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巨乳总裁夫人卉宜
巨乳总裁夫人卉宜
巨乳总裁夫人卉宜

字数:16669

(一)业务魔爪

这里是仁发基金会,一个规模庞大的组织,位在台北某高级商业大楼里的一层。这个基金会大到占住整层的数间房间,从接待室进去,依部门区分,各有各的秘书,办事人员,主管。基金会大量的业务日以继夜的运作,当然支撑背后运作的是大量的资金。

陈仁发,45岁,基金会董事长,同时是私立大学教授,又身兼许多其他组织的董事或顾问。在商界他被认为是中生代急速上升的明日之星,事业繁忙。这个基金会是他发迹的地方,他扩张了许多业务,使得基金会成为一个他的战斗单位,可以有资源去帮助他外围的公司进行商场上的竞争。

他每2-3天至少会进来基金会巡一轮,每个月会主持一次业务大会报。底下的人都很怕他,在大会报时只要你出一点包,就会被钉到体无完肤。

平日的第一线运作主持是由林志田进行,他是陈仁发的第一个博士学生,情同父子,治军严明,律己甚严。他是38岁的阳光型帅哥,带着细边眼镜,搭配每日上健身房周末打网球的好身材,是基金会里女职员一致的偶象。

而基金会的亮点则是沈卉宜,是35岁的轻熟女,一头及肩挑染的秀发搭上雪白的美肌构成她的美丽的脸庞,但叫人想忽略也难的是她的极为傲人的身材。生了两次小孩,每生一次胸部就大一个罩杯的她,如今已经是36f的惊人巨乳,而她维持着每天下班去健身房,使的她维持165公分,24腰的魔鬼曲线。

她在基金会的职位名义上是董事长特助,实际上她是陈仁发的妻子,几年前在小孩都开始上学时在家太闷,陈仁发不放心放一个美女嫩妻在家里,就安排她到基金会任职。她的学历倒也是国立大学的财金系,所以很快的也抓住了基金会运作的脉络,与林志田成为基金会实务运作的两大支柱。

她个性气质甜美,底下人都喊她小宜姐,不会因为她是老板娘而敬而远之。

卉宜平日的作息是九点多进基金会,下午两三点就离开,前往高级健身房健身或是去作spa,晚上六七点回到家,这时管家已经接好小孩回家,煮好饭,晚上她就盯一下小孩功课,看看自己的书,在这个钱不是问题的家中,日子过的相当惬意。

陈仁发一周大概会有一两天出差,其他时间大概都十点以后回家,面对美丽动人的娇妻,几乎每两三天就想要作爱一次,但年纪以及繁忙的工作会让现实上平均可能一周才能真的作爱一次。

卉宜倒也还好,平日十分安份的享受人生,这中间不是没有诱惑,但她都不为所动,一直到去年的夏天……这一串的故事才开始……

「小宜姐?陈经理来了。」秘书喊了进来。

沈卉宜虽然名为特助,但在基金会里地位跟秘书长相当,底下有四五位秘书,所有主管都要和她回报。一般外面单位的对口业务都是林志田,但这周林志田赴北京三天,他不在时卉宜就是基金会的最高主管了。

「请他进来。」卉宜把眼神从电脑上的娱乐新闻上移开,整了整衣服。

她每天一定穿套装,扣子一律扣满,外套上身,只有在自己办公室中门是关着时,才会把外套脱掉,而这时又是夏天,扣子也解开了几颗。她才把扣子扣好,陈经理就进来了。

陈经理是仁发基金会合作的一个上市公司的业务经理,中年高瘦男人,眼神锐利。

仁发基金会希望和他们标一个上千万的案子,这是攸关今年仁发运作的大事情,陈仁发,林志田都念兹在兹的案子,沈卉宜自然清楚的很。

「陈经理,你好呀……」她赶忙招呼。秘书送进咖啡和点心,反手把门扣上。陈经理有点意外,「志田呢?」

「他今天出差,今天先由我跟你谈。」卉宜坐下说。「我能配合的尽量配合,过几天志田回来可以再继续。」

陈经理看着卉宜。他本来就见过几次面,但没有像这样那么近距离过,卉宜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雪白的皮肤,衬杉下那呼之欲出的巨乳,窄裙下的美长腿,配上她的香水味,他几乎失去理智,努力定了神来,开始谈正事。

一边谈正事时他一边心里开始意淫这位大美女,想像着他扯掉她的衣服,剥光她的上衣,粗鲁的干她……他努力克制不要影响他的谈话,但脑中已经在盘算要如何进行了。

谈一个小时,点明问题,但没有具体结论。他约好明天再过来。

卉宜送他出去,回到房间把门关上。她双颊潮红,只希望陈经理没有看出来。刚谈话的过程中,他的眼神从没有离开过她包覆住的胸部。她知道他在视奸她,但奇怪的,她心里有一丝兴奋,大过于不悦。但她知道她的身份,地位,这笔案子太重要,不能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第二天,陈仁发打电话到她办公室,秘书转了进来。

「陈夫人吗?我xx公司陈经理……」「陈经理,别客气。什么事吗?」「关于那个案子,可能要请你过来看一下这个规画蓝图模型……很抱歉不能搬动到你的基金会那里,因为这个模型相当大……我搭配着模型解说会让这个案子比较明朗。」

卉宜毕竟不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也或是相信着对方大公司不会搞鬼,她问了地点。

「xx饭店2273房。」「在饭店?为什么呢?」卉宜也觉得有鬼。

「因为这是我们请的外籍设计师的房间,他把模型作在那里,所以我无法动……陈夫人你放心,我们是合作夥伴,不是搞有的没有的那种,你先移步,前后只要十分钟,我就送你回基金会。我们就可以继续谈。你如果不放心,我们房门全程打开也可以。这样ok吗?」

「……」卉宜犹豫了很久,最后她答应了,但交待秘书,一小时后打给她,以确保安全。

到了那个台北顶级的五星级饭店,(这也是卉宜会稍稍敢去的原因,因为那个饭店是全国知名,并不是路边偷情的motel)

