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把娇妻借给兄弟泻火
把娇妻借给兄弟泻火

晚上,我搂着妻子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怀里抱着妻子柔软的娇躯,双手不自觉滑动起来。妻子刚洗完澡,身上只穿着一件丝质的浴袍,我一只手从妻子的腰滑倒她的臀,再滑倒她裸露的大腿,妻子娇嫩的肌肤就如同她身上的丝袍一样光滑;我另一只手也不安分起来,从妻子的衣领探进她的胸口,那滑腻丰腴的手感,让我的小兄弟立刻起立敬礼,妻子的乳房丰满又不失弹性,我用力抓了两下,然后开始有技巧的揉搓起来。

「哦……」妻子一声轻吟,然后一把抓住我正在她胸前肆略的安禄之爪,「讨厌,让我好好看会儿电视。」

我怎会放弃已经到口的香肉,左右手上下齐攻,一会轻一会重的揉捏着怀中的软肉。

妻子似乎受不了了,挣开我的手臂,站了起来,轻嗔道:「你真是讨厌,不能过一会儿,非要……」

非要弄得你难受嘛,哈哈!我看到妻的媚眼里已经溢出水光,心里暗爽。

妻子站在灯光下,双目含春,俏脸似嗔还羞,两颊飞起一片红晕。我静静的欣赏着眼前的俏佳人,虽然已经结婚三年,但她依然如同我俩刚结识时般青春靓丽,瓜子脸,长发披肩,身条儿颀长,皮肤洁白晶莹;由于一直没有要孩子,她的腰依然如少女时纤细;身材高挑的她,有着一双令无数女人欣羡男人疯狂的美腿。不!应该说现在的妻子比那时更加美丽动人,她的胸在我不懈的努力按摩下,变得比以前丰满很多,就像是一对成熟诱人的蜜桃,妻子从内到外散发出迷人的少妇风韵,我爱我的妻子,她是如此的美丽,又善解人意。

我向妻子招招手,妻子坐回我的身边,我褪下短裤,拿起她的玉手,轻轻放在我的坚挺上。

「看来不让他老实,你是不会让我好好看电视了。」妻子浅笑着说,接着她的手便握着我的JJ上下滑动起来。

「嘶……」我闭上眼,慢慢享受起妻子的服务,过了会,我的性致变得高涨起来,正当我准备伸手去搂妻子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只能遗憾的放过妻子,接起电话。电话是我中学时的好兄弟贵哥打过来的,虽然很久没有联系,但我还是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声音,他的声音有点急促,他问我方不方便来我这住几天,我想着家里还有一间客房,又是好友相求,便一口答应了下来,我把我家的住址告诉贵哥,挂了电话,接着搂过妻子,和她讲起贵哥是谁,以及贵哥想要在我这住几天的事来。

贵哥是我中学同学,因为朋友都知道他有一个大JJ,所以也有人叫他「龟哥」,第一个叫他龟哥的哥们悲剧了,被贵哥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据说被打到吐血,我的个子175不算矮了,但是比起贵哥还是要矮了一个头,他那时实在是很强壮。说来奇怪,上学时,我这个老师眼中的「好孩子」和他这个「坏孩子」

却异常的谈得来,贵哥虽然有时很凶,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很好说话的,他健谈,为人爽快,说话算话,很好相处;而且贵哥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那是在我初中毕业那年的暑假,有一天我和贵哥一起去游泳,一不小心,我在深水区脚抽筋,溺水了,周边没有人发现我的异常,我差点就淹死在水池里,多亏了贵哥及时发现把我从深水区救了出来。只是后来高考过后,我去外地上大学,贵哥他没有继续读书转身去混社会,才渐渐的联系少了。

过了一小时,贵哥来到我家,我打开门第一眼看见贵哥时,吃了一惊。

「贵哥,你这是怎么了。」

贵哥眉目之间没有太大变化,头上留着板寸,身子比以前宽了很多,但并不臃肿,很结实那种,显得十分强壮。他的脸上有些憔悴,脸颊上还有些血迹,应该是擦过了,但没有擦干净;他的衣服上也溅了些血花,身上露出一股凶悍之气。

