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离奇艳遇
离奇艳遇
离奇艳遇

还记得那是在2003年的6月,nba总决赛正在进行中,在网上看文字直播时,接到领导指示说他朋友家有台电脑有可能是中病毒了要我去处理。心理那个郁闷啊,只能看文字已经不爽了,这下连文字都没得看了。也许有人会说不会到客户家看电视啊?哎,其中甘苦自知啊!以前我们公司就有一兄弟也是看nba,后来被客户投诉了,被领导扣了200元钱,要知道当年一个月也就600元工资,他心里那个痛啊。后来公司领导专门开会讲了这事情,要我们以客户为先,态度要好,没有一定的关系在客户家不要太随便,要注意素质,好歹也是大学生。不爽归不爽,事情还是要做的,生活要继续。

十几分钟后按地址来到客户家,按了按门铃。几秒钟后门开了,我傻眼了,气质美女啊,我活了二十多年,还没见过这么有气质的女孩子。到现在我依然只能说是气质非常好,这种气质完全是一种感觉,就像有的人你看上去有霸气一样,你能感觉却无法详细说明他的霸气。

我愣在门口,对面的女孩看了我手上提了一个工具包,笑了笑说:“修电脑的吧?”

我回过神来:“是,对不起,我乡下人,没见过世面,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有气质的女孩。”

女孩说:“噢,谢谢,进来吧。这里换一下拖鞋然后到楼上那间房里去。”然后转过身,我依稀在她转身的时候看到她满脸的笑容.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她肯定被很多人夸过漂亮了,只说她气质好的也许我是头一个。

换好拖鞋后,我打量了一下房间。哇,有钱人家的房间就是气派,那个装修太豪华了,不知我今生有没有希望住上这样的房子。就因为这种念头,我以前一直想找一个漂亮的有钱的女孩子当上门女婿,嘿嘿,可以少奋斗几十年啊,我很没志气吧,各位。可惜现在我结婚了,这个住豪宅的梦想只能自己去想办法了,以现在的情况看,遥遥无期啊。

顺着楼梯我来到了女孩所在的房间,笔记本电脑已经打开了,是sony的。

女孩指着电脑说,“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早上就不能用了,会不会是昨天我用qq接收了一个文件有病毒啊?”

我靠近一看,“怎么本地连接是打叉的?”看了看网线有插好,顺着网线看网线从天花板到了阳台再到隔壁去了。嗯,应该是用路由器分出来的,这年头有钱人家电脑多啊,没钱的人就用路由器,几个人一起分担上网费。不过现在有些地方已经在封杀共享上网了,中国的电信服务商就是可恶,这里bs一下先。虽然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毕竟做技术的人员不多,破解方法网上遍地都是,但再简单,对于有些人来说还是不会做的,对于电脑他们天然有一种敬畏。哈哈,这样像我们这样的人就有点用处了,以前在win95/win98时代,装个系统还是较专业人士才能做的,哪像现在ghost系统满地爬,个个菜鸟都是扔张光盘进去,十分钟后就可以用了,只有中毒太深时,才轮得到我们这些精英出手。呜呜,正因为现在一般电脑维护越来越没技术含量,我们这行的工资一直都是很低的,基本与各地平均工资持平。

“我们去看一下隔壁的路由器会不会被关了?”我边说边往隔壁走,女孩紧跟着我。到了隔壁一看,一切正常,我把接在路由器的所有网线都重拔了一下,连到女孩房间的那条网线所连的端口依然没亮。

“这条网线可能坏了。我拿测线仪来测一下。”我到工具包里拿出来一测,原来是第3与第8芯不亮。

“啊,第3个与第8个灯不亮,是不是坏了?”女孩轻声的问。

“嗯,38有可能是断了。不过这好办,网线一共8芯,一般使用中只用到1、2、3、6四芯,如果找不到坏的地方,随便能通的4芯两边按一样线序做就能使用了。现在我先查一下线。”我顺着线来到阳台,只见阳台上拐弯处的线好像有一点问题,我爬了上去。(ps秘籍:因为网络线的这种性质,所以我经常在电脑包里放着一条这样的网络线,用四芯做水晶头,一边两个头按568b,另一边一个头568b、一头568a,这样一条网络线就有了直连线与交叉线,节省了占用电脑包的空间。)

