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勾引隔壁吴大哥终于性福通奸
勾引隔壁吴大哥终于性福通奸

「吴大哥早!」

「Loli小妹早。」

同样的招呼不知道重複了多少遍,从我有印象起就开始了吧!想到这个温柔的邻家大哥哥,我本来就可爱的眉毛更是笑成了弯弯的月牙。

「老婆呀,又想到什么好事了?」

「呵呵,当然是吴大哥啦!我今天早上看到他,结果他躲躲闪闪的,我走近一看才发现,他今天做了一个刺蝟头诶!平时那么温柔可爱,居然也做这种嬉皮士的发型,你说他好不好玩呀?」

「吴大哥?」老公一脸茫然的眨着眼。

「就是隔壁的吴大哥呀,丽嫂的老公呀!」

「哦……丽嫂呀!」老公一脸恍然大悟。

「什么丽嫂,我说的是吴!大!哥!」我不满的娇嗔道。

「吴大哥吴大哥,叫我都没这么亲热……」老公小声都囔着。

「你吃的哪门子醋呀,我认识吴大哥可比你早多了好不好?你当时还是个小屁孩呢!」我啼笑皆非道。

「老实交代,是不是看上了丽嫂?哦,我说你为什么老是打听丽嫂,说!是不是看上她了?是不是觉得她更有女人味?是不是觉得她奶子更大,屁股更翘?

是不是腻味我了?你个死没良心的,呜呜呜……「我半真半假的哭着。

「你说什么呢!我哪有……她……你……」就在老公笨拙地解释的时候,我凑上去轻吻了一下他的唇:「傻老公,我逗你玩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辈子都跟定你了,要不是你,我……」说着说着,我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

「好了好了,过去的就过去了,你这个小傻瓜,我说了会照顾你、爱护你、保护你一辈子的,决不让你受欺负!」

「那就是说……你会永远对我好咯?」我像一只小狐狸一样,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起来。

「那当然!」

「你不欺负我、欺骗我、隐瞒我,我问你什么你会回答我?」

「一定回答,决不隐瞒!」

「嗯……那我要你告诉我,我和丽嫂哪个更有魅力?」我立刻大声的问道。

「这……」老公犹豫着。

「嗯?」我瞪大了眼睛,凶巴巴的看着他。

「女生里面,你更有魅力,女人里面,丽嫂更加吸引人。」

「这样呀……」

看见我满意的笑了,老公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那就是说……我不是女人咯?」我话锋一转,老公立即呆住了。

「好呀,你嫌我没有女人味!说!是不是嫌我的胸没她的大?是不是嫌我的小穴没她的肥软?是不是嫌我没有她有肉感?你这个死没良心的……」我水汪汪的大眼再一次湿润了,眼角甚至凝聚了一颗小小的泪珠。

「我……我……我……救命呀!」

「呵呵……我就是喜欢你傻傻的样子。老公呀,这回你出差去哪里呀?」

老公说了一个地名。

「那里呀……耶?丽嫂好像也去那里呢!你们怎么……」

看着一脸狐疑的我,老公连忙解释起来:「哦,我本来想等一会告诉你的,我和丽嫂的公司正在合作,这是第一个项目,我也很惊奇和丽嫂一起,所以才问你丽嫂喜欢吃什么呀!她可是吴大哥的老婆,我哪会对她有非份之想?更何况吴大哥对你这么好,我当然要在路上照顾好她了。额……老婆呀,我出差这么长时间,不如现在……」

「啊?什么……呜嗯……啊!不要!你昨天才……嗯哼……啊啊啊……臭老公,老是让人家这样趴下来,搞得人家像一个贱母狗一样……嗯……哼……呜呜呜……不要……好深……大鸡巴哥哥……粗鸡巴哥哥……我是哥哥的贱母狗……

只属于你一个人的贱母狗……嗯哼……用力……再用力点……啊啊啊啊……射穿我的子宫……呜呜呜……贱母狗的子宫……肏烂了……「

我无力地瘫软在了床上,子宫里全部都是老公的新鲜精液。

看着老公收拾妥当,拉着行李箱出了门,「臭老公!死老公!昨天晚上才弄过,今天射得也是这么快,搞得人家不上不下的,等他回来我一个星期都不让他碰,哼!」我昏沉沉的想着,渐渐睡去了……

呜……睡得好舒服……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精力饱满!额……好饿呀!摸着咕咕叫的小肚子,我对老公的埋怨又加深了些。昨天就开始折腾人家,早饭还没吃又肏人家,家里的东西也吃光了。本来想早上去购物的,都睡到中午了,还怎么买呀?死老公!臭老公!嗯……不想去外面吃……呵呵,有了!

