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银行外围女
银行外围女

(三)下

周凯发泄完,把自己的阴茎从灵静的湿漉漉的阴道中拔出,刚刚经历高潮的灵静阴道还紧缩着,周凯拔出来的时候还能感觉到灵静嫩肉紧紧吸附着他阴茎的感觉。

「真他妈爽啊。」周凯起身,顺手又捏了下灵静的屁股,转身对张总说。

灵静顿时觉得满心委屈,抓起浴巾,跑向了卫生间,刚进门转身想要关门,张总跟了进来,把门挡住了。

「宝贝,怎么啦,哎呦,怎么还哭了,来,让老公抱抱。」张总温柔地最着灵静说道,将灵静轻轻的抱在怀里。

「没什么,只是不想让那个胖子碰我……」灵静委屈地说着,摸了摸眼角的余泪。

「没事啦,宝贝,放开点嘛,我和他都是兄弟,以前他那个什么梅的女朋友也让我玩了不少,还搞大了,这次算我补偿兄弟一下嘛。」张总微笑着说道,轻轻地抚摸着灵静的肩膀。

「我不喜欢那个胖子,我喜欢你,你让他走吧~」灵静撒娇地说道。

「这可不行,刚才和他说好了,一起来的嘛。再说你出来做的,不就是想多拿点钱嘛,上次也给了你不少了,待会我再给你3万,这次你让我们玩玩也没损失什么嘛。」张总依然微笑着,但是语气有了些变化。

「好啊,你先给我吧,我怕待会累了忘拿,晚上我都会陪你们……」灵静听出张总语气的变化,知道自己晚上是跑不掉的了,两个喝多了的男人,如果不答应,他们酒劲来了,不一定对自己做啥,自己一个女的也反抗不了,现在又什么都没穿,跑也跑不掉,这种地方就算他们两个上了自己不给钱,她也不敢报警,还不如先把钱拿到手,他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随便他们了吧,反正如果自己再继续做兼职的话,早晚也是要被丑男人玩的,不可能次次都是高帅富,被谁上不是上,反正只要少不了钱就好。想到这,灵静就答应了张总。张总倒是也爽快,亲亲了灵静的小嘴,摸了摸灵静富有弹性的屁股,走到了洗手台,把自己随身带包拿了出来,拿出厚厚3把钱来。灵静一看,凭自己在银行工作的经验,大约是有3万那么厚,默默地把钱接了过来,走出了卫生间,把钱放到了衣橱里的包中。

「这就埋单啦?你这逼还真是精贵啊。」周凯裸身坐在旁边沙发上抽着烟,看见灵静出来了,故意说道。

灵静没有理会他,从旁边小冰箱里拿了瓶小版的洋酒,打开,一口气喝了下去,刚刚稍微清醒的酒劲现在又一股劲的上来了,整个人又晕了起来,不过喝多了反而放的开,看着周凯也不那么恶心和讨厌了。灵静感觉放开了很多,借着酒劲,向大床走来,雪白的乳房微微抖动着,淫水伴着精液从下身流向了大腿,闪着微光,张总忍不住走了过来,一把把灵静公主抱了起来,走到窗前,丢在了松软的床中间。

周凯也跟着上了床,经过短暂的休息,他的阴茎早就又硬了起来,而张总在灵静先前的口交下,又看了现在春宫秀,早就阴茎已经青筋暴起,怒视着灵静那优美的胴体。

「来,宝贝,跪着让我从后面来。」张总示意灵静要后入,灵静自觉的就翻过身来,分开双腿,将自己的圆臀展现给张总,张总刚才在周凯操灵静的时候,再就想用这个姿势了,看到灵静熟练而又主动,「扑哧」一声,就直接插入灵静湿滑的阴道。

