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原来我也有艳遇
原来我也有艳遇

(十)

今年暑假佩萱和几个要好的朋友计划要去南部渡假圣地垦丁游玩,早早已订好民宿,没问过我也算我一份,还要我自己想办法一定要去,正伤脑筋中该怎么去。

出发前一个星期,佩萱要我陪她去买泳装,我找个平日下午约好时间带她去挑。

在百货公司逛好久,终於挑到她满意的泳装,上身是一可爱造型的比基尼,下面是平口裤型,算是较保守的。我则是帮她挑一件,上身仅仅一小块布料包着胸,整个大奶几乎都露在外面,下身则是绑带性感泳裤。现在大学生不像我以前那年代,都是穿连身式很保守的泳装,现在不穿比基尼就落伍。同时还被她凹了两套内衣赔偿她上次买礼物时的损失。

回到家后,家里没人,上班的上班,她弟也跑出去玩了,进到佩萱房间,我要她试穿这两套泳装来看看。

换上第一套,属青春洋溢,时下较常见到的装扮,我要她再换第二套看看,换好后一看果然非常性感,走路时两粒奶明显的晃啊晃,非常诱人,美中不足的就是下半身,毛都跑了出来,这毛要是不修的话会很难看。

「要不要去修一下毛?都跑出来了,好丑。」

「不要,我又没要穿这件去玩水。」

「搞不好有机会穿也不一定啊,到时就来不及了,不然我帮你。」

「你会吗?等等别把我弄受伤。」

「小意思,我老婆现在都嘛我在帮她。」

「帮大嫂修那么简单,只要刮乾净就好,你少来。」

「哈~~我也想帮你修成无毛鸡,只要一看到我就硬了。」

「那你看大嫂的就好啦!」

「我也想看你的,好不好嘛?就一次,过阵子就长出来。」

佩萱禁不住我哀求还有一直卢她,终於答应我这一次,她先去浴室自己修掉大部份的毛,最后我再帮她把细部的地方弄乾净,修好后整个阴部清楚可见,我已经硬了。

再次穿上泳裤,整个感觉完全不一样,胯下已看不见杂毛,小小的布料包着阴部让人想入非非,引诱犯罪,只要稍微拨开就能看到阴唇,我觉得视觉上感观效果应该大於实用性。

我已经冻未条,把佩萱扑倒在床上,舌头已在双腿间游移,拨开泳裤后舌头来回舔着小穴,手指挤压一下,那如男人迷你龟头般的小豆豆正在呼唤我去刺激它。佩萱性欲一来,起身趴在我身上拉开裤子拉炼让小老弟钻出来透气,马上张嘴吸吮,69姿势可让两人互相替对方服务,同时享受。

佩萱再起身把我的裤子脱掉,拉开泳裤抓着我的小老弟慢慢进入,坐在我身上慢慢摇动,想要得到小小穴里的刺激。

「哦……好久没做了,好舒服!」

「上个月不是才做过一次?这么不满足。」

「哪有,那次都是用假的,很久没被真的肉棒插了。哦……」

「那你喜欢哪一种?哪个比较爽?」

「那台机器插得很爽,尤其调到最快速插时,才一下我就不行了,但是我还是喜欢真的肉棒,感觉不一样。哦……哦……」

「你这么想怎不去找个男友?也不用等我,还有那根假阳具。」

「不想,我现在还是比较喜欢跟你一起,哦……哦……虽然你很变态,但目前就只想要你,哦……那根假阳具早就被我姊抢走了,看她每天都会用,吵得我没办法睡。哦……」

「那你也是变态,喜欢让变态玩。」我听到后也很高兴,佩萱说只想要我而已。

「哦……哦……我也好变态,我好喜欢被你玩。」佩琪已爱上那只了,也要找个机会安慰她,或许可以来个姊妹3P,应该不错。

我将泳衣往上翻开,双手捏着乳头,佩萱受到刺激摇得更用力,淫叫声也慢慢变大。

「对了,那对乳夹呢?拿出来用。」

「在我的书桌抽屉里,可我现在好舒服,不想停下来。哦……」

「一下子而已,快去拿啦,等等再让你更爽。」

佩萱不情愿拿给我,马上又坐上去享受,我夹好后看着铃铛随着胸部摇摆发出声响,帮佩萱的淫叫声配乐真是多重享受。

这时看到房间门口有两个人头,都只露出眼睛的部份,正专心的偷看,并未发觉我已发现,看样子应该是她弟跟他朋友回来时听到声音才偷看,我们也没注意,不知他们看多久了。我也不动声色让他们继续看,难得有真人秀可以观赏,我怎能剥夺他们的机会。