我娇俏的一笑,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吴大哥呀,我今天中午又来蹭饭咯……嗯,嗯,还是那几样吧,吴大哥最好了……谢谢吴大哥!」

午饭搞定!我随意地套上一件衬衫,穿上一条短裤,把手机放在裤子口袋里就出门了。只是吃顿饭,随便穿上就行了,再说吴大哥又不是坏人。

我走到吴大哥家里,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声音,我一时玩心大起,蹑手蹑脚的走进厨房,看到吴大哥的背影,我立即扑了上去,「吴大哥!」我顽皮的从后面抱住他。

「小妹,放手……哎呀,你还是这么黏人……」看见我怎么说都不撒手,吴大哥只能无奈的笑了笑,我的眉毛笑成了月牙状。

感受着我的胸部磨蹭着他的背部,吴大哥反手打了下我的翘臀:「别闹!烧糊了怎么吃?出去坐着等!」我娇叫一声,不满的哼了一下,听话的到外面的餐桌上等着。

我无聊的东张西望,墙壁上挂着吴大哥和丽嫂的结婚照,看着丽嫂幸福的笑容,我心中一动。

说起来,我和吴大哥从小就认识,从我记事起我们就是邻居。我当时还是个挂着鼻涕的小丫头,天天缠着吴大哥,由于吴大哥比我大十多岁,我一直当他是我的大哥哥。后来父母买了新房,我却坚持住这里,父母拗不过我,只得同意。

其实小时候对吴大哥还真有点非份之想呢!他人这么温柔,人长得也帅,老是满足我这个小丫头的各种愿望,我当时崇拜得不得了,记得我有一次过生日,许愿的内容就是当他的新娘。

后来他和丽嫂结婚,我还躲在家哭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娇娇怯怯的问他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对我,看着他一楞,又说会的时候,我真的好开心!由于经常去他家里玩,我和丽嫂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无话不谈的闺蜜,丽嫂对他过去的经历也蛮好奇的,老是要我说那些好玩有趣的事情。

就在我出神的时候,吴大哥已经把菜都炒好端上来了。我也像个小媳妇一样拿碗添饭,然后和吴大哥一起共进午餐。

「吴大哥,你为什么理个刺蝟头呀?看起来像个小混混……」

「还不是你,上次说我太老气了,我趁这几天休假,你丽嫂也出差,理一个年轻点的发型嘛!」

连我一句无心的玩笑话都记得的吴大哥,我莫名的有点感动,眼角湿润了。

「吴大哥,你真是现代少有的好男人呢,饭菜做得这么好吃,丽嫂真有口福!」

我笑嘻嘻的说道,抹了抹眼睛。

看着吴大哥的下面,想到有一次偷看他洗澡,下面的大家伙鼓鼓囊囊的。当时还奇怪自己怎么没有,后来懂得男女之事后暗自砸舌,这么大的家伙,丽嫂下面的小嘴也很有「口福」呢!难怪经常听到丽嫂的哭叫声,肯定是受不了他的大家伙。我一时有些心浮气躁,阴部感觉有点潮潮的。

「你呀,就别夸我了。说吧,又看上我这里什么东西啦?」

我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眼睛像小狐狸一样转了起来:「我听丽嫂说刚买了些葡萄酒,葡萄酒可以美容安神呢!我老公就不肯给我买,说我酒品不好……」

「你本来酒品就不好!」说完,拍了一下我的头。

「哼!」我「恶狠狠」的瞪着他,摸着自己的小脑袋。

「喝吧喝吧,自己去拿,给我也留点,我去上个厕所。」

看着吴大哥起身离开,我的眉毛笑得弯弯的。我悄悄走进吴大哥的房间,没有去拿酒柜里的酒,我知道吴大哥喜欢把一些好东西放在他的床底下,于是轻车熟路的走了进去。

看着吴大哥房间里和丽嫂的合影,我还是颇有些羡慕丽嫂的。我随手翻了翻他们的照片,从蜜月合影到旅游合照,看着一张一张的照片,我心里总有点不是滋味,明明我更早和他在一起呀……我眼神落寞的翻看着。

翻完相片后,我来到吴大哥的床旁边,发现底下有一个小箱子,我好奇地把它拿了出来。看着上面用娟秀的字迹写着的「送小丽」三个字,一股酸气终于翻涌到我的脑中。我气恼的打开盒子,发现是一瓶红酒!哼!老公不让我喝,你却送给她红酒,为什么是她?我明明从小就和你在一起呀!眼泪不禁扑簌簌的流了下来。

我……我偏要喝!我偏要喝这一瓶!我拿出这瓶红酒,换入一瓶酒柜里的红酒。看着这瓶红红的液体,就好像看到情郎的脸庞,我吃吃的笑了起来……

当吴大哥出来的时候,我正在小心的品嚐着红酒,也没多好喝嘛,涩涩的。

「吴大哥,你买的红酒好好喝哟……」我向吴大哥撒娇道。

「真拿你没办法。别喝多了,否则我告诉你家那位去。」

「嗯……不要嘛……」我立即双手抱住吴大哥的一只胳膊,胸部靠在上面摩擦着。「好了,松手松手!」吴大哥无奈地把手从我的胸部抽出来。

看着吴大哥发窘的样子,我捂着嘴吃吃的笑着:「你呀,就是太木了,不过这样也蛮可爱的。可是你这么木,这么没有情趣,丽嫂会不会很难受呀?」吴大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却依旧嬉皮笑脸着。

