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清明节被迷奸的小兰
清明节被迷奸的小兰

小溪村是一个不满一百户的村子,这已经是附近数一数二的大村子了。这里交通不便,去镇上都要走五、六个小时。

伟成今年32岁,是一个老实木讷的农家汉子,皮肤有些黝黑但五官不错,加上常年做农活,身材极佳,六块坚硬的腹肌和优美的人鱼线每每让看到的大姑娘小媳妇脸红不止。

伟成是个苦命的孩子,从小父母双亡,幸好他还有一个舅舅抚养他。舅舅对他不错,但舅舅家经济情况也不好,还要养着三个孩子,寄人篱下再加上舅妈时不时的挑刺嘲讽,也就不难理解伟成木讷性格的由来了。家里穷再加上木讷的性格,伟成直到30岁才娶了隔壁村的寡妇小兰做老婆。

伟成的老婆小兰是隔壁村子痞子张的女儿,痞子张在小兰母亲还在世的时候还是个不错的人。痞子张长得浓眉大眼,一米八的个头,年轻的时候不论是谁都能称赞一声帅小伙。虽然痞子张平时不喜务农,每天无所事事但好在家底颇丰,娶到了村子里数一数二水灵的小兰妈。

然而小兰母亲生小兰的时候难产而死,痞子张受不了一个人带着小兰,于是给小兰找了个后妈。俗话说得好,“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小兰从小顶着个克死妈妈的名,再加上后妈“后爸”的“特殊对待”,着实日子不好过,二十岁的时候就被痞子张“卖”到了村子里的胡屠户家。

胡屠户娶小兰的时候已经六十多岁了,没想到过了两年就去找了阎王爷,于是小兰成了寡妇。小兰在丈夫死后,又被胡屠户前妻的儿子欺负,没办法只能回到了娘家。恰逢伟成年纪不小,常年努力攒钱也有了一定的积蓄,于是可怜的小兰又被他爹卖给了伟成做老婆。

话说小兰虽然是个寡妇,但22岁正是女孩子最漂亮的时候,小兰爹娘长得不错,基因良好导致小兰长得也很漂亮,柳叶弯眉下面一双丹凤眼,凤目一扬真的是要把人的魂都要勾走了。35D的胸部还有挺翘的肥臀,真的是前凸后翘,要不是有个贪钱的爹,一定会嫁个好人家的。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被痞子张卖给胡屠户,现在又变成寡妇,即使再好,村子里的好小伙也不会娶她了。即使迈入廿一世纪,小溪村这种偏僻的村子也还是很保守的,于是就便宜了没爹没娘没车没房的伟成。

伟成和小兰结婚两年来一直都和和美美的,伟成长得英俊帅气又能干,虽然性格木讷,在床上不解风情,但两人的生活还是渐渐好了起来,小兰也愈发明艳动人,小俩口相敬如宾。然而小兰越来越美艳的样子到底还是被有心人看了去。

村长家的儿子陈家明是附近几个村子里少有的念过大学的人,小溪村这边教育水平不行,很多年轻人都是上完九年义务教育就去外地打工或者务农。然而村长家很有钱又很重视培养自己的儿子,家明又很争气,考上了大学,也算是光宗耀祖了!家明毕业以后留在城里工作,正好今年年假的时候回家里休息,这回休息他还带回来了他的老板陈鹏。

小溪村两面环山,一面环水,风景极好,不时有城里人来这里渡假,这也是小溪村村民收入的一大重要来源,陈鹏就是慕名而来。

陈鹏有一天在村子里和家明闲逛,偶然间看到了小兰,顿时觉得漂亮极了,再加上来小溪村这些天一直没有尝到“肉味”,于是和家明打听小兰。家明自然知道小兰,毕竟村子就那么大,小兰身世又较为曲折,早就被村子里的长舌妇说过无数次了。陈鹏直接告诉家明他想和小兰来一炮,为了讨好老板,家明自然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之后几天家明就在努力地安排。原来村民平时的娱乐不多,农闲之时就爱打打牌,但是打牌输赢的金钱量都比较少,伟成的一大爱好就是打牌,每天他都要打很长时间。家明知道这一点极为有利,所以就与陈鹏制定好计划,打算趁伟成打牌的时候强奸小兰。