我改要佩萱趴着,双乳跟铃铛随着地心引力向下,再拿领带蒙住她的眼睛,从背后用力插入,乳房跟着我的撞击晃动,铃铛也响得更大声,现在又多了一个「啪啪啪」的声音形成三重奏。

「哦……哦……还是这样比较爽。干嘛遮住我的眼睛?」

「当什么都看不到时才会比较刺激啊,你就猜不到我想要做什么了。」

「哦……哦……你又想做什么变态事了?」

「在你家还能做什么,当然只能干你啊!」

「哦……哦……我好爽……」

「走,我们去客厅。」我拉佩萱站起来带着她走,那两个人影已经不见,听到关门的声音已躲到房间去了。

我带佩萱走到她弟的房间门口,让她双手扶着门框就在这插入,里面的人应能听到声音就在外面,而我也试探转动门把看有没有锁住,发现没锁。

我在身后用力冲刺,要让佩萱叫得更大声,要让她爽到忘我。然后突然打开门,看见两人都脱下裤子在打手枪,两人一脸惊讶的看到我们就在门口。我向他们比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推佩萱走进去,我抱她坐在床上面向他们两个,佩萱手扶着我双腿自己上下扭摆。我是好心现场做即时性教育课程,让他们更瞭解及真实接触如何性交。

「哦……哦……这是哪里?」

「应该是你弟的房间吧,正在你弟的床上。想像一下你偷偷跑进来要你弟干你。」

「哦……哦……你这变态色老头,还想让我弟玩我。」

「想像一下而已嘛,A片不都是这样演,又不是真的。快嘛!」

「哦……哦……小弟来用力揉我的胸,今天不用偷看了,哦……哦……今天让你玩个够……小弟你摸我摸得好爽,姊姊想要了。哦……哦……」

「想要什么啊?」我手拿着铃铛,有点用力的向外拉扯。

「哦……姊姊好湿……好难过,快来干我,姊姊要你的肉棒。哦……哦……

小弟干得好爽,好舒服……」

他们两人原本停下动作,听到佩萱这么淫贱的话又开始套弄自己,好像真的在干她一样。

我让佩萱躺在床上,双脚夹住我的身体换个姿势,然后把乳夹拿掉,然后要两人走过来旁边看,我抓住其中一人的手臂叫他摸佩萱的胸部,这样真实体验才会学得快,另一个看到也自动伸手过来摸,被我抓住的那个想挣脱掉,但摸了几下已经自动揉起来了,我抓到的应该是她弟的手吧!

「哦……哦……用力一点,抓爆我的奶……哦……哦……爽死了,小弟好会干,我要来了……」

两人一手一个不停地揉胸,然后轮流吸各自摸的乳头。佩萱进入疯狂状态,我当然没变态到要她弟真的干佩萱,只是让他们知道一下女人的胸部摸起来是什么感觉。好死不死她弟忍不住射出来,精液还乱喷,胸部上、他同学的手上、嘴唇、脸上,我的领带也糟殃了。

佩萱发现不对,我正在干她,怎么身体有热热的感觉?绑在眼睛的领带拿掉一看身旁有两个人,一个她弟的同学还在揉她的胸,一人握着肉棒已经射完精,这下真的糗了。

「色老头,你快点停下来,你这变态!」

我看穿帮后只想到用力干,让她爽到没力再说。两人也吓得退到一旁,没射的也吓到软掉了。

「哦……快停,我弟在旁边……哦……」

「不行,现在停下来你会打我,我先把你干到没力再说。」我不管她,一直加速。

「啊……啊……我来了!」

此时更不能放过她,我抬起佩萱的脚改用蹲姿用力地插。

「啊……啊……不行了,一直来,啊……啊……啊……啊……爽死我了,插死我了!啊……啊……」

用尽全力后我也射了,看着高潮数次后无力的佩萱,抱着她去浴室沖洗乾净再回到房间。躺好后我的小老弟一痛,佩萱的手用力抓着我的小老弟,生气的看着我。

「痛……轻一点,快放手。」

「知道会痛了喔?刚刚叫你快停还不理我,我现在也不要放手。」

「我的姑奶奶,求你放了我吧!你想让我绝子绝孙啊?」

「你有儿子了,所以不用怕,阉掉也没关系。」

「那你以后就没性福啦,我没办法干你了。」

「你还说,害我丢脸,你故意的。」还更用力握住。

「是你自己说你喜欢被我玩的,我才这样嘛!痛~~」

「那也不能这样啊,万一我弟真的插我的话怎办?」

「放心啦,我也有分寸,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最好是,谁知你变态到什么程度,叫大嫂也来试试看。」