灵静轻轻地呻吟了一声,才刚刚张开小口,周凯就绕到了灵静前面,将黑粗的阴茎插到了灵静的口中,迷糊中,灵静看了看周凯的阴茎,在一层层厚重的肥肉下面,长着一根黝黑的阴茎,大概也有15公分那么长,但是比张总的粗多了,可能才割包皮没有几年,龟头那部分颜色还有些淡,看上去有点像双色冰棍,胯下阴毛很浓密,散发着骚味。灵静没有拒绝,只想着一切早点结束,既然强奸不能反抗,何不好好享受一番,而且还有钱拿,张着口,让周凯的阴茎带着刚才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在自己的小口里任由抽插。周凯那粗大的鸡巴深深插到了灵静的喉咙里,「小嘴蛮厉害的啊,啊,好爽,比以前让小梅穿你衣服跪着面前给我口交爽多了。」周凯说着把灵静的秀发拨到了她的脑后,双手将灵静的脸托起,让灵静看着自己,然后抱住灵静的后脑勺,前后摆动着自己的肥腰,「以前让小梅接你的衣服来让我操,觉得不爽,后面让她偷你的内衣来,没想到你大学就穿那么性感的内衣,还有丁字裤,那个小白脸没少操你吧,小贱货,哈哈哈哈,给我用力吸,吸哥哥的大鸡巴。」灵静顿时内心觉得羞耻难看,想起小梅确实找她借过几次衣服,她没多想,大学女生间借衣服穿也是有的事,后来宿舍几次大伙内衣失窃,原来都是小梅干的啊,为了不让大家发现,她竟然一起都拿走,说是被变态全偷了去。想到这,灵静不由的往旁边看了下,床头那镜中,两个一胖一瘦的身躯,将一个白嫩身躯夹在中间,成一个「H」的样子。自己四肢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的翘起,后面那个瘦的,已经浑身是汗,扶着白美圆润的臀部,有些疲倦运动不快,而自己却努力的摇动着自己的屁股,来配合后面的人,两个丰满球型34D的乳房,悬在了空中,乳头虽然没有人碰触,却早已因为自身的快感而勃起。在自己前面是一个黝黑的胖子,胸前两片下垂的乳房前后振动着,胯下黑粗的阴茎有节奏地出入着自己的小嘴。

这时,张总将灵静对着镜子的一条腿抬起,让灵静摆出一个狗狗撒尿的姿势,灵静的阴部就完全暴露在镜中。只见灵静平坦的小腹下,两片粉红的阴唇被大大的分开,阴毛虽然不是很浓密,但是黑亮动人,犹如秀发一样有光泽,阴毛也已经过修剪,整齐大方,已被灵静的淫水浸湿,旁边几撮被周凯干掉的精液黏在了一起。张总的阴茎不慌不忙的按着九浅一深的规律进出着,搞得灵静痒痒的,期待张总能更猛烈一些。

周凯也把身子转向面对着镜子,一只手伸向了灵静摇晃的乳房,使劲的捏着乳肉,那可怜的乳房在周凯的玩弄下,不断的变形又弹回原来圆美的形状。同时,周凯让灵静的脸朝着镜子,更好地看着两人是如何操她的。灵静这时也放开了玩,将散开的头发往身后甩了甩,让自己的脸完全呈现在镜中,好让张总和周凯欣赏,一只手扶住周凯的阴茎,握在手中,前后摇晃着脑袋,吮吸着,有节奏的发出「噗、噗、噗、噗」的声音,口水从嘴角流出,滴在床单上,也弄湿了一片。

「这骚货来劲了啊,小嘴巴吸的真厉害,这胸真有弹性,手感好极了,刚才那两个小姐的胸比她的差远了」周凯一边享受着,一边对张总说道。

「那是当然,自从上次玩过后,我就忘不了她,玩别的都觉得没意思,来我们试试那个姿势。」说着张总放下了灵静的腿,把阴茎从灵静的阴道中抽了出来。

灵静正渐入佳境,被张总这一抽走,有些郁闷,心中正纳闷什么姿势,周凯也把自己的阴茎从她的口中拔出。

周凯把灵静翻了过来,双手从灵静的背后伸过,让灵静躺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从背后抓住了灵静的大腿,把大腿「M」型的分开,将灵静整个人抱了起来,小穴面向张总,灵静整个身体就悬在了空中,淫水顺着自己的小穴,流了出来,在小穴与床之间形成了一条细线。

张总坏笑着走向灵静,毫不费力的将自己的阴茎再次插入灵静的体内,双手顺势抓住了灵静的双乳,捏了几把,然后玩弄起灵静的乳头,粉嫩的乳头早已勃起变硬,张总已无需再刺激了。张总将灵静的乳头轻轻提起抖动着,同时开始加速冲刺,原来的九浅一深,变成了五浅一深,三浅一深,最后每下都深入灵静体内。灵静的乳头本来就敏感,在张总的玩弄下,抬头正好看到天花板上,自己被周凯抱着,双腿大大的分开,张总用力的插着自己,内心的羞耻心夹着身体的快感,逐渐开始高潮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

「啊~啊~~老~老公~~快~~用~用~用力~~啊啊啊」

「宝贝,我来了~我要射你逼里面了~」「啊~啊~不~啊~嗯~快点~不~老~老公~你的好大~啊啊啊啊啊啊啊」张总早就按耐不住了,阴茎不断的在灵静体内摩擦胀大,最终一股热流从他龟头中喷出,射向灵静阴道深处。而灵静也在这时达到了高潮,阴道不断收缩着,像一张小口一样,紧紧吸住了张总的阴茎,全身不自觉的抽搐着,双手紧紧抓住了身后周凯的双臂,淫水不断的涌出喷向了张总。

