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一个真实平凡男人的性事
一个真实平凡男人的性事
一个真实平凡男人的性事

字数:9102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平凡大众的外貌,平凡大众的工作,平凡大众的收入,还有和大众狼友一样的性格:有色心,没色胆。已婚的我,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凭着我对生活的理解,有色心,没色胆,是不太可能的。主要不是因为没胆,而已因为没钱没权。你们说是吗?

自从老婆有了孩子后,就不能做爱了,按照本地的说法,做爱后会严重影响bb的健康,所以就忍着忍着。一开始由于老婆怀孕是件大喜事,好一段时间都沉浸在快乐之中,也就冲淡了对性的渴望。没过多久,心就开始痒痒的,像我们这样的热血青年,怎么可能吃斋那么长时间。于是就有了接下来一次又一次关于婚外性的经历。

第一次推油

老婆怀孕后,为了节省开支,存更多的钱买奶粉,于是就觉得中午不回家吃饭,这样既省了车油,还省了家里的水电,唯一不好就是公司的饭菜难啃。突然有一天中午,坐在隔壁办公桌的同事老张突然凑过来,神神秘秘的对我说:「小王啊!很久没和老婆那个,很辛苦吧?要不,哥带你去爽一下?」

「不用,不用。」我紧张地拒绝,其实有点想去,只是一来身上钱不多,二来决定叫鸡会很脏。

「就是去蒸汽按摩,放松,放松。没别的,不用怕你老婆知道的。」老张好像看出我的心思:「走吧!走吧!我请你好了。」

「嗯!」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到了一家叫休闲阁的店子后,我们进去洗了澡,然后做在大厅静静等待服务员的安排。进门的时候看到外面大大的广告写着:晚上6点前泰式98元中式88元。我心里暗暗念到:「原来没那么贵,难过老张说请我。」

「小王,我已经替你叫是技师,等下钱我来付就好。但是先申明一下,如果你要加其他服务,那么小费你就自己给。」

「好!」我点了头,心想还在揣摩老张所说的,服务、小费。

没过多久,就有来了一个服务员,把我领到了一间房,他让我先坐着,等下就有技师来。我坐在了房间唯一的沙发上,匆匆的打量着这房间的一切,其实只有一盏昏暗的灯,一个空调,一张小床,一张沙发,一切都那么简单。

紧张和焦急等了几分钟后,终于进来一个女人,手里提着一篮貌似沐浴露的东西。我看了她一眼,长得还算不错,也许是由于灯光和化妆的原因,看上去还有点像关之琳,但是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年纪起码有30岁以上了。她穿着一件粉红的短袖,下面穿着一件紧身的运动七分裤。裤子很紧,料子不厚,里面内裤的轮廓都能看见。

我很想去摸她的屁股,但不知道能不能摸,所以就没敢伸手。她让我脱掉浴袍,然后趴在那张小床上。第一次在陌生女人面前露出鸡鸡,还真不好意思,脱了浴袍后我马上趴下去。告诉自己不要紧张要紧张,其实之前看了很多电影都有推油的场面,也知道接下会做什么,但是神经绷紧。那女人在我后背上倒了一些油,然后就开始推磨我的后背。

「放轻松点,帅哥,别紧张。」她笑着对我说。

「我不紧张啊!」我狡辩着。

「你看你的肌肉都拉得那么硬,还说不紧张。」看来老手还是有经验的。

几个回合的聊天,我渐渐放松下来。当她是手摸到我的腰部以下的范围,我已经感到下面有点硬。接着她又在我的臀部倒了些油,这时我已经很渴望她的手来抚摸我的臀部。滑油油的手摸到臀部的一瞬间,感觉真的很棒。