「饭也吃了,酒也喝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家里就我一个人,好无聊的啦……我要坐一下再走。」

「算了,随你便吧!」说完吴大哥拿了一只杯子,倒了点酒,然后打开了电视。

我们静静的看着电视,两个人都没说什么。

「吴大哥,你家里好热呀……」看了一会电视的我难耐地扭着腰,向吴大哥撒娇道。

「好好坐着,大姑娘家,坐相这么不好。」

「在家里嘛,当然随便一点,怎么舒服怎么坐嘛!」

看着我一脸的惫懒样子,吴大哥无奈地摇摇头。

看着电视里的节目,我的眼睛又滴溜溜的转了起来:「吴大哥,你家里真的好热哦……」说完我脱去了自己的短裤。

看着我露出的白嫩大腿,较长的女式衬衫遮住了内裤,整个人就像只穿一件上衣一样,突显着自己的惹火身材,吴大哥咽了一口唾沫:「别闹!快穿上!」

「以前小时候都是这样的嘛!」

「你现在……你现在这么大了……」

「大?你觉得我哪里大了呢……」我一脸妩媚的问着吴大哥,享受着挑逗他的快感。

「咳咳,时候不早了,你也……」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不过这样真的挺舒服的。再说之前我的裤子也很短呀,和这样差不多啦!」看着吴大哥要动真格了,我正襟危坐了起来。

我们又静静的看着电视,只不过空气里多了几声咽唾沫的声音。

不一会儿,我又想出了新的点子捉弄他:「吴大哥呀,你知不知道无尾熊是怎么上树的呢?」

「嗯?」吴大哥一脸你茫然的看着我。

「是……这样的!」我迅速的坐在他大腿上,正面抱住了他,双腿盘住了他的腰,骚热的阴部顶着他的下体。

嗯……好热呀!「吴大哥,你不老实哟……」感觉到吴大哥下体的凸起,我挑逗着老实的吴大哥。

「别闹!快下来!」

「哼,小时候不都是这样,你当时还压着人家,人家都被弄痛了呢……」

「那时还小,闹着好玩的。咕咚……」吴大哥吞了口唾沫。

「哼,趁人家小就欺负人家,我现在要欺负回来!」听着吴大哥越来越粗重的喘息,感受到吴大哥下体的躲避,我享受着欺负吴大哥的感觉,凑上小嘴,在吴大哥的脸庞亲了起来。

「吴大哥,你理的发型好像小混混哦……」我娇笑道。

「小妹,你……你家那位……不在家吗?」吴大哥找些话题来缓解着自己的欲望。

「他不是和大嫂出差了吗?丽嫂没告诉你?」

我们都楞住了。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吴大哥接听了:「丽呀,什么事……想我了?你才刚出差呀!呵呵……你怎么了?感冒?你昨天不还好好的吗?你那里……怎么有水声?洗澡呀!你……你感冒了不是不喜欢洗澡的吗?出身大汗不就好了?身上臭呀……呵呵,我家老婆这么……乾净……好好照顾自己……嗯……」

打完电话,吴大哥呆在了那里。看着吴大哥呆滞的脸庞,眼神中一阵甜蜜,一阵愤怒,脸上的肌肉抖动着,似乎在和什么人较劲一样。我不禁有点心疼,想让他舒服一下。

「吴大哥呀,我学了一种新的按摩方式哟……今天让你舒服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小腹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烧,吴大哥平时的憨厚让我觉得怎么捉弄他都没关系,加上以「安慰他」为藉口,自己的羞涩和犹豫也抛到了脑后。

我把自己的小内裤扒开,露出阴唇,然后脱下吴大哥的裤子,露出他的大鸡巴。天呀!他的鸡巴……好粗喔!我用我的阴唇包裹住他挺立起来的鸡巴,就像一只热狗一样。

我娇嫩肥美的大阴唇包着粗大的肉棒,肥大的龟头刮擦着阴肉,不时顶到我的阴蒂。「咕唧、咕唧」我的阴唇淫靡地磨着他的鸡巴,淫水不停地流出来,发出下流的声音,我的小腹越来越热,鼻息也紊乱了,黏热的汗水把我额前的秀发也弄乱了,我在这淫荡的刺激中不停地耸动、摇摆着我鲜嫩的人妻小穴。

我抬头看了看吴大哥,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热……好爽……」我被刺激得媚叫了起来,舌尖舔着唇瓣。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叫声时,我把我的食指含到了嘴里。

「呜嗯……」一沱黏稠的液体从我的小穴里滑落了出来,我半眯着眼睛,看到这沱熟悉的液体。

这是……之前老公射进来的精液!顿时,我的小脑袋清醒了一些。天哪!我怎么……这么淫荡,做着这种下流的勾当!

