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瑜伽老師媽媽
瑜伽老師媽媽
字数:5372

瑜伽老師媽媽

(1)人生的改變

當我在那張奴隸買賣書上簽字同意以十萬美金的價格送走媽媽時,我知道我幾乎已經不可能再親眼見到媽媽了,那種悔恨和興奮相結合的複雜感情卻讓我欲罷不能。而這一切,都源於兩年前的那一次不經意的見面……

我的媽媽叫劉雨柔,今年38歲,是一個瑜伽老師,雖然年近四十而且已經生過孩子,她仍然有著一副完美的身材,她有著一雙長腿,豐滿的雙胸還有著一個幾乎沒有贅肉的小腹。雖然我在上初中以後就再也沒見過媽媽的裸體,但是由於工作原因,媽媽在上班的時候穿得都很少,每次去健身中心看她的時候,她的妙曼身材總是一覽無遺。

媽媽生我的時候只有20歲,而爸爸在我還是嬰兒的時候就拋棄了我們,我人生的十八年都是和媽媽在一起渡過的。媽媽雖然也有再談過男朋友,但是為了我,她再也沒有結過婚。

在我14歲那年,媽媽辦理了移民帶我來到X國,定居之後,我在一間公立學校唸書,而媽媽在一個社區的健身中心繼續做她的瑜伽老師,由於媽媽是公認的美人,所以有心沒心做她學生的人總是特別多。日子平平淡淡的過了四年,就在我剛過完18歲的生日的兩天後,一切都改變了……

那一天,我在家裡附近的一元店買東西,店裡人很多,排著長長的隊伍,站在我前面的是一個其貌不揚的中年男人,他的頭髮亂亂的,衣冠不整,個子也不高,大概五十多歲,不過可以看出來他十分健壯,明顯是經常鍛煉的結果。

由於當時排隊的人很多,我在低頭看著手機,那個大叔卻很主動地和我聊起天來,我不愛說話,所以很想快點結束談話,但是那個大叔卻很健談。我得知那個大叔是個愛爾蘭人,很小的時候來到X國,換過很多工作,現在在一個工地做卡車司機。

聊了一會,當他得知我從中國來的時候,突然變得很興奮,告訴我說:「你們那裡的女人最棒了。」(youhavegotthefinestwomen。)他的眼神裡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了慾望的氣息,我想到了媽媽,卻突然有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聊天由於排完隊結束了,他愉快的和我告別,我怔怔的看著他,突然腦海裡出現了他和媽媽在一起的淫亂畫面,我連忙搖搖頭,把這些不和諧的東西移出了腦海,後來的幾天便再也沒想到過。

而命運卻是那麼巧的東西,很快我和那個男人又見面了。幾天後,我到媽媽工作的健身中心去找她,在經過瑜伽教室附近的杠鈴區時,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了一下,回頭一看,那個大叔正笑呵呵的看著我,「好久不見。」他樂呵呵地說。

大叔穿著一件黑色的背心,和我猜的一樣,盡管其貌不揚,但他確實是非常壯碩。「你在這幹什麼?」他問,我告訴他我來找我的媽媽,然後和他告別,走向媽媽的教室,大叔卻笑呵呵的跟著我,告訴我他也去那個方向,我沒有辦法,只好和他一起到了瑜伽教室的門口。

這時,媽媽的課程結束了,學生們魚貫而出,不少都是臉上寫著意猶未盡的男學員,當然,女學員也有很多。這時候,一個很漂亮的女孩突然和他打了聲招呼,我好奇地問:「她是你的女朋友嗎?」他用奇怪的表情笑了笑,剛想說話,他的目光卻被什麼吸引住了。我順著她的目光望去,只見媽媽用毛巾擦著汗從教室裡走了出來。

媽媽穿著一件紅色的比基尼上衣和一條黑色緊身短褲,凹凸有緻的身材顯露無遺,小腹上的人魚線顯示著她健康的身材,一頭烏黑的秀髮紮著一個馬尾辮,讓人很難看出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更像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