「兄弟,可能要麻烦你了。」

我赶紧让贵哥进屋,又问他到底怎么了,他说稍等,等他先洗把脸再说。等贵哥去厨房把脸洗干净,我把他迎到客厅。

「贵哥,这是我妻子。」

「哇,弟妹真是个大美人啊!」贵哥看到穿着粉色丝袍的妻子,眼睛似乎都直了,就连脸上疲惫的神色也淡了些,我咳嗽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对我说:「阿文,你小子好福气!」

我看着贵哥眼里流露出的羡慕的眼神,不禁有点得意,娶到妻子是我人生中最得意最幸福的成就。我看到贵哥不停的用眼角扫视妻子袒露的双腿,心底生出一丝异样的情绪,我示意妻子先回主卧休息,然后问起贵哥,到底发生了什么。

贵哥和我慢慢讲起他最近遇到的麻烦。原来贵哥现在替一位大佬在夜总会看场子,前两天,他看的场子有一个姓徐的年轻人喝醉了在那大闹,贵哥劝了半天也没用,一时恼怒,便把那小子给揍了一顿,却没想到那小子原来大有来头,他是省里某位领导家的公子,来G市玩几天却被贵哥给打了,这下子贵哥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警察局派人过来抓贵哥,还好贵哥有消息,提前跑了,警局见抓不到人转头便把夜总会给封了。过了两天,贵哥的后台大佬来找贵哥,让他到徐公子那儿服个软,再让徐公子消消气,好早日把事解决让场子重新开放。贵哥原本也想捏鼻子认了,去给徐公子道个歉,把这事揭过去算了,结果他听道上兄弟偷偷提醒他:徐公子已经发了话,要把贵哥废了,再关进牢子里关个十年八载的。

这下贵哥可不干了。就在今晚,贵哥瞅住机会,又把落单的徐公子给揍了一顿,还打折了他一条腿,现在贵哥正被黑白两道追杀,实在是没处可躲,后来贵哥想起了我也在G市,他很久没和我联系了,别人绝对不会想到他会躲在我这,便跑来避难。

我实在没想到,贵哥居然闯了那么大的祸事,心里稍微有点不乐意了,但是我转念想起我俩同学时的情谊,还有贵哥的救命之恩,最终还是答应让贵哥在我这躲一段时间。贵哥答应我,等过几天,风头一过,他就远走高飞不会连累我。

就这样,贵哥和我们夫妻住到了一起。

过了两天,我在上班时,暗地里找道上的朋友打听了一下贵哥的事,朋友告诉我贵哥现在麻烦大了,整个市里到处都有人在找他,被打的徐公子更是发了话: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在窝藏贵哥,回头他要让包庇者家破人亡。我听到这个,脸色有点发白,开始有些后悔留贵哥在我那住了。

晚上我回到家,发现贵哥居然不在家,可把我吓坏了,我打贵哥手机,一直也没人接听。妻子下班回到家,我问妻子,她说她也不知道贵哥去了哪。我提心掉胆的一直等到半夜,终于等到贵哥开门回来。

「贵哥,你去哪了?」我问贵哥。

贵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出去打听打听,看看危险过去没。」

贵哥一张嘴,我就闻到了浓烈的酒气,他身上有一股脂粉味道,脸颊上还留了好几个唇印,我立马明白了过来,他居然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出去找女人?

我压了压胸前的一口闷气,劝贵哥,他现在捅了大麻烦,还是乖乖在家的好,别出去找女人了,贵哥可能觉得我在教训他,嗓门也大了起来:「……我从18岁后,就没离开过女人,我夜夜都得搂着女人睡觉的,这几天没找女人,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你们夫妻俩可以夜夜折腾……我都忍了两天了,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我也有生理需求的……」

我愣了半天,贵哥可能也意识到口气不对,连忙又向我道歉。我们两坐下来聊了起来,贵哥说他的生理欲望特别强,这两天都在靠打飞机消火。男人们都明白,打飞机只能一时消火,和真正做爱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贵哥说他也是实在忍不住了,才出去找小姐的。