我不舍的挪动着自己的下体,希望结束自己的淫行,可肉棒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我的阴唇。当我终于把阴唇从肉棒上撕扯下来时,我本来紧闭的唇缝都有些张开了,就像一个打开了壳的肉蚌,露出了鲜嫩多汁的红肉。

「哦……」我迷离着双眼,享受着唇肉移开时重新闭合瞬间的快感,我的小腿、蛮腰,全身都没有力气了。可是……这是吴大哥呀!我恋恋不舍的淮备结束这荒淫的迷乱按摩。

这时,吴大哥似乎清醒了,他定定的看着我那滑落在他肉棒上的淫水。我羞赧地享受着他的视奸,大腿不由得又张开了一点。

渐渐地,我感到吴大哥的呼吸更加粗重了,而且他的视线好像不是看我的淫水,而是……精液!一想到老公的精液,我的心里立即充满了负罪感:老公正在挣钱,而我这个人妻却在勾引隔壁的有夫之妇,我真是……这要是在古代可是标淮的淫妇呀,要被浸猪笼的!

大开的双腿立即并拢了,我下定了决心,立即结束这次按摩,就当……一次甜蜜的回忆吧!可就在这时,吴大哥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两个脚踝!都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可我现在感觉被铁钳固定死了,动都不能动,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鲜嫩人妻小穴暴露在了吴大哥的面前!

「吴大哥……」我颤抖着轻声叫唤他。

吴大哥双目赤红着,鼻翼像鼓风机一样的张翕着。他盯着我那滑落出来的精液,我的双腿抖了一下,想并拢自己的阴部,管住自己的羞耻,可吴大哥执意让我张开着,并且让我的双腿张得更开了!

他伸长手指,一下子插进了我的小穴里,不停地抠挖着我的小穴,「呜……

痛!「粗暴的插弄让我感到不适,可手指的刺激让我觉得过瘾。

更多的精液被他挖了出来,我的小脸好像被烧红了一样,小嘴轻声的哼着,自己就像一个偷情被丈夫发现的小媳妇。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大滩的精液被挖了出来,这些都是老公之前射进去的。我不禁有些埋怨老公,哀羞的看着吴大哥。

我的阴唇好像小嘴一样张开着,抠弄得刺激也让它像小嘴般的一张一开着,不停地诉说着自己的渴求。

「淫妇!说!是不是别的野男人的精液?你居然在外面偷吃?!」盛怒的吴大哥面目狰狞,阴茎上鼓起的青筋像蚯蚓一样鼓鼓的振动着,就像一个小锤子一样,一下下的敲动着,同时,一下一下的敲在我的心上。

「背着我找男人,说!你是不是个淫妇?」天哪,吴大哥不会把我当成丽嫂了吧?

「我……我是……」我是小Loli呀!

「啊啊……」吴大哥的手指再一次粗暴的捅了进来,打断了我的辩解。异样的痛苦让我产生一股受虐的快感,小穴也紧紧地夹着他的手指,贪婪的吸吮着。

「你终于承认了吧?你这个淫妇!说!是不是隔壁的那个男人?怪不得你总是说他的身材好,早就和他搞上了吧?嫌我没他年轻是不是?嗯?」吴大哥的手指不停地在我的小穴里进出着,浪水不停地被抽插出来。

「肏,又发骚了,被手指插都有感觉,还夹这么紧!是不是想大鸡巴了?」

「呜……呜……」我既委屈又骚媚的叫着,抒发着心中的痛苦和快感。

「叫你发浪,叫你骚,把你野男人的东西都给我吃进去!」吴大哥粗暴地抓起我的头发,把我的脸埋在他的小腹上,我的嘴上和鼻尖嗅到一片腥味,腥臭的液体粘在我的嘴巴上。

我被迫吸食着保存在自己阴道里的老公的精液,可怜巴巴的看着吴大哥。

「好不好吃?」

「好……好……」

「叫你吃!」

「呜嗯……」我从来没被这么大的东西插进过,我的嘴巴已经张到了极限,粗大的鸡巴肆意地在我的口腔里冲撞着,鼻腔里的空气全部被挤了出去,我已经喘不上气了!窒息的感觉充斥着我大脑,我不停挣扎着,揪着他的肉,可是嘴里的粗暴依旧没有减弱,口水不停地被抽插出来,垂挂在我的嘴角。

我的头被高高的仰起,粗大的鸡巴直上直下的贯穿着我的口腔,直到我咽喉的软肉!每次我正要吸气时,鸡巴却不管不顾的撞进来,空气都被从鼻腔里挤走了,可他依然在抽插着!口水被带到了鼻腔里,再从我的鼻孔喷了出来。

我被呛到了!我剧烈又痛苦的咳着,屈辱、痛苦、窒息,血管像一头蟒蛇一样不停地在脖子上鼓动着,不停地勒着我的喉咙。

我的挣扎越来越小,强烈的呕吐感和窒息感刺激着我的大脑,每次当我想吐时,粗壮的鸡巴却把我的呕吐冲动生生的撞了回去,我感到意识越来越模糊,口水和鼻涕不停地从鼻孔喷出。

我……我……我……

「噗!」终于,鸡巴从小嘴里抽了出来,大量的口水不停地喷发着。

一股浓浓的便意撞击着我的下体,这一刻全部爆发了出来!我失禁了……大量的尿水从我的尿孔喷出,我拼命地弓着背部,让呼吸的快感通过下体的小孔里肆意地发泄出来。晶亮的水柱用力地打到地面上,我也在这快感中放肆的哭了起来。

爽!爽!!爽!!!

