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鸡扒妹正传
鸡扒妹正传

《四》

東窗事發,死路一條,我自問對得起男友,但看小屄、挖陰道只怕不是小器的男人可以諒解。電話另一邊的小忠聽我怪叫,奇怪問道:「妳幹麼了?」

我抹著汗說:「沒,聽到有漢堡飽太驚喜了,早飯沒吃,肚子正在抗議.」

「那快點開門,才剛買,還暖的。」男友柔聲道,我應了一聲好,立刻掛線以免露餡,抓起契哥衣領說:「慘了!他在外面,怎麼辦?」

契哥莫名其妙道:「直接說我來探望妳不就好?小忠又不是不認識我。」

「你傻啊,我剛剛才說沒睡醒,難道告訴他我們在睡嗎?」看到他那仍兇悍悍的神龜,我更生氣了:「還不收起來!以為真是很漂亮嗎?」

「哦、哦。」契哥把私人財物收好,隨即問我:「那我躲進衣櫥?」

我慌不擇路,立刻打開衣櫥,裡面空間不少,應該可以躲一個人,但隨即又覺太危險.忽然心生一計,把契哥拉到爸媽房間:「這樣吧,你先躲在這裡,我把他引到自己睡房,你就看準時機便逃出去。」

「怎麼弄到好像在偷情的?」契哥咕嚕說,我回頭怒號:「你問問誰,看大家答你這算不算是偷情?」

契哥說不過我,只有依計行事,我跑進廁所洗個臉,刷個牙,準備好一切,故作鎮定的出去開門.

「怎麼這麼久?」男友又是不滿,我哼著道:「女孩子不用梳洗嗎?你很想看到女友的邋遢樣嗎?」說完更指控說:「還有怎麼到了門口才告訴我,要突擊檢查我啊?」

小忠笑說:「是給妳驚喜,也順便看看老婆有沒偷人。」

我心一虛,用力敲他頭殼:「那麼不信我以後就不要找我了!」

「開玩笑的,對不起,老婆大人。」小忠嘻嘻哈哈,把漢堡飽套餐放在餐桌:「不錯吧,加大餐,妳肚子餓,全部吃光吧!」

我伸伸舌頭,前陣子每天吃家裡的烤雞扒吃得膩了,隨便說了一句想轉口味吃漢堡飽,果然兩個都是愛我的男人,十分關注我的每一句說話,只是半小時裡吃兩餐,好像有點多。

『飽死了…』好不容易把套餐都吃完,小忠上前親熱地抱我,我心想要找個機會讓契哥逃亡,於是誘導男友進房:「我還很累,想要睡的。」

男人聽到房、床、睡三個字都是份外興奮,小忠也不例外,親暱的把我抱起。

我飽得想嘔,本來不想給抱,但為了引開男友,也順從地像新婚妻子般給未來丈夫抱入閨房。

「小慧最近有點重呢。」小忠笑說,我敲著男友胸腔撒嬌道:「是你自己沒力氣。」

「誰說我沒力氣?」小忠跟我開玩笑的把我拋上睡床,睡裙一飄,毛毛盡現,男友驚訝道:「小慧妳沒穿內褲?」

『慘了,剛才那麼亂都忘記了!』我心大驚,低頭一望,救命,內褲就被契哥拋在地上,小忠亦即時發現,拾起望著沾滿水水的絲質內褲,狐疑望我。

我二話不說,就是撲上前擁著他:「老公!別說,人家招認了!」

「招認…什麼?」

我掩著臉哭訴說:「人家…想你…自己摸了…」

小忠揚著眉問:「妳自己摸?小慧妳是這麼騷的嗎?」

我咽嗚道:「其實人家一直都很騷,只是在老公面前難為情,裝…聖女的,其實我是個小淫娃。」

「真的呢~」小忠色淫淫地嗅著我的內褲,房間裡一片女人發騷空氣,對我的解釋全沒懷疑,我為博取信用,再加幾分肉緊:「就是!人家每次想起你的大龜龜,就會情不自禁的流水,但又不好意思開口,只好自己去摸。」

「明白了,以前小慧妳老說不愛做,原來都是裝出來的。」小忠滿意說,我嘟著小嘴:「那人家也要保持一點矜持嘛。」

說這段話時,我一直豎起耳朵,聽聽契哥順利跑了沒有,但老是聽不到開門聲,那小子在搞什麼了?