巧玲没跟她还有心怡说烤肉那晚发生的事,昆傑跟俊仁当然也被威胁不准泄漏出去,我当然也还是不知道,她都认为小慈是很单纯很贤慧的人,我就跟佩萱说以前做过的事。

「有啊,以前有试过,让陌生人玩她的奶,只是她也被我蒙着眼,以为只有我一个。」

「色老头,你还不是普通的变态,老婆也这样玩。」

「还有也曾做爱给邻居看,邻居看得爽死了。」

「天啊~~当你老婆好可怜喔!大嫂完全都不知道喔?」

「刚开始时不知道,后来她也知道邻居在看,那时有阵子不让我碰,但渐渐地她也喜欢上这种感觉,偶而还是会故意让人家偷窥。」

「我想说大嫂是那么清纯的人,没想到……」

「你就不知,她要是浪起来真的无法控制,你跟心怡还比不上她。」

「真让我大开眼界了,真想瞧瞧看大嫂有多骚。哈哈!」她听到这才收手,我痛死了。

「可是你都会想让别人来插我,不只偷看偷摸而已。」又生气的抓住了。

「痛痛~~你跟我出去什么时候有让别人插过,只有心怡而已。」

「是没错啦,好像还没有。可是心怡有啊,哪天你也会设计我。」又用力。

「好痛~~心怡她的个性比较好玩啦,也比较温合听话,很适合调教嘛!」

「她温合,所以我很凶啰!」更加用力。

「啊……痛!没啦,我就说不会了嘛,如果你想的话我会努力的。」我已痛到惨叫了。

「好吧,相信你了。还有下次别玩这个,在我弟跟他同学面前被插到高潮真的很丢脸耶!」

「那他们会不会说出去啊?去跟同学讨论?」

「对喔,男生都会这样,我要去警告他们。而且那两个书呆子宅男只要吓一下就行了。」说完就大剌剌的走过去。

佩萱全身光溜溜的走出去,伏在她弟房间的门偷听到他们两人正在讨论刚刚的事,两人讲得高兴非常得意的样子。「就知道一定在讲这个。」马上打开她弟房间的门,两人一看到立即住嘴且又傻了,竟然没穿衣服又跑进来。

