侵入者。粗大的龟头撑满在梦如湿润紧凑的蜜洞,不住地脉动鼓胀。

  梦如强烈地感觉到粗壮的火棒渐渐地撑开自己娇小的身体,粗大的龟头已完全插挤入自己纯洁隐蔽的蜜洞中。自己纯洁的蜜洞居然在夹紧1个绝不相识的陌生男人的粗大龟头,虽然还没有被完全插入,梦如已被巨大的羞耻像发狂似地燃烧着。

  (「他要插进来了……老公,救救我……」)梦如在心里呐喊着。

  天启看着杰理的龟头渐渐的堕入梦如圣洁的嫩肉中,扎进了妻子的体内。妻子那柔软的神秘黑3角嫩肉地带正让1个陌生的物体缓缓入侵,那只属于他的私人方寸之地已落入他人之手,那只为他提供私人服务的场所此刻也被迫为他人提供着一样的服务。

  天启感到1丝丝的失望,他在心里呐喊着,[梦如,不要。快停止]。但是房间还是死寂般的宁静,两人都未将自己心里最想说的话叫喊出来。终究的得益者只有1方。

  字节数:24325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