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分手后我的多夜情经历
分手后我的多夜情经历
序:人就是这样的,不分男人女人,忍受诱惑的能力都是有限的,一辈子的忠诚也许有,但是在当今这个到处充满诱惑的社会,太难了,即使是相恋五年的感情也会因为俩地分局而产生被判,我和女友在一起五年了,因为上研究生而相隔千里,刚分开不久就因为被判而出轨了,而我的人生也从此发生了改变,分手后短短一年的时间里面,我居然有了三个女人……

那是06年四月份的事情了,我从济南坐火车到广州看我女朋友,目的是想挽回我们五年的爱情!颠簸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她在学校门口等我,我看见她的那一刹那,眼泪止不住地就流了下来,她也是,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了,终于我还是来了,我想抱抱她,以前她流泪我都是抱她的,可是她的眼神转移了,不再看我,我知道她不想让我抱……

4月份的广州,天气已经很热,到了她宿舍以后,她直接把东西给我,说“这儿天气这么热,你还这么忙,拿着东西走吧,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这次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我要在这里住三天,再陪你三天”

“你住不住我就不管了,我们就这样了”

“那你现在试验忙吗?”

“还好,都是自己安排时间”

“那你陪我去找个地方住下吧,怎么说我还是想你能陪我”

“好吧,”

于是,她带我在学校的超市先买了些零食,又买了俩瓶红酒……

“我还从来没有喝过酒呢,我想把这个第一次给你”我点了点头,又拿了几罐啤酒,还有她喜欢的酒鬼花生……

学校附近就有很多可以住的地方,这次我选择了奢侈一点,住的酒店式公寓,有厨房的那种,想让她在烧顿饭给我吃。在楼下买了些菜,她说给我做最后一顿饭了,我来到广州之后就一直很伤感,听她总说这样的话就给更加伤感。

到了住的地方,发现还是很值得,我们住的是25楼,在楼上可以看很美的夜景,我们俩曾经梦想着有属于我们俩的这样一套房子,哪怕很小,也能天天死守在一起,没想到会走到今天,我一个人在阳台上回想着我们一起做的梦,不知不觉她已经做好了一桌子的菜肴……她招呼我来吃饭,说这次打算要喝醉,试一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酒量。我说好。

开始我们都闷闷不乐,各有心事吧。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我曾经喝过红酒,知道我也不过喝一瓶多,这东西后劲还是很厉害的,一会儿的功夫她先喝了半瓶了,我看不好,就阻止了她,

“不要在喝了,一会儿你就醉了”

“今天不要管我,我想再喝一点”

“你喝也可以,但是不要太快,慢慢来,我来给你倒”看她坚定的表情,我只能这样

“我发现我还是很想你,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我想你抱我从看到你第一眼……”

这时候她已经泪眼婆娑了,我喝了一口酒,没说话

“可是,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我已经答应做他的女朋友,是我对不起你”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的心其实早已经知道结果,这场分手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我早已经为此而独自喝醉过多次,我早就知道这结局了”

“可是我还爱着你,半年多没有见面了。像以前我们刚见面的时候,都要做一晚上,今晚我还给你,好吗?”我没说话。

她走到我的身边,开始吻我,我想拒绝,可是我也是半年没有碰过她了,被她一吻,真的把持不住,恨她早已经恨过了,我就听她摆布吧。她开始摸我的下身,嘴里还不停的叨叨“这半年来,小弟弟还好吗?有没有想我啊?”一边摸着我,一边把自己的衣服全都脱了,这时候我们来到了床边。她的身材是绝对一流的,身高1。70米,体重108斤,三维我到不知道,呵呵,不过性感程度绝对令每一个男人垂涎,我有幸得到过她,此刻她的身材依然让我冲动。我的小弟弟变得很涨,很涨!我的兽性已经被唤起,我想要她,像以前那样,我要占有她……

不,还是慢慢来吧,以后这样的机会就少了,好好享受一下这个过程。她开始帮我脱衣服,一件一件的,然后一只手握住我的小弟弟,另一只手引导我摸她的胸和阴蒂,我们彼此那么熟悉对方的身体,但是我知道以前她没有这么主动的,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