她走了进去,陈经理果然在房间客厅等她。客厅桌上的确有一个很大的模型,是他们合作案的概念模型。她稍稍放心一点,放下包包,解开外套。

「陈夫人,要喝点什么吗?」「水好了……」卉宜接过一罐旷泉水,确认没有开过,就喝了下去。

「这里视野真好。」她看着窗外的台北街景。

「对呀,风景很不错吧?」陈经理似笑非笑地说。

卉宜觉得气氛有点诡异,想早早抽身,就说,「那我们来谈这个案子吧。早谈完陈经理可以回去忙。」

「忙倒是不急。」陈经理起身,走到房门口,把门关上。

卉宜有点讶异,「陈经理,不是说门要开着吗?」

陈经理走回来,坐在卉宜旁的沙发扶手旁。

「陈夫人,我可以叫你小宜吗?」「嗯……」卉宜不知道他有何打算,全神戒备的看着他。

「小宜,你看到了,我们的设计师把这个案子设计完了。」他眼神盯着卉宜的妙目,「所以我们总经理今天就问我,我们为什么还需要拨一千多万给你们规画呢?」

「啊?」卉宜完全惊吓到说不出话来。

「你看到了,我们xx公司是可以直接全部吃下来的。」陈经理斩钉截铁的说,「所以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我们要给仁发规画费。」「因为……我们可以结合软体模拟设计……」卉宜完全想不出对策,勉强应答「软体我们也有啊。」陈经理说。」事实上,我们完全可以独自作这个案子的。仁发跟志田一清二楚,你也该接受事实吧,小宜?」

「我……你等一下,我打给志田……」卉宜拿出手机,「你不用打了,他人不在台北也改变不了什么。」陈经理拍了拍她的手机。

「基本上,现在这个案子可以说完全没有机会,我的一句话,你们就可以收东西永远别想碰这个案子了。」他站起身,转过去背对卉宜,「除非……」

「除非怎么样?」卉宜站起来,她隐约觉得大事不妙,但脑子里想的就是,案子一定要保住……

「除非你用你全身力气说服我。」陈经理转过来面对卉宜。他瞪大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是说……」卉宜不敢相信这个禽兽会提出这种要求。

「嗯。」陈经理点了点头。」你陪我,一次就好。我保证案子顺利拿到。」「陈经理,你知道我是陈仁发的妻子吧?」卉宜试图想恐吓他。

「你要恐吓我?ok呀,我根本不需要你配合什么,那你就先回去好啰!今天当我没说。」陈经理又转身过去。「等一下……」卉宜咬住下唇,脑中想到的是仁发,仁发最近手上几个案子都不顺,每天精神压力都很大,他不能再经的起掉这个案子。她看着回头的陈经理,心里想着,好吧,就一次,就一次就好。

她不死心的问最后一个问题,「我怎么知道你会说话算话?」

陈经理打开公事包,拿出合约书,拿出章,让她仔细看过。然后又把合约跟章收回公事包中。

卉宜认命了,低着头说,「那……那就这一次,那要我怎么样……」

陈经理喜出望外,差点跳起来,他努力平静自己,「那你先脱衣服吧。」

卉宜慢慢的把上衣扣子一个个解开,露出被水蓝色胸罩包住的丰满的乳房。接着她把窄裙慢慢解开滑落。

陈经理已经迫不及待把自己全身脱光,露出粗大的肉棒,压抑不住,就冲上去抱住卉宜。

「慢……慢一点……」卉宜惊呼陈经理根本不理她,亲下她的粉嫩小嘴,一手揉上她的大奶。

卉宜的手不知摆哪,她只感觉到陈经理粗鲁的舌头在猛伸进她的嘴里,一手则揉她的乳房揉个不停。

陈经理把她的胸罩背扣解开,胸罩扯了下来两粒雪白硕大的乳房就这样裸露了出来。陈经理眼睛都看直了。

「好大……妈的这奶子有够大……小宜你是什么罩杯啊?」他淫邪的问。「嗯……36f……」虽然充满厌恶感但卉宜回答时还是满脸潮红。「天啊……」陈经理一手一边,大力的揉上去,把头埋进她的大奶当中不停亲猛吸他把卉宜推倒在沙发上,然后把内裤脱下,全裸的卉宜完全手足无措,任他蹂躏。

「好爽喔……妈的陈仁发每天揉你的奶一定爽死了……」陈经理上下其手,揉奶又猛亲卉宜。

他把她的手抓住,「小宜,抓住我的老二……」卉宜手握着陈经理的肉棒,虽然一样是厌恶,却完全羞红了脸。

「很大对吧?等下让你好好爽……天啊你奶子真的好大好好揉……」陈经理又揉了一阵后,开始进攻下面他一边亲着揉着卉宜的豪乳,另一手中指则伸进了卉宜的蜜穴中。

「啊!」卉宜忍不住刺激叫了出声。「我还以为要润滑,原来现在已经湿了,天啊……」陈经理淫笑着说。「看来你也很想要嘛……」

陈经理的中指进进出来,看来是个熟练的老手,另一手不停的把卉宜的美乳揉到变形,卉宜上下双重失手,原本的罪恶厌恶感已经被快感淹没。

「啊……啊……轻一点,轻点……啊啊……」「你很喜欢吧?小宜……」陈经理这时已经在用两指在抽插卉宜的小穴,卉宜只觉得自己湿到泛澜,蜜液沿着大腿流下来。

「你这小荡妇,之前还在装,根本就是想被干……」陈经理呼了一口气,抽出手来,「服务你那么久了,换你服务我!」

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示意卉宜跪到地上卉宜顺服的跪在他脚前,认份的开始吸着他的肉棒。

「呼……好爽……干他妈的……」陈经理往后躺,享受卉宜小口的吸吮,金融界名人陈仁发的大奶老婆现在在我脚前吸着我的肉棒,光想像就让人快要受不了他俯瞰着,卉宜的脸遮不住底下裸露的巨乳,这个画面简直比第一人身的a片还爽一百倍!

「啊等一下……」陈经理赶快抽出来,以免受不了就缴械在卉宜嘴里,「你这小骚货,差点害老子受不了!现在换你爽了!」陈经理扶她躺在沙发上。「想要很久了吧……」陈经理扶着卉宜的美腿,大力一送,老二就整根干进卉宜的小穴!