我扭扭了屁股,鸡巴压着很不舒服。她用手指顺着我的股沟摸到我的屁眼,我全身有点麻了。她的手指进去了一点点然后又出来,我下面已经开始涨大。当她的另一只手轻轻摸着我的阴囊的时候,我不自觉的把屁股翘高。一是可以释放一下鸡鸡的空间,二是想让她的手伸前去摸我的鸡鸡。她好像明白的我的意思,温柔的握着我的鸡鸡,套弄了几下后又开始按摩的我阴囊。

我既紧张又激动,其实大家都知道电影的推油,香港也叫马杀鸡,都是按背部和头部,根本想不到连下半身也可以照顾得到。

我正想着这样的按摩真是物超所值时,她停了下来,叫我把身子转过去。于是硬硬的鸡巴就高高的翘在她面前。我闭着眼镜,准备享受下一波的刺激,她没有帮我打飞机,而且在我胸前抹了一点油,然后双手来回在我乳房绕圈。我偷偷瞄了她一眼,发现她没有看着我胸,也没有看着我鸡鸡,只是在看着我的脸。也许人家就是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罢了。我刚还很自豪鸡鸡翘那么高在她面前呢!看来只是自己自我陶醉而已。

「要不要做啊?」她的手突然又摸向我的鸡鸡。

「看你第一次来,我就收你50块。」她见我没有回答。

「不用了。」我思考了一下,其实50元并不能算多,但是我看着她实在有点老,我是喜欢嫩的,呵呵,而且这种人估计天天做也不知道有没有洗干净,于是拒绝了。

「那要不要打出来?」她的手慢了下来,态度还算缓和。第一次推油的我,还真怕她就这样结束了,没给小费的话,剩下要靠自己动手,哈哈!现在想想着是好笑。

「要多少小费?」我有点支支吾吾。

「这个算在钟钱里面了。」

「嗯,嗯!」吝啬的我一听就高兴点点头。

接着她又在倒了些油在手上,开始帮我打飞机。软软的手握着我鸡鸡好不舒服,一上一下,时紧时送,时快时慢。一个热血往头上冲,我咬着嘴唇,抓着床单,一股一股的镜子外喷射出来,我能感觉到射了好多。她有了一条毛巾档住,打量的精子射向毛巾后又滑了下来,滴到我的肚子,热乎乎的。

「哇!这么多啊!多久没做爱了啊?」她有点惊讶,把弄脏的毛巾扔到墙角的箩筐,又顺手抽了几张纸巾,帮我擦拭。

我不做声,躺着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好了,你休息一下,等下去洗澡。」她说完这句话后就提着篮子走了。

原来这个就是所谓的蒸汽按摩,后来听说动手去摸来摸去是免费的,只要和技师关系好了,怎么做都无所谓,价格也都是好商量的,渐渐的我了解到原来这推油还这么多内容在里面。

第一次sn桑拿(一条龙)

桑拿一条龙,是从老张的口中听过几次,说小姐是如何的漂亮,服务是如何的好。却没敢去体验一下,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钱太少。像我这样的人,每个月领着2000多工资,除去了上交老婆的家用,还要负责车油费,水电费,电话费,剩下的300多元,还要抽烟。而自从和老张去推油后,还不时和他去吃饭推油。基本都是月光光,甚至有点透支,哪里还敢谈得上去一条龙。

老天还是挺眷顾我的。公司今年换新设备,本来是由老板去签合同的,但是由于对方的总经理没空,所以只派来一个助理来。对方盛情邀请老板了去吃饭,也许是老板碍于面子,觉得和一个助理去吃饭,显得去屈尊降贵,有失身份,所以就让我代他去吃饭。临走时还交代说,到时候谈到合同的内容,就说等老板仔细看后再决定。其实老板心中已经有数,知道这家产品已经价格很低,但是对方的经理没有来,显得对老板有点不尊重,这点老板才颇为不爽。

助理叫小周,高高瘦瘦的,带着眼睛斯斯文文。交谈得知小周比我大一岁,但由于他是来卖产品的,所以降低身份,老是大哥前大哥后的,叫得我有点不好意思。老板没有出来见他,他可能以为我也至少也是个副总吧!哈哈!