「刚刚的事你们最好别对外说喔,去学校也不可以讲,听到没有?」

两人嘴开开的,眼睛盯着佩萱点点头,两只老二瞬间翘起来,搭起帐篷。

「还有,要是让我知道的话,我就捏爆它!」走过去用力抓他两人的老二。

「知道了……」两人像无魂似的回应。

「现在是给你们一点福利,再看一下就没啰!」

两人听到后有点回神了。

「哪有人这样警告的。」听到他们说完我也走进去。

「这叫以柔制刚,你没听过啊?只要给一点甜头他们就会听你的话了。」佩萱说。

「萱姊,那我可以看那边吗?」她弟的同学指着下面。

「好吧,好人做到底,给他们看看吧,顺便教学一下。」我抱着佩萱坐在床上,撑开她双脚,双手穿过她的腿呈现M型姿势,让小穴朝上,看得比较清楚。

「变态老头,那里不行啦,很丢脸耶!」佩萱大叫。

「是你自己说要给他们甜头的,我帮你而已。还制刚咧,书都没念好。」不管抗议。

「你们看我手指的地方,这里是阴蒂,外面这叫大阴唇,里面的是小阴唇。

女人对这很敏感的,只能轻轻的摸。」

佩萱羞到闭上眼,头转一边不敢看着他们。

「还有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长得有点像我们的龟头,不信你看看。」

我用手拉开让他们看清楚一点。

「真的耶,好神奇喔,还以为只是一个洞而已。」两人认真的讨论。

「你们摸摸看,要很轻喔!」

她弟看来一点也不介意,伸手摸自己姊姊的小豆豆,两人轮流摸来摸去,佩萱受到刺激,差点要叫出来。

「再往里面看,这里是阴道,上面一点是尿道口,而且阴道里要是受到剌激可是会有水流出来。你们刚才不是摸过阴道吗?水已经流出来了,跟男生一样会分泌。」

「好好玩喔!」

「原本在入口处有一块小小的膜,那就是处女膜,现在已经看不到了。阴道有水流出来表示她很想要被插,只要插进去,她们可是很爽的。」

「那女生为什么会叫啊?」他同学问。

「很舒服就会叫啊!」

「姊,我可以试试看吗?」她弟问。

「当然不行,我们是姊弟。看完了没?我要起来了。」佩萱怕他们看到受不了。

「萱姊,那我可以吗?我应该没关系吧!我也想试试那是什么感觉。」她弟的同学也问了。

「你也不行,都给你看过了。」

「萱姊,求求你嘛!只要一下就好了,真的。」

「不行……不行……不行……」

「可是萱姊,要是很多人还有伯父伯母知道你刚刚要小豪干你,不知道会怎样耶!」这书呆子脑筋转得还真快。

「你敢说,我见到你就像刚说的捏爆你,让你只剩尿尿功能而已。」

「那我也要说,顶多我以后不来了,你也捏不到我。」

「你很可恶耶,威胁我。好啦好啦,一下而已,进去就要出来了。小豪你先出去,不可以看。」

「姊,你好偏心,我就不行,而且我刚才也看过你被插了。」

「你是我弟,这是乱伦耶!你想被爸妈打死吗?」

「除非你自己跟爸妈说,你也会被爸妈打。」

「天啊!我要疯了……色老头,都是你啦,你给我想办法。」

「你快点插。」我叫她弟同学动作快点,也不想想是谁不穿衣服要给人警告的,倒怪我了。

「哦……好舒服,龟头那夹得好爽,跟用手完全不一样。」动作还满快的,裤子一脱就马上进去了。佩萱没想到这么快,这么直接,「哦……」的叫一声。

「笨蛋,太快了啦!那快点拔出去,一下结束了。」

第一次总是特别新奇,也特别爽,通常过后就会一直想要再来一次,这应是每个男人的通病吧!她弟同学也不例外,舍不得拔出来,还想继续,屁股就不自觉的动起来。

「哦……你不听话,说好才一下而已,哦……」

「萱姊很舒服吗?你好会叫喔!」

「哦……哦……哦……哦……舒服。」佩萱还是不敢看他们,闭起眼享受。

「哦……好爽,我出来了,太爽了!」她弟同学插不到两分钟就射出来了。

「哦……哦……哦……你不是射出来了,怎么还可以……哦……好舒服!」

「插进去感觉真的不一样,好舒服。」

她弟看着同学那么爽的样子,不管那么多,同学一退出马上补位,我也来不及阻止,他就插进去了。

「哦……小弟你不可以,哦……」佩萱听到声音张开眼看到是她弟在干她,不知如何是好,下身又传来阵阵的快感。

「真的好爽,我也要射了。」

两只童子鸡五分钟内就先后缴械,达成人生中的第一次,两人的精液混杂在一起从小穴中慢慢流出,我放开佩萱后急忙跑去沖洗。

「怎么办?都是你这死变态,害我真的被我弟插了。鸣……鸣……」哭起来了。

「谁叫你说要给他们福利的,年轻人当然会受不了。」

「还不是你造成的,不然他们哪会这样。」

「我只是教一下他们性知识而已喔,你干嘛同意让他们插?」

「我也是不得已啊,万一他真的出去乱说。」

「你比他们还笨,那么简单就被唬住了。」

「不管啦,总之你要负责就对了。」

「好啦,换我去威胁他们,行了吧?」

我就跑去跟他们讲了一堆道理,聊聊天,也向我保证今天的事永远不会说出去,最后我说我会帮他们介绍女朋友才告一段落。

这两个书呆子聊过后才知,今年要上大学,也已经推甄上了台湾最高学府,真不容易。

「没事了,摆平他们了,下次别自作聪明了。」我向佩萱说。

「好啦,都做过了,也不能怎样。」

「嗯,想开一点吧会,渐渐释怀的。」

「都要怪你,你这变态色老头……可是跟你一起还满有趣的,所以才喜欢你啊!」

「呵呵,知道了。有机会你也要去找个男朋友才是。」

我们深情的吻了一下。

「还是要怪你,把我搞得不上不下的,我现在还要再一次。」

「天啊~~你以为我还年轻,恢复那么快?救命啊!」

(十一)