「啊啊啊!」卉宜下面像是被塞满,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一定要叫出来,不然会昏死过去。「爽不爽吗!小骚货!」陈经理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个手持dv开始拍。「啊……啊……好大……」

「什么好大啊?骚货!快说!」

「你……你的老二好大……啊……啊……」

「很爽吧?啊?」陈经理更用力的干着卉宜,每一下都直捅到花心。

「好大……塞的好满……」

「有没有比你老公的大?啊?」

「有……有……你好大……啊……」

「求我用这个大肉棒干死你啊!骚货!」

「求你……求你大肉棒干死我……啊啊啊!」

陈经理一边揉着卉宜不停晃着的超巨乳,一边猛力的抽插,dv也一直晃着,他努力平衡着,很快就满身大汗他把dv放在桌上,从侧面拍,空出来的两手他就大力的揉着卉宜的粒大奶子,肉棒更全速抽插。

「啊啊啊!啊会死掉会死掉……啊啊……」卉宜惊呼。

「干……你的奶好大好好揉……小宜……」陈经理觉得每一秒都爽到快喷发。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奶真的好大……你说你罩杯多大?啊?」

「3……36f……啊……」

「干……小骚货奶那么大就是要勾引人干你啊!是不是!」

「没有……我没有……啊啊啊……」

「还没有!我看基金会每个男人都干过你吧?都揉过你这淫荡的大奶子!有没有!」

「没有,没有……啊啊啊……」

「还没有,我看你老公不在,志田就天天边干你边吸你的大奶吧?啊?」陈经理愈说揉的愈大力,两粒奶子被揉到变形,乳房的嫩肉从手指间溢出。

「没有……真的没有啦……啊啊啊……」

「那你心里一定常想着要志田干你!有没有!」

「没有,没有……啊啊啊……」

「还说没有?快道歉!小骚货!」

「啊啊……要道歉什么……啊啊啊啊……我快不行了……」

「你说,小骚货胸部不该那么大,不该拿36f去勾引志田!快说!」

「我……啊啊……啊啊啊……不行啦……」

「快说!」陈经理肉棒硬度破表,整个全速狂干着卉宜的小穴。

「我……小骚货……胸部太大……对不起……每次都去勾引林志田……啊啊啊……」

「你怎么勾引他?快说!」

「我……啊啊啊……都穿低胸……在他前面晃……」

「还晃咧!你是不是想要他揉你的大奶?」

「我……啊啊啊……想要他揉我……啊啊啊……」

「干!你真的太骚了……」陈经理慢了下来,喘着气,两个人已经汗水交织,全身湿淋淋的。「你真的太讚了,小宜……」陈经理看着她,呼了一口气卉宜虚脱的喘气,脸上潮红不退,脑中一片空白。

陈经理拿起dv,一手揉着卉宜的乳房,坚硬的肉棒又开始抽插他边揉边插,努力控制自己的快感,他想要干到极限再狠狠的喷发忽然间,原本娇喘淫叫的卉宜倒吸一口气,然后全身抽动,两手用力的抓住陈经理的双臂,陈经理感受到小穴忽然狂夹,然后有一阵湿淋淋的水流淹没他的龟这小妮子不会潮吹了吧!

她边夹他的肉棒,他濒临理智边缘的自制力终于断线,「小宜……我要射进去……」「啊……射进来……」她的下身还在扭着,陈经理再也忍不住,一阵浓浓的精液喷发在小宜的花心他用力抽动了数下,直到全部精液完全灌入她的小穴当中。

良久,他慢慢抽出老二,dv往下拍,卉宜的美穴缓缓流出浓稠的白浊液体,「太爽了……」他dv带到卉宜的脸上,只见她雪白肌肤一片潮红,高潮后虚脱的满头大汗,长长睫毛垂着,美不可言。

陈经理自顾自的沖澡,穿好衣服,出来后,卉宜还在虚脱中。陈经理打开公事包,在合约上盖了章。「亲爱的小宜,合约ok了,我说话算话,不会再用合约来威胁你。」他把合约收起来,「过几天我们法务会跟你们联络。」

「嗯……」卉宜虚脱的点点头

「但是,这个……」陈经理挥挥dv,「就是我们的小秘密了……」他贼笑着,满足的起身。「你好了就直接出门就好,下次见!」

卉宜已经累到没有力气感到绝望了。她站起来,试着要找散落一地的衣物,这时手机响起。

「小宜姐,你要我们打给你……」秘书的声音传来。

「嗯……」她依稀记得这回事,但已经恍若隔世了。「你都还好吗?」

「还好,我没事……」她口是心非的回答。「我要回去了。」

挂上电话,她找着衣服,她只找的到衬杉跟短裙,内衣裤完全消失了。她猜大概陈经理这恶人偷拿了吧。她叹了一口气,去沖澡,擦干身子,穿上衬杉跟窄裙,套上外套,希望不要被人发现她没穿内衣裤。

坐计程车回去时,她才慢慢被拉回现实。刚被陈经理狠狠的中出了。应该不会怀孕,因为她生理期才刚过,但日后会如何呢?她不敢想。至少,至少案子保住了。这是最重要的。

(二)乘虚而入

卉宜失神地回基金会草草交待一些事情,就赶忙回家,像是罪恶感在追自己一样。到了家门口,包包里左掏又掏,钥匙呢?找了很久才想起,似乎还在公司桌上。卉宜叹了一口气,今天是怎么样,流年不利全集中在一天吗?

这时,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走过来。卉宜认出这是同层楼的邻居,谢先生。「你好啊……」谢先生跟她打招呼。「嗯你好……」卉宜有点不安的回答。

虽然是邻居,但住了几年下来也顶多是电梯里遇到聊上两句,卉宜不知道谢先生工作,年纪,或其他方面,只从外表推测谢先生应该是三十上下的男人,自己一个人住。

谢先生本名叫小志,年纪29,研究所毕业后换了几个工作,但都作不久。靠着家里有钱,得以住在跟卉宜她们同一栋的这间东区的高级公寓中。每月租金四万块完全不是问题。他平常就玩玩线上游戏,跟朋友作点网拍小生意,日子倒也开心。

他注意卉宜很久了,知道这位平日外表端庄的沈卉宜小姐虽然是两个小孩的妈,但火辣身材跟巨乳都是被包在清纯的衣服下。有一次有机会看到卉宜弯腰捡东西,那一幕让他当晚打了三次手枪。

「提早下班啊?」小志问她。「嗯……」卉宜点头,一直掏包包希望会有奇蹟出现。

小志找到钥匙开了门,发现卉宜还在找钥匙。他走了过去。

「钥匙忘了带?」

「嗯……」卉宜露出尴尬的表情。

「那……你有人可以打手机吗?」

「我可以打给我的管家,他们五点会带小孩回来……」卉宜试着找手机,结果好死不死!连手机都放公司。「天哪……今天是怎样……」卉宜有种被击溃的感觉

小志好心的说,「那你先来我家好了,我借你电话!」

卉宜想了想这也是唯一方法,就进了小志的家。拿起电话,发现手边也没有号码,平常都用手机直接播的。她唯一会背的号码是老公陈仁发的手机,他现在人在英国。卉宜沮丧的挂上电话,坐了下来。