小忠對我的發春信以為真,歡喜地把我按在床上,我瞪眼問:「幹麼?」

男友興奮說:「就是幹呀,小慧妳那麼想要,我當然要滿足妳。」

我頭一暈,居然真的信啊,不知說你天真還是蠢,不過既然給契哥看了小屄,老公也不能不招呼啦。為補過錯,我像電視劇集中被摧殘的女主角躺在床上任其魚肉,給小男友來個全餐。可正當把臉側向衣櫥,卻發覺一件很可怕的事,衣櫥的間隔中閃出一雙虎眼。是、是契哥?

我的天,原來他沒去爸媽房,而是跑回來躲進衣櫥,一定是趁我去洗面時換了位置,這個變態死色狼,有什麼打算啊?!

我心氣極,但又不可發作,小忠全沒注意我的驚惶,專注在人家青春無敵的肉體上,兩手放在胸脯又捏又揉,我羞於被人窺看床事,心裡盤算如何脫身。男友沒發覺到房裡有別人,脫光自己衫褲,預備跟女友來個激情一發.當看到那人畜無害的善良雞雞,我想問契哥:怎樣?沒說錯吧,我家小龜是不是很可愛?

脫完自己,小忠又來給我脫衣,我知道有現場觀眾,當然不肯就範,嬌嗔道:「我不要脫!」

小忠奇怪說:「不是小慧妳說最討厭弄污衣服,每次都要脫光才肯做的嗎?」

喔,我反駁不了,的確我平日是這樣說的,但今時不跟往日,脫光我,你老婆就要給看光光啦!

我仍反對說:「老公,我聽別人說穿著睡衣做也很有情趣的,不如我們今天試試囉?」

「哪裡,做愛當然光著身子才舒服,而且也沒給你親奶子。」男友不同意,伸手往腰際把我的睡衣從下掀高,我嘆一口氣,再也想不出什麼可以推辭的說話,亦害怕露出馬腳,不敢再說什麼.

睡覺時候本來就沒戴胸罩,如此一脫,就整個人光脫脫的回復天然面貌,我面如死灰的被脫過精光,心想今天真是假日大平賣.看吧,契哥,你夢寐以求的妹妹奶子,給你好好欣賞了。(流淚)

本來連小屄也給看了,不差一對奶,可是人總是希望獻醜不如藏拙。我自問小屄長得漂亮,看看還能接受,但兩只B杯罩不到的小奶,可以的話就不想拿來遊街示眾。平日為了面子還經常買大一碼的胸圍,現在終於給契哥知道,他的契妹其實沒那麼大的胸,卻戴那麼大的罩。

「小慧,妳今天太美了。」只是曹操都有知心友,小胸也有捧場客,男友就十分滿意人家的胸脯,還經常稱讚這種尺寸才夠嫩,小忠看著我的裸身讚美。我則一直留意著衣櫥,心裡怨恨那個無恥偷窺的死人頭.

還說愛我,當我是妹妹,明知道這樣很危險卻不離去,我恨死契哥!