期待已久的垦丁之旅终於成行,一行八人两辆车出发,我也只能骗小慈说公司员工旅游,希望不会被抓包才好。

此行共有四对,女生都是佩萱的同学,除了心怡,其他两位我也稍微认识,他们也知道我跟佩萱的关系。

小惠,长得也还不错,身材普通,没有特别显眼,算很爱玩那型的;青秀,是四女中最漂亮的一位,身高很高,接近170,但身材就可惜了,太廋了,胸部看起来只有A-CUP而已。

到达恆春时已经中午,先来这吃个饭再去既定的景点逛逛,等时间到再去民宿CHECK-IN。我们订的民宿还算不错,中间还有个小庭院,一些南洋风摆设而且离小弯很近,走路几分钟就可以到了,大家换好泳装后直奔小弯玩水,除了青秀连身泳装外,大家都是比基尼,而佩萱跟心怡更是让人眼睛吃冰琪淋。

来到小弯玩水,帮忙看私人物品就是我的工作了,主要是我不敢下水,我怕海浪,而我也有其它乐趣。宝宝出生后我买了一组相机专拍宝宝,而我的乐趣就是带着长镜头到处找哪有辣妹偷拍,虽然这里人数没南弯多,但辣妹也不少,几乎都是穿着比基尼,我就坐在这大饱眼福。

「色老头,你会不会很无聊?」佩萱跑上来问我。

「还好啦,我就拍拍照、看看妹也不错。」

「那我陪你一下,来帮我拍。」

「你不去跟他们玩吗?难得来这还要陪我。」

「当然要啊,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在这。」

「好吧!」

我们就在沙摊上走走拍照,后来走回民宿,我要她换上那件性感泳装在庭园拍,刚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拍久了就好很多,姿势也越摆越好。另外六人也在这时回来,三男看到佩萱这套泳装眼睛像着火一样,这可是难得一见如此火辣的泳装,乳头跟阴部若隐若现的,不知不觉帐篷都搭好了。

我在这帮四女中再拍个泳装照也准备要去下一个行程,红柴坑渔港,这里的夕阳也非常美,不输关山,而且人较少。

今天的运气真的不错,没有太多的云阻挡,我搂着佩萱肩膀欣赏夕阳西下,大家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夕阳显得非常开心。

回到民宿大家各自回房休息,我们订到两间双人跟一间四人房,我跟心怡各住一间双人房,其他住四人房。晚上大家决定要去大街吃饭,本想趁佩萱沖澡时亲热一下,只是时间有限,都还没开始就有人来敲门要出发。

垦丁大街其实跟夜市没两样,偶而也会发现一些新奇好玩的东西,等大家都逛到累了,便回到民宿准备下一个活动。

今晚的活动才是重点,主要是为了庆祝小惠生日,而佩萱想了一些游戏要庆祝,她之前就交代过我们,而要如何整小惠我也不青楚,反正我们就听她安排,主要就是谁跟小惠一组就要负责扯后腿。

大家都到那间四人房集合,一开始就先分组,佩萱跟小惠男友阿庆,心怡跟青秀男友小罗,青秀跟俊仁,我则是抽到籤王跟小惠。我就看着办吧,只要让我们这组一直输应该不是多困难的事。

佩萱拿了两组道具出来,一个是水彩盘跟笔,另一个是骰子玩吹牛,这游戏要怎么扯后腿纯靠运气,佩萱这天才。游戏规则就是输的一组要被其他三组在身上作画,只要是衣服没盖到的都可以画。

一开始大家有输有赢,每个人身上都有被画到,虽然是个小小的游戏,但每人都玩疯了,主要是可以在别人身上乱画,好玩加上酒精刺激,每人都很激动。

继续玩没多久佩萱就暗示我了,这不是苦了我,我接下来就乱喊,十次有八次都我这组输,而且两人身上都已被画满,没地方可画了。

「既然有人已经画满了,那就到这结束了。」佩萱宣佈。

「不行,我要上诉,刚才都是他喊害我输的,我要再玩。」小惠抗议了。

「但你们没地方可画了,要画哪啊?」佩萱说。

「我要是输的话就脱衣服让你们画,这次我要自己喊。」

小惠想玩大的,佩萱大概是看准小惠的个性吧,所以才用这招,而且还一举奏效。只是幸运女神没站在我们这边,小惠自己喊还是输了,也很乾脆的脱掉上衣仅着内衣让大家画,我倒无所谓,只是很痒而已。