媽媽看到我便走了過來,站在那個男人的旁邊,盡管他沒要求我介紹媽媽給他認識,我也很不喜歡這個男人,不希望媽媽認識他,但我卻突然像著了什麼魔一樣,對他說:「這是我媽媽,Angela,這是……」我突然發現我還不知道這個男人的名字。

「Jack。很高興認識你。」他說完,突然看著我,露出了一種原來如此的表情,然後向媽媽伸出手。媽媽先是一臉詫異,然後很禮貌地和他握手。

「你是他的媽媽?這真難以想像,你一定是很年輕的時候就有了他。你真的很漂亮。」他說,媽媽很禮貌地寒暄了幾句,便帶著我離開了。

盡管我可以看到jack對媽媽毫不掩飾的露出慾望的目光,但他卻沒有做出任何更多的糾纏,而是轉頭冷冷的對那個金髮美女說:「走吧,littlebitch。」美女畢恭畢敬的回答:「yes,sir。」

媽媽在回家的路上問我怎麼會認識那麼粗魯的人,我沒有回答,因為我發現一些被我移除的感覺又回來了……

(待續)

瑜伽老師媽媽

(2)後街酒吧

從第二次遇到Jack那時,已經過去了兩週,我也沒再在哪遇到過他。那週的週末我又去了媽媽工作的健身中心找她,而在去她的教室之前,我卻先左顧右盼,不知道自己期望著什麼。

突然我又看到了Jack,我發現他也在看著我,帶著一副自以為很瞭解我的表情。我連忙避開了他的目光,然後走向媽媽的教室,他卻不緊不慢的跟了過來,悄悄的對我說:「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是我想像的那種人,我看人從來沒有看錯過的,如果想要你的什麼人接受我的『教育』的話,晚上八點在後街酒吧找我。」我還沒來得及回話,他已經離開了。

他的話雖然很婉轉,我卻明明白白的聽出了他的意思,他想要我的媽媽。這簡直是奇恥大辱,這個人簡直是有病,把我當什麼人了,變態嗎?簡直是傻逼!我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一種莫名的興奮感卻突然傳遍了我的全身。我沒有想太多,就和媽媽回家了。

今天媽媽只有上午有課,所以下午我們一直在家,我在臥室裡躺著,輾轉反側,這種莫名的興奮感卻一直困擾著我。我的腦海中反覆出現Jack和媽媽在床上翻滾,肉體相交,甚至是媽媽被綁起來遭Jack欺負的畫面。難道說我真是在期望那些?我怎麼可能是那種人呢!

到了七點,吃完晚飯,我魂不守舍般的離開家裡,我告訴媽媽說要去見一個同學,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這樣找了藉口溜達了出來。不知不覺中,走到了後街酒吧的門口。八點前的一個小時我一直在酒吧門口暴躁的踱步,一邊告訴自己我不是這樣的人,一邊卻興奮得無可救藥。

我抬起頭,突然發現Jack正在酒吧門口笑呵呵的看著我,「過來吧,小子。」他說。我矛盾的心情突然沒有了,變成了興奮和緊張。我慢慢地跟著他進了酒吧,雖然我的年齡還不能進這種場合,可是Jack和守衛的黑人不知道說了兩句什麼,就帶著我順利地進去了。

這酒吧是一個很普通的酒吧,有著熙熙攘攘的人群,瘋狂的、打鬧的,我著實不明白為什麼Jack要把我帶到這個地方。我們找到一個角落的桌子入座,Jack點了兩杯啤酒,然後自顧自的喝了起來,我由於過於緊張,只是坐在對面呆呆的看著他,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這時,Jack把腦袋湊了過來,悄悄對我說:「你想要我上你媽媽吧?」我完全沒有想到他會這麼直接,嚇了一跳。他卻不以為然,喝了一口酒,慢條斯理的說道:「沒關係,你這樣的人我見得多了,喜歡看自己愛的人被別人凌辱。我見過出賣自己女朋友的、老婆的,出賣老媽的可不多見,畢竟三、四十歲了,還能像你媽那麼風騷的女人可不多。」