果然,上去拿起网线一看,有点磨损的痕迹,我叫了一下女孩:“小姐,帮我在那个打开的工具包拿一下剪刀与黑胶布。”嘿嘿,习惯了,碰到年经的就想使唤,谁让我是经理呢。不过现在很多女孩子不想人家称她们为小姐了,哎,为小姐一词默哀三秒钟。

女孩子转身从工具包找到剪刀与黑胶布要递给我,我低下头手往下接,突然,我又呆住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哈哈,没有白来,就凭这一点也胜过nba无数啊。噢,对不起,是两点,两点啊。我那个激动。大家想到了吧,女孩子没有戴胸罩。上天啊,你待我不薄啊,我失nba,焉知非福。女孩子的乳房看起来非常坚挺,谁说不是呢,要不挺的话再不戴胸罩的话就更会下垂了。在那白嫩的乳房的正中间,有两粒鲜红的草莓巍然屹立。乳晕的大小就像主板的锂电池一样大小,不像现在的日本av女优,n多人那个乳晕大得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我的小弟弟顿时在0。1秒内起立致敬。我不知道我看了多久,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问过这个问题。

“你看什么啊,还不拿去?”女孩子抬起头,微怒的脸上带点红晕,想来是看到了我淫荡的目光与她上方一顶刚搭的帐篷。(当时10点多,正好阳光比较强烈,所以那女孩子前面没有抬头,她要抬了头,我就算看了,也只能是半秒之内。啊,我爱太阳,也就是日)

我赶紧叫回依依不舍的目光,单手递过工具,连顺手摸一下纤纤玉手的念头都没有。我轻剥开网线,将断掉的白绿、棕两芯网线接好,然后用黑胶布缠好。搞定收工。我跳下阳台,是往内不往外,我可不像华为的那些高人,一跳一个准,还没听说在华为跳楼有活口的,果然是世界领先水准。:)

我走了过去,那女孩子正在打开ie,只见hao123的主页一下跳了出来。再不经意一看(我真不是有意看的,各位别砸我),那女孩子的衣服里明显有了一条带子的痕迹。tnnd,真的是速度惊人啊,这么快就穿上了,我一声叹息。“你再试试有没有问题,没问题我就走了。”我失望的说道.色眼盯着屏幕,虽然她没说话,但明显感觉很压抑。她双击打开了qq。

我无意看了一下号码,天啊,998891*8,这号好熟,我想想是什么人来着,我盯着她的qq。

女孩转过头来说,“没有问题,速度很快,你可以走了。”

“你是不是网名冰儿?”我已经想起来了,在qq登上去以前。

“你怎么知道?”女孩转过身来。

“我的网名星夜寒。”我徐徐说道。

“寒大哥,真的是你啊,谢谢你以前帮了我很多,让我知道了很多电脑知识,没想到会这么巧啊。”女孩子有点激动了。

嘿嘿,同在一个城市,我从来没见过网友,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的恐龙真的是太多了,以前曾见过几个,见多了就失望了,以后就再也没见过,连视频都没见过。我宁可自己yy,也不想有太多失望,所以我后来都没再见网友。但这个冰儿太特别,因为以前有一次在qq上解决故障的时候,写了太久也解决不了,我的耳麦又恰巧坏了。我直接要了她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因为她悦耳的声音,我还特意作“诗”一首,以下节选部分,涂鸦之作,各位见笑了。