兩個人都脫光了,理所當然展開大戰,小忠十分投入,興奮地在我身上亂摸,握著兩只奶親我乳頭,說來交往一年,算是老夫老妻了,我也不甚抗拒。但今天有觀眾入席,擔心隨時穿幫,萬一他看得入迷,發出什麼聲響或是從衣櫥跌出來便慘了。這種小說情節看的高興,演的可不是好玩呢。

『老公…別親…有人在看的…』

可是明明很不願,內心卻竟然有種莫名興奮.前文說過,契哥在跟我上契前一直都是追求我的,就是到了今天,我想他還是很喜歡我吧。如今看到曾心儀女神被別個男人壓在睡床,不知會有何感想。聽說有些死變態看到愛人被搞還會興奮呢,他故意不走,不會是想看我被人幹吧?

想到這裡心更氣了,可被偷窺卻又份外感到刺激,下體不自覺再次泛起春江,小忠摸到小池塘,貪婪像只狗要舔,我哀求不要,他沒有聽,怪就怪在那陣子我總說他前戲不夠溫柔,唉,真是自己種的果自己受了。

「舔舔…舔舔…」舌頭落入池水,敏感比過往更高,禁不住吟叫出來。男友把頭埋在我兩腿間給我舔屄,我羞得以雙手掩面,這時候聽到衣櫥傳來一陣像是解開褲頭的聲音,契哥不會又把雞雞拿出來打槍吧?

『你傻嗎?快收起來…會給發現的…』我心急如焚,知道繼續下去肯定沒命,幻想三人對峙時的恐怖場景,心裡怕得要命,腦瓜兒不斷盤算各種脫身方法,小忠舔了一會,把小龜龜遞到我的面前:「小慧,也給老公吃的。」

我對男友的要求呆住片刻,我不抗拒替小忠口交,可不喜歡真人表演,要我在契哥面前吹喇叭是打死不願,但一時間又不知怎樣拒絕男友。看到那垂著頭的純良小龜,再想起契哥那凶惡巨龜,忽然有種怨恨,覺得他真的很可惡。像要給他好看的報復心理,把心一橫,張口把小忠的龜龜含住。

『你要看嘛,就給你看,氣死你這王八蛋!看吧!你最愛的妹妹現在給別人吃棒棒了,還要很好味的,我要心痛死你!』

可是才剛含住,又覺得自己太衝動,萬一契哥真是忍不住破櫥而出,吃虧的還是自己。捉姦在床男人笑笑就算,女人可是負上淫婦之名,還是要把契哥趕走才最安全。

『有什麼辦法呢…』靈光一閃,我把小龜龜吐出,裝作嬌滴滴的纏著男友說:「老公,今天人家好興奮,好想要,我等不及了,不如先給人家好嗎?我們今天做兩次,等下再慢慢給你吃的。」

交往一年,我哪曾有這樣猴急。女生急不及待想要的說話男生一般不會反對,小忠以為我在發春,也就蠢蠢欲動的要闖入人家小屄,我羞著道:「家裡的套子用光了,你先去買嘛。」

我的計劃是裝作忍不住想要,逼使男友去買套,然後趁機讓契哥逃跑,沒想到小忠從自己褲袋拿出一盒安全套,原來早準備妥當,什麼買漢堡飽給我驚喜,根本就是打算來上我!

小忠預備把套子開封,可機靈的我即時轉陣,提起腳趾頭,挑逗說:「老公,人家不要這種,要特別的。」

「什麼特別的?」

我不好意思地形容道:「就是電視廣告那些…上面有圓點點,聽說可以磨得好舒服…」

「哦,是浮點裝,小慧妳對那種有興趣嗎?」

我含羞說:「是啊,人家今天很興奮,想試試特別的,老公~給我去買,人家要爽的~」

男友不虞有詐,聽我說想要更高享受,也就興奮的穿衣去買,臨行前還問我要不要震蛋,我心想你可以去多遠就去多遠,什麼都說要。

好不容易把小忠引開,我怒氣衝衝的拉開衣櫥,果然看到以雙手抱頭的契哥,我生氣罵道:「你有沒搞錯!想我死嗎?人家好心聽你訴苦,連那裡也給你看了,你是在恩將仇報啊?」

契哥抬起頭來,只見他滿面淚流,痛哭著說:「小慧…我愛妳…」

「什麼?」自上契後男孩一直叫我妹妹,聽到這久違的稱呼,我愕住當場。契哥哭過不停,咽嗚道:「我愛妳,我知道妳愛的不是我,一直抑壓自己,甚至和別個女孩交往,希望可以忘記妳,但其實心裡最愛的還是縈小慧。」