「可你这样太危险了,满大街都是找你的,黑道白道,万一你被抓住了…

…」

「我保证,以后不再出去鬼混,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贵哥连忙举手保证。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噩梦,梦见贵哥偷偷溜出去找小姐,结果被徐公子抓住了,徐公子带着一群手下顺藤摸上门来,冲到我家把我和妻子都抓了起来。「原来还有一个小娘子,好美的小娘子啊!」徐公子抱起我的娇妻,扔到床上,我仿佛看见妻子惊慌失措的脸,她在梦中被徐公子按在床上,她的衣服被抛得到处都是,妻子挣扎着,她奋力避开徐公子的拉扯,光着身子向我跑来,她想要我救她,而我也伸长了胳膊,可是怎么也捉不到妻子的手。然后我惊恐的看见,徐公子出现在妻子的身后,他两手紧紧的箍住妻子的腰……「抓住你了!哈哈哈……」淫笑声中,徐公子将JJ重重插向妻子的下身……

我惊醒了,满头大汗,扭头看见身边妻子美丽的侧脸,心里却落入了深深的恐惧。

接下来两天,贵哥表现得很老实,每天乖乖呆在家里看电视,但是我却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那种得不到宣泄的男性欲望,这种欲望越聚越多,正在冲晕贵哥的神智,一旦贵哥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再出去鬼混,也许我的噩梦就会变成真实。

晚上,我瞪着天花板半天睡不着,妻子侧趴在我的身上,用她的小手抚摸着我的胸膛。「怎么了,这两天想什么呢,是在担心贵哥的事么?」

我把贵哥那天出去鬼混的原因,还有可能造成的后果,以及噩梦的事(当然没有说妻子被强奸那一段)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妻子。

妻子胆子更小,她听了后也害怕起来。「能不能让贵哥离开?」

我抚摸妻子的背,苦笑地告诉她,我们和贵哥现在已经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要是贵哥能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可是他非要出去找女人。」

妻子抿着嘴,不停地眨着眼,终于她似乎做了一个决定,嗫嗫喏喏道:「是不是让贵哥消了火就行了。」

「嗯!可没有女人贵哥就消不了火,贵哥试过打飞机,但完全没用,家里上哪给他找女人去,给他叫妓女要是让街坊邻居看见了可怎么办?」我说。

「……家里有女人的……」妻子的声音很轻,我没有听清。「什么?」

「我是说,假如你愿意,我可以帮贵哥消火?」

「什么!!!???」我震惊了,同样的「什么」,却是很大声的反问妻子。

「你干嘛那么凶啊,我还不是为了你,为了家里的安全,你当我愿意么?」

妻子似乎收了很大的委屈,两眼含泪,我恍惚了半天,看着这样的妻子,半天没有说话。

我突然动了,猛地翻身把妻子压在身下,右手从下往上一提,将妻子的睡袍拉高,接着回手往下划拉,褪下了妻子的内裤,我用手在妻子的蜜穴上摸了两下,讶异地发现,妻子已经湿的不行了,而我的下身也早已坚挺难耐,我身子向下一沉,一下子便杵到妻子的深处。「哦……」下身的充实让妻子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我开始大力抽动起来,妻子的腿顺着我的动作往上提,缠住了我的腰,我俩的身子融为一体,仿佛一艘船,在床上上下浮动。想起妻子刚才的话,一边感概妻子的体贴,另一边一阵异样的感觉在我的心底荡漾着,仿佛妻子刚才的话释放了我心底深处的禁忌魔王,使我兴奋感来的特别快,妻子的水今夜也特别的多,她的阴道内部仿佛痉挛一样,不停地蠕动,裹得我的JJ舒服异常,我抱住妻子的屁股迅速的来回抽插,没多久,便在几下剧烈的撞击中,射出了生命的精华,而妻子也一阵淫叫声中,和我一起攀上了性福的高峰。

2。

隔天一早,我和贵哥聊了两句,并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状态,聊天中贵哥显得精神不是很集中,明显有些烦躁,我心想,看来三天不找女人已经就是贵哥的极限了,今天他估计十有八九还会出去找女人,但是外面风声依然很紧,万一贵哥在外边被徐公子的人抓住,我和我妻子也要落到危险当中了,想到这,我对贵哥说:「贵哥,晚上我有话要对你说。」