从公司到饭店,他一路给我点烟,一路拍我马屁,说我年轻有为,人又长得帅,肯定玩过大把小姑娘。很快就到了镇上一家比较上档次的酒楼,金碧辉煌,就连站在门口的服务员都很漂亮,口水啊。进了包厢后,小周热情的拿着菜单给我,跟我说喜欢吃什么就尽情的点,我表示随意就好。于是,他做主点了十来个菜,还有一瓶洋酒。

等到饭菜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小周就拿出合同,叽里咕噜讲着上面的条款。我压根就没去听他说话,专心的吃着这一桌好东西。等到他说完后,还见我不理不睬的样子,他立马给我的酒杯倒满了,然后站起说:「哥,招呼不周,招呼不周,小弟先干为敬。」说话就一口把酒喝了下去。

「客气!客气!」我随意的点点头,喝了一小口。

「我看哥也是个爽快的人,合同就这么定了吧!小弟再敬你一杯。」话音刚落,小周又喝了一杯。酒量真好,佩服佩服。

「合同问题,还要等我回去和老总再商量商量,但是我一定会给你满意的结果,好不好?」我故意饶圈子。

「好,合作愉快!」他又举起酒杯,看来还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喝完最后一滴酒,他见我完全没有想签合同的样子,便开口对我说:「哥,酒还够不够啊?不够再去拿!」

「够了,够了,再喝真不行了。」我说。

「那酒喝够的话,我们就好好去high一下吧。」小周开始有点醉了。

high?我第一反应就是酒吧,的士高,ktv。

「算了,我真不能再喝,再喝就真醉了!」我婉言谢绝了他。

「不是喝酒,去了就知道,包你爽。」小周搭着我的肩膀一颠一颇的走出酒楼,拦下一辆的士,就上去坐了!

我们来到天堂大酒店,这是镇上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宽敞的电梯送我们到达十楼的水晶宫,几个迎宾的小姐下我们鞠躬问好,随后其中一位小姐就把我们领进了一间房间。

奢华的装修让人眼前一亮,和其他酒店房间不同的是:中间摆放一张圆形的大床,直径约2米,红色的床罩尤为醒目,浴室是用透明玻璃隔开,从外面看进去一目了然,宽大的浴室一应俱全,该有的都有,还多出一张按摩床,我还发现墙角边有一个大大的气球。这么高级的房间,这么新奇的东西,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的,看来真是不为此行,心中暗自窃喜。

不到半支烟的时间,部长就带着一队穿着性感的年轻小姐,她们一进房就向我们鞠躬问好,并且一一做简单的自我介绍。介绍完毕后,部长对我们说,穿蓝色的就400,红色500,粉红色600,旗袍就800。

贵就一个字!我想。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姐们个个都长得不错,算不上天生丽质,起码是婀娜多姿,风情万种。800的就身材比较高挑,不能算是最漂亮。400相比之下就真的差了点,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略逊一筹。500、600就基本差不多。

美女如云,一时还真有点审美疲劳。美丽没有标准衡量,身高才有尺寸测量,这也就对她们分类定价的合理解释了。一排美女站在眼前,一条条白花花的大腿,一对对呼之欲出的大波,映入眼帘,真让人大饱眼福。要不是接着酒意,我还真敢一一仔细去看了个够。