「不然,你就在这里等到五点好了……还两个多小时嘛……」小志说。

「我可以搭计程车回公司拿。」卉宜想到办法。

「好啊……你要不要先喝点什么再去?要喝咖啡吗?茶?」

「不用了……」卉宜起身,看到小志从冰箱拿出一大壼透明黄橙色的饮料,自己倒了一杯。「那是什么啊?」卉宜忍不住好奇问。

「我自制的maitai,很好喝,要不要喝?」小志问。

其实是不该喝酒的……卉宜想,但可能想到小志不完全算陌生人,可能又看到他自己先喝了,也可能因为稍早的事情,卉宜居然开口要了一杯。

小志其实心里此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邪念,单纯倒了一杯给卉宜,自己又喝了一杯。

「好好喝,根本没什么酒味嘛!」卉宜一下就喝完了。

「我喜欢把酒味盖过去。」小志说,又问卉宜要不要?

就这样,卉宜连续喝了四杯,到喝了第四杯时,开始感受到后劲。「原来是有含酒精的……」她双颊燥热,用手煽风。

「嗯,对……你好像喝有点太多一点……」小志扶她坐下。「你要什么吗?」

「帮我倒一杯水……」卉宜双手托住已经全晕红的脸颊。

小志倒了一杯水拿给她,卉宜喝了半杯,手一抖,把半杯洒在自己的上衣上。衬杉瞬间变全透明。卉宜自己不自觉,斜躺着在等酒退,小志则看呆了。湿的衬杉显露出浑圆的乳房胸型跟激突的乳头。这女人,没穿内衣坐在我家,是怎么回事呢?小志心里天人交战了一会,卉宜已经热到受不了,直接把外套脱了。小志这时的理智已经断了线了。

他走到沙发后面,双手由上而下,开始由卉宜的肩往下摸到乳房。

卉宜像是被电到一样转头,「你干嘛?」小志有点吓一下,但保持镇定,「你上衣湿了,我帮你擦干。」卉宜低头看自己上胸,乳型奶头一览无遗,她惊呼一声,两手环抱住胸部,但因为酒力发作,手力气不足,小志不费力的把她的手拨开,继续更认真的从背后揉她的大奶。

「你……你……干……什……么……」卉宜全身发热,但乳房被揉的感觉倒像是一种舒服,「我帮你按摩啊。」小志在卉宜耳边吹气,接着开始舌尖舔卉宜的耳后根和颈子。歪打正着,这是卉宜的敏感带,这种挑逗加上乳房传来的快感让卉宜很快就失去理性。

「不要……不要这样子……」卉宜虚弱地说听到这种声音,小志知道这美女上勾了,接下来全是任他摆布了。

他边揉着卉宜的大乳房边继续轻舔卉宜的后颈,又说,「一下下就好,好不好?这样你也很舒服啊呀,对不对?」他一手扶着卉宜的手,隔着裙子,摸自己的小穴。他则专心进攻上半身。

「啊……不可以……」卉宜手似乎轻轻的在摸自己下面,小志则边揉边把上衣往上翻,这对他期待已久的大奶就这样裸露在他眼前。

他深吸一口气,不可置信,因为实在太大了。没看过这么大,这么美,又白又嫩的肥美巨乳。他把卉宜的上衣脱掉,两手就这样玩弄揉弄着那对豪乳。

卉宜已经娇喘连连,双颊泛红了。

他直接走到卉宜前面,把裙子一扯,裸露的小穴就这样在他眼前出现。「啧,没穿内衣也没穿内裤啊……」小志说。

「我……」卉宜一时不知如何解释。

「然后又湿成这样,是怎么回事?」小志用手沾一下小穴的淫水,向卉宜挥了挥。

「还不都你害的……」卉宜轻轻说。

看这画面,还有哪个男的忍的住?小志脱下全身衣服,硬梆梆的老二毫不客气的在卉宜洞口一磨,就插了进去!

「啊!」卉宜抓住沙发,被小志顶到最深。

「啊!啊!啊!啊啊啊……」卉宜不停浪叫着小志一下又一下的全力猛干,眼前这发浪的美女实在太诱人,他的雄性激素像是燃烧到最高点他黝黑的手扶住卉宜巨大的奶子,让她的大奶随着他每一下的抽插不停晃动这样狂抽猛送了许久,他停下来喘口气,「太讚了,卉宜。」他揉揉她的豪乳,轻轻拍着。

「啊……」卉宜喘着气。「为什么会变这样?」

「你很舒服,我也很舒服啊……对吧?」他笑问。「你……」卉宜脑中一片混乱,不知该说什么。「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

「叫我小志啊。都这么熟了……」小志摸摸卉宜的阴户。「啊……」卉宜遮住脸,不敢想像现在是什么情况。

小志抽出老二,扶卉宜转身。」你趴着用手橕起来。」卉宜跪在沙发上,呈狗爬势姿势。小志拨开卉宜粉嫩的蜜穴,肉棒对着那湿淋淋的小穴,不客气的桶了进去。

「啊!啊啊啊……这样顶的好深……好深……啊啊!」

「喜欢这姿势吧?卉宜……」小志边抽插边伸手揉卉宜垂下大奶,「顶好深喔……啊啊啊……」

小志愈抽插愈快,卉宜手一软,就趴了下去,就这样上半身趴在沙发上被小志激烈的猛干。

「啊啊啊……小志你好猛啊……啊啊啊啊……」

「卉宜……我想干你很久了……」小志边抽插边轻拍她屁股,「啊……你不要打我屁股啦……啊啊啊……」

「我很久以前就一直想这样干你……把你当我的小母狗……狂干你……」

「啊啊啊!啊啊……」

小志想到以前性幻想的宛如女神的邻居现在是自己抽插拍打的母狗,那种刺激让他受不了,愈抽插愈加速,「卉宜……我要干死你……你太棒了……呼呼……」

「啊啊啊……你好猛喔……顶好深……啊啊啊……」

「叫我的名字!大声叫出来!」

「小志……你好猛喔……我不行了……好深……啊啊啊啊啊……」

小志感到马眼一紧,大力一桶,把老二抽出来,大力的把卉宜翻过身来到正面,手一弄,热腾腾的精液喷发出来,喷到卉宜的雪白的乳房上他喷了很久很多,有一些喷到卉宜的脸上,但大多在她的美乳上面。