这一天很快就来到了,四月五日是清明节,伟成在和小兰扫完墓后就去打牌了,而小兰则在家里做家务。这个时候早已经打探好伟成打牌时间的家明和陈鹏来到了小兰家,为了以防万一,家明还让他的好哥们耀祖去和伟成打牌,一方面以防万一可以及时通知他们伟成的动向,另一方面还可以拖延伟成回来的时间。

小兰一看家明来了,便热情地说:“家明来了,有事吗?”毕竟是村长的孩子,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而且小兰心里一直都对有文化的人有一种尊敬感。

“嫂子,忙呢呀?这是我的老板,来我们小溪村玩的,想让你给做几个农家菜尝尝。”

小兰做饭菜的手艺不错,每当附近几个村里有什么红白喜事都会找小兰去帮厨。以前也有这种情况,外地来的游客一般都想吃点农家菜,但是十里八村要说做饭做得最好最地道的还要说小兰,所以很多当地人就把客人带到小兰这里来,小兰也很愿意,因为这样不费太多时间还能得到不少的额外收入。

“哦,老板您好,想吃点什么?我给您做。”小兰连忙对陈鹏说道。

“嫂子,你不用叫我老板,这又不是在公司里,我叫陈鹏,你就叫我一声鹏子就行了。你就随便做几个拿手菜就行了,我就是听说嫂子你做得好吃,就来尝尝。”

陈鹏做老板每天面对不同的人,自然很擅长交往,几句话就说得小兰极为舒服,于是说:“那好吧,鹏子,嫂子就给你们做几个拿手好菜,你们进屋里等着吧,我去做。”接着小兰把家明和陈鹏让进屋里,给他们倒了两杯水就进厨房忙活去了。

家明和陈鹏两个在屋里小声的讨论著一会的计划,等了一会小兰就做好了饭菜,还将伟成平时喝的“土茅台”拿上一瓶。在农村,因为经济条件有限,啤酒和瓶装米酒相对来说太过昂贵,人们大多喝的是土酿米酒,戏称为“土茅台”。“土茅台”大多都是利用大米或者玉米为原料,用中草药制成的酒麹酿造而成,醇香可口,香气四溢。小兰没有注意到的是当她忙活的时候,家明悄悄的往一个酒杯里面放了点“春药”。

等到菜都上完,小兰才道:“你们俩吃吧,我还有活要去干。”陈鹏哪肯放她走,说:“嫂子一起来吃点吧,我们俩也吃不完。你都忙活这么长时间了。”小兰连忙推辞说自己吃过了,让他们吃,但怎么推辞得过色胆包天的陈鹏,推辞不过只得坐下。家明又把那杯下了春药的酒递到小兰面前,两人一起敬了小兰一杯。小兰推辞不过而且忙活这么半天也渴了,伟成喝的这“土茅台”度数不高,而且她以前也喝过,就顺势喝了。

三人在饭桌上吃了一会,小兰开始觉得燥热不已,平凡的家居裤子也挡不住的修长美腿不时变换姿势,小兰这个时候只感觉春心萌动,下面也有些湿了。这样的感觉让小兰羞愧不已,连忙要告辞,哪想家明和陈鹏根本不放过她,小兰只能强制忍耐,但躁动却越来越厉害,感觉心里像猫挠了似的,希望有个人抱着自己,抚摸自己。

小兰心中不由暗想,虽然伟成在床上很木讷,花样很少,最近几天自己明显感觉没有被喂饱,但是难道真的缺男人了,怎么会这样?看着对面的两个男人,陈鹏久居上位,当然拥有伟成和胡屠户不具备的威严和贵气,而且陈鹏的年龄不大,看起来不到三十岁,虽然没有伟成般体格健硕,但文质彬彬,五官虽普通但气质极好。家明从小就看他长大,刚出校园不久,还有着校园的书生气。身材修长,而且没干过农活也不像村里其他农民那样粗俗,真的是极为吸引人。

打量二人的同时,小兰竟然不知不觉将手抚上自己的酥胸揉捏起来,不知不觉间樱桃小口竟然发出一声呻吟。听到自己的呻吟声,小兰瞬间惊醒,这可是在两个男人面前,而且他们还不是自己丈夫。

反应过来的小兰脸上瞬间羞红,连忙起身想要逃走,但是对面精心策划这场事件的男人怎么可能让她逃走,看到刚才小兰揉捏酥胸,美丽的丹凤眼流露出的风情时,两男就忍受不住了,肉棒都已经抬头致敬了!