没等我选人时,小周对着部长吼道:「再叫些小妹进来,要年轻漂亮的,一定要让我大哥满意。」

小周喝了口茶,笑眯眯的转过脸对我说:「大哥,看到你满意为止,实在不行我们就去找更好的。」我点了点头,表示在听他说话。

部长打了个手势,那些小姐就自动撤退了,没过多久又来了一批。货色基本和上一批差不多,只是少了那些400的。

「这些小姐都是镇上最漂亮的小妹。」部长还补充了一句,「技术活也是一流的。」

「大哥,怎么样?」小周看着我,满嘴的酒气扑面而来。

「还行。」我没有明确要哪个,故作深沉,假正经,心里却迫不及待。

「我看36号不错,她刚来不久,今年就20岁,人长得水灵。」部长指着一个穿粉红色600的小姐。

嗯嗯,点到我心中的人选,我连忙点点头,表示同意部长的看法。就这样36号走过来,挽起我的手,将我带到另一个房间。

进房间后,我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得傻傻站着,色迷迷的盯着她那深深的乳沟。她先把我脱掉外套和鞋子,让我坐在中间那张大床。接着打开电视,开始播放音乐。

伴随着劲爆的士高节奏,她扭动着臀部和小蛮腰,跳起舞来。她脱去了外面的衣服,就剩下黑色的文胸和诱人的丁字裤了。她的身材匀称,细长的腿,雪白粉嫩的皮肤,尤其是那件小小的丁字裤,几乎包不住藏在里面的小馒头,几根阴毛已经串了出来,再加上这惹火的舞姿,简直令人喷血。传说中的艳舞,离我如此之近,目不转睛地看着精彩绝伦的表演。

一首劲歌播完后就是慢歌,优雅的旋律让人陶醉,她走到床边,蹲了下去,熟练的帮我解开皮带,脱掉西裤。我不由自主伸手去摸她的奶子。隔着文胸但还是可以感受到丰满和弹性。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还真大胆,要不是酒精壮胆,就我这性格,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肯定唯唯诺诺,缩手缩脚。

当我的裤子被脱去时,我已经感能到龟头的淫水早已弄湿了内裤。不知从哪她弄来一条丝巾,轻轻地绑住我的双手,然后对我说这是女强奸式。没有经验的我,只能任由她的摆布。她把我轻轻推倒在床上,再把我的内裤也脱去。一条直立挺拔的鸡鸡就串了出来,等到帮我带上套套后,她就迅速地脱掉丁字裤,而又迅速爬上床,一只脚跨过我的肚子,坐在我身上。

我已经猜到接下来的动作,顿时心跳加速,紧张的我做了几口深呼吸。当她的手握住我的阴茎,对着她的小穴时,我是手脚僵硬,屏住呼吸,等待性福的降临。却又像犯人在等待酷刑的到来。她没有摩擦一下就直接的慢慢的坐了下去,整个鸡鸡就被包裹的严严实实,感觉阴茎上青筋跳动的血液在撞击她的内壁。她开始动起来,速度不快,同时发出淫荡的呻吟。

「啊……啊……啊……帅哥,你好厉害啊!你的鸡巴好大啊!」她的娇声娇气叫着。

太假了吧,没有调情,没有前奏,就这样插不到10下,真有那么爽吗?根据我的常识,像这种几乎天天干活的,肯定没那么冲动,那么敏感。再说,我的鸡鸡还感觉不到她的淫水流出。

不过我就真的兴奋不已,喘息不停,第一次接受这种美女的强奸,上上下下几十次就撑不住了。她加快速度,用手拨弄自己的头发,作出撩人的姿态。

「啊……啊……我不行了……快插我……啊!啊!」她见到我快要射精还真是配合。就这样,不到三分钟,我就缴械投降了。

帮我除去装有千千万万子孙的套套后,我们就进去洗澡。脱掉文胸后,整个乳房就完全暴露在我眼前,就像两个碗,圆圆的,没有一点下垂的现象,但比我想象中还要小一号,这就是文胸的魔力效果,能把小变大,把大变得更大。

打开热水后,她还询问了水温是否合适,真是贴心。她到洗脸盆那边挤了很多牙膏,抹到我的鸡鸡上,凉凉的,挺舒服。

「为什么要用牙膏洗啊?」我好奇地问。

「这样才卫生,能杀菌杀毒,又能降低龟头的敏感度,让你做得更久。」她一边认真的洗着我的宝贝,一边耐心的给我讲解。敬业啊!