终于喷完了,他看着眼前这位美女还在娇喘,还有点不可置信,他起身拿了卫生纸,温柔的帮卉宜把胸前和脸上的精液擦干净。

「卉宜,你好棒,爱死你了。」小志摸着她的脸。

「……」卉宜脑中一片混乱,不知此时该作何感想。

小志看出她慢慢清醒理智,就赶快心理辅导她的想法。「你别想那么多,刚那个是两情相愿,是男女的互相吸引,不代表你对不起谁。来,我们先去沖澡。」

小志家的浴室很大,有一面大镜子,小志在镜子里看着自己黝黑的身体和卉宜白晳完美的曲线,简直就像本人在拍a片。他打开淋浴,先帮卉宜抹肥皂,再帮自己抹,再沖水。手揉过那巨大的豪乳时,小志觉得简直是美呆了,完美的柔软触感,又大又滑嫩,搭配这完全的身材。小志忍不住深深的吻了卉宜。

「干嘛……」卉宜虽然还在虚脱,但激情后的热情犹存,也温柔的回应小志的吻。吻了许久,小志把水关掉,帮两人擦干身体,披上浴巾。

卉宜要走出浴室门时,小志喊了她一声,「卉宜……」卉宜回头看他。那时浴巾刚好披在肩上,正面只盖了乳房的外1/3,完美的胸型跟阴毛跟美腿那画面,小志瞬间觉得血液又回流到分身了。

他冲过去抱住她,把她推向靠着墙,深吻着她的唇,一手大力的揉着她的美乳。浴巾整个滑落,两个人在浴室里激情湿吻。

他把唇拉开,看着自己肉棒硬了50%,「卉宜,帮我……」卉宜看了看他,有点无奈,「那么快就又要?」不等他说话,她跪了下来,开始吸吐他的肉棒他扶着她的头,感受她的小口的温度,看着她的巨乳,没多久就硬回100%了。

「你……会不会太快回复?」卉宜有点不敢置信,「因为是你啊,卉宜。」他把卉宜直接新娘抱到卧房的床上,让卉宜平躺,他跪着,两手揉着她的巨乳直接插进去。

「你……啊啊啊啊……小志你真的好猛……好猛……啊啊……」

「卉宜你的奶好大喔……好好揉……」

「啊……小志……讨厌……你好色喔……」

「是你才色吧……奶那么大,就是要揉爆你啊!」

「讨厌……啊啊啊啊啊……」

小志愈揉愈大力,卉宜的大奶根本无法一手掌握,乳房嫩肉都会从手指间滑动,像布丁一样滑嫩他也没放松肉棒的抽插,每一下都大力的进出卉宜的小穴。

「啊啊啊……好深……小志顶好深……啊啊啊……」

「卉宜……亲我……」小志用力的亲上她的唇。

「嗯嗯嗯……」卉宜边被亲,奶又被紧紧压握住,而下体的快感又一波接着一波,「卉宜……」小志停了下来,满足的看着被干到虚脱的卉宜。

他把卉宜扶了起来,两人面对面跨坐,卉宜坐在他的肉棒上,他把头埋进那深不可测的丰满乳沟中。

「好棒喔……闷死我吧……」小志笑着卉宜坐上去之后开始前后摇动,腰不停的扭,「好舒服……啊,对,对……顶到了……」卉宜自己愈摇愈快小志整个脸贴在她的美巨乳中,肉棒被她温暖的小穴包覆只觉得此时世界结束也甘愿。终于卉宜停了下来喘口气,小志抽出肉棒盘算着要用什么姿势再干她。

「我快虚脱了……」卉宜娇声说。「我还没出来耶。」小志淫笑着。「那你要怎样……」卉宜斜着脸看他小志不答,让卉宜平躺下去,先把肉棒插进去,再度用手握住她让人爱不释手的大奶子揉了一阵后,小志两手抓住卉宜的两手,开始全力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姿势让卉宜被顶的更深,快感冲没她的全身她的巨乳被集中成两个浑圆的乳球,随着每一下抽插而狂晃。「卉宜……你好棒……」小志大力的干着她的嫩穴,「我……我快不行了……小志给我……」

「卉宜……要射在哪里?你说……」

「啊……都可以……给我……给我……」

「可以射在里面吗?」小志更大力的抽插。

「啊……可以……啊啊啊啊啊……」

「卉宜……」小志手一松,抓住她的大乳球,一阵浓精全部射进了卉宜的小穴当中。

「卉宜……我好爱你……」小志抱着卉宜,吻着她。「小志……」卉宜脑中一片空白小志把肉棒抽出来,试探性的移到卉宜脸前,「卉宜,可以帮我吸吗?」卉宜在半虚脱又半神智不清下,含了小志的肉棒,把精液吸干净小志有点讶异卉宜配合度之高,温柔的再度深拥着她。

换洗后,卉宜觉得骨头快散了,在不到六小时内,经历三场激烈的性爱,她若无其事的回家倒头就睡,管家跟小孩没发现异样。

基金会的案子也顺利拿下了,陈经理也似乎不再出现,一直到一周后,她接到陈经理的电话……

(三)二王一后(上)

电话接通,陈经理的声音。「沈特助你好,我是xx公司陈经理。」

「陈经理,你想干嘛!」卉宜接到电话,本能的反射不悦的声音。

「沈特助,我现在是公司公务电话。关于我们案子,我想跟你报告一下,第一期备忘录我们这边作了些修正,稍晚就fax过去你们基金会请你过目。」

「哦……」卉宜恢复公事的心情。

「是的,很高兴我们两单位可以合作。」陈经理说。他顿了一下,又说,「另外我还有些文件要请你过目,半小时后在你们大楼的starbucks会面,好吗?很快的。」

「可是……」卉宜还来不及反应,陈经理电话已经挂了。别无选择,半小时卉宜不安的赴约了,陈经理已经坐在一张桌子边悠闲的喝着拿铁。「小宜,你好呀。」陈经理笑笑。

「少废话,你想干什么就说吧。」卉宜很凶的说。

「别那么气,都那么熟了……」陈经理不怀好意的笑。「先点杯饮料吧。」「我不用,你直说。」卉宜坚持,「好,那就直说啰……」陈经理又喝了一口,压低声音说,「这周六,你跟家里请个假,跟我去过夜吧。」

