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女友阿雪的故事(1
女友阿雪的故事(1

(一)我的情结

我叫阿中,中国电信广州分公司的小中层干部。我的女友叫阿雪,一米六六的身高,长相清纯甜美,标准的素
颜七分女,妆后九分女。当然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可能只靠脸上九分的,凹凸有緻的身材是必须的,蜂腰、长腿、翘
臀,唯一有点遗憾的是胸部不够丰满,只有B罩杯,不过内衣加上着装效果,外人只会觉得完美,是看不出来什么
的。

我和阿雪是在我们当地应届大学毕业生招聘会上认识的,当时阿雪刚毕业,去我所在招聘会柜台投简历,第一
次见到阿雪的时候我也是眼前一亮,上身较透明白色衬衣,完全可以看见里面内衣的轮廓,下身不过膝盖的黑色短
裙,包裹不住丰满的臀部。她的臀部就像黑洞一般吸引了招聘会所有男性的视线,她走到哪里,哪里的人就行注目
礼。

我接了她的简历,安排了她面试,并且最后电话通知她,她面试没有通过。

其实我早就知道她面试不会通过,去招聘之前,领导就已经授意今年各个招聘岗位的员工安排,我们不过是去
做做样子。但是约会要有合理的藉口,我藉着欣赏她的才华,安慰与指导她面试为名,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终於把
她追到手,藉着请女主人回家,想和她一起起床为藉口,三个月后,她搬进了我家。

在国企上班相当无聊,上班除了开会领会精神,偶尔做点事,就是上网,无意中看到了《凌辱女友》,感谢胡
作非,把我空洞的精神世界彻底解放了,不过当时并没有碰到阿雪。

自从和阿雪同居后,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不过我很矛盾,阿雪是我见过最单纯善良的人,她高中和大学各谈
过一个男朋友,可是第一次却给了我,我一方面很自责,一方面又幻想着别人从后面上阿雪,阿雪的臀部被别人的
小腹撞击得一颤一颤的,由於阿雪的魔鬼身材,而让别人早早的缴械,把子孙后代全部射进她肚子里。

有一次周五,阿雪下午请假去火车站接她一个初来广州的好朋友,等她回家后,没有去厨房,而是直接去洗澡
了。这个举动让我觉得很奇怪,我关心的去问她:「阿雪,你怎么呢?」

「刚刚帮朋友安排好住宿,回来的时候赶上了下班高峰期,在地铁上碰上了色狼。」

阿雪的话让我血脉贲张:「你没被怎么样吧?」

「地铁上那么挤,那人不停地摸我屁股,噁心死我了。地铁到站后,我立刻下了地铁,打计程车回来的。我洗
完澡就去做饭,你先帮我拿条内裤。」

听到这里我脑中突然蹦出了凌辱女友的画面:女友今天去接好朋友,穿着紧身连衣短裙,打扮得很漂亮,在下
班高峰期的地铁上勾起了身边异性的欲望,站在女友后面的那男人一开始只是用下体磨蹭着阿雪丰满的翘臀,而阿
雪因为挤,没有发觉,直到那男人将手伸进了裙内轻搔着女友的大腿内侧和臀部时,女友才发现碰见色狼了。

以女友的性格,肯定不敢声张,那男人见女友无反应,便变本加厉的把手直接伸进女友的内裤,掐捏着女友的
丰臀,甚至直接隔着内裤爱抚女友小穴,又或直接伸进内裤挖弄女友小穴。女友躲不开,只能忍到地铁到站后,下
车逃离……

我不停地幻想着,兴奋得不行,直接脱了衣服冲进浴室,把阿雪按在墙上,从后面亲吻阿雪的颈背,一只手轻
抓阿雪的乳房,另一只手揉捏着阿雪的翘臀。

在察觉到阿雪氾滥后,立刻尽根没入阿雪的小穴。

由於过於兴奋,不一会我就把持不住:「老婆,太爽了,我把持不住了。」

「嗯……老公,再坚持一会儿,我还没到。」

「老婆,坚持不了了,我要射了。」

「不行,拔出来,会怀孕的。」

我拔出后就直接把精华喷洒在阿雪的臀上,然后又和阿雪洗了个鸳鸯浴,之后,阿雪去做饭,我则把阿雪今天
的衣服拿到洗衣机旁边。我下意思的检查了下阿雪今天穿的纯白的小裤裤,发现小裤裤右边与中间有清晰的黑指印,
小裤裤正中间还有点湿湿润润的痕迹,今天猥琐阿雪的可能是民工,而且阿雪看起来还很舒服。