我闭着眼睛享受,随口问了一句

“你比以前厉害多了”

“是吗,我怕这会是最后一次”

“以前你从来没有在上面过,这次试一下吧”

“好啊”

我平躺了下来,她骑在我的身上,把阴道对准我笔挺的小弟弟,一下坐进去半截

“啊,好大,好爽”

“呵呵,半年没有近女色了阿,可怜我的吊啊”

“你真的没有别的女人吗”

“当然没有,到现在为止,我只有你一个,不过以后就难讲了”

她没有作声,我把第一次都给了她,她的第一次却是给了别人,我一向不愿意提的,可现在她又有了别的男人,而我还是只有她一个……

她开始慢慢的在我上面套弄,而且好像很娴熟的样子,就问她

“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可没有这么厉害啊”

“是啊,我还要你更爽,我要你永远记着我,就算找了别的女人也要记住我”

她开始疯狂的套弄,搞得我确实很爽,很爽,我的小弟弟涨的很舒服,塞的她的阴道满满的,而她没一下都做到最深处,我都感觉到她的子宫口了……

大约20分钟吧,就这样一直地做,疯了似的,忽然她紧闭双眼,套弄的幅度减小了但是速度却很快很快,我感觉到了那股火热的阴精喷洒在握得龟头,她伏在我的身上,颤了几下,然后念叨着“好爽,好爽”

其实,我现在就只是在享受着,根本还没有尽兴,因为我发现我只有主动的时候才能射精

让她稍微休息了一下,我翻身起来,开始操她,我心理上也觉得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吧,总想好好的干,所以操的特别用力,每一下都到最深处,这下她的叫声更大了,什么九浅一深了,三浅俩深了,九九归一了,我都用上了,足足又干了半个小时,我也感觉有点累了,换了一个平时她最喜欢的姿势,背后试,还是那样的疯狂,我越来越兴奋,她也是,连叫声都那么惨,忽然她又抖起来,说“不行了,不行了,赶紧停”

我不听她的,继续疯狂的抽插,又是几百下,每一下都是几乎全拔出来然后再全插进去,就这样,我看着我的吊进进出出,我也太兴奋了,终于我也要射了,我一使劲终于喷射了出来,喷到了她阴道最深出!

她用微弱的口气说“太爽了,头皮又麻了,每次你做我都是这么爽”

其实我们还没有吃完饭,稍微休息了一下,我又起来再吃点东西,她本来在我的臂弯下睡着了,被我一动惊醒了,一会儿也跟我起来。我们又吃了些东西,喝了一点酒

看她红润的脸庞,不知道是高潮的效果,还是红酒的效果。我正想事情,忽然她笑了起来,我问她“你笑什么?”

她回答“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做爱吗”

“记得,当然记得”

“那时候你什么都不会,都不知道是往里插”

“呵呵”

“不过,那一夜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你居然跟我做了一夜,睡十分钟就要做半小时,呵呵,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那时候觉得做爱太爽了,不过好像不只是一夜哦,是24小时,射精13次,我们从中午到酒店开房间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哦”

“对,我们可能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做爱,后来第二天,第三天我下面都一直感觉像是你的吊还在里面呢”

“哈哈”

那一夜,我们回忆了很多往事,大部分是我们做爱的情景。在学校图书馆后面,在小树林,在操场,在公园,在宿舍,在网吧,在教师……这几年来,我们做爱的地点是在太多了。在这些往事和酒精助兴之下,我们那一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那一夜我射了5次,她的高潮不计其数。

那三天的时间基本上也都是这样过的,白天她去一下实验室,我在住所睡觉,晚上她过来,我们做爱,近似疯狂的。

很快的,我得走了,离别前,她说愿意一辈子做我的情人,因为离不开我。我拒绝了,心情真的很沮丧。就这样真的分手了,以后她就是别人的女人,有点失落。把那天剩下的啤酒带着,我上了回家的火车……