帮我洗完后,她就自己洗。我弄了些沐浴露,在她背上搽了搽。「我也来帮你洗吧,后背你洗不到。」其实我就是想摸一摸这粉嫩的肌肤,见她没有拒绝,我当然得寸进尺,把手移到前面去摸她的奶子。弹性很好,大小适中,让人爱不释手。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乳晕偏大,也没有那些三级写真女郎的奶头那么好看,乳晕还有几颗疙瘩。胆子越来越大,手已经伸到下面去摸她的小穴,腹股的阴毛不多,到了阴唇的两边就光滑无毛了。

才摸了几下,她就不给摸了,说那个要她自己洗才干净,我也就作罢。当她说好了,准备走去浴室的时候,我指了指一旁的睡床,说道:「这个怎么玩啊?」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一定要好好体验。

「你要玩水床啊?」她问。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很多项目,都被她们偷偷减去。就像建房修路一下,偷工减料,钢筋水泥,能少就少,反正短时间不影响效果就好。她们也一样,最终目的是让客人得到满足,相信大部分客人开心之后就不会去计较这些了。

「当然要!」我很肯定。

她抹了一些沐浴露在胸前,让我躺在谁床上,用那对柔韧的奶子不停在我胸前游走。看起来这个动作她很吃力,双手紧紧握住床沿,做出俯卧撑的姿势,既要双乳紧贴着我,又不能让身体压到我。没几个来回,她就气喘吁吁了。接下来就是用她那偌大的臀瓣去摩擦我的三角地带,由于才射精不久,鸡鸡还是疲软的,虽然软软滑滑的臀部不停得触碰龟头,很是舒服,但还是举不起来。

她替我擦干身上的水后,让我趴在大床。正当我以为她要按摩背部,可以好好休息的时候。背部突然传来一阵疼痛,像是有什么东西用力的吸着。原来是她用嘴巴在吸我的背部,这招所谓的神龙吸水还真不咋滴。除了痛,没别的效果。

待到她准备吸我的手臂的时候,我对她说:「这个吸的服务就不要了,有点痛。」

「好!」她的回答很干脆。

接下来就是毒龙钻了。她拿了张湿纸巾把我的屁眼里里外外擦得干净,又拿了一瓶药水对着肛门喷了几下,就开始用那柔软的舌头去舔我的屁股。肛门第一次受此大礼,令我赞不绝口。屁眼那酥麻的快感更是不可以言喻。平时老婆最多就帮我口交,至于肛门这么敏感,邋遢而又神圣的地方,今天竟然在这里与美女的舌头亲密接触,实属难得。

「要不要用跳蛋?」她问。

「用跳蛋做什么?」我很惊奇。

「放进你的屁股里面。」她回答。

「不用了。」我的酒意退去开始清醒,恢复了一点理性。我靠,这些东西不是给女人用的么?其实这些的东西我还是蛮鄙视的。

本来有点起色的鸡鸡,被这跳蛋的话题这么一闹,又软了下去。

我翻过身子后。她就开始舔吸我的乳头,这些都和老婆差不多了。显然她的技术娴熟,功力深厚,灵活的渗透不停地在我乳头打圈,还不时吸允不时轻咬。她的手试探性去摸摸我的鸡鸡,半硬半软。

她在我的脚上套上了个薄膜袋,就舔起我的脚趾和脚底,痒死了,不好玩。另一只脚也就没让她舔了。我对她说做这些没有意义又不舒服。她表示理解,又解释说着是规定的动作,也有很多客人喜欢。我也就没和她辩论了。