女人真是口是心非,嘴巴上还说噁心。

(待续)

(二)表弟来访

国企的生活就像围城一样,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虽然没有为生活奔波的艰辛与忙碌,却也无法
逃离领会精神的无聊与空虚。并且本人家境还可以,2000年时,父母也在广州给我买了房,所以没有生活顾虑
却又空虚的我也算半个宅男,平时周末休息时,除了有时陪阿雪逛逛街,其它时间我都缩在房间里打DOTA。

有一年夏天,阿雪上大学的表弟阿峰放暑假来广州玩,阿雪告诉我,她表弟是她大姨的儿子,嘴特别甜,她妈
妈特别喜欢阿峰,我当然要尽地主之谊,好给未来的丈母娘留下一个好印象,便邀请他表弟住我们家。

没想到他表弟不仅仅嘴甜,一来就姐夫姐夫的叫个不停,而且还是DOTA爱好者,除了周末随便带他到广州
逛了逛,剩下的时间和平时的晚上,阿峰都用阿雪在主卧的电脑和我一起开黑。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们每天都玩在
一块儿,而阿雪就负责我俩的饮食起居。

一周过后,即使是阿雪这种贤妻良母,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而我也觉得有点冷落了阿雪,主动帮阿雪放好洗
澡水,早早的把阿峰赶到客房,并告诉阿峰:「男人有很多事要做,有些是出於责任,有些是出於义务,有些是迫
不得已,今晚我有基於以上三个因素而不得不做的事,所以不得不忍痛割爱。你最近也没休息好,我明天再陪你一
起玩。」

阿峰也很识趣,对我说:「姐夫,我来广州这么久了,还没自己一个人逛逛广州的夜景,我自己出去逛逛,钥
匙给我,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了。」

我给了阿峰钥匙后,自己随便沖了下,准备好套套,就在卧室里等阿雪。几分钟后,客厅突然传来了开门声和
阿雪的尖叫声,接着便传来阿峰的声音:「数码相机忘记拿了,我什么都没看见。」然后便是跑步声与关门声。

等阿雪匆忙的进了卧室我才知道,刚刚阿雪洗完澡,什么都没穿就直接来到我的怀抱,这时正好阿峰突然回来
拿相机。想着阿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我什么都没看见,想着平日清纯保守的阿雪挡住胸,长腿与翘臀被阿峰看光光
的样子,我立刻把阿雪扑倒。

我从阿雪的耳垂、颈部一直轻吻到阿雪浑圆的臀部,看见阿雪的小穴里流出的潺潺春水,我立刻握住自己的阴
茎在她的小穴处轻轻研磨了几下就直奔主题,直捣黄龙。

「呃……」一声长长的呻吟,也许是有段日子没有滋润了,阿雪的身体非常敏感:「快,快点……」

「你今天很淫荡啊,是不是被看光光的缘故?大爷我今天就满足你。」

「你好坏啊,我被佔了便宜,你还取笑我。快,再快点,好爽……」

「被佔便宜?被佔了什么便宜?你表弟是不是趁我不在的时候乱摸你,还用他的肉棒像我这样插你了?」

「嗯……是啊……他像你一样样从后面插我,啊……好喜欢,再快点……」

阿雪性欲被挑起,语言上也开始配合我。

「你个小贱人,背着我偷男人还偷到你表弟头上了,他是不是这样插你的,爽不爽?」

「嗯……爽……好喜欢这样被从后面插……」

我听着女友的浪语,看着女友的翘臀因为「啪啪」而激起的臀浪,突然觉得龟头一阵酸麻,把精华全喷洒在套
套里。

阿雪双眼迷离,对我说:「好爽,好久都没这么爽了。」

「你刚刚真淫荡。」

「还不是为了配合你。」

听完了女友的话,我心里觉得一阵愧疚,和女友又去沖了沖就睡了。

夜里梦见了阿雪和她的表弟在云雨,阿雪对阿峰说:「阿峰,你比阿中强多了,还是和你做舒服。」我一下子
惊醒过来,看着身边熟睡的阿雪,「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脏渐渐平复下来。