「契哥…」看到契哥那七情上面的表情,我心軟下來。契哥繼續哭著說:「可是剛才看到妳跟小忠親熱,我是再也欺騙不了自己,我覺得很難受,整個世界都好像塌下來了!」

「我…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我和小忠是男女朋友…做…也很正常的…那…那你就不要看了嘛…快點回去吧…」我安慰說,同時亦反省剛才自己的過份,用這種方法挑釁契哥。要知道目睹深愛的人在別人懷裡,是最難受的啊!

「不!我不走!我決心了,不再欺騙自己,我要重新追求妳,我不走!我要在這裡等小忠回來跟他攤牌!」

「你變態啊!」

《五》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本小姐天生麗質,長得可愛嬌俏,沉鱼落雁、風姿卓絕、羞花閉月、傾國傾城、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契哥會對我一見傾情,即使被拒絕後仍念念不忘絕對是合情合理的事,我亦不會怪他對我發自心底的愛慕,但示愛可以找別的日子,不要在這種時候好不好?

我聽到契哥居然要跟小忠「攤牌」急得要命,暴跳如雷,契哥從衣櫥步出,一臉沮喪,可是下面那只神龜還是惡氣騰騰.我想起自己也是全身赤條條,要知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女方必有損失,如今赤男裸女共處一房,後果也不必多講.

「契哥…你冷靜…」我心大驚,連連後退,多退兩步,被床腳絆倒跌在床上,契哥飛撲過來,牢牢把我抱住,壓在我的身上哭過不停:「小慧…我真的喜歡妳…

我不想做妳哥…想做妳老公…「

「好好好,這個慢慢商量,你先放開我,待會小忠回來看到就慘了!」我驚慌大叫,契哥聽到男友名字,更是發狂一樣不肯放手:「我不怕他!我要讓他知道誰才是最愛小慧!」

「我知你愛我,但也先放開手!而且你已經有思馨吧?她昨天才把處女身交給你,你不可以做負心漢啊!」我拼命掙扎,混亂中發覺有一件熱呼呼、硬繃繃的物體頂在自己下體,是神龜先生!?

這下我更驚了,契哥因為受重大打擊失去理智,萬一控制不了自己怎麼辦啊?

我可不要在自己家裡失身啊!(別人家裡也不好!!)

「契哥,你冷靜,你那裡頂到人家下面了,會插進來的!我們會做錯事的!」

我猛力打他肩膀,但契哥仍在不停的哭,口裡不斷說著對我的愛慕說話,我但覺神龜先生愈走愈前,已經在敲我家門了,救命!真的會給插進去的啦!

「S、Stop!真的放開我!在入了!已經在入了!」小屄口被撐開的感覺,好大,和小忠的純良小龜完全是兩回事,像是要硬生生闖進來的可怕,我用力敲打,屁股拼命向後退,忽然「撲」的一聲,彷彿把一個圓球推入了一支比它小的吸管裡,天哪,不是真的入了吧?

「放手!入了!已經入了!」我怕得死命推開他上身,把頭向下一望,沒了,整個龜頭都沒了,只餘大半支留在外面,媽呀,我給插入了!