我默默的聽著他講著,一句話也回不了。我得知他是個B市有名的調教師,大部份的客戶都是有受虐癖的女人,當然,也有不少喜歡綠母、綠妻的人在。畢竟這是一個見不得光的職業,所以絕大多數的活動都很隱秘。

「不用急著做決定,先跟我來。」他說。他帶著我進了酒吧的廚房,又從那進了倉庫,我發現在這個倉庫後面還有一個很隱蔽的門。他打開門,等待著我的是一條通往地下的長長樓梯。

下了樓梯,開了地下室的門,我的嘴巴就合不上了。地下室的面積非常大,裡面有各種各樣我只在某些動作電影裡才見過的東西:鋼索、手銬、三角木馬、灌腸器什麼的應有盡有。有幾個攝像機對著不同的地方,還有一個大籠子,不過裡面沒有人。

Jack走到房間的盡頭,那裡有一個書架,上面有很多DVD、相冊,還有不少錄影帶,看樣子他做這一行已經很久了。我隨手翻翻那裡的相冊,這裡面有各個國家的女人,被用各種各樣的方式調教著,還有好多我在動作片裡都沒見過的方式。我們從後門走了出去,發現來到了酒吧後面的小樹林,他笑呵呵的看著我,我這才發現,我從進酒吧到現在還沒有說過一句話呢!

「怎麼樣?」他擺著笑臉和我說,週圍黑漆漆的一個人都沒有。我的臉變得通紅,半天才憋出來一句:「可是我沒有什麼錢……」他說:「這個不是問題,我已經想上那個婊子好久了。」聽到他用污言穢語去形容媽媽,我竟然感到很興奮。

「不過……」他打斷了我的想法:「在這件事上,你可得幫助我,那樣的女人可不是一兩天就能搞到手的。費用我會全包,你只要為我提供方便就行,但是不得後悔。」我點了點頭。

「那麼,我需要先知道你家的情況。」他說,於是我把我和媽媽的歷史統統講了一遍,「這麼長時間沒有男朋友,看樣子這個女人會比我想像中的容易上手啊!」Jack說道:「那麼,你先回去吧,有什麼指示我會短信通知你的。」

我回到了家中,知道一切都會和以前不一樣了。媽媽正在忙這忙那,一切都不知道。

(待續)

瑜伽老師媽媽

(3)計劃開始

在上次和Jack的會面中,我們相互留下了聯繫方式。在之後的幾週裡我們也經常討論Jack上手的方法,Jack對此非常有經驗,合法的、非法的法子層出不窮令我非常驚訝也興奮不已。由於我在一開始強烈的要求Jack盡量不要傷害媽媽,Jack也作出了讓步,計劃很快就制定好了,我們決定在下一個星期六開始行動。

Jack想要瞭解媽媽的一些隱私習慣,比如內衣的穿著等等,而我想要進一步觀察他的動作,因此我們決定在家中安放針孔攝像頭和錄音裝置。

在那個星期六,媽媽由於要去健身中心上班,早早的離開了家,而我則放假在家。Jack在媽媽走後不久就帶了幾個人來到我家,在我媽媽的臥室、衛生間、大廳、陽台的各個角落安放了十幾個攝像頭,如果不是非常非常仔細檢查,根本無從發現,然後他們把微型錄音器藏到了家中的幾個媽媽從來不用的裝飾之中。最後,他們在我和他的手機和電腦上裝上了軟件,這樣我們就可以在別的地方監視這個房間的任何舉動而不被發現。

在臨走之前,Jack跟我說:「等著看我怎麼幹爆你媽吧!」而我已經等不及這場好戲的開始了。

在之後的幾天,Jack並沒有和我聯繫,我偶爾也會翻看那些攝像頭,裡面的畫像讓我震驚不已,畫面非常清晰,說明這些設備都是十分高檔的,這讓我十分懷疑Jack是怎麼搞到這麼多錢買這些設備的。