「啊,什么事,兄弟?」贵哥显得有点意外,接着他脸色一变,「你是想赶我走么?」

我连忙安抚贵哥,对他说,好兄弟一辈子,我怎能在兄弟落难时,弃之不顾,是些别的事。离家上班前,我又一次叮嘱贵哥,今天千万别出门,等我下了班回来,有事和他商量。

我和妻子一起离开家,互相对视着,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我告诉妻子,贵哥状态不对劲,今晚看来真的需要她帮帮贵哥消消火了,妻子低着头走,半天才回了我一个字「好」。

那天上班时,我一直心不在焉,一想到晚上妻子就要给贵哥服务,心中特别不是滋味,一边是爱妻,一边是兄弟,我实在是不知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我自我安慰道:没事的,只是帮贵哥消消火,就当是握个手,现在社会,大家思想都放开点,不要抱太多心里负担,只要妻子没做出对不起我的事,那就还是我的爱妻。后来我又打了个电话给妻子,好好的安慰了她一番,妻子情绪也显得很低落,我答应妻子以后一定好好补偿她,她才恢复好转。

晚上我回到家,发现妻子比我先到了一步,正在厨房做饭,她买了很多菜,还买了一些啤酒。

「贵哥呢?」我问妻子。

「在沙发那看电视呢。」

我刚走到客厅,贵哥已经向我迎了过来。「兄弟,有什么事你快点说吧,还有跟弟妹说一声,晚上别弄那么多菜了,我一会儿出去吃点。」

出去吃点?其实是出去找小姐去吧!我看见贵哥眼睛都有点红了,暗叹一声,看来真的只能如此了。

「贵哥,我知道你要出去干什么,别冒风险出去找小姐了,你现在去外边实在太危险了!」

「……没事,被抓了我也认了,我实在忍不住了,阿文你看。」贵哥指了指自己的下面,我一看吓了一跳,贵哥的短裤被顶出一个高高的帐篷,「……哥哥我实在是憋不住了。」

我终于下定了决定,告诉贵哥今晚我妻子会陪他一会儿,帮他消火。

「什么?!兄弟,你到底在说什么?」贵哥吃了一大惊,我拉住贵哥的胳膊,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我告诉贵哥,我和妻子已经想好了,今晚就让妻子帮贵哥消消火,反正都是自己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最终是为了贵哥的安全着想,毕竟出去风险太大。贵哥一个劲的摇头,连说「不好」,我最后来了句: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我说的很小声,怕被妻子听到),别说只是帮贵哥消消火,就是把妻子送给兄弟又能怎样。听完这话,贵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好兄弟,难为你了。」

晚饭吃得有点沉闷,我看见坐在对面的贵哥,不停的用眼光偷瞄妻子,妻子应该是感觉到了,平时有说有笑的她沉默着,一个劲的只是在吃菜,头都不敢抬。

我们三人都喝了点啤酒,吃完饭,妻子收拾完桌子,就去洗澡了。

贵哥和我说,要不还是算了,他去偏僻点地找小姐,没什么风险的,我心想,现在满城风雨,你出去就十有八九回不来了,我又劝了贵哥几句,让他别想太多,反正也就一会儿的事。我特意对贵哥说,妻子只是帮他消火,贵哥可千万别动手动脚,占妻子的便宜,妻子脸嫩,我心里也接受不了,贵哥满口答应下来。

妻子洗完澡,穿着长浴袍,把身子裹得紧紧的,她走出来看了我一眼,我对她点了点头,妻子又看了贵哥一眼,脸一红,低着头就进了主卧。

「兄弟,那我去了啊。」贵哥起身和我打了个招呼,跟在妻子后面也走进主卧,我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就这样吧妻子送出去了?

这时,我看见主卧门关上了,心里一紧,贵哥怎么把门关上了?我走近主卧,想打开门,又觉得不妥。「门开着,可能妻子会不好意思,贵哥也会觉得很尴尬吧!」我停了下来,站在门口,卧室里什么声音都没有,我心底很想知道主卧里发生了什么,贵哥虽说答应了不会动手动脚,可他万一到时候乘机吃妻子的豆腐怎么办?突然,我灵光一闪,想起了家里卧室是装了摄像头的。摄像头还是装修时就装好了,主要是方便我和妻子远程观察家里情况,用来防小偷,只是好久没用,我都把它给忘了,我连忙去书房打开电脑,点开摄像头远程控制,紧紧盯着屏幕……