长达半分钟的喷尿结束后,我脱力般的倒了下来,泪痕挂在脸上……

当我渐渐清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吴大哥关心的眼神,「呜呜呜……」强制口交的快感、窒息的痛苦、被冤枉的委屈、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放尿,所有的所有,统统化作了泪水从我的眼眶里喷流而出。

「大坏蛋!欺负人家,你坏!你坏!你坏!你坏……」我一拳一拳的捶打着吴大哥的胸膛,小嘴用力地咬着他的肩膀。

「不哭不哭,乖……」

听到他温柔的话语,心中的委屈更甚,我更加大声哭喊,更加用力地咬着,发泄着心中的快乐和羞意。吴大哥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却温柔的轻抚我的小脑袋,一边拍着我的后背,一边在我的耳边温柔的说着。

当牙齿都咬酸了时,我松开了小嘴,一股腥味冲入我的鼻腔。看到吴大哥的肩头一片血肉模糊,我心疼的朝上面吹了吹气,吴大哥的身体不停颤抖着。想到之前被强奸一样的屈辱和快感,又让我恨得牙痒痒,恨不能再咬一口。

看着吴大哥温柔的脸庞,我的心也被融化了,伸出小舌轻舔他的肩膀,像一头小狐狸舔着伤口一样。

「还痛吗?」我轻声问道。

「呵呵,被强奸的感觉怎么样?」

我的心和身体不由得抖了一下,想到之前的窒息和痛苦、爽快与满足,我颤抖的要娇吟起来。「变态!那……那有什么好的,我现在还感到后怕……」我撒娇着。

「你不是说我是小混混吗?小混混当然会强奸咯!我让你见识见识我小混混的一面,被我强奸是不是感觉特爽呀?」

被说破了心事的我一阵哀羞,又捶打起他来:「别岔开话题,人家问你痛不痛!」

「这里,怎么痛也不痛;下面,怎么也不够。」

我的心激烈的荡了荡:「哼,你把人家玩得这么惨,还有坏心思……」

「Loli小骚货,你下面怎么这么肥呀?你才二十多,你丽嫂三十多的人了才那么肥厚,你的骚屄又嫩又肥,夹得我爽死了。」

听到心爱的人对我羞辱式的话语,我小穴一热,心也热了起来,「我……我从小就……就自……摸,所以才……这么……肥……」我娇羞的说道,双腿一阵绞动。

「真是个小淫娃!我以后就叫你Loli小淫娃,Loli小骚货好吗?」

「随……随便你……」

「你真是个尤物呀!一脸的狐媚相,像只小狐狸一样。小骚货,有没有勾引别人,去外面偷吃呀?」

「我……就勾引你,就在你面前发骚,人家可是……正经姑娘呢!」

「好好好,小淫娃,以后只淮在我面前发骚,听到没有?」

「嗯……」

「来来来,让我看看你的小骚屄!」

我娇羞的坐到沙发上,打开了自己的双腿,以M字呈现在他的面前,小穴由于刺激一张一开着,吐露着情欲的汁液。吴大哥兴奋的扒开我的阴唇,向里面窥探着,「哎呀……」我哀羞的捂着自己的脸,实在不习惯这样让男人看着自己的私密部位。

「来,让哥哥继续爽爽!」粗热的鸡巴摩擦着我的阴唇,我的阴肉把鸡巴包裹得更加紧密了,我也淫荡地扭动腰肢,不知羞耻的挺动着自己的下体。

「哦……」硕大的龟头突然冲进我的小穴,我腰一软,整个人都没力气了。

「不要……会……胀死的!」之前欲仙欲死的强制口交让我既恐惧又兴奋,这么粗的鸡巴差点把我插死,要是插进小穴里……想一想我都性奋得浑身发抖。

吴大哥的鸡巴缓缓地进入我的小穴,本来椭圆的少妇小穴一下变成了幼女的嫩穴!「啊啊啊啊啊……」我抑制不住的骚浪地叫着,从没有过的胀满感让我不停地发抖,我的手紧紧地抓着沙发,双眼迷蒙,额前又沁出了一阵细汗。

「Loli小骚货,你怎么……这么紧?」

「哦……是……你的……粗……」我小声哭叫着,粗大的鸡巴挤得我话都说不完整了。

「啵……」吴大哥拔出了他硕大无比的鸡巴,我的小穴张合得更厉害了,如果之前只是微微开合,现在就像一个落水之人在大叫救命了。

救救我,快……插进来!

「干什么嘛……」我不满的扭动着腰肢,虽然自己快被胀死了,可刚刚吃到如此的美味,却发现断粮了,实在让我心痒难耐,哪怕被肏死……都要,要!