「请假!你当我还打卡吗!」卉宜很生气,秀眉紧皱。

「我不管,反正礼拜六,我们先吃晚餐,然后去个高级motel过夜,会选最豪华的房间,让你享受美好的一夜。」「你作梦!你不是说不会再拿案子压我了吗?」卉宜小声的发怒着。

「我是不会拿案子压你啊,但你忘了影片了吗?」陈经理悄悄拿出iphone,确认周围没人看的到,点开影片,他居然还后制打上字幕。

卉宜看着自己赤条精光的裸体被陈经理干的翻云覆雨,两个大奶被无情的揉弄,萤幕底下还有字幕旁白,虽然影片此时是无声,但可以完全感受当时状况。

「有没有比你老公的大?啊?」「有……有……你好大……啊……」「求我用这个大肉棒干死你啊!骚货!」「求你……求你大肉棒干死我……啊啊啊!」

卉宜一把将手机按掉。「你想怎么样?」她咬住下唇说。

「就我说的那样。陪我一夜。」「这不就没完没了?你之后就每天要了。我要去报警!」

陈经理看着她。「报警?真的吗?你能想像你老公陪你作笔录吗?你能想像你老公的名字出现在报纸,壹周刊吗?你能想像你的裸体被贴在……」他没讲完,卉宜看着他,很清楚她别无选择。

「你放心,小宜。」陈经理把手机收起来。「你知道我也是有身份的人。」这是真的,陈经理的名字是上过商业周刊专访的,也常上报纸,在业界是来头不小的人。「所以我跟你约定,我一个月只找你两次。而且你有拒绝一次的权利。也就是如果你不要,一个月至少陪我一次就好。但那一次,要完全配合我的玩法,要求,不能有异议。」

「我哪可能会想要啊!一个月两次你作梦!」卉宜气沖沖的说,「我的终极目标,就是要你一个月两次都还不满足,求我多找你。」陈经理贼笑一个月一次,起码还在可容忍范围内,这比不确定性的无形压力好的多。而且,卉宜真不敢想如果她全面报警,对方xx公司又是有权有势的大公司,会如何对付仁发跟卉宜。

「好,我答应你。」她终于松口。

「你放心,我会遵守我们的约定的。」陈经理笑了,声音压的更低说:「那我这礼拜六,六点,在国父纪念馆前等你。你穿性感一点,最好带两三套性感衣服。」

「我哪有什么性感衣服啊?」卉宜回。和仁发在一起,作爱都很公式化,更别提情趣了。

「你没有?真的?」陈经理不可思议地说。「那我买三套给你。寄到基金会吗?」

「嗯……好啦。」卉宜也不知如何拒绝,只觉得有点荒唐。

「那太好了。」陈经理一口把拿铁喝完,声音压的更低。「还有,我会带一个朋友来,我们这次玩3p。」

「什……什么!」卉宜差点惊呼,但陈经理已站起来。

「不得有异议,记得吗?礼拜六见。」

卉宜惊魂未平的回办公室。

两天后,果然一包挂号送来办公室。「沈卉宜小姐收。」上面用电脑打字。

卉宜确定门关上,一件件打开,完全害羞红了脸。

一件是纯白色的贴身镂空马甲加白丝袜,一件是细肩带黑色深v裸背镂空丝质睡衣,一件则是粉红色的低胸绑带小可爱,大裸背,另外还有三四件性感的丁字裤。卉宜赶忙收了起来,深怕别人发现。

礼拜六到了,卉宜提前安排孩子去住她的一位好友家,孩子和对方小孩是好朋友,常互相住,孩子们都很开心而仁发周末又在国外出差,出差时从来都直接打卉宜手机卉宜中午之后就一个人在家,心里忐忑不安,又紧张又害怕,但其实又有一丝丝作坏事的兴奋快到六点,她挑了一件希腊女神式的连身裙,平口裸肩,贴身的剪裁到膝上一点,有点小蕾丝小透,但不近看不出内搭她里面就穿了陈经理送的第三件粉红色的小可爱跟肉色的小丁,其他衣服就放在包包里盘起头发,穿上小外套就走到国父纪念馆站。

陈经理已经在站外等,抽着烟,看到她时眼睛一亮,「你今天穿的好漂亮!卉宜。」

「少来了你……」她没好气的说。「去哪吃?」陈经理拨了手机,一分钟后司机把他的bmw520开来,把钥匙拿给陈经理,陈经理亲自开车载卉宜到101的某餐厅。一路上气氛有点沈默,陈经理试着聊些有的没的,但卉宜还是很难放下心防。在高级餐厅,两人对饮红酒,卉宜才感到放松一些。

「在这里该不会遇到认识的人吧?」卉宜不安的看看左右边。这种高级餐厅会有不少仁发的朋友来吃的。

「所以我才挑了最角落的位子啊。」陈经理说。「而且还有别的原因……」他稍往前倾,手摸了卉宜的小腿。

卉宜涨红了脸,把他的手拨开。陈经理哈哈大笑,把话题转开。

吃完饭,他们坐电梯到一楼,一个长相粗旷带白色胶框眼镜的中年男人走过来。

「老陈,你们终于来啦!房间我订好了,枫舞套房,七千块算是兄弟的意思啊!哈哈……」然后他才正视到卉宜,立刻张大嘴巴,「沈小姐你好,我叫peter。」他热情的握手,「老陈跟我说你很美,但我没想到真是绝世美女啊!」「没有啦……」卉宜不好意思的说,「我叫卉宜……」

「要叫小宜,听起来才年轻啊!」陈经理笑说,「不用听起来年轻,本来就很年轻啊!」peter说。

两个人的谈笑让卉宜不知为何稍稍放松一些,他们就坐上陈经理的车进了沐兰的一间高级套房。

进了套房,陈经理跟peter开始脱衣服放东西,卉宜侷促不安的左顾右盼。

陈经理过去拉卉宜的手,「小宜,放轻松,我们不会把你吃掉的。」卉宜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peter拿出了一罐梅酒,说,「不然这样,我们来玩游戏,丢骰子,比大小,最小的人要接受最大的人的指令惩罚!