贵哥走进主卧,看见妻子低着头坐在床上,两手玩弄着浴袍的腰带,显得有点紧张。贵哥仔细的打量妻子,刚洗完澡的妻子,真如出水芙蓉一般,皮肤白里透红,一股沐浴露特有的乳香传来,显得那么的诱人,平时贵哥顾忌我在身边,很少直盯盯地看妻子,现在他终于可以好好欣赏妻子的美丽了。

「真美,真漂亮!」贵哥转身把主卧门关了起来,直直走到妻子面前。

妻子感到被一阵阴影盖住了,她一抬起头,就看见贵哥短裤上高高顶起的大斗篷,正直冲着自己,妻子稍微侧了下脸,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男性气息。

「你把短裤脱了吧。」妻子皱着眉,小声的说。

「哎!」贵哥连忙答应,立刻脱掉自己的短裤,他的大JJ没有了约束,仿佛弹簧一样,腾地弹了出来。

「怎么这么大!」妻子惊讶的张着小口,虽然我已经告诉她贵哥有着一条大JJ,但妻子实在没想到居然会大成这样。只见贵哥浓密的阴毛中,一根巨大的JJ斜向上高高翘起,仿佛从草丛中窜出的一条巨蟒,长有十七八公分,通体乌黑,上面青筋缠绕,尤其是贵哥的大龟头,锃亮发黑,好像铁蛋一样。妻子暗想:「辛亏不是做爱,不然下面非得被撑坏了不可。」

妻子坐在床沿,脸蛋的高度与贵哥的小腹高度刚好平齐,贵哥的JJ直指妻子的脸,好像一把狙击枪瞄准着目标,随时把目标射穿。

「你摸摸看,还能更大呢!」贵哥居高临下的看着妻子,他看见妻子被自己的大JJ震住了,心里得意,贵哥骄傲的抖了抖JJ,仿佛骑士亮出宝剑,JJ高高竖起,向妻子展示着惊人的性能力。贵哥看妻子吃惊的张着小口,心头一动,下身向前一送,就想去用JJ碰碰妻子的嘴。

妻子的反应很快,她连忙伸出双手,一手握住贵哥的JJ,一手抵住贵哥的小腹,脸也往后靠了靠,总算躲过了贵哥的攻击。

妻子嗔怒的瞪了贵哥一眼,接着就用小手帮贵哥上下套弄了起来。当妻子握住了贵哥的JJ,才发现,贵哥的JJ比看上去还要粗很多,她手都合不拢。贵哥闭上眼,静静的感受妻子小手的冰凉柔软,心中暗爽:「好兄弟的妻子居然在帮我手淫,干,太爽了!」

妻子感到手心的润滑不够,她拿过身边早已准备好的精油,涂在自己的手心,又抹了一些在贵哥的大JJ上,然后两只手合握,开始上下套弄起贵哥的大JJ来。

「你想用手帮我打出来可是很难的。」虽然感到很舒服,但是离要射的感觉还差着很远,贵哥忍不住提醒妻子,「外面的小姐都很少能帮我打出来,你的技术可比她们差多了。」

妻子听贵哥居然拿她和外面的小姐相比,又听到贵哥嫌自己的技术不好,心里有点不高兴,可是妻子实在是经验不多,她只会简单的套弄,于是她用了笨办法,握着JJ的双手加大力,手臂上下摆动的幅度也大了起来,只是这样做还远不能让久经战场的贵哥满意。妻子皎白的玉手包着贵哥的铁棍一般的JJ上下滑动着,贵哥的龟头实在是太大了,妻子手向上滑动时,带起的包皮只能将将包住龟头下面的沟;龟头马眼已经开始吐出透明的液体,和着妻子刚刚摸上的精油,贵哥的JJ在灯光下发出阵阵淫光。

打飞机其实也是个力气活,妻子胳膊纤细,这样不停的上下套弄,没过多久她就开始感到肩膀和胳膊发胀发酸。贵哥看见妻子的俏鼻上已经开始沁出汗珠,说:「累了吧,慢点,不行咱换个花式?」