心中的你

犹如雨后湛蓝天空里的一抹云彩

不经易间轻易占据了我所有的视线

思念

穿透了无尽的夜空

电话里你轻柔的言语

不时萦绕在我寂寞的夜里

余音袅袅我的梦不再孤独

如果对着流星许愿一千回

可以实现一次心中的愿望

我愿意每夜在星空下守候

在那之后,我晚上yy的对像一般是她,并且我跟她在qq聊天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说得也越来越多了,有时说久了,就说点黄的。刚开始,她还不理我,不过久了,就习惯了。说得也露骨了不少。

“真没想到,原来是你啊,刚才那个什么的真不好意思,你不会告我黑状吧,我说我是乡下人,上有老下没小,生活艰辛,居之不易啊。”开点玩笑试着缓和一下气氛。

“没关系,你这头色猫,什么德性我早知道了,今天让你饱了眼福,以前我欠你的人情就一笔勾销了,以后qq上不许再说我欠你32餐饭了。”冰儿的口气明显好了,又找回qq时的感觉了。

“今天就我一个人在家,等下在我这边吃一下午饭再回去,免得以后你骂我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女人真是变得快啊。

“那我做完了得汇报一下。”我拿去了电话。

“你真老实还是假老实,汇报完不是得回公司上班了,等下万一有事就跟你老板说你在这边很辛苦,还要爬高看低的,可能没那么快完。”冰儿白了我一眼。

“爬高看低,噢!”我尴尬的笑了笑。“你还会做饭啊?不会放泻药吧?”我们男人就是皮厚。

“你这么不老实,惩罚一下也是应当的,等下药份量我多加一点。哼!不过,说真的,我喜欢早上洗澡,我先去洗一下,等下再做饭,反正还没到11点呢。你先在我笔记本上上上网。”说完,从衣柜抓了件睡衣就走了。

看了那银白色略微有点透明的睡衣,我的分身噌一下又硬了,nnd,反应这么快。真是奔腾的心啊。幸好她已经走了。不过,我嘴上却还不想放过她:“哎,冰儿,你洗澡,我参观好不好?”

远处传来一句天籁之音:“不怕死的就过来。”

听到这句话,我当场就幸福的转过身去,乖乖的坐在笔记本面前,拿起了鼠标。在网上看了一下,nba结果出来了。哎,这下有电视也没机会看了。再看了一些网页渐渐开始无聊了,突然有点好奇心,就想女孩子的电脑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我点啊,点啊,文件夹里没什么特别的文件,不是歌就是一些电子书啊,文档啊。想了想,把系统的隐藏文件属性打开,看了一下,在最后一个盘里的冰儿文件夹下面有个是透明文件夹。“有门。”我心里想。

我赶紧点进去一看全是图片格式,心想图片你还隐藏不会是黄的吧。嘿嘿,难道我们有共同爱好?双击后acdsee软件自动打开了图片。

天啊,mygod,写真啊,还是充满诱惑力的写真,似露非露,让人无法呼吸。我再往下看,怎么瞧着这么眼熟啊,原来都是冰儿自己。我带着艺术的眼光一张一张往下看,看软件提示有36张啊,爽啊。各张姿势不同,衣服(如果可以算得上的话)也花样繁多,不同的pose让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目不转睛盯着笔记本,原来售后服务真的好啊,顾客是上帝,她现在就是我的上帝。我看,我看,很快只剩下3张了。

“好看吧,你继续。”身后传来冰冷的声音。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好看,真好看,比起网上那些所谓的明星好看多了,要不要一起过来看看。”顺手按了“pagedown”又看了两张。

后面却没有了动静,这下我反应过来,猛得转过180度,看到了面无表情的冰儿,“啊,冰儿,对不起,真的,我是用绝对艺术的眼光来欣赏的。拍得非常好,很有意境。”