而中间的人跟最小的人要喝一杯梅酒,这样比较快进入气氛!」陈经理叫好,卉宜也不得不红着脸答应。他们坐在大理石桌子边,开始玩。

第一轮,peter最大,陈经理最小。peter笑着说,「老陈!全身脱光,把内裤套头上!」陈经理也笑着说,「妈的!就听你这次!等下不要给我最小!」他把内裤戴上头,连卉宜都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但陈经理巨大的肉棒也一览无遗,卉宜喝下一杯梅酒,没多久脸就开始潮红。

第二轮,卉宜最大,peter最小。peter哀求说,「小宜美女,初次见面,别太狠啊!」卉宜摀着嘴笑着说,「那不然peter你当马让陈经理骑一圈吧!」peter哀嚎着照作,还警告陈经理,「你不准给我勃起喔!」大家笑成一团

第三轮,情势逆转,peter最大,卉宜最小。卉宜心知不妙,果然,peter说,「小宜,你刚太狠了,完全不顾我男人的尊严,我现在要你把外面这件脱掉,一边揉奶一手揉下面,三十秒!」

卉宜心想完了要开始了,叹了一口气,站起来,两个色男人眼神目不转睛的瞪着她她把白色连身裙脱下掉落地上,粉红色小可爱根本只包的住她雪白丰满的大奶的1/4,而肉色小丁看起来像是没穿她一手捧着右边乳房,开始慢慢揉,一手则隔着小丁揉自己的肉缝。

原只是配合动作,没想到几秒之后开始有fu,忍不住呻吟了出声。

这时两个男人已经都在揉弄自己的肉棒,peter等不及把衣服脱光了,开始打手枪。

卉宜愈揉愈大力,忽然发现下面已经湿了,她又兴奋又害羞的满脸潮红,硬忍着停下动作。

「干,小宜,你真是太浪了……」陈经理呼了一口气,「快快,再来玩,这一把我一定还要作国王!」peter大喊。

他们又丢了,peter没有最大,但卉宜仍是最小,陈经理最大。

陈经理把梅酒喝完,淫邪的笑着说,「小宜,这是天意,你现在过去开始吸peter的肉棒!看能不能把他吹到射出来!」

卉宜服从的走过去,跪在peter坐着的沙发前peter看着这个长相极美,一对美白巨乳的大美女,胸口的乳房几乎完全曝露在自己眼前,开始帮自己口交他往后躺,很爽的享受着。

「小宜,好舒服啊……」他扶着卉宜的头,享受她的口交。

而这时陈经理悄悄的走到卉宜后面,在不中断口交的同时,让卉宜从跪变趴,屁股阴户大开。陈经理直挺挺的肉棒,对准卉宜美丽的湿穴,就整根干进去。

「啊!」卉宜失神叫出来,「不要停……小宜……」peter抓住卉宜的头,强迫她吸吐着他的肉棒。

「嗯……嗯……嗯……」卉宜忍受着陈经理巨大肉棒每一下插入的快感,勉强的维持着口交。

陈经理愈干愈大力,边解开卉宜的绑带,抓住上半身脱了下来。

卉宜这时上半身全裸,秀发凌乱的垂在肩上,裸露的大奶子被干的前后晃动陈经理边抓着卉宜的大奶,边全力抽插。

「嗯……嗯……嗯……啊啊啊……」peter终于把肉棒抽出,卉宜有喘气的余地。

「老陈啊!你就这样爽了第一发!太不够意思了吧!」peter笑着走过去要换手陈经理也很大方,就抽出肉棒,说,「那小宜你坐在peter身上,我站着你帮我含。」peter抱起卉宜,他自己坐在沙发上,卉宜背对着他,坐在他腿上,而肉棒正要插入,被陈经理喊停。

「peter,你要全程戴套,我们讲好的!」「老陈,你都独享好康的!」「小宜只有我可以无套享受!」陈经理拿了套子给peter,他认命的戴上。

卉宜坐在他腿上,peter慢慢拨开她的小穴,整根插进去。

「喔……好深……」卉宜倒吸一口气。

peter两手从背后环抱着卉宜的大奶,大力的揉玩着她的豪乳陈经理则扶着卉宜的头,压着她的小口抽插着。

「老陈……太爽了,你说的没错,小宜真是太浪了啊!」peter边动着腰边揉奶。「就跟你说她很骚吧!又美又骚!」陈经理笑说。「没错……呼……而且这奶子……这真是太大了啊!想揉死你啊小宜!」peter说。「嗯……嗯嗯嗯……嗯……」卉宜嘴被塞满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这小骚货平常就一对大奶子放在那里,每个看过她的男的都在意淫她啊!」陈经理说,「我看她也很享受这种被意淫的感觉吧!」

「嗯……嗯恩……嗯嗯嗯……」

「干,你真的太骚了小宜……」peter说,愈揉愈大力陈经理忽然抽了出来,「我停一下,刚差点整个射进去,小宜你真是太厉害了……」

「那可以专心让我干了吗?」peter淫笑着,扶起卉宜,让卉宜面对他正面跨坐在他的腿上,他整根肉棒插进去。

「啊……啊啊啊……啊……」少了口交的分心,卉宜整个已经被快感沖昏头「你的奶太大太好揉了……」peter正面揉着她的大奶,又吸又揉的,而卉宜则扭着腰,两手扶着peter的肩,「啊……啊啊……啊……好深……顶好深……」

「干……你这大奶骚货……快把我摇出来了……」peter喘着气。「卉宜,想不想要啊?想不想要peter给你啊?」陈经理在旁边挑衅着。「啊……我想要我想要……啊啊!给我……」

「给什么啊!啊?」陈经理拿肉棒拍打着卉宜潮红的脸颊。「给我……肉棒……都给我……」

「他妈的我真的要受不了啦……」peter全力的用腰力往上顶,两手则没有放开过揉着卉宜的巨乳卉宜被干到已经昏头转向了,腰不停的前后摇,让肉棒顶到她的敏感点突然peter大叫,「干,他妈的停!停……啊……」他两手用全力揉卉宜的乳球到变形,腰一抽搐,射精了他的手慢慢垂下来,卉宜则喘息着,累趴在peter身上。

陈经理哈哈大笑。「peter你太没用了,一下就射了,你乖乖在旁边休养,看我跟小骚货表演给你看吧!」陈经理抱起卉宜到床上,让卉宜平躺。他跨坐在卉宜身上,俯身亲她。「亲爱的小宜,想我的肉棒吗?」