「Loli小骚货,我要……看你自慰!」

「嗯嗯……」我被羞得浑身颤抖,骚浪的淫水从我的小穴里流了出来。吴大哥扶起我,我乖乖的任他摆佈,他把我靠在墙上,让我的粉背紧贴着墙面,我的头被靠了个垫子靠在墙上。

他的鸡巴伸到了我面前,上面的骚味让我一阵娇羞,忍不住向旁边扭过去。

这是我的……淫水!

「呵呵,嚐嚐自己的骚水,你真是能把人迷死呀!」

我一脸狐媚地吃进了他的龟头,他的鸡巴……太大了,我努力地吃进他的半个龟头,香舌不停地舔弄着他的马眼,绕着他的鸡巴楞子打转,同时小手伸进阴道,骚浪地自摸着。

「嗯……」他的鸡巴再一次冲进来了!我小手抽插的频率渐渐赶上了他抽插的频率,虽然他已经尽可能的温柔了,可我还是有股窒息感。

「噗赤……噗赤……噗赤……」我费力地承受着插弄,口水不停地从小嘴里流出来,流到我的胸前和小手上,滋润着我的小穴。

可能是怕我被玩坏了,吴大哥把鸡巴从我的小嘴里拔出,被肏上瘾的我在鸡巴退出时主动向前吞进,脸颊淫荡地一吸一鼓,香舌灵活地按摩着龟头,一脸骚媚的看着吴大哥。

「呜嗯……」一大股淫水从我的小穴里流出,我委顿的靠在了墙上,嘴巴和小穴一张一合,拼命地呼吸着、诱惑着。

「啊……」吴大哥一个公主抱,不由分说的把我抱了起来,「小淫娃,以前是不是想嫁给我呀?今天,我们就洞房吧!」吴大哥温柔的说着,我的眼眶流出激动的泪花,我捂着小嘴,拼命地点着头,害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嗯……我要……洗澡,身上臭死了。」我说。

「不!你一身的骚味,我喜欢!」

「呜呜呜……你喜欢……就好。」

我被抱到了吴大哥和丽嫂的床上,自己好像真的回到了新婚之夜。

就在这个床上,吴大哥和丽嫂……做爱!

我现在也要和吴大哥……做爱!

我的身体不由得幸福的颤抖了起来。

我被扔在了床上,双手双腿打开,迎接自己心爱多年的男人。吴大哥温柔的把脸凑过来,和我深吻着,我被他吻得发情了,腰肢难耐的扭动着,舌头疯狂的追逐着、嬉戏着……终于,我要被吻到窒息时,吴大哥松开了嘴。

当我淮备接受吴大哥的插弄时,「啪!」一根腥臊的大肉棒打在我的脸上。

我哀羞的看着吴大哥,吴大哥轻舔我的耳垂,我的身子剧烈的抖动了起来——这是我的性感带!

「小淫娃,我来嚐嚐你胸部的滋味。」吴大哥说着,肉棒挤进了我的肥乳,我用自己的胸部快乐地夹紧大鸡巴,让他的鸡巴在我滑腻娇嫩的乳房上尽情地插弄着。每当龟头插到我的嘴边,我都会伸出小舌轻轻舔弄,让他插得更快,我可是被老公调教过的!想到老公,看到自己淫贱地捧着奶子被别人玩弄,偷情的快感刺激着我的神经。

吴大哥停止了抽插,喊道:「小骚货,我要射爆你的子宫,我要让你的子宫撑死!」

「来,射爆我的子宫,让我高潮!我是淫娃,是骚货!」

「呜嗯……」硕大的龟头粗暴地挤进我的小穴,我感觉自己人都要裂开了,小穴好像快没知觉了。之前的抽插并不凶猛,而且只是龟头在浅浅的插动,可现在,当一整个鸡巴无情地插进来时,我才体会到丽嫂的心情,知道了为什么每晚都会听到丽嫂的哭喊。

「不要了!我不要了!拔出去,快拔出去!」我的四肢拼命地扭动着,像一个刚被破处的小姑娘一样。

是了,我明明不是处女了,可为什么会有这种被开苞的感觉?我不仅感觉上回到了新婚初夜,身体上也回到了初夜。

我……又被……开苞了!

「好紧!小淫娃,小乖乖,过一会就好了。来,夹紧我的鸡巴,哦……对,就是这样!」我的阴道被刺激得不停地缩紧,这样更加剧了我的痛苦,却给吴大哥带来了致命的快感。

我不是有意缩紧的,实在是他的……太粗了!我感觉自己的屁股、心脏、身体,统统化作了两半,肥硕的鸡巴好像把阴道里的每一个褶皱都磨平了!我紧咬着自己的小手,不想让自己哭出来。

「嗯嗯嗯嗯……」适应了的吴大哥开始了剧烈的抽插,可我还没淮备好呀!

「呜呜……呜……呜……」终于,我被肏得哭叫了起来。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人肏得哭出来!我拼命地哭喊,发泄着自己的快感,发泄着自己的喜悦。

「小淫娃,叫老公,叫老公!」

听到老公两个字,我的心神彷彿被雷击一样,想到之前老公的种种,我真的不愿意再这样叫别的男人。我的身子可以被人肏弄,可我的心……我不能背叛老公呀!