被溫暖熱流包圍著的契哥猶似如夢初醒,錯愕問我:「妹,我在做什麼了?」

我四肢一起在搖,大聲投訴:「你插了進來!快拿出去,快點給我拿出去!」

「我插了進去?」契哥不可置信的向下望,看到兩人下體連在一起,作開路先鋒的神龜先生不見了影,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姦淫了契妹:「我…怎會做出這樣的事…」

「你知道就好!快點拿出來!」我高聲呼叫,契哥連忙拔出,可只拔了半個龜頭,又忽然發力一挺,這次沒有留手,是全根盡沒的一插到底。

「哎喲!」我一聲慘叫,小忠從來沒插過這樣深,雞扒妹的陰道有大半條還是處女,怎受得起巨龜硬闖,我只覺整個小屄都被塞滿了,難受得要命,契哥又是陷夢境的茫然說:「我又在做什麼了?」

「都說你插了進去,還不快給我拿出來!」我哭喪著說,契哥知道犯了大錯,臉上盡是愧疚,可是下體卻沒停下,相反是開始進行活塞運動,大條雞雞在我狹窄的陰道裡橫衝直闖,插得「唧唧」作響。

「我…到底在做什麼了…」契哥眼神惺忪,如在做夢。到這時候我已經知道他是在裝的,生氣罵道:「還裝傻?你在幹我呀!別以為我是白痴!」

「真的嗎?我在和小慧做愛?太好了!」契哥興奮不已,繼續瘋狂抽插,手也放在我白嫩的乳房上又捏又握。我無端被姦,哭個淚如雨下:「你好過份…在強姦我…快點停下來…我不要被人強姦…」

我明明是很抗拒的,但剛才跟男友的挑逗使陰道充滿水水,縱然不願也被插得十分暢順,契哥舒服得臉露淫相:「舒服嗎…哥我操得妳舒服嗎…小慧…」

「不舒服!一點也不舒服!快點停下來!壞蛋!」我嘩聲大叫,但契哥幹得正爽,試問又怎肯停下這人間仙境,幹得起勁,更提起我一只大腿架在自己肩膀賣力猛插,一時間整個睡房都是肉碰肉的「啪啪啪」撞擊聲。

「停啊!你太大了!人家痛的!!」我泣不成聲,契哥的吼叫逐漸變得高亢,有如雄師的肉棒每下都直插進底:「等…等等我…小慧妳好緊,很快會射的…」

我聽見會射,更是驚慌得猛力搖頭:「別!你沒戴套!不要射進去!」

但太遲了,不知道是本小姐實在太好幹,還是契哥傾慕多年終於得嘗所願,這次的姦淫時間很短,才一分鐘沒有,契哥便達到高潮,只見他臉上一陣暢快,渾身一顫,陰道裡便立刻感到一陣火熱,我的媽,他射了在人家裡面!

「射!要射!」

「不!不要!不要射進去啊啊啊啊!」

這非但是我人生第一次被男人無套直插,更是首次內射,那種感覺不提也罷.契哥射完,仍不願把肉棒抽出,好好享受停留在我體內的快感。

「嗚……」我被熱漿貫屄,淚流不已,胡亂揮拳打他,契哥終於離開我身體,看到一灘白液從小屄流出,更是欲哭無淚,契哥抱歉說:「對不起,小慧,哥兒一時衝動…」

「衝你個鬼!這根本是強姦!我要告你!我要殺死你!」我沒法控制情緒,異常激動,契哥愧疚道:「我知道自己做的死也不足補償,要煎要殺也沒有怨言,那待小忠回來,你倆一起送我去警察局吧!」

小忠?聽到男友名字,我又是心頭一震,對了,他可是去買個套子,很快便回來,給看到這個情況,只怕雞扒妹也水洗難清,現在怎樣看也是通姦多過強姦啊。

慌忙拿紙巾拭抹下體,我命令契哥立刻離去,男孩對我沒報警拉人感到意外,我扭著他耳說:「誰說會放開過你?這筆帳會好好跟你算!」

可是才剛把契哥推到門口,門鈴響起,男友回來了!