“艺术眼光?”冰儿目光移向我的下半身。

不用低头,我知道我错了。我挠了挠头,“男儿本色,嘿嘿,我是色猫一只,你早知道的了,别发火,我不吃饭了。byebye!”我弯腰拿起工具包往门口就走。玩笑归玩笑,偷窥人家的隐私可大可小,阳台我是有心之过,但罪不算太大,毕竟是她没带胸罩在先,这下人家可是隐藏的东东被我翻出来了。

刚越过冰儿身子两步,只听扑哧一声,“我还以为你色胆包天了,原来有色心没色胆啊。我敢拍,还怕让你看,只不过不想让我家的未成年人看到。”

我停下了脚步,慢慢转身,冰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过来了,对我说:“难道你不想看真人版的吗?”只是笑的样子看起来有点贼。

眼前的冰儿,就像出水芙蓉,刚洗过的秀发披在柔若无骨的肩上,身上穿着那件银白色略微有点透明的睡衣。噢,不是啊,苍天啊,胸前有两个明显的凸点,色眼迅急的往下一瞥,似乎看见了一片黑色。没有一丝声音,空气也好像静止了。

冰儿直盯着我的眼睛,我上看看下看看,也不说一句话,因为我已经明白了,很明显这刚出浴的少女就是在引诱我这刚成年的少男嘛。我只感觉到小弟弟不断的在充血膨胀,我快受不了了。我放下工具包,抬起我的腿向前挪了一步,这是我的一小步,却是我小弟弟的一大步。我的手轻轻的,轻轻的抓住冰儿的手。感觉她挣扎了一下,却没用力,我再靠近,用我那双纯情的色眼向冰儿发出温柔的电波。冰儿的身体有点轻微的发抖,不会是刚洗完感觉有点冷了吧。脑袋刚闪过这个念头,底下小弟弟哼了声“快快,她等不及了”。丫的,我的小弟弟我不知道,忽悠我啊,是你等不及了吧。

看过无数三级片,少数a片的我,就缺点实战经验了。以前在浑身欲火时,就依靠万能的手来解决,我称为我一出手就是上亿。(当然不是捐款上亿,是用手弄出了上亿个精子:))我的头轻轻的碰到冰儿的额头,再向下吻向她的鼻子,冰儿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的双手环抱着她的后背,轻轻的抚摸。接着吻向了冰儿的樱桃小嘴,冰儿的嘴紧闭着,我不停的吻,手也摸向了冰儿的高耸的臀部。

突然我的手加大了力度,冰儿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小嘴张开了一点,我的舌头马上伸了进去。我的舌头不停的在冰儿的嘴里上下捉弄,渐渐的冰儿垂下的手也伸向了我的后背。我手口并用,色狼不像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冰儿的舌头也不甘寂寞,开始与我的舌头缠在了一起。光亲嘴当然不行,好戏刚上场,我边做边想三级片情节,这a片太不靠谱了。我的手应该能找到不少用武之地的,我的双手伸进睡衣里缓缓上升,摸向了后腰,后背。嘴不停吻,只是花样翻新。

慢慢的,慢慢的,我的右手轻柔的从后背移到了胸前,突然用力握住了整个乳房,刚刚好可以称得上盈手可握。手轻抓了三下之后,用判定三秒的前三指捏住了乳头,轻轻的抚弄。很快,冰儿的乳头硬了起来。我边吻边摸边向床靠近,冰儿很配合。我的嘴与手离开刚战斗过的地方,伸向了冰儿的睡衣带子,轻轻一拉,不带一丝多余动作。冰儿的手也伸向了我的衣服,只是脸上依然带着红晕。冰儿解扣的动作是笨拙的,我自然不能浪费时间,这意味着浪费生命嘛!我的一只手还是放在她的乳房上轻重反复的捏着她的乳头,另一只手抚摸她的臀部。夏天衣服少真是好,冰儿虽然慢但还是脱光了我的所有衣服,只是在脱我内裤时看着坚挺的突起,脸变得很红,煞是动人。