后续:在火车上我遇到了三个到广州找工作的师大马上要毕业的女孩,三个女孩都是东北人,很豪气,也很好讲话,我们一起聊了很久,还一起打扑克……

第二篇火车遇美女

请了一周的假,赶去广州,还是分手了,不过包袱也终于卸下来了……回学校的火车上认识了三个东北女孩子,新的故事便由此展开了。

离开广州的那一天,下起了大雨,她把我给她买的那把天堂伞还给了我,哈哈,也有点寓意的吧。我执意没有让她送我到车站,自己一个人走了。

上了火车,发现硬座的人非常少(去广州的时候,坐的软卧,人都满了),有的三个座位甚至没有一个人,我还是对号入座了。就在我刚上车之后,有三个东北口音的女孩子也上了车,就在我的隔壁听了下来,看她们三个每个人的装束就知道是学生,每个人都带了个大行李包,心想,这么大老远的从东北来这儿不容易啊!看她们的样子估计是很难把箱子抬到行李架上的,于是我主动去帮忙,挨个把她们的行李搬上了行李架。不一会儿,我的对面上来了一对夫妻,穿着很朴素,说得好像是粤语吧,一点都听不懂……

火车出发了,我的心情说不出来的感觉,和她越来越远了,心里还是很难过的,以前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在我的眼前浮现,不知不觉我竟然睡着了,不过也就睡了一个小时的样子,就被隔壁的女生叫起来了。“帅哥,一起来打牌吧”我揉了揉眼睛,才注意看刚才的几个女孩子,发现真是一个比一个漂亮,其中叫我打牌的这个最漂亮了,而且牙很白,笑起来非常可爱,感觉身材也不错,于是应了下来。

我们边聊天边打牌,打得是升级。我和长得一般的一个叫丹丹的女孩子一伙,最漂亮的那个女孩子叫喃喃,他们俩个都是学会计的,另外一个叫慧慧,学英语的,都是大四马上就要毕业的学生,这次来广州找工作,都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喃喃说打算去济南看看,她的祖籍是济南,但是没有去过,我就乐此不彼得给她介绍我的家乡,她听得也是津津有味,说道一些吃的地方和玩得地方她最感兴趣了,说一定要让我带她去吃,我高兴得答应着,心里想着要是这个大美女能被我搞定就好了……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玩了五个小时,四个人之间也已经很熟悉了,每个人的梦想啊,家庭情况阿,等等都聊过了。呵呵,年轻人在一起,就是熟悉的快啊!何况我感觉他们对我也都瞒有好感的……我们都饿了,开始吃一些东西,我爱吃水果,上车之前她最后一次给我买了水果,很多,还没些方便面,火腿肠什么的。看到那些东西,心里面又开始难过,但是想到眼前的几位美女,心想女人就是衣服啊,穿久了咱就换。我们都拿出自己的东西彼此分享,我们有说有笑的,都很是开心。

简单的吃了点,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我们没有再打牌,各自忙各自的了,喃喃就到一边开始发短信,我注意到,她的脸上似乎带着几分惆怅,与先前打牌时高兴得样子判若俩人,电话再响起的时候,她结了电话,从说话的口气中听得出来,应该是她男朋友,似乎对她很不放心的样子,说了几分钟,越说越炒,最后喃喃生气地说这是漫游阿,就挂掉了,然后关机……

我坐到喃喃对面,问了句“怎么了?和男朋友吵架了阿?”“没有啊,呵呵,这几天一直没有睡好觉,心情有点不好,不过认识了你真是挺高兴的”“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们三个”“我很累了,想休息一会儿了……”我看她似乎真的很累的样子,便不再打扰她。

惠惠带着耳塞,趴在桌子上,似乎也睡着了,丹丹在看杂志,很精神的样子,不过我不想打扰喃喃和丹丹睡觉,便没再说话了。我又不想总是在那里坐着,实在很无聊的,于是到车厢的连接处站站,看着车门外呼啸而过的夜景,我思绪在乱飞着,想象着能与喃喃这样一个美女在一起就好了,看看她的翘臀,还有s型曲线加上丰满的胸部,要是能和她做一次爱也好……

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是丹丹,

“帅哥,都十一点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啊”

“我不困阿,你不也没有睡觉?”