忽然觉得有点口渴,准备去客厅的冰箱里拿瓶水喝,我走出卧室,突然发现卫生间的灯亮着,透过毛玻璃,我
发现里面的人影不停地在动……男人嘛,你懂的。我不准备打扰阿峰,所以轻轻的往冰箱位置走去,在路过卫生间
时,无意中听到里面细小的声音。

「臭婊子,今天是故意露给我看的吧?内裤这么香,屁股这么翘,老子干死你!」原来阿峰这臭小子正拿着阿
雪今天洗澡时换下的内裤在打飞机。

我怕被阿峰发现,立即蹑手蹑脚的走回卧室,心里却一阵兴奋。想着刚刚阿峰的意淫,我一边摸着女友的奶子,
一边幻想着阿峰把阿雪按在卫生间的门上,阿雪的乳房被卫生间门上的毛玻璃压得扁扁的样子。阿峰双手扶着阿雪
的丰臀,肉棒在阿雪的小穴中快速的进进出出,把阿雪下面的臀肉撞出臀浪,女友则侧过脸去主动吐出香舌求吻…
…不一会我便洒出了精华,沉沉的睡去。

(待续)

(三)一偿夙愿

阿峰撞见阿雪裸体这事的第二天,阿雪意外地发现自己表弟把她和我的衣服全洗了,阿峰嘴上对阿雪说天天受
阿雪照顾,可只有我知道阿峰是为了消灭自己拿阿雪内裤打飞机的证据,阿峰还真是心思慎密啊!

隔天半夜,阿雪突然把我喊醒,说自己的胸闷,心绞痛,这可惊出了我一身冷汗,可是第二天上午我要主持一
个很重要的会议,实在是不能请假走不开。忽然想起我大学时有个因为和我都爱玩《魔兽争霸3》而关系比较铁的
学长正好留在本市当心内科医生,便给他打了个电话让阿峰带着阿雪去找他。

我上午一开完会,就给阿雪打电话,问她怎么样,她说检查了没什么大事,医生让多休息,正在家休息。我还
是有点不放心阿雪,便下午请假回家了。

我刚一到家,阿峰就对我说:「姐夫,你人脉真广,所有的检查都是袁医师亲自做的。」

马屁固然受用,可是上午有事没陪阿雪去医院,我深感愧疚,此刻心里装的更多的还是阿雪。我进了卧室,看
着躺在床上的阿雪,轻抚她的额头,问:「做了什么检查,检查结果是什么,袁医生怎么说的?」

「就听了下心跳,做了些常规检查,还做了个心电图检查,检查到没什么,不过我觉得袁医生有点色。」

阿雪的这个回答让我觉得有点意外,又让我心底里产生了一丝兴奋,我装傻的说:「不至於吧,袁医生和我关
系很铁的,他为人我还是很瞭解的,他怎么你了?」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

「嗯,说吧,不生气。」

「做心电图检查时,他让我把上衣脱了,胸罩也要往上推一点,我就推了一点,结果他说不够,让我再推,我
都感觉我快露点了,他还说不够,他自己动手把我胸罩全掀开了,还在我乳房上按了几下,才贴的仪器。」

我听了阿雪的描述,下面都硬了,嘴巴上却说:「做心胸检查应该是这样的吧,你别想太多。」

「不过袁医生人倒是蛮热情的,为人又和善,不过心电图室的帘子好像太薄太透,我隔着帘子都看得清我弟的
脸,估计又被他看到了,好羞人。」

听见阿雪这么说,我心里一阵满足,心想:又不是没看过,反正肥水没流外人田,便对阿雪说:「晚上请袁医
生吃顿饭吧,人情什么的最难还了的。」

中国式的饭局也是种艺术,会制造氛围拉近感情,你开心我也开心,让人情烂在锅里,这才是目的,否则就变
成纯应酬了;你难受,他也难受,於是喝酒助兴,打开心胸,怀旧一下一起走过的日子,一起配合过的经典游戏,
就成了饭局的点睛之笔,最后祭奠下曾经拥有过的青春,把自己喝到爬不起来,这就是最后的结局。