在我大腿洒了些水后,她就骑坐上去,让小穴和大腿充分接触,前手晃动摩擦起来,就想小孩骑着木马,摇来摇去,嘴里还不停的哼着声音。

「啊……啊……啊……好舒服啊……」职业病又来了,工作需要,哎,没办法,我理解。

大概玩了三分钟木马后,我看着她的表情和动作,偷偷的笑了起来。她也尴尬地笑着。她告诉我接下来就是吹箫和冰火二重天了。她又取来湿纸巾,彻彻底底地把我的鸡鸡擦拭了三四遍,再喷上药水,才伸出舌头舔了舔我龟头上的马眼。一道细细的电流从马眼窜进龟头,延伸到阴茎,乃至整个三角地带,鸡鸡一下子精神了许多。鸡鸡被温暖湿滑的包裹起来,她吸允着,暖暖的双唇拥抱着整个龟头,随后又用舌头在龟头绕圈圈,再把整根鸡巴全部吞没。

鸡鸡涨大了不少。她喝了一口冰水,快速含下我的鸡巴,一阵冰凉极爽的感觉,激活了全身沉睡的细胞。几秒后。她把冰水吐掉,又喝了一口热水,同样的动作,让我的鸡巴温暖起来,越来越热,甚至觉得快要热烈的燃烧。原来那不是普通的热水,而是一种辣椒水或者烈酒之类的液体。

此刻,阴茎勃起度已经达到90%以上,她吐掉口中的水,换个姿势,臀部和小穴正对着我的脸。正当我以为她是要我帮她舔小穴,玩69式的时候,她并没有把臀部往下移动,反而是双脚挂在墙上,屁股往上抬。倒立着,用双手的力气支撑着整个身体,嘴巴还紧紧含住我的鸡巴,做倒立俯卧撑的同时,嘴巴也进行活塞运动。这应该就是倒挂金钩吧!

毕竟女人的手臂力量不是很大,为了更好的平衡,更稳的挂在墙上,她的双腿叉得很开,形成一个大v字。这样也就方便我去观察研究她那可爱粉嫩的小穴。她的小穴可以算得上是精品,稀疏的阴毛,饱满的阴阜,光滑的大阴唇,薄薄的小阴唇夹着一条细细的肉缝。我禁不住伸手过去摸了摸。

「把脚放下来吧,这样的动作太辛苦,太危险了!」我说道。其实我就是想拉进与小穴的距离,可以更清晰的观赏,就这样,我们已经是69式了,不同的是她在帮我吹箫,我却没有帮她吹口琴我把鼻子凑了过去,闻了闻这小穴,有点腥,但没有臭味。真有点想去舔一舔,但还是克制住了。

对于小穴的外形和颜色,我是打从心底喜欢得不得了,但健康卫生就不敢恭维。摸了几下觉得不过瘾,就用手指去戳她的小洞。手指还没进去三分之一,她就喊疼。没有出水的小穴是干涩的,再次表明她们对这种事早习以为常,没啥感觉了。

她下了床,我还以为她就此结束呢。不料她去柜子里拿来一瓶润滑油,滴了几滴在手上,抹在自己的小穴,这动作像是在自慰,看得我眼睛的血丝都快长出来。又滴了几滴,均匀地涂抹在我是几根手指上。继续刚才的69姿势。有了润滑,手指就轻轻松松进去了她的秘密花园,插了几下后又把拇指去骚扰她的阴蒂。在阴道和阴核的双重刺激下,她开始有一点反应,一点呻吟。但仍旧专心致志吸允着我的鸡巴。几分钟后,鸡巴已经勃起完全直立。

她又一次熟练地帮我带上安全套,骑到我的身上,又是观音坐莲。不同的是,这次我双手解放,自由发挥,可以肆意去抓她坚挺的双峰。

「啊……啊……啊……好厉害啊,好大的鸡巴。」被我插了几十下后,她开始叫了起来,虽然台词有点假,但是还能感觉到她的喘气。进过第一次射精后,第二次勃起就会更大更硬更持久。持久这点最重要,像这种青春期少女,不过她多没感觉,只要鸡巴在小穴里面持续抽插,肯定会激起她的欲望。