「不管,我还要再玩一次,再输就脱掉裤子,你们也一样要把衣服跟裤子脱下。」小惠又再要求一次,大家同意后再玩一次,这次就由我来喊,只是有个笨蛋搞错,阿庆把1拿来喊掉,他不知道1喊掉就就不能代表任意数,第二轮再喊时马上被小惠抓到。

看到佩萱很生气打他,但也没办法,小惠幸灾乐祸要他们快脱。佩萱脱完后上身一件普通内衣,下身是一件性感丁字裤,原本是想晚上给我看的,没想到却爽到大家。

我边喝边看他们画佩萱,阿庆只是画个几下意思一下,三位男的都集中在重点部份,胸部跟阴部附近,佩萱原本抗议,但她订的规则是只要没有衣服的地方都可以画,抗议无效。

酒精的催眠跟诱人的胴体真的很厉害,已经画到忘我,几乎将佩萱全身都画满,屁股也被三女画了好几个卡通图案,到后来约略可见小丁上那块布有点湿,难道这样也会有快感?

「我不管啦,我也要上诉一次。」佩萱没想到自己会被玩到,都还没玩到寿星。

「哈哈,萱萱也上瘾了,没想到穿那么骚,等等是不是要去大战一场啊?」

小惠大声笑她。

「就最后一次了,输的人要脱光光。」佩萱说。

「我要再加注,脱光光后到外面散步五分钟才能进来。」小惠很得意的要加码。

「怕你不敢而已。」佩萱呛回去了。

这是佩萱最后的计划,当她跟我们说时,除了小惠男友,每人都赞成,但他被佩萱一凶也不得不服从配合,所以我才叫苦,而小惠又再加码,为什么是我抽到籤王?

心怡跟青秀表现得很不愿意,要脱光光跑去外面,但小惠一脸得意状,她认为她不会输,一直要大家玩。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有我这个内奸在,我会让她赢的机率降低,其他人也因为这样不怕脱光,只是装给小惠看而已。

最后一盘开始,小惠要自己喊,我坐在旁边偷比我们的点数给他们,我也趁小惠没注意时偷偷的翻动骰子。最后当小惠很得意的喊十一个6时,青秀马上抓她,她的牌算不错,三个1、三个6,另三组只要有五个就不会输,而且五个的机率很大。

大家翻开做最后检查,青秀那组一个1跟一个6,心怡有一个1,佩萱有两个6。

「哈哈哈,秀秀你输了,我有六个6,你快脱吧!」小惠胜利的大笑。

「小惠你确定没看错吗?你才五个6而已喔!」青秀数给她看。

「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是三个6啊,怎么少一个?」小惠愣了一下后大叫道。

「你喝醉了,眼花啦!那个是5,你看成6了。」青秀再数一次给她看,这都得归功於我,要不是我做手脚,输的人就是青秀了。

「脱~~脱~~脱~~脱~~脱~~」众人一起对着小惠喊。

「还有要出去散步喔,这是你自己说的。」换佩萱大笑了。

小惠这下玩大了,想了很久还是不敢动手脱,佩萱看不下去,找心怡跟青秀帮忙,一下就把小惠脱光。阿庆看到也不管自己女友被看光,拿起笔马上从小小的B奶开始,俊仁也不放过这机会,直接在小穴周围画起来,小罗则攻另一个乳房。

脱衣游戏果然会让人疯狂,难怪一堆人都想设计让女生脱掉,脱掉玩开后就很难控制了。小惠虽然用手想挡住重点,但六支笔同时动手也挡不住攻势,索性放弃虽大家怎么画。

小惠放弃是因为她要忍住这快感,尤其是大都集中在小穴附近,只能忍住不敢出声,等到小惠全身也没得画了才停止。

「色老头,你怎么没有脱?」佩萱指着我。

「我不用吧,我只是陪衬而已,小惠才是重点啊,我又没说要脱光。」

「不行,你跟小惠一组,愿睹服输。」心怡也附和。

「你不脱,我帮你脱。」佩萱准备动手。

「好好好~~我自己来就行了。」

我自己也脱光让他们画,不过男的脱光,有兴趣的就只有佩萱跟心怡而已,其他三个男的就在一旁看。而青秀就比较不好意思,偶而偷瞄一下,也不敢过来画。而小惠不知是不是被画疯了,也一起加入来画我,眼看我的小老弟被画得四不像,看了我好想哭,上了佩萱这条贼船。