我抱起冰儿放在了席梦思床上,她的睡衣仍在身上,只是解开了而已。冰儿用手挡住了脸与下体,这让我的小弟弟更加激昂。既然这样,我就先从两座山峰开始这场战役吧。我的左手伸向冰儿右边的乳房重复刚才左手做过的动作,熟才能生巧。我的嘴对准了冰儿的左乳头,我用唇吻着,用牙轻吻着。冰儿的手离开了她的脸,呻吟声越来越大。女孩子的呻吟声是世间最美的音符,更何况冰儿原来的声音就非常动听。

我的左手离开了驻地,伸向冰儿的下体处开辟新战场。左手滑过阴毛处,感觉真不一样啊。如果是头发,看起来差不多,但摸在手里的感觉却是天差地别。当然阴毛只是点缀品,没她女孩子看起来总感觉不对劲。(ps:本人观感,世界大了,什么人都有,有的人喜欢白虎)手指刚摸向阴毛末端,伴随一声“不要”,我的爪子被抓住了。嗯,这我有经验,电影小说都是这样的,最后一处禁地了嘛。我用牙加了三成力道用力咬了咬冰儿的乳头,只听一声爽入心扉的呻吟声后,我的左手的束缚消失了。我的中指摸向了阴di,在这个小突起处不停耕耘。耳边冰儿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越听越亢奋。左手整个在阴唇处一摸,已是春水连绵。哎,夏天容易洪水泛滥啊!

我坐了起来,我忍受不了了,我的小弟弟需要一个港湾停泊。显然冰儿也是需要的,她满脸潮红,我已经无暇欣赏了。我拿起男人的标志,对准了桃源洞口,下半身顺势往前一送。枪已伸进了半个洞口,好像遇到了一点阻碍。没想到突然我浑身一个激灵,天啊!不,为什么,各位观众,我怎么对得起档中央,对得起淫民,我射了,没错,你们没看错,我的分身还没有开始战斗,我的分身才进去了一半就射了。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

想当初,用我那可爱的手时要套弄一段时间,而且最后力度要加大才会射精的,以前看书说男人手淫多了以后不容易射精,对生育不好。tnnd,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抽插开始才计时的话,我是0秒,这下破世界记录了。白色的精液留了出来,我已无心去理,这种快感跟手淫差多了。我满心愧疚,我对不起太多的人了。

冰儿明显也感觉到了异样,她坐了起来,望着低着头的我说:“你也是第一次吧?我看过书上说早泄很正常的,多试几回,以后没那么激动就好了。你不要以为我淫荡噢,我看了一些这方面的书,我来帮你吧。”

冰儿随手从床头拿过两张卫生纸,把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遗留物清理了一下。先清理我的小弟弟,接着清理她自己。噢,她真体贴入微,我心理一阵激动。

冰儿把卫生纸对准纸篓一扔,哎,一看就是个没打过篮球的,力度与弹道都不对。看着纸掉在了木地板上,冰儿的舌头一伸,反手把睡衣脱了下来。然后叭下,用手拿起我疲软的武器含在了嘴里。噢,mygod,好爽啊。冰儿居然为我口交,她刚说什么来着“你也是第一次吧”,这说明了什么,她是处女啊。虽然看起来好像很懂的样子,应该都是从网络里学来的吧。看cgx不就调教出了无数高手,在这一个划时代的具有标志“性”的人物面前,西门庆等先辈现已无人提及了。千年一gx将培养出无数床上精英,他的“精”“神”与他的腊肠一样永垂不朽。

嗯,好事不能独享,我要感恩,我把冰儿的头抬了起来,冰儿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是不是很淫荡?”