「换什么花式?」妻子抬起头问,手上却没有停。贵哥低头看见妻子红檀小口,分外诱人,提议:「你帮我口交吧。」

「不行,那多脏啊!」妻子娇嗔一声,连忙拒绝,妻子有些洁癖,要不她也不会洗完澡再给贵哥服务了,而且就连我都没有享受过妻子口交的服务。

「你不会没有口交过吧,是不会么,我来教你吧,你的嘴真漂亮,口交起来一定很好看很舒服,等你学会了,你给阿文服务,他一定很喜欢。」

「是嘛?」妻子犹豫了一下,「不,不行,我接受不了。」

贵哥没有再说下去,妻子低下头,继续专心的帮贵哥打飞机。又过了会,妻子只觉得胳膊越来越重。「不行了,我累了,你自己动吧。」

妻子两手停了下来,只是用力的环握住贵哥的大JJ,贵哥看出妻子是真的没劲了,屁股主动的前后摆动,像做爱一样开始耸动起来。

「啪唧啪唧」贵哥奇怪的发现自己的JJ在妻子的手里居然能发出向做爱一样的声音,可能是因为妻子的手里满是精油的缘故吧,在声音的刺激下,他抽插速度开始加快了。

妻子直盯盯地看着贵哥的大JJ,看着它从自己的手窝里钻进钻出,仿佛蛇出洞进洞一般,自己就像个小白鼠,正是对面那条巨蛇的目标。酸胀的肩膀,带着妻子的脖子也累了,不知不觉中,妻子的头低了些,脸离贵哥的JJ越靠越近。

贵哥一直在盯着妻子看,他发现妻子的头太低了,算了算距离,用力一挺屁股,JJ仿佛离弦的箭般,射了出去,妻子的双手居然没有挡住。

「不……唔……」妻子刚张开嘴说出个「不」字,贵哥已经一鼓作气,直接将JJ塞进了妻子的嘴里。一股浓烈的腥味在妻子的口腔中爆裂出来,浓浓的男性荷尔蒙的气味顺着妻子的咽喉直冲鼻腔。贵哥死死的顶住妻子的嘴,不让妻子吐出JJ,嘴里大喊着:「好舒服,好爽……」

雄性气味的刺激下,妻子感到头脑发晕,手脚发软,她推了好几次才把贵哥推开,妻子的嘴刚吐出JJ,连忙一阵急喘气,她嘴里聚了点口水想吐出来,看看地上床上,吐哪都不合适,结果妻子将那口含有JJ淫液的口水,吞进了肚子。

「你怎么能这样?」妻子委屈极了,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连老公都没有这样做过的!」

「别哭别哭,唉,你看看,都怪我,都是我不好,可实在是你的嘴巴太性感了,太诱人,我才会一时没忍住。」贵哥连忙安慰妻子,他想伸出手摸摸妻子,却想起了和我的约定,不能动手摸她,于是将手又缩了回来。

妻子眼泪还是流了下来,贵哥连忙开始哄妻子:「你的嘴巴真美,真的,我就没见过像你嘴巴这样漂亮的,我实在忍不住想让你帮我舔舔,刚才你含着我的那会儿,我幸福的要飞了……只要能让你小嘴帮我含含,就是让我立马去死都行!」

「那你怎么还不去死!」妻子见贵哥说话夸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就仿佛在和情人打情骂俏一样,连忙停了笑。

贵哥见妻子笑了,心里放下了一半,继续夸着妻子。「宝贝你的嘴巴实在太完美,太诱人了!」

妻子的嘴巴确实很美,标准的樱桃小口,唇红齿白,嘴唇不厚不薄刚刚好,色泽红润,笑起来尤其好看。「刚才你含着我那一下,我感觉就像要飞到天上一样,再来几次,我觉得我就快射出来了,你要是还只是用手帮我,我怕到天亮你也打不出来,你也不想弄那么久吧,阿文可还在房间外等着呢!」