觥筹交错后,老袁这个酒量不是一般的好西北人,显然也有点高了。而我和阿雪与阿峰绝对是给张沙发倒在上
面就起不来了。

他对我说:「老弟,你他妈运气不是一般的好,我原以为我那当警察的老婆身材已经够好了,没想到你老婆长
腿翘臀,看起来瘦,却是肌肉匀称的极品。」

我已经是烂醉如泥的状态了,都搭不了话了,等再有意识时,发现老袁好像在拍我的脸,我和阿雪、阿峰三个
人都躺在吃饭的酒店的客房的地毯上。半梦半醒之间,我看见老袁把阿雪扛上了床,将阿雪的牛仔短裤脱下,又把
阿雪的T恤掀至胸部以上,俯下身双手松开了阿雪胸罩背后的搭扣。

老袁并没有直接将阿雪的胸罩脱下,而是用舌尖扫过阿雪的腹部、肚脐,隔着内裤在阿雪的芳草处放肆着,而
双手则是穿进了胸罩,轻揉着阿雪的乳房,两个指头轻轻的夹弄着阿雪的乳尖。而阿雪的身体一直很敏感,除了内
裤已经有浸湿的痕迹外,当老袁的手抽离胸罩时,可以明显地看到阿雪的蓓蕾正又硬又挺的高高凸起,就像一颗樱
桃,在等待採摘、品嚐。

「啊……」阿雪也不知道是难受还是舒服的无意识的呻吟着,当老袁的嘴靠近阿雪的桃源时,阿雪主动翘起了
美臀,希望老袁帮助解除那层束缚。

「骚货,我早就看出来你天生媚骨,阿中那种从来不爱运动的宅男肯定喂不饱你。」

听了老袁这句话,我确实有点自惭形秽,平时确实不爱锻炼,再加上觉得阿雪过於保守,不解风情,每个月只
能做个三、四次。一方面觉得对不起阿雪,让阿雪不性福,一方面觉得现在不阻止才是让阿雪不幸福,一方面又被
凌辱女友的快感所充斥,就在我心里反覆矛盾的过程中,老袁已经把阿雪的内裤褪至大腿根部,一条晶莹的玉沟就
这么呈现在老袁眼前。

「果然是不怎么用,真他妈浪费了,让爷的黯然销魂棍来帮帮你。」老袁解开自己的裤子,掏出自己不粗不细,
但是比较长的凶器,将阿雪身体与大腿摆成直角,就直接插入了阿雪的小穴。

由於阿雪的内裤只被脱至根部,阿雪的双腿无法分开,即使阿雪下面氾滥成灾,老袁也难以尽根没入。老袁边
挺入,边把阿雪的内裤脱至脚踝,好方便分开双腿,而阿雪在被老袁缓慢挺入的剧烈运动过程中渐渐恢复了意识。

阿雪刚睁开眼睛就要喊出来,而老袁的手也是迅速的捂在了阿雪的口上,对她轻声说道:「你老公和你表弟就
在旁边,你想让他们看到我们这个样子吗?」

「混蛋,拔出去啊!」阿雪边说边用双手推老袁边,可是他的力气哪有老袁那么大。

「拔出去,拔出去你也是被我干了,先让我爽了再说。」老袁边说,边用双手扶着阿雪的蜂腰,一使劲直接插
到最里面。

「嗯……好痛,你轻点。」

「马上就变舒服了。」老袁把阿雪的腿环在自己的腰上后,开始迅速的抽插起来。「嗯……」一声轻吟后,阿
雪的表情也从刚刚忍痛变成咬下嘴唇,生怕自己叫出声来。

「怎么样,是爽了吧?」老袁边享受着肉体,还不忘在精神上戏谑阿雪。

阿雪刹时面红耳赤,羞涩中带着几分薄怒,咬着唇说:「我都这样了,你还想怎样?」

「还要这样。」老袁把凶器拔出,把阿雪翻了过来,让她趴在床上,抱起阿雪圆润雪嫩的翘臀,腹部一挺,直
接顶入阿雪体内。在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目睹老袁的肉棒把女友的花瓣撑开,虽然心里是五味杂全,但是我的肉棒瞬
间就昂首挺立了。