而另一方面,自從懂事以後就再也沒看過媽媽裸體的我又看到了媽媽美麗的胴體,D罩杯的酥胸蕩漾,瑜伽教練身體的完美曲線也會經常映入我的眼簾。但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媽媽經常會在家裸體練習,甚至偶爾會在寂寞的時候自慰,我一直以為冰清玉潔的媽媽是從來不會做這些不知廉恥的事情的。

在裝完攝像頭的一週後,我終於收到了Jack的聯絡,我拼命地掩飾自己的興奮,但是完全瞞不住Jack的火眼金睛。「你媽媽做我的母狗真是再合適不過了,」Jack十分自信地說:「她就是一個婊子,但她自己還不知道呢!我們可以繼續了,這比我想像的容易得多,只要幹她三、四次就能讓她心服口服的做我的狗。」他又接著說:「接下來,按我說的做就行了。」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開始頻繁的跑去媽媽工作的健身中心,但並不是找媽媽,而是去找Jack,因為他是我的「健身教練」。由於我從小體弱多病,卻不去經常鍛煉,溫柔的媽媽說了我幾句也就不再提了,如今,看到我開始主動地鍛煉健身,讓她十分欣慰。儘管他對其貌不揚的Jack完全沒有好感,但是看到我能堅持鍛煉的份上,她作出了讓步,甚至開始可以和Jack主動打招呼。就算她不喜歡Jack,也不反對我們在一起鍛煉,也開始一步一步走向地獄的深淵。

我一般都是在媽媽晚上最後一節課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到健身中心,這樣,媽媽不得不在下課後還在我和Jack身邊坐著等半個多小時,這時候健身中心一般都已經剩下沒幾個人了,媽媽沒什麼事可做,只好看著我們,然後和我回家。而Jack則開始在我鍛煉的時候有一茬沒一茬的和媽媽搭話,媽媽出於禮節也只好說一句算一句的回他,慢慢地,媽媽也就能和Jack自然地說些話了。

時間不知不覺的又過去了好幾週,在第四週後的一個星期三晚上,讓我期待已久的時候來了,Jack終於開始對媽媽伸出了他的鹹豬手。

我還在前面的跑步機上慢跑,而在對面的鏡子裡,我看到Jack坐在媽媽的旁邊,「Angela,你的肩膀怎麼了?」Jack假裝關心的問道。

「啊,沒事,就是最近學瑜伽的學生有點多,稍微有些累。」媽媽禮貌地回答。

「唉,自己的身體不好好地保養怎麼行,肌肉也是有自己的極限的……」隨後,Jack對著媽媽講了很多肌肉訓練的我也聽不懂的東西,媽媽由於對健康的認識,也很認真地聽。

接著,他繞到媽媽背後,開始揉媽媽的肩膀,嘴裡還在不停地講著,偶爾會指著媽媽的某些部位說些什麼,也不給媽媽還嘴的機會。而我也隨口說了一句:「Jack叔叔的按摩可舒服了。」這樣,媽媽就更不好拒絕了。

他的食指碰到了媽媽的鎖骨上,媽媽幾乎打了個冷顫,Jack裝作沒有看見,繼續給媽媽按摩肩膀,不給媽媽任何拒絕的機會。而媽媽的表情似乎從抵觸變成了享受,她似乎在克制著自己享受的感覺,但是完全抵禦不了身體的反應,可見Jack的手法確實很不一般。

Jack嚐到了甜頭,他讓媽媽趴在舉槓鈴的長椅上,那裡還留著Jack的汗漬和體味,而媽媽似乎無法拒絕自己一樣的爬了上去,任憑Jack毛茸茸的大手在自己的後背上遊走。但Jack很快就停止了自己的動作,告訴我今天的鍛煉到這裡就可以了。媽媽爬了起來,臉紅紅的,發現自己很失態,於是找了個藉口先去洗手間了。

我問Jack為什麼沒有繼續下去,「你媽媽很久沒被人幹過,已經乾柴烈火了。」Jack很不屑的說:「我已經勾起了她的慾望,她不會再拒絕我了,真是做母狗的好料子……」

媽媽很快從衛生間裡出來,也沒有和Jack道別就帶著我匆匆回家了,我裝作什麼也不懂,一路無言。

(待續)(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