「……真的?」

贵哥看出来妻子有些动摇了,接着蛊惑道:「你不是要帮我消消火么,求你了,救救我吧!」

贵哥说的可怜,妻子犹豫了:「可是我不会啊!」

贵哥见妻子没有拒绝,大喜过望:「不会我教你啊,你学会了,回头用在我兄弟身上,他就会明白你的好,再也离不开你。」

妻子想了半天,终于还是点头答应了。

贵哥果然是经验丰富,他教的很好,妻子也学的很快。

「……对!就这样,含住它,不要用牙齿,对,啊……太舒服了……舔一舔,从下到上,来亲一下,哦……好,你学的很快……」

主卧里,妻子坐在床沿,埋首在贵哥的胯下,她两只手没处放,干脆绕过贵哥的身子,放在贵哥的屁股上。

妻子温柔的用嘴唇含住贵哥的睾丸,嘴里咕噜一圈,吐出来、含进去又吐出……妻子用她的香舌,顺着长长的JJ,从下一直舔到龟头顶端,亲了一下龟头,舌头又滑下去,从JJ的另一侧重新舔上龟头顶端……妻子的舌头在龟头上打转,口水顺着香舌不停的流到贵哥的JJ上,然后妻子猛地含住贵哥的JJ,深深到底,嘴一吸,又把口水吸回嘴中,咽了下去。贵哥的JJ实在太大了,妻子的嘴至多只能含下三分之一。「想不到我第一次口交居然会给了老公之外的男人。」

妻子心里有些伤感有些兴奋,她不断的吞吐着,认真品味着JJ特有的腥味,感受着龟头的炙热,和它含在嘴里时的脉动。

贵哥被舔到爽爆,他体会着妻子小嘴的温暖湿润,配合着妻子的吞吐,屁股不自觉的前后耸动。贵哥从上往下看去,美人螓首,好像投降一般,拜在在自己胯下,那感觉爽极了。这时贵哥发现妻子的浴袍似乎松动了,从衣领看去,已经能看到浑圆的半球。

妻子穿着长长的浴袍,对襟的浴袍没有扣子,只有中间一根束带系着浴袍,可能是由于妻子头一直耸动的原因,浴袍上边的对襟已经打开很多,贵哥心头又是一动,他开始有技巧的把JJ往妻子嘴里送,左两下右两下,妻子头被带的摆来摆去,浴袍也越来越松。妻子似乎被操嘴巴也操出了快感,喉咙里开始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浑然不觉,自己的浴袍已经越打越开。

终于,妻子右侧的乳房跳出浴袍,那乳尖的一点嫣红,高高翘起,骄傲的向贵哥展现着自己的存在。

「呜呜……」妻子连忙想把乳房塞回去,就听见贵哥低喝一声:「别动!」

妻子停住手。

「让我看看,我保证不动。」贵哥命令道,「你的乳房真美,我光看着就兴奋极了。」

妻子也感觉有点累了,只想让贵哥早点射出来,反正贵哥保证了不碰乳房,于是就没有把它塞回去。

贵哥一会儿欣赏JJ在妻子红唇中进进出出,一会儿看妻子白嫩的乳房在空中跳跃,贵哥低下头,在妻子耳边说:「把浴袍打开,让我看看另一侧乳房吧,我保证不动手。」

妻子可能也是情动了,心想连口交都做了,让贵哥看看乳房也没什么,于是她抬起手臂,把浴袍的两个袖子都褪了下来,团成一团揉在腰间,然后妻子整个上身都暴露在贵哥的面前。

「真是好美的奶子!」贵哥呆呆的看着妻子胸前那一对柔嫩的白兔,妻子的胸形很美,那宛如蜜桃一般的乳房配上泛着红晕的肌肤,额外诱人,尤其是乳尖一点嫣红,高高凸起,贵哥真想一口把妻子的乳房咬在嘴里,细细含弄,而且妻子裸露的背、肩还有锁骨也是那么美,那么性感。贵哥的JJ在妻子的嘴中兴奋的跳动起来。

「唔……要射……唔……了么?」妻子嘴里发出含混的声音。

「嗯!有感觉了,你做的好极了。」

贵哥的鼓励让妻子感到高兴,她更加努力的在贵哥的胯间服务起来。

随着屁股的前后摆动,贵哥把腿向前移动了点,直直顶到妻子的膝盖上,妻子放在床沿的双腿于是向两侧分开了点,贵哥把腿又贴了上去,妻子便把腿又打开了点……贵哥一点一点进逼,妻子的腿也一点点的打开,终于妻子的腿被彻底打开了,而贵哥的小腿已经完全贴上妻子大腿内侧。妻子感到自己「一字马」一般打开双腿的样子,淫荡极了,若不是有浴袍和内裤的遮挡,自己最隐秘的蜜穴一定会暴露在贵哥面前,一想到这,妻子就感到下身一股热流,妻子甚至能感到自己的花瓣一开一合的往外吐着蜜汁;而贵哥透过浴袍的下摆,隐约能看到妻子的内裤,和内裤上格外明显的水印。