「你们该准备出去啰,五分钟,我们会计时的。哈哈!」换佩萱得意了。

「出去就出去。」小惠虽然不爽还是得答应。

虽然很不愿意,我也就往外走,又不是没在外面全裸过。

「等我一下。」小惠胸前快贴着我,跟在我后面走出去。

走出到庭园,看来只有我们在,其他间都没玩够还没回来。我走到一张长木椅上坐着等,小惠也坐在我旁边,手挡着胸口。一个全裸的女生坐在旁边,我怎可能呆呆坐着,手开始不规矩的乱摸。

「你不要乱摸啦,很烦耶!」

「要不是你,我怎会没穿衣服坐在这。」

「我又不是故意的,怎知会输掉,我不是也在这。不要再摸了啦!」

「你不要太大声,万一别人听到都跑出来看。」

小惠被我一吓就不敢太大声,但也阻止不了我的攻势,我双手已攻上双峰皆在我掌握之中,虽然只是一座小山丘,但也满舒服的。我抱她坐在我腿上,这样我才比较好摸,一手也向下进攻,因大门中开,小穴很快就吃下我的手指头,小惠被摸得舒服了便靠着我,而我的小老弟也站起来顶着她的屁股。

「你那根顶到我了啦,好烫喔!」

「有机会让你嚐嚐。」

「今天让你佔到便宜了。」

庭园外传来一群人的嘻笑声,看来是有人回来了,我看一下就往最暗有一些佈景的角落走,先躲再说,等他们进去再回房。

一群人二男二女就住我们隔壁的四人房,佩萱开门要叫我们进去时也刚好遇到,趁他们进房时走出来要跑时,门又打开,其中一个跑出来坐在阶梯上抽菸,随后另一个也拿着啤酒出来,这下可好,不知要等多久了,佩萱找不到我们也不知我们躲哪去,就进去了。

这角落灯光照射不到,加上我们被画得乱七八糟,一时也还不会被发现,小惠一怕紧紧抱着我,胸口的两团肉压在我身上,小老弟这次又硬起来。

「你这时候还会硬喔,顶到我肚子了啦!」小惠小小声说。

「你以为我野炮英雄当假的,这是最佳时机。」

「阿庆他也是有色无胆,常常都想试,只是我们都不敢。」

「那我现在让你试试,以后你就敢啦!」

「不要啦,会被他们看到。」

「这样才刺激啊!」

不管小惠,她现在也跑不掉,从后面抱她,再确认一下小穴够不够湿,等到水流出来后再插进去。

我们这时面向房间,可以看到他们还在门口聊天,只要不出声也不会注意到我这边,所以只能轻轻的插。小惠双手摀着嘴怕自己的淫叫声传出去,我用一定的速度小小力的抽动,真想看一下她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好玩。

过没几分钟那两人终於进去了,我马上用力插入,并把小惠的手拉住,小惠紧闭着嘴仍在忍住不出声,只是「嗯……嗯……嗯……」。

今天在这不知是不是特别兴奋,不到十分钟就想射了。

「我要射了,再忍一下就好。」

「哦……哦……不行射进去,今天危险期。」

「那你蹲下来,射嘴巴。」

「哦……哦……我不敢吃。」

「快……我要射了,再慢你就要当妈了。」

小惠听到马上蹲下张开嘴等我,小老弟上实在是太多水彩,不然就插进嘴里吸出来,我抓着小老弟手抖个几下对准嘴,几乎都进嘴里了,说要射小穴怀孕这招真好用,都可以乖乖吃我的精。

「我们快进去吧,免得还有人出来。」在小惠还没吐出来前我拉她快跑要进房间,这下没得吐,乖乖吞进去才不会被发现。

佩萱一直在外面等,想说隔壁的人都进去了怎还不出来,已经11点半,生日就要过了,后来才看到我拉小惠跑出来,马上进去准备。

我开门后青秀捧着蛋糕已点上蜡烛,大家齐唱生日快乐歌,待唱完后小惠感动得哭起来,没想到大家会用这种方式来帮她庆生,也早已忘了全身赤裸裸,泪水也把乾掉的水彩弄湿,脸更花了。