在一阵猛烈的颤抖结束后,张总和灵静渐渐平静了下来,张总从灵静身体里拔出疲软了的阴茎,做到了一旁,而灵静的阴道就像被拔了塞子一样,精液夹着淫水,一下便溢了出来.「这小骚货还真敏感,你射的时候不停的抖啊,骚货,是不是被张总操高潮了啊?」周凯笑嘻嘻地说着把灵静放到了床上,「怎么样,让哥哥也爽爽吧。」还没等灵静完全从刚才的高潮中缓过来,周凯就跨到了灵静的胸前,双腿跪在灵静肚子两边,身子向前倾,将自己的阴茎放在了灵静的双乳之间,双手从乳房的外侧从外向内把两个乳球推向中间,夹住了周凯的阴茎。

「最喜欢你的奶子了,又大形状又好,以前小梅奶子小,玩不了乳交,现在让你来伺候伺候我下。」说着,周凯挤压着灵静的双乳,原本在灵静口中拔出的阴茎已经沾满了口水,加上灵静已被干了两次,全身都已是汗水,皮肤本来就很嫩滑,周凯抽插起来一点也不吃力,反而非常滑顺。

灵静对乳交没什么兴趣,反正自己不需要动,趁着这个机会休息下,就躺在床上,任由周凯摆布,看着天花板镜中的自己,已经累的几乎不能动了,整个人一个「大」字,摊在了床上,身上一个山猪一样的男人在自己身上玩弄着自己,这个自己一向觉得恶心,曾经被自己拒绝无数次,甚至被自己辱骂过的胖子对自己为所欲为,自己也毫无反抗,而下身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自己为何变得如此的淫荡,变得如此无底线。

可能是先前灵静对周凯的刺激,也可能是乳交给周凯带来的刺激更加强烈,周凯不一会儿就开始加速了,双手紧紧抓住灵静的两个雪白的乳球,将自己的阴茎紧紧的夹住。灵静顿时觉得双乳钻心的痛,双手抓住了床单,觉得快要窒息喘不过起来。

「啊,好爽,臭婊子,我要射你一脸!」周凯对着宁静怒吼着,一股精液冲他的龟头中射出,径直喷向了灵静的脸颊,灵静躲闪不了,精液直接射在了灵静的脸上,一股恶心的腥味扑面而来,虽然灵静也吞过不好次精液了,也能接受这腥味,但是看到周凯射出来的精液,自己还是特别的反感。

周凯起身坐到了沙发上,点了支烟,稍微休息下,而灵静则连忙抓起旁边的浴巾,把精液都擦了。「干嘛,还嫌弃老子的吗,你平时又不是没吞过,看不起我啊?」「死胖子,射出来又不提前说,臭死了」灵静没好气的说着,转身对着张总,立马换成了娇滴滴的声音,「老公,你还来吗,人家要嘛~」「当然要啦,我的小静静,怎么能让你独守空床呢?来帮我吹吹。」说着张总把自己的阴茎伸向了灵静的嘴巴,灵静把脸凑了过去,一手轻轻抚摸着湿漉漉但还未完全恢复的阴茎,「怎么还没醒过来啊,让我弄醒他吧~」灵静娇声地对着张总说道。

灵静并不急着去吞张总的阴茎,而是微微低下了头,埋在张总两腿之间,伸出粉嫩的没舌,从张总大腿的根部细细地舔了起来,灵静也是了解男人的喜好,知道张总刚刚射完没多久,如果一下子就去舔他的龟头,并不能带来多大的快感,而转向了张总的大腿根部还有睾丸这些敏感地带,慢慢让张总再次勃起。灵静的舌头顺着根部慢慢地向张总的睾丸靠近,然后轻轻触碰着张总肛门与睾丸之间的敏感带,张总顿时觉得下身像触电一样,有一种麻麻的感觉,不觉吸了一口气,轻轻按住了灵静的后脑,让灵静多舔一舔。灵静并不着急,小舌头慢慢地从肛门旁游走到睾丸上,像舔着冰淇淋球一样,温柔地舔着张总两颗暗黑而长着稀松毛发的球,然后慢慢张开小口,把张总的睾丸轻轻含在口中,舌头贴在睾丸上卖力的舔着。张总虽然阅女无数,但还未享受过如此细致的服务,普通女人也就是拼命给他口交几下,然后躺着让他干,虽然也有不乏身材和相貌出众的美女,但是能像灵静这样,了解男人,细致服务的,只有灵静一个。在灵静没有碰触张总阴茎的情况下,张总自己迅速硬了起来,而且比刚才更硬更坚挺。