「快叫呀!快叫呀!」吴大哥的抽插更大力了,我被插得四肢乱抖,紧緻的屁股好像要被肏松了,心也好像要肏烂了、肏碎了!我死死地支撑着,用力堵着自己的小嘴。

看到我的不愿意,吴大哥也没有逼我,只是更加大力地抽插起来。我的阴道也渐渐地适应了,就像刚被破处不久一样,我开始尝试扭动自己的腰肢,抬起丰臀去迎合他的肏弄。

「肏爽了吧?来,换个姿势。」吴大哥用力地把我翻转过来,他的鸡巴没有抽出来,我就夹着他的大鸡巴,生生的转了一圈!我被都被肏得没力气叫了,口水不停地从嘴角流出来,无力地被翻转了过来,小穴死死地裹住鸡巴,感受着鸡巴在我的阴道里搅动。

终于,像死过一回的我被翻转成小狗的样子,我的大腿被他支撑着,屁股不怕羞的高高翘起。一瞬间,人妻的娇羞、女人的矜持,我全部不要了,我只要被他的大鸡巴插,我要被肏死,我要被他肏死,我要被他的大鸡巴肏死!

吴大哥的鸡巴又开始动了起来,我骚浪的叫着,就像一只发春的小猫咪。我看到墙上丽嫂和吴大哥的合影,想着照片上的吴大哥此时正在我的屁股后面肏弄着,我感觉自己就是这里的女主人!我高翘丰臀,吴大哥的肏弄让我的肥臀不时产生一阵肉浪。

我抬头看见床前一面大大的镜子,看着自己一脸狐媚的被人在后面大力地肏弄着,肥乳开心的荡漾着,屁股后面传来淫靡的水声,我深深的迷醉了,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定格,直到永远。

就在我神游天外时,我的手机响起一阵特殊的音乐,我的身子不由僵硬了。

这是……老公!我的小穴使劲地收缩起来,夹得吴大哥龇牙咧嘴。

「啊!啊……别……是我的……啊……老公……」我被插得粉面娇喘,紧张的小脸透着一股子骚味。我的面相确实像一只小狐狸,小时候就被人骂狐狸精,我还偷偷的哭鼻子,可我早就不再介怀,因为我知道,别人是出于嫉妒。

电话声和我的娇喘声一起响着,吴大哥勾住我的裤子,找出手机。我忍受着吴大哥的抽插,小脑袋昏昏沉沉的,意识到是自己的老公,我赶忙集中精神。

就在我淮备按接听键时,吴大哥开始了狂风暴雨的抽插,我手抖得差点丢了电话,身体里肆虐的快感让我差点哭出来。我颤抖的按了接听键,死命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叫出来。

「喂,老婆……」

听到老公熟悉的声音,我突然一阵委屈。

就在我天人交战时,吴大哥的抽插又变快了!

忍……受不了了!我要叫,我要叫!

「呜呜呜……嗯……」从没发出过的声音从我的娇唇里吐露出来,混合着我的委屈、性奋,还有我独特的做爱时候的短促的呼吸,一起传到了老公那里!

「老婆,你怎么了?」

「呜呜呜……嗯嗯……啊……哦……我……呜呜呜嗯嗯……我在看韩剧……

太悲惨了……我看得太……太爽了……爽……所以……嗯嗯……呜呜……「

我已经到达休克的边缘了,拼命地压抑着自己的情欲,理智和春情在我的脑袋里剧烈地碰撞。

「哦……看韩剧呀?嗯……嘶……」突然,一阵突兀的女人娇喘声从听筒里传出来,好像突然爆发一样,而且这个声音,我隐隐的有股熟悉感!

「嗯……老公,你那里……怎么有女人的……声音?」我颤抖的问着老公,音调都有些走形了。

「我……我在……看那个……AV……嘶……呵呵……」

「老……老公……你又看……坏东西……不淮偷吃……我……我让你肏……

我的小骚屄……你回来……「

「……」

「老公……我们……电话做爱吧……我受不了了……我刚刚在……自慰……

受不了了啦!唔……嗯嗯……肏我……干死我,肏穿我的烂穴……我是个……贱女人!「

吴大哥趴到我耳边,轻舔我的耳垂,「嗯……不要舔……好爽……老公……

肏……肏死我呀!「我被肏得整个人都耸动起来。

老公那边也传出急促的呼吸声,女人的娇喘似乎更大了。一个荒唐的念头从我的脑袋里冒出,我大声的问着老公:「老公,你想不想……肏丽嫂呀?」

身后的吴大哥突然停滞了!

「老公……丽嫂……每天晚上都叫那么大声……那么骚……你想不想……肏她?吴大哥的鸡巴……肯定……特别大……否则……她不会那么叫……」

顿时,听筒里女人的媚叫戛然而止!

「小骚货,你也想被吴大哥肏吧?」

「是呀……吴大哥……肯定特别会肏……会肏得我……舒舒服服的!」

呵呵,我可不是「想」被吴大哥肏呢,而是正在被他肏.我惊异于自己的无耻,被别人肏了还和老公打电话!好刺激,好爽!