「来切蛋糕啰!」佩萱大喊着。

「我的衣服不见了,可以先让我穿上吗?」小惠找不到她的衣服跟行李。

「没差这一下,反正都看过了,也玩过了,先切蛋糕吧!」

佩萱指的是刚才用水彩笔画身体的玩,而小惠却想到刚刚在外面被我玩,脸马上红起来,还好脸上的水彩也看不清楚。

切完蛋糕后大家都拿出礼物,青秀送一件薄纱的性感睡衣,佩萱跟心怡合送那只假阳具,她男友买一个心型项链。

「小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佩萱说。

「什么约定?我忘了。」

「就是生日礼物要马上戴上,我上次生日时是你说的,而且那天我也有马上用喔!」

「喔,我想起来了,我穿就是了。」

小惠先打开男友送的项链,由阿庆帮她戴上,开心的亲了男友一下,再打开心怡的礼物,一看是件性感睡衣,反正现在都没穿,穿上也没差。最后要拆佩萱跟心怡的礼物时,看见她们两个偷笑,有个不祥的预感,打开后只见是一只超大的假阳具,看到快晕倒,真的要当众插自己吗?还这么大一只。

「小惠快啊!」佩萱在一旁奸笑着。

「可以不要吗?好丢脸喔!」

「我当时也是拿你送我的按摩棒当众人面前用喔!」原来那根是小惠送的。

「可是那时你穿裙子看不到,而且那时都没男生在。」

「不管,那是你自己订的规则,不然我帮你。」

小惠这下又打到自己了,原本开心的生日没想到还要来这一招,还是自己订规则的,欲哭无泪。拿着假阳具心想自己来好了,叫萱萱会被她玩死。

小惠用高跪姿双脚张开,手扶着假阳具,龟头先在小穴口探路,原本湿润未乾的小穴已经吞进半个龟头,身体再慢慢坐下,假阳具逐渐消失在小穴中,小惠也舒服的叫一声:「啊……」

「这样可以了吗?」小惠问。

「还不行,开关没开,至少开一分钟,我来帮你。」佩萱即开启转到最大。

「啊……啊……啊……啊……好刺激……啊……啊……好大,好舒服……」

小惠一下受不了已放声大叫,大家也都睁大眼在看小惠表演。除了我刚射过还软趴趴,其他三男裤子早顶得老高,三女也看得脸红心跳,应该也很想马上就地战斗吧!

佩萱这次没再整小惠,很快就把假阳具关掉,小惠正低头不敢看大家,因为当众做这么丢脸的事,还差点来了高潮。

「色老头,我们跟小惠换房间好不好?这两天就让小惠快乐一下。」

「可以啊,你决定就好。我们先去拿行李过来。」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我们行李已经互换好了,那间就给小惠啰!小惠,你的衣服跟行李都拿过去了,你们快去那边继续Happy吧!」

「那我不就又要没穿衣服走出去?」小惠哀怨的说。

「笨喔,你爽过头啰,不会叫阿庆脱下来给你穿?」

「对喔,阿庆快脱下来给我穿。」

晚上活动就到这告一段落,虽然我抽到籤王,但还算不错,至少有玩到。

我跟佩萱先去洗澡,两人至少可以互相帮忙把水彩洗掉也比较快。

「你刚刚在外面是不是有玩到小惠?」

「啊~~被你发现了,你怎么知道?」

「刚才在外面人家都进去了,你们还不出现,进来时我又看到你小弟弟上的水彩都掉光了,想也知道。」

「萱你好聪明喔,这样也被你抓到。」

「那我怎么办?你这死老头现在又硬不起来,我现在就想要。」

「等明天嘛,而且青秀他们在外面,不要让人家等太久。」

「好啦,明天一定要给我。」

我们洗完出去浴室,佩萱只穿件内裤,围着浴巾就走出来,小罗再次瞪大双眼看着那呼之欲出的双乳,被青秀用力捏一下才醒来,两人也一起去洗澡。

佩萱躺下马上就睡着了,我看着电视继续喝我的啤酒,没人陪还真的满无聊的,这几个又都不太会喝。他们两个洗好后也要睡了,为了不扰到青秀,我也早早上床抱着佩萱睡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