老袁一只手扶在阿雪的不停变形的丰臀上快速的抽插,另一只手却时而轻轻的逗弄着阿雪的小巧红嫩的阴核,
时而在美丽酥嫩的玉乳上画着圈。平时矜持保守的女友哪里经受的住这般奸淫,阿雪闭上了双眼,紧咬下唇,小穴
中喷出大量的津液,到达了高潮。

而后老袁也加速抽插了十几下后,把肉棒拔了出来,全部喷洒在阿雪的臀上和背上。而此时,我的余光发现阿
峰的身体有个细微的抖动。

(待续)

(四)阿峰专场(上)

上次醉酒的事儿,刚过两天,我就发现阿雪开始有点不对劲的,刚刚还喜笑颜开,手机收了条短信就变得心事
重重,愁眉不展的,无论怎么关心,怎么问,阿雪也只是拿些小事搪塞我。

是谁又在骚扰阿雪呢?还好我在电信上班,不懂手机流氓软体还怎么混,我立刻在阿雪的手机植入流氓软体,
方便监控阿雪的短信和电话,以弄清事情的原委。

没过多久,我手机里接收了阿雪的收到的短信,阿峰发的:「晚上下班后,华南理工大学的东X宾馆,100
8室。」然后紧接着阿雪就给我打电话说,晚上她有点应酬,会晚点回来。

接了阿雪的电话后,我心里一阵兴奋,再傻的人都能明白阿雪会有事儿要发生了,阿峰想干什么我是心知肚明,
但是阿雪怎么会听阿峰的话呢?到底用什么在要胁阿雪,而且阿峰还是阿雪关系很亲的表弟。这事儿还不能闹大,
是阻止,还是放任其发展,我犹豫不决,还是边走边看吧!於是我和身边的同事打了个招呼,提前下班了。

离开了办公楼,我直奔东X宾馆,在1008室的隔壁1007室也开了间房,既然犹豫不决,那就静观其变,
反正在旁边,先看看会发生什么,如果真是需要阻止也方便得很。我仔细的观察这里,大学附近的居民楼整个一层
改造成宾馆,每间居民卧室都被拼接的薄木板分成两个房间,一个房间里一平米的厕所,一张床、一个电视就什么
都没了,典型的手头不宽裕的大学情侣的开房地点。

我就蹲守在这里,突然心里生出了一种期待,觉得自己这种想法很龌龊,自己心爱的女友要被别人压在身下,
老袁那次不论怎么样,虽然自己精神上还有一点意识,单也是身体不听使唤,但这次……

不过就算要阻止,也总要弄清楚到底女友阿雪和她表弟阿峰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才行。而且为了知道对面的全
部情况,我用自己钥匙直接把薄木板扎了一个小孔。

时间就在我各种纠结的过程中流逝,隔壁也终於有了动静,薄木板隔开的房间完全没有隔音能力,什么都能听
得一清二楚。

「阿峰,你到底要干什么啊?快把那照片删了。」

「删照片?躺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好不容易才拍了几张,你今天如果不按我的要求做,我怎么可能删照片?」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突然明白了,一定是那天晚上阿峰偷拍了阿雪和老袁的照片。

「阿峰,你到底有什么要求?」

「让我干一次。」

「不可能!」阿雪很坚定的说道。

「别人干得,我干不得,这是什么道理!」阿峰有点恼羞成怒。

「阿中是我男友。」

「那老袁呢?」

阿峰的话明显刺激到了阿雪,阿雪停顿了几秒钟后,收起了自己脾气,换了一种口吻说道:「阿峰,你是我表
弟,我们是亲戚啊!」

「哼!亲戚,中国首富李嘉诚还娶了他表妹,天天干,还生了孩子,我就不能睡你呢?只需有钱人州官放火,
还不许我们穷百姓点灯了。」阿峰强词夺理的说着,却说得阿雪哑口无言。