家明按之前策划的,快速来到小兰身后架住小兰,让她的手不能进行反抗。陈鹏则来到小兰身前,双手用力地揉捏小兰有35D的雄伟胸部,让它在手中变换不同的形状。小兰本来还想反抗,哪想到春药发作,陈鹏的揉捏极为舒适,让她一点也不想停下来,丹凤眼里不自觉的流露出妩媚的神情,像一根羽毛轻轻拂过陈鹏心里,陈鹏的鸡巴又硬了几分。

望着小兰娇艳的嘴唇,陈鹏急切的吻了上去,与小兰湿吻起来。陈鹏经验丰富,不一会就将小兰吻得气喘吁吁,身子发软了。而家明见小兰已经沉陷其中,便伸出舌头舔了舔小兰的耳朵,引起小兰一阵战栗。

家明笑了笑,然后将小兰双手用一只手抓紧,另一只手伸进小兰的衣服里,没想到小兰竟然没穿胸罩,只穿了农村自己做的胸衣,所以特别容易的就摸到了小兰那挺翘的乳房。那丰满和细腻让家明不忍放手,于是将小兰的衣服推至小兰美丽的脖子处,更加大力地揉戳,不时还拨弄小兰已经发硬的紫红色乳头,让小兰忍不住的浑身颤抖。

陈鹏一边亲吻一边抚摸着小兰另一边的乳房,时不时揪起乳头,让小兰感到一阵快意。亲吻了一阵后,陈鹏嘴唇离开了小兰那娇艳的嘴唇,起身将自己的衣服脱干净。小兰半眯着的丹凤眼看到陈鹏光着身子的样子,陈鹏身材很好,大概178的个头,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那种,紫黑色的硕大分身已经直挺挺的站立着。

说实话,其实陈鹏的肉棒没有伟成的粗大,伟成的肉棒足有19厘米,陈鹏的估计只有16厘米,而且也没有陈鹏的粗,但是伟成在床上花样很少,也很木讷,虽然大,但每次做爱小兰的快感都没有多少。家明这时也将衣服裤子脱了个干净,家明有点瘦,比陈鹏稍微矮点,肉棒大概能比陈鹏短一些,但比陈鹏粗。但他们都没有伟成的长和粗。

想到伟成,小兰意识清醒了点,挣扎着想起来,然而可能是春药的原因,小兰浑身软弱无力,只好气喘吁吁的说道:“不,你们……不要这样,我……有老公的,他……马上就回来了……”话还没说完就被陈鹏一把将裤子脱掉,小兰白雪般的胴体一下子展露出来。

陈鹏用手拨开了她捂住屄的手,小兰的小腹平坦白净亮丽,高隆肥满的屄,屄毛稀疏柔软,乌黑发亮,细长的肉缝隐然可见。家明和陈鹏都用贪婪的眼神盯瞧着小兰近乎一丝不挂,面带忧色的她。陈鹏忍不住地说道:“好漂亮呀,我见过那么多女人,你的屄是最漂亮的了。”

说着,陈鹏伏下身分开小兰的双腿,将覆盖的阴毛往边上捋了捋,肥厚的大阴唇及薄薄的小阴唇全显露出来。小兰的阴唇是可爱的浅粉红色,两边阴唇紧闭着阴道口,已经很湿润了。他先用右手指在那米粒大的阴核上揉捏一阵,不时还抚弄周边乌黑发亮的阴毛,两只指头顺着红嫩的肉缝上下抚弄后插入屄里,左右上下旋转不停地抠弄着,酥麻麻的快感从双腿间油然而生,湿淋淋的淫水粘满了双指。

“不……不要……喔……你快……快把手拿出来,伟成马上就回来了……”小兰已身不由己,舒服得痉挛似的,双手抓紧凳边,浑身颤抖着说:“啊……不要……哼……哼……不可以……”