「嗯……」卉宜双颊还一阵潮红,还停留在上一阵快感中陈经理不给她休息的机会,坚挺的老二对准她的小穴就插了进去,「小宜,喜欢我的肉棒吗?啊?」

「嗯……啊啊啊啊啊……」卉宜忍不住又开始浪叫。「你这小骚货……」陈经理又开始蹂躏卉宜的大奶子,「妈的刚被peter干的爽不爽啊?」

「好爽……被干的好爽……」

「干,刚看你被干到奶子晃来晃去就知道你爽翻了对吧?啊?」

「对……好爽……啊啊啊……」

「那现在被我干有没有更爽!」陈经理更大力的抽插,每一下都顶到底。

「有……有……被你干更爽……啊啊啊……」

「妈的小骚货……」陈经理一边干卉宜一边拍打她的美臀,「大声说出来!让peter听到!」

「啊……小宜被陈经理干的更爽……爽死了……啊啊啊啊啊!」卉宜被干的头发散乱,脸颊潮红,两手抓住陈经理的手臂。

「干……我就干到让你爽死!」陈经理把卉宜的屁股抬起来,让肉棒每一下都顶到更深。

「啊……陈经理……啊。这样……好……敏感……啊啊啊……」

「peter!看到没!这骚货被我干到爽翻了!哈哈哈……」陈经理得意的笑peter不甘心的凑过来。「小宜!你不能独厚他!帮我吸!」他努力的把肉棒塞进卉宜的小口中卉宜试着含住,但陈经理每一下都插的太深,她忍不住浪叫,不然会晕死过去,「啊……啊啊啊……我现在……不能含……啊啊啊啊啊……」

「废话!因为我干她干的太爽了啊!哈……」陈经理全力一捅,停了下来喘口气,扶起卉宜,让卉宜趴在床上呈狗爬式peter见机不可失,赶快跑到卉宜面前,把老二插进她的小嘴

「呜……嗯嗯嗯嗯……」卉宜的小嘴被peter无情的干着,「好爽喔……小宜……」peter伸手边把弄着卉宜垂下的大奶子,这时他的分身已经完全硬起来了,「小宜!我来啰!」陈经理再度扶着卉宜的美臀干了进去。

「啊!这样好深……唔唔唔唔……」卉宜忍不住叫了一声又继续被peter从前面抽插。「小宜!专心帮我吸!」peter用力压住卉宜的头,陈经理则从后面不停的干她,边抽插边拍打她的屁股。「小骚货……你很爱被这样干吧……啊?爽不爽啊?啊?」陈经理大力的干她边问。「唔……爽……唔唔唔……」

「太爽了……这小骚货好会夹……好舒服……」陈经理感觉快感一阵阵涌来,他快不行了,「干……老陈……等下换我上……」peter把老二抽出,卉宜呈狗爬势被干的两粒雪白的大奶子一直晃,peter就拿老二用手让卉宜的大奶夹住肉棒。

「干……这奶子太棒了啦……我受不了了……」

「我也快受不了了……小宜……要不要我射在你里面啊……」陈经理全力干卉宜。

「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

「快回答我!小宜!」

「我……啊啊啊啊……射进来……射给我……」

「求我射给你!你这小骚货!」

「求你……求你全部给我……全部……我是小骚货……啊啊啊啊啊……」

「干……」陈经理受不了了,腰一送老二就源源不绝的喷在卉宜的美穴中射很久后他终于把老二抽出来卉宜腿软躺了下来,精液从小穴流出来。

陈经理大喘一口气,拿了一罐水一口气喝完,也让卉宜喝了一口水,这时心急的peter已经等不及了,让卉宜稍为把下体的精液擦了一擦,就戴着保险套又插了进去。「小宜……你真是让人会干到精尽人亡啊……」

「啊……啊啊啊……」卉宜根本来不及恢复又被新的肉棒填满。「我每天干你五炮都喂不饱你吧……淫荡的小宜……」

「啊……每天五炮会死掉啦……啊啊啊……」

「你不会死掉,你明明就爽的很啊……」peter边干边揉着她的大奶,「你这淫荡的奶子,天生就是要男人揉的啊……」

「哪有……讨厌……啊啊啊……」

「你明明就很喜欢吧……」peter抓住卉宜的腰,让两粒大奶随着抽插的频率一直晃,一阵乳波晃动让peter自己都快晕了。

「你奶子好大,应该有g罩杯吧……小宜……」「没有啦……啊啊啊……」

「干那么大还没有!你说谎!」peter更大力的抽插,一手又去揉,一手抓不住,只把奶球揉到变形,「根本都抓不住了还没有g!你说!到底多大!」「啊啊啊……轻一点……啊啊啊……我只有36f啦……啊啊啊……」「36f还叫只有!」peter兴奋度破表,一时失控,只觉大事不妙,小弟弟马眼一紧,「啊!小宜……你太骚了……我不行了……」他把头埋进小宜的乳房中,两手大力的把乳房嫩肉贴住自己的脸颊,射精了。

经过这样轮番上阵,三个人都累瘫了,沖洗过后,陈经理点了热食送进来。

卉宜也没别的衣服穿,只能穿带来的细肩带黑色深v裸背镂空丝质睡衣边吃东西,两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随她呼吸起伏的睡衣下的豪乳。

「小宜,你身材太杀了……」peter讚叹。「没有啦……」卉宜已经累到不会脸红了。「小宜真的是极品,可以天天干你的男人真幸福啊!」陈经理笑着。「你才爽吧,每次都可以中出小宜!」peter拍陈经理,「你也听到了啊!是小宜求我的啊!」陈经理淫笑着,「讨厌!」卉宜佯怒搥了陈经理。

吃完东西,卉宜躺在床上看电视,peter则打开笔电收email,陈经理去浴室放水,回到床上时已经全身脱光了。

他躺在卉宜的身边。

「喂,peter,等下我跟小宜泡澡,你不要来乱。」陈经理说。「太过份了,那哪时换我?」peter笑问。「你已经爽了两炮了,还不够吗?」陈经理回。「对小宜,十炮都不够!」peter笑。「那这样好了,等下我跟她洗澡,然后再来换你跟她睡,可是如果小宜想睡,你就要尊重人家喔!我睡沙发ok,这样如何?」

「靠……你说了算啰!那我等下不能参战吗?」

「peter我看你好好休息吧!哈哈……」

「那我总可以看吧!」peter央求着。

「好啦好啦!你可以看啦!」陈经理笑说。他转头问卉宜,「这样ok吗?小宜?」

「嗯……ok吧!」卉宜害羞的说。「要留时间给人家休息就好!」

「哈哈!小宜你真的好可爱!」陈经理笑。「那来吧!」

全裸的陈经理就牵着穿着黑色性感睡衣的卉宜,走进了浴室。

[本帖最后由7788yoke于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