“工作定不下来,没有心情睡觉,何况我有个毛病,一坐火车就兴奋得睡不着”

“那俩个都睡了?”

“是啊,他们早都睡着了,没人陪我了”

我这次注意了丹丹的身材,她170cm的个头,虽说有一点点胖丰满,不过在我的眼里面,还是那么的性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我在幻想的原因……我们俩个就在那里闲聊了起来,我们越聊越兴奋,聊天的内容也越来越色,她还主动给我讲了个黄笑话,内容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我马上就给她出了个色谜语

“掀开热被窝,就往腿上摸,掰开两条腿,就往眼上搁,你说是什么?”

“哈哈……这我知道,是那个……”

“哪个啊?我敢肯定你不知道!”

“我知道,不就是……那个吗”

“到底什么啊?你肯定不知道”

“就是,就是做爱”

“你想象力蛮丰富的阿,呵呵,答案是眼睛盒”

她说不对,一点都不形象,我们就争吵了起来,最后我就让着她说

“好好,你对”

“嗯,这还差不多。不过好久没有做爱了”

被她这样的语言,我吃了一惊,好在大家都睡着了,车厢之间就我们俩个

“多久了?”我坏坏的笑着问

“和男朋友分手后就没有了,现在都想了”

我们都说得这份上了,反正也没有人,我就说起了我来广州分手的事情,她听得津津有味,最后还问我

“你们这几天肯定做的很爽吧?看你的体形,一定很强壮”

我笑笑“是啊,天天做,呵呵,每次都让她高潮”

我在回味,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们沉默了几分钟。忽然,她抱住了我

“我们做一次吧,我好像要……”

她紧紧地抱着我,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我是男人,我别无选择!

“好,我们去厕所”

我把她抱进了厕所,我们俩都粗重的喘着气,我第一次和女朋友之外的女人这样亲密的接触,非常兴奋,非常刺激,小弟弟涨的很大很大,我直接去摸她的胸部,好大!她也浑身上下到处抹我,碰到我的吊的时候,她发出“啊”的一声“好大啊!太大了,快点好不好,我要”

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也按耐不住了,不想讲究什么技巧,只想尽快地把吊伸进她的阴道,似乎这就是唯一该做的。她帮我拉开拉链,我的吊一下子弹了出来,她转过身去,迅速的褪下裤子,我抱着她的大白屁股,对准了她已经湿了的阴道口,一下子就插进去一半多,真的好爽,我就感觉比我第一次做爱还要爽,也许这就是偷情的刺激

我控制不住,只想疯狂的抽查,她也很配合我,她的阴道很紧,肯定是很久没有做过了,尽管这样,我也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想法,就那样高速的抽查,在那狭小的空间里面,她想克制住自己不要叫,可还是叫得好大声!我怕惊动了别人,于是稍微慢了下来,她不愿意了“快点,要快的,太爽了!”其实我也很想快一点,她这样一说,我也不在乎了,又像刚才那样疯狂的抽查,看着我的阴茎进进出出,把她的外阴带着翻进翻出,真是太刺激了,每一下我都捣在最深处,大概是分钟的样子,我感觉快控制不住了,赶紧停下来“怎么了,不要挺阿,要阿……”我说“要射了,怎么办”“没事,射进来,我月经刚结束,应该是安全期”这下我放心了,继续操她,又猛烈的操了几十下,我使劲把精液射进了她阴道最深处……

做完了,只见她满脸都是汗水,我就问“你又没有劳动,怎么还这么热阿”“实在太爽了,你的鸡鸡好厉害”说这话,她从拿出几张面巾纸给我,我们擦干净了然后穿好衣服,准备回去睡个觉。刚才激烈的做爱消耗了我们太多体力。走出厕所的时候,丹丹问了我一句“你好像很喜欢喃喃吧?她有男朋友,不过好像阳痿,我们是好姐妹,所以我知道,你这么厉害,去把她搞定吧”

那是丹丹对我说得最后一句话,从那天我和喃喃在济南下了火车,我和丹丹也再没有见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