灵静见张总已经勃起了,知道他恢复的差不多,阴茎和龟头的感觉也回来了,于是小口离开了张总的睾丸,抬起了头,妩媚地看着张总,然后不慌不忙地把张总的龟头含入口中,双唇紧紧吸住了龟头,慢慢地转着圈,同时双手绕到了张总身后,抚摸着张总的臀部,然后用指甲轻轻地挠着,让张总感到一阵酥酥麻麻的快感。随着张总感觉不断加强,灵静这才把张总整支阴茎都吞入口中,深入喉中,一进一出,然后用力吸出,双唇紧紧绕住他那肿大的龟头和茎部,轻轻用舌尖挑动他的龟头尖端,嘴唇同时开始做上下摆动,真空吮吸起来。不一会,张总就感觉下身完全勃起,阴茎不断的涨起来,感觉就要射出来,连忙从灵静口中把阴茎抽出,顺势倒在了床上,张着口,仰天连连喘着气。

灵静并没有就这么放过张总,起身爬上了床,两腿一分,跪在张总上面,粉红的阴户大方地展现在张总面前,对准张总挺拔的阴茎,慢慢地坐了下去,让阴茎完全的末入自己湿漉漉的小穴中,然后一停腰,小穴紧紧夹住张总的阴茎,性感地甩了下头,将头发甩到身后,身子向前微微倾斜,刚好让张总双手够到自己的双乳,扭动起腰来,小穴在张总的阴茎上不断套弄着。

张总深深地感觉到了灵静小穴温暖的夹住自己的阴茎,自己深深的进入了灵静的身体内,每一下都顶到了灵静的花心,虽然自己偏爱口交,但是灵静的小穴让张总有了一种不一样的体验,欲罢不能。张总一开始双手还慢慢抚摸着灵静的乳房,随着灵静一下一下的扭动,张总伴着灵静的节奏一下一下有力的捏着她的乳房,手指深深陷入了灵静封面富有弹性的乳肉中,不一会雪白的乳房上便出现了深红的指印。张总把灵静粉红的乳头夹在两指之间,一边捏着乳房,一边夹着摩擦灵静的乳头,灵静敏感的乳头在张总的刺激下像粉红的小葡萄一样立了起来,把灵静带上了高潮。灵静这时已经眼神迷离,淫水四溅,弓着腰,飞速地上下扭动着自己的腰身,享受着小穴内快速摩擦带来的快感,喘着气,淫叫着「啊~啊啊~啊啊~老~老公~好舒服~啊啊~啊啊~」。

而张总早已到了零界点,在灵静的刺激下,终于忍不住,双手紧紧抓住灵静的双乳,手指紧紧夹住灵静的乳头,指尖陷入乳肉中,腰不高高挺起,长长的呻吟一声「啊~~~~」,滚烫的精子从龟头爆发出来,射入灵静的花心中。灵静在射精带来的高潮中,不断抽搐着,头高高的仰向了后边,双手紧紧拽住了床单,双腿收紧,小穴的壁肉将张总的阴茎紧紧包裹住,淫水伴着精液,从小穴中沿着张总的阴茎流出,浸湿了床单。

经过张总和周凯几番的折腾,在一阵阵的高潮过后,灵静已经累得虚脱,把身体从张总的阴茎上挪开,便侧身躺在了床上,酒劲袭来,迷迷糊糊中看到周凯向自己走了,自己已全然无力拒绝,闭上了眼睛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灵静醒来,已是中午,觉得依然头晕晕的,酒劲没全缓过来,勉强爬起来,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脸上,乳房上,小肚子上,大腿等等地方都沾满了精液,自己累倒昏睡过去后,估计周凯和张总又在自己身上发泄了不少。灵静顾不得这些,起身离开了床,打开柜子,拿出自己的包来,打开看看,发现钱都还在,这才松了一口气,把包放了回去,这才摇摇晃晃走向桌边,拿起一瓶矿泉水,大口的喝了起来。

这时,灵静看见桌上自己的手机一闪一闪的,拿起一看,有许多未读信息,一部分是李薇发给她炫耀自己在海南的比基尼照,还有张总离开时给她的留言,「宝贝,昨晚玩的很愉快,你好好休息哟,下次再约。」而周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加了自己的微信,给她发了条信息:「大美人,昨晚伺候的哥好爽,什么时候约下小梅来个双飞吧,骚货。」灵静看了下,没有回复他们。

最后有一条信息,是李明杰昨晚发来的,灵静好奇的点开一看:「看你下班走得那么匆忙,没事吧?工作比较忙,周末好好休息下吧。」不知为什么,灵静觉得心头一暖,看着镜中满是红印和精斑的身体,落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