就在这个时候,她有换了一个姿势,来了个180度大转身,屁股往后退了一些,双手按住我的膝盖,背对着我上下动起来。我努力地坐了起来,从后面抱住她的小蛮腰,随后双手上移,握住她那双乳房。又插了几下后,我右手已经伸到下面去挑逗她的阴核,左手也不停捏着她的乳头,不停亲着她的脖子和耳朵。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啊……啊……啊……」她疯狂地摇动起来,双腿紧紧地夹着我的鸡鸡,我能感觉到她的淫水正不断渗出。不一会儿工夫,我又想射了,但我没有急于冲刺,而是将她抱住不动。她回过头来看我,我亲了一下她的脸蛋,说换个姿势,让她躺下。就这样一停一换位,射精意就消退了许多。这是我从书上学到的延长性交时间的好方法,并且在和我老婆的实践中得到多次验证。

她躺在床上,额头已布满汗珠,双峰也跟着喘息的节奏一起一伏。我扶起鸡鸡,对准小洞,腰杆一挺,直捣黄龙。抽插了几十下,她的喘气已经乱了节奏,偶尔发出几下呻吟。我放慢了速度,而且把阴茎退了一大半出来,浅浅摩擦着。仔细观察她那可爱的小脸蛋,一对迷人的小酒窝,脸颊绯红。她紧闭双眼,时不时地皱了皱那弯弯的细眉,偶尔还用舌头舔了嫩嫩而又干涩的小嘴唇,我知道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正享受着我给她带来的快感。

我又要求换姿势,这次是我最擅长的老汉推车。我双手扶着她的腰,从后面插进去那湿漉漉的热穴,做起了活塞运动。

噗!噗!噗!充满淫液的小穴在鸡鸡的撞击中不断的发出声音。

「啊……啊……啊……」她大声叫了起来,这下子就只剩下这个发音了,其他话语都顾不上。

听到她如此呻吟,我开始疯狂地抽插着,还不时轻轻拍打那丰满而富有弹性的臀瓣。

「啊……啊……我射了,我射了。」终于一股精液从鸡巴喷射出来,装满这个套套。我没有马上拔出来,继续停留在那温暖的神秘花园。我深深呼一口气,缓缓拔了出来,套上沾满了白色的泡沫,那些她的爱液,我满足地躺在床上。

翻云覆雨后,我已是全身大汗淋漓,有气无力。她光着身子走进浴室,拿来一条毛巾,细心地擦拭我额头的汗水。我静静的看着她,她对着我微笑着,她的温柔让我在这一刻暂时忘记了她的身份。

休息十多分钟后,我们又一次进了浴室,她依然一丝不苟帮我洗澡。擦干身体后,她又主动帮我穿上内裤。小心翼翼地扣着衬衣上的每个纽扣,我又一次近距离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她变得有点羞涩,我突然有种拦她入怀抱的冲动,但我并没有做。我有自知之明,就那点工资别说是养她,一个月也来不了一次。她的微笑也行只是逢场作戏罢了。

穿好衣服后,我才发现,激情中,我却把墙角那个大圆球给遗忘了,真是失误啊。我用手指了指那个球,看着她,等待她的回应。

「下次吧!时间已经到了。下次我们再玩那个爱爱球。」她又一次招牌式的微笑表示歉意。

付钱的时候,我清楚地听到前台的小姐说道:「先生,你们的消费一共是1596元,谢谢!」

一道闪电下来,头顶飞过几只乌鸦,呵呵,算起来每个人要798元。虽然说是物有所值,但对于我们这些收入微薄的老百姓是很难消费得起的。

我知道像这种免费的激情是很难有第二次的,上帝也不可能每次都眷顾我。于是我暗下决心,省吃俭用,严格把关钱包,希望早日存够资金,再来回味今天的性福。

[本帖最后由7788yoke于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