「天哪,怎麼這樣快回來?」沒法子下又把他推回爸媽房,然後連滾帶爬溜進浴室清洗證據。

「流出來吧!快點流出來吧!」我拼命在浴室裡跳,可精液仍源源不絕從裡面流出,死色狼,一次射這麼多耶!(怒)

摸摸下體,還一大陣男人肉棒騷味,是如何瞞不過去。沒法子了,匆匆忙忙下只在跑回睡房,撕開一片衛生巾塞在內褲,再急急穿上。

披件外套,立刻出去開門,小忠見我,笑嘻嘻揚著手上用具:「都買了,浮點裝套子和震蛋。」

我裝作十分抱歉的說:「對不起,老公,那個突然來了。」

「來了?」男友臉帶驚奇,我掩著下體,難為情說:「我剛才上個廁所,沒想到都…都是紅色的…」

小忠有點失望,但亦表示可以理解:「聽說女人在月經來時性慾特別旺盛,難怪妳今天那麼發春,原來是親戚來了。」

我順水推舟說:「就是,我平時不是這樣的,對不起,老公,要你掃興了…」

「沒事,來日方長嘛。」男友笑說,聽到這話我更內疚了。的確人家裡面在流,可這是白事不是紅事呢。

「老公,我給你吃的,你不是說很想試試…射在口裡的嗎?」為了補償男友,我提出了首次「口爆」的引誘,小忠聽了,當然連聲說好,兩口子牽手來到房間,側視衣櫥,沒人,看來今次契哥是乖乖待在爸媽房等機會脫離險境了。

小忠脫下褲子,我沒猶豫地把龜頭含住,和契哥那可惡的大龜相比,這小小純純的還是十分可愛唷,對不起哦,小龜先生,今天家裡有客人,下次才招待你來玩啦。

「嗯…嗯嗯…」前後吞吐,手舌並用,男友的性能力不強,吃了一陣便有射精徵兆。換了平時我是會停下來,但今天既然要給小忠優惠,也就一鼓作氣的吃到最後,連那熱漿射出也沒有退讓。

「射!射了!」

「嗚…」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口內射精,味道如何?怎麼你不自己試試?

「小慧,妳給我都吞了嗎?」小忠對我的吞精感到意外,我被嗆得幾乎想吐,仍勉強的笑著搖頭:「味…味道很好…是老公的…精精…」

「小慧!」男友感動得我把我抱緊,我慚愧不已,對不起,老公,你老婆不但小嘴吃了你的精,下面也吃了別人的精…

替小忠清理下體,兩個人溫馨了一陣,男友說不如去逛逛街,我一直沒有聽到開門聲,心想契哥可能還在爸媽房,為了給他逃跑,於是說好。

回睡房穿好衣服,我們一同離家,逛逛街,看套電影,約會到晚上才回來。這時候爸媽已經回家了,小忠把我送到門口,給我額上一親,才依依不捨獨個離去。

『對不起啊,老公,對不起…』

如果給小忠知道今天的事,不知道他還會不會要我呢?不敢想,真的不敢想啊。

「小慧,回來了?過來吃晚飯吧。」媽媽和藹問我,我搖著手說:「不吃了,跟小忠吃過.」

拖著疲憊腳步回房,吸一口氣,好累,今天發生很多事呢,第一次給男友以外的男生看小屄,第一次吃精,第一次被姦…

呀呀,什麼第一次?這種事還想有第二次嗎?契哥太可惡了,我不能放過他,我要把他繩之於法!

被強姦後的女生心情不是常人可以理解,我想到今天遇到的慘事又激動起來,撥打那衰人電話,要他為自己做過的事負上責任,沒想到在耳話筒傳來鈴響的同時,房間也響起電話鈴聲。

「是誰?」我心一驚,傾耳細聽,鈴聲由衣櫥發出,喂,不是那麼猖狂吧?

戰戰競競打開衣櫥,果然看到契哥在裡面呼呼大睡,發出吵耳的鼻鼾:「咕咕咕咕咕~~~」

「喂~~」我從書桌上拿起鋒利的美工刀,眼神展露殺意。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