贵哥身子和妻子的身子已经贴到了一起,他的大腿配合屁股的耸动,撞击着妻子坚挺的乳房,贵哥心里总算还记着和我的约定,没有用手去摸。

妻子的乳尖蹭到贵哥大腿上的腿毛,触电一般的感觉,从乳尖传到心窝,一股快感从妻子的尾椎直摇而上,一直传到妻子的脑门,妻子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一般。妻子情动极了,她分开的小腿缠上了贵哥的腿,双手紧紧抱住贵哥的屁股,胸脯在贵哥大腿上蹭啊蹭,头也上下摆动个不停。

灯下,主卧中,妻子仿佛一只树袋熊,抱在贵哥的臀上腿上。

「啊!爽死了!」妻子柔软的娇躯按摩着贵哥的下身,让他感觉爽到了极点。

贵哥的腿弯下又绷直,猛地一抬屁股,居然只用腰腿之力就把妻子从床上抬了起来,挺了两秒又把妻子砸回床上,妻子只觉得全身一阵震荡,早已泥泞不堪的蜜穴,重重撞到床垫,电流从妻子敏感的蜜穴传遍全身,妻子抱贵哥抱的更紧了,贵哥来回又抬起砸下妻子好几次,阵阵快感不停冲击着妻子的脑袋,突然,妻子绷直了背,乳房紧紧贴在贵哥的大腿上,身子开始一阵一阵的发抖。贵哥感觉妻子的手和腿一下子缠得更紧了,接着就感觉到了妻子的阵阵抖动,经验丰富的贵哥知道,自己成功的让兄弟的妻子高潮了。高潮过后,妻子一阵瘫软,手脚松了开来,只有嘴还无意识的吮吸着贵哥JJ。贵哥细细体会妻子嘴里的温暖湿润,他感到自己的感觉也上了头,他抽插JJ,开始了最后的冲刺,JJ插入妻子的嘴越来越深,最后,贵哥猛地一下将JJ插到妻子的喉咙深处,只留下小半截阴茎漏在嘴外,贵哥感觉到妻子喉咙对龟头的阵阵挤压,他没有去遏制心底痛快发泄的感觉,低吼一声,一大团生命精华从马眼里喷射而出,奔涌着冲进了妻子的喉咙里。

贵哥的JJ死死的顶在妻子的嘴中,他几天没找女人,精子实在是存的太多了,过了好一会儿,射精才停止,妻子终于把软掉的JJ吐了出来,又是一阵干咳,白稠的精液顺着妻子的嘴角一直往下流,从尖俏的下巴流淌到妻子的乳房上,又从乳沟往下流去……

……我关掉电脑,回到客厅。

妻子和贵哥应该是在房间里收拾着,又过了会儿,贵哥打开门走了出来,他有点尴尬的看了看我,「多谢兄弟了……」他欲言又止,和我打了个招呼,赶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抬头一看钟表,居然过去了一个小时。

我走进卧室,对妻子说:「辛苦你了!」

「我先去下洗手间。」妻子绕过我,走出卧室,在妻子走过我那一刻,我看见妻子脸上红晕还没有消失,但是嘴角的精液已经擦干净了,浴袍也重新穿好,我走到妻子刚刚坐过的地方,床沿的床单上湿了一大片。原来我刚刚在电脑上看到的都是真事,妻子被贵哥操了嘴巴,被口爆,最后还被操高潮了。

睡在床上,我问妻子怎么给贵哥消得火,妻子迟疑了一下回答只是用手给贵哥打飞机,我明白妻子心里的顾忌,但是对妻子隐瞒我的事,心里还是感到很难受。我和妻子做爱做到特别晚,妻子做爱时显得格外的兴奋,一直呜呜呀呀的乱叫,只是最终她也没有用嘴给我的JJ服务,而我也下意识的避免去亲妻子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