“不,像你这样才好,三妇之说在你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让我也为你服务,我是专门进行售后服务的,我还是经理。来月经的时候也理。”(ps:三妇即为在客厅是贵妇,在餐厅是厨妇,在卧室是荡妇)

我把冰儿放平了,然后经典的6,9式出场了。这是人类生育史上一个伟大的发明,如果算得上发明的话,因为要是没有网络,可能很多人一辈子只知道男上女下式的。

我转过身,趴下,用手轻轻分开冰儿的阴唇。冰儿真是上天完美的杰作,红色的阴唇里还有刚才留下的春水,看起来让我的小弟弟又有了硬度。我的舌头舔了下去,不管怎么样,a片里就是这样做的。我的小弟弟也进入了一个好地方。我与冰儿的嘴不停的动作,两人都明显感到了强烈的快感。我的小弟弟重振旗鼓了,越来越硬,而在我灵巧的舌头运动之下,冰儿的春水越流越多,我舌头感觉到了越来越多的咸味。我认为转入战略进攻的时机已经成熟了。我抬起了头,感到了我动作的冰儿的嘴也离开了我的小弟弟。

ok,下一步转身,拿起武器,对准目标一送,仍是有阻碍,噢,应该是处女膜吧。要轻点,轻点,我是很怜香惜玉的。但是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折腾了半分钟,我对冰儿说:“我加点力,你要痛了,叫我,我就停下。”

“嗯。”冰儿刚应完就一声“啊”。

我赶紧停下来,冰儿说:“没事,听说第一次都会痛的,忍一下就没事了。”我点了点色头,给小弟弟施加力道,伴随冰儿一声痛苦的“啊”之后,兵器一顶到底。我停了下来,看看了冰儿,在她没事继续的眼神示意下,我开始了抽插。当然,对于一个深受三级、a片、黄书教育下的新世纪青年,我至少懂得一招九浅一深式。于是,我就用这一招,边做边看冰儿的表情。这时候女人真是好看啊。耳边是犹如天籁之音的呻吟声,眼前是女人迷离的眼神,活塞运动进行了十几分钟后,由于冰儿的桃花源洞是初次对外开放,在紧塞的水帘洞里小弟弟闪躲腾挪并不是很顺利。快感越来越强烈的我很快把九浅一深抛到脑后,加快了抽插动作。而此时冰儿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眼神越来越迷离,邻居会不会听到根本没空去理会。又抽动几十下之后,小弟弟感觉到了一股暖意,我想冰儿应该是到了高潮了。我也忍不住了,终于再次射了,边射我边再抽插了几次。

然后我抽出武器,只见上面依稀有点血迹。我躺了下来,抱着冰儿,手轻轻放在她的乳头上抚摸。两个人面对面,我感到口干舌燥,冰儿应该也会吧。

“舒服吗?”我坏笑。

“嗯,那种感觉真的无法形容,就是很舒服很舒服。”冰儿轻轻的在我耳边说,“你色胆包天刚才怎么不敢去看我洗澡呀?”

“因为我老实又怕死嘛!”我得意的笑。

“那你后来怎么既不老实又不怕死呢?”冰儿的手在我的胸膛轻轻拂过,从左到右,周而复始。

“那还不是后来你勾引我,你这么性感,我若再怕死你诱惑不了我岂不是很伤心?我就当成人之美,做做善事。”我开始得意忘形了。

“少来!”冰儿撒娇的言语让我全身的骨头都酥了。

我亲了亲冰儿说:“我还想多来,那我们俩来一次吧?”顺便安禄山之爪又伸向冰儿坚挺的乳房。

“你还行啊?”冰儿的手摸了一下小弟弟,“都软成这样了,还能重振雄风?”

我坏笑:“燕子尚能三抄水,我就不能雄起三进宫?你还以为我是中国足球啊。来来来,你我再大战三百回合。”

于是,在一阵抚摸下,我们又开始了战斗,我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为了方便,我们将战场移动浴室。

那天下午,冰儿也没起来做饭,我也跟老板请假了,因为我们都无力了。

后来冰儿又跟我在一起了不到半年,就因为全家移民到加拿大,我们分开了,只在qq上联络。冰儿说,如果有回来,不论我在哪里一定会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