我从木板的小孔里看见,阿雪沉默无语,两行眼泪已然流出,心里不是个滋味,多想冲进1008室,抱着阿
雪告诉她我不在乎,可却又想继续看下去,最终还是决定再等等。

阿峰看见自己表姐在哭,可以依然不为所动,铁了心的要得到阿雪,拍了下自己的大腿,便对阿雪说:「来,
坐我腿上。」而阿雪除了哭,并无其它动作,最后阿峰一把将阿雪拉至自己腿上,接着就要吻阿雪,而阿雪则不断
闪躲。

阿峰虽然索吻不成,却并不着急脱阿雪的衣服,而是将手从阿雪衬衣下摆中伸了进去,隔着胸罩按揉着阿雪坚
挺的乳房。阿雪的衬衣比较透明,所以我透过小孔把阿峰的举动看的清清楚楚。

而阿峰俨然一副情场老手的样子,隔着胸衣依然能精准的定位阿雪那酥嫩的乳尖,不时的扫弄,阿雪虽是羞愤
交加,可也可能因为敏感,而全身酥软,紧闭着双眼流泪的表情,也被眉头轻拧所代替。而阿峰更是趁胜追击,亲
吻阿雪雪白的玉颈,玩弄阿雪乳房的手也是花样百出,溜进了阿雪的乳罩内,或捏或揉,或压或拉,玩弄了好一会
儿才脱去阿雪的衬衣及乳罩。而阿雪哪里能忍受,明明对阿峰气愤难平,两粒娇嫩的乳头却无奈地挺立起来。

「老姐,感觉如何,爽死了吧?」阿峰说。

「没有,别胡说。」

阿峰看了眼阿雪的表情,继续说道:「嘿嘿,你的身体告诉我你在撒谎哟!

看看你乳头硬的,你只是受制於传统观念,觉得这不道德,如果放开心扉……」

阿雪越听越羞,打断阿峰的话:「谁要和你放开心扉,你这么下流……」

「下流,老子就下流给你看。」阿峰也没等阿雪说完,便边说边把阿雪的裙子推至腰间,阿雪那触目惊心的臀
部曲线就这样暴露出来。

阿峰一看便红了眼,直接撕破阿雪的肉丝连体丝袜,看似要霸王硬上弓,可是阿峰突然停了下来,一面及其温
柔的亲吻阿雪的大腿根部,一面双手游走在阿雪如雪纺缎子般的肌肤上,眼睛却一直注视着阿雪的面部表情。

当阿峰的手隔着内裤拂过阿雪的菊蕾时,发现阿雪明显面色凝重,阿峰当即把阿雪按趴在床上,双手揉着阿雪
浑圆的丰臀,舌尖不停地扫过阿雪的菊蕾。这里好像是阿雪最敏感的地方,阿雪无法抵挡这么强烈的快感的冲击,
很快就控制不住呻吟了起来。

阿雪的呻吟让阿峰血脉贲张,直接脱了裤子,掏出大鸟扒开阿雪阻挡神秘桃源的内裤,就要冲进去。阿峰脱裤
子这短暂的停顿,让阿雪恢复了一点意识,她转身对阿峰大声说:「戴套!」

这两个字让我浑身一震,一柱擎天,阿雪这回答不就是同意让阿峰干了吗?

我女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淫荡了?想到这儿,我兴奋得不行,脱了裤子开始撸了起来。

而阿峰却没有理睬阿雪,直接冲了进去,「啊……」阿雪又是一声很长的呻吟,并且把屁股翘起,好配合阿峰
抽插,边呻吟边说:「啊……一会儿别射……里面……」

阿峰边疯狂的做着活塞运动,边说:「叫我老公,快叫。」阿雪以为阿峰是让她喊老公才不射里面,便配合阿
峰:「啊……老公,好爽!再快一点……」

阿峰本来就对阿雪垂涎已久,再听到阿雪这淫荡的语音,一下子把持不住,直接在阿雪的体内泄了身。亲眼看
到别人对自己女友内射,我也是精关一松,射了出来。

当阿雪发现阿峰在自己体内射了后,一下子冷静了下来,怒斥道:「不是让你别射里面的吗?」

「老袁能射,我凭什么不能射?」

听着阿峰回击的话,「老袁能射」是什么意思?那天晚上看见老袁做完后,我便昏睡了过去,难道那天晚上阿
雪被老袁干了两次?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