陈鹏两根手指轻拉开小兰的阴唇,露出紧闭的阴道口,用湿滑的舌头去舔舐她那已湿黏的屄,不时轻咬拉拔她那挺坚如珍珠般的阴核,手指仍在她的屄里探索着,忽进忽出、忽拨忽按。

小兰难以忍受如此淫荡的爱抚挑逗,春情荡漾,尤其屄里酥麻得很,不时扭动着身体娇喘不已。她的屄里涌出好多淫水,陈鹏于是轻轻逗弄她的阴核,一下一下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小兰的身心,她开始呻吟,不停地颤抖,渐渐地陈鹏将舌头完全伸进她的阴道内,而且小兰的胸脯也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

“哎哟……求求你别再舔了……我……我受不了……你……你饶了我……我不行了,伟成看到会死的……不要啦,我受不了了……”

小兰虽然经历过两任丈夫,然而胡屠户已六十多岁,每次都是不几下就完事了,小兰刚被挑起欲望就完事了。而伟成虽然年轻力壮,鸡巴又很大,但是伟成极为木讷,在床上没有多少花样,本来欲望就很强烈的小兰也就很难满足。然而陈鹏已经是花丛老手了,对付女人自有一套手段,小兰哪里是陈鹏的对手呀!

小兰哆嗦的哀求呻吟,香汗淋漓颤抖着身体,小屄里的淫水早已溪流般潺潺而出。家明在小兰耳边说道:“嫂子,你放心吧,伟成哥不会回来的,我已经让耀祖带他去打牌了,回来的时候耀祖会联系我们的。”小兰听罢心里稍安,而且她欲望也上来了,只得认命。家明趁机与小兰接起吻来。

陈鹏早已经忍受不了了,于是将肉棒在小兰的阴唇上下磨擦。陈鹏的龟头已经粘了很多淫水,粗长的鸡巴开始缓慢地向上朝小兰已经湿润的阴唇探测着,龟头推开她潮湿颤动的阴唇,然后强行将自己粗大竖立的鸡巴插进她渴望而肿胀的阴道里。柔软的阴唇也被拉开,陌生男人那火热硬挺的鸡巴滑入小兰火热紧缩的阴户时,只听她轻呼一声:“哦……好舒服……”

小兰的屄真的是极品,里面的肌肉很厚,包着陈鹏的鸡巴很爽,很刺激。因为已经有了淫水的润滑,陈鹏很容易顶到了小兰屄的尽头,享受着她那灼热阴肉传来的挤压,她的阴肉不断收缩挤压,不停地刺激着陈鹏的鸡巴。

陈鹏开始不紧不慢地长抽长插,“噗……噗……噗……”的抽插声有节奏地响起,每一抽都几乎把阴茎抽出到小兰的阴道口,每一插入都顶到她的花芯处。在陈鹏大力的冲击下,小兰也慢慢地呻吟起来,她的屁股上下耸动迎合著鸡巴的抽插。

陈鹏确实经验丰富,不一会就让小兰高潮了一次。接下来他将小兰的身子翻过来,让她跪着,像干母狗那样干小兰,而家明则在小兰前面将已经硬得有些发痛的肉棒放进小兰嘴里,小兰只能认命地给家明吹箫。

干了几十下,陈鹏又用观音坐莲、老汉推车等姿势和小兰做爱,弄得小兰高潮了好几次。等到陈鹏将精华射进小兰阴道里之后,家明又和小兰干过一回,之后三人才收拾起来。可以说这次性爱是小兰这辈子最棒的性爱了!三人收拾完的时候饭菜已经凉了,于是小兰将饭菜热了一下,过程中少不了又被揩油。

吃完饭,家明和陈鹏将吃饭的钱留给小兰之后就回去了。接下来的几天,三人又性交了几次,有的时候是陈鹏和家明轮流干小兰,有的时候是一起干,一个负责小兰上面的小嘴,一个负责下面的小嘴。陈鹏甚至将小兰的肛门都开发了出来,这样三人就可以弄三明治了,陈鹏和家明一前一后干小兰。

不得不说伟成确实木讷,一直都没有发现自己妻子被其他男人干过了,只是感觉小兰越来越明艳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