这就是……背德的快感吗?

「啵!」一阵巨响从我的屁股传出,吴大哥抽出了他硕大的鸡巴,「嗯……

啊啊啊啊……「突然的空虚让我紧緻的小穴全部收缩起来,子宫也在剧烈的收缩着,我的小腹一阵抖动。

「老婆……你……怎么了?」

「我……开了瓶酒……啊!溅出来了……」

突然,湿热腥臊的鸡巴碰到我的唇边,我惊恐的躲避着,却于事无补,吴大哥的鸡巴无情地捅了进来!顿时,我那淫荡的吸弄声传了过去,而对面女人的媚叫也渐渐大了起来。

「噗嗤……噗嗤……噗嗤……」

「老婆?老……婆……」

「嗯……」

吴大哥的鸡巴拔了出去。

「我在……喝豆奶……刚才的酒……不好喝……我喜欢……豆奶……」

吴大哥的鸡巴又插了进来:「噗嗤……噗嗤……噗嗤……」

老公的鼻息渐渐粗重了,我们就这么默契的沉默着。

突然,一股浓精猛烈地灌进了我的喉咙,「咳咳!呛到了……好浓……好好喝!」我红着眼委屈的看着吴大哥,并且展示自己小嘴里被射进来的子子孙孙。

我继续吸弄着吴大哥的鸡巴,砸吧着吴大哥的硕大的龟头,「我……我在洗杯子……」我的小脸发烫,鼻息紊乱,情欲的火焰把我快烤焦了。

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说的话。

「老婆……你……好好休息……我……我……」老公疲惫的说着。

「老公,我爱你!我……等你回来……」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喘息和若有若无的女人娇喘,我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我彷彿痴了。

「小淫娃,你老公是不是……」

「呜嗯……」我用我的小嘴用力迎了上去,堵住了他的嘴巴。吴大哥惊异于我的反应,我娇娇怯怯的一笑:「我是小傻瓜嘛,很笨的……」说完眨了眨眼。

看到我脸上的骚浪与春情,吴大哥的鸡巴又挺立了起来,「啊!你又……」

我轻捂小嘴,声音性奋的颤抖着。

吴大哥正要抱起我,不经意的看到那瓶「立功」的红酒,他凝神看了一下,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我正在回味被肏干后的馀韵,吴大哥的大手用力打在我的粉臀上,我娇吟一声,屁股发骚的扭动着。

「小馋猫,是不是拿了我床下的那瓶酒?哼,之前差点把你肏死了,我……

我……哼!「说完又重重的打在我的翘臀上,我的臀肉一弹。

「呜……嗯,就是那一瓶呀,把我当成丽嫂,还……还说我勾引野男人,你就是个大大的野男人!」

「小淫娃,发骚勾引我,是不是喝了后感觉很热呀?」

我心里一跳,撒娇的扭动着。

「那是加了料的……」吴大哥在我的耳边边吹气边说着:「本来是要迷奸你大嫂的,没想到却便宜了你这个小老婆。叫你偷喝,是不是吃的满嘴流油呀?」

边说边在我的小穴里抠挖着。

「要……要……我还要吃……」我娇喘连连,半眯着双眼,一脸的狐媚样。

「来,我们去洗白白。」吴大哥抱着娇憨的我,走向浴室。

当他把我放下来时,安抚了一下我:「你等等,我去给你拿衣服。」我好奇地看着他,乖乖的瞪着。

不一会,吴大哥拿来了一些衣服。这……这是……我的身体又有些颤抖了。

「来……穿上它。」

我被吴大哥蛊惑着,性奋的拿起了它们。我脱掉了自己沾满淫液的小内裤,穿上黑色蕾丝开裆T字小内裤,细细的绳子夹在我肥嫩的屁股蛋里,小小的薄布盖不住我肥肥的阴部,淫荡的阴毛熠熠发光。

我穿上了肉色的丝袜,丝袜的触感让我的身体都颤抖了。好像还嫌我不够淫荡,吴大哥硬把一条紧窄的内裤挂在我的一个脚踝上。

「呵呵,你这么多阴毛呀?阴毛多的女人很淫荡哦!」

「谁……说的……」我小脸红红的,迷蒙地睁着雾蒙蒙的双眼。

「来,我们来玩更爽的,这回你肯定会叫我老公的!」

我芳心一颤,小穴里立即流出一股淫液,我没有反驳他的话。

吴大哥用力地抱起我,双手抄着我的腿弯,我也淫荡地分开M字的双腿。他把我背靠到瓷砖上,冰凉的瓷砖让我一阵抖动。我看着吴大哥,吴大哥朝我眨了眨眼,挺立着硕大的鸡巴,我紧靠墙壁,滑滑的瓷砖让我不停地缓缓下落。

我的小穴被迫吃进了吴大哥的鸡巴,我感到硕大的龟头慢慢撑开我的阴道,腰肢不停地扭着,却被死死地固定着。眼看着自己主动地吃进大鸡巴,奇异的快感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妇。

「啊……」我痛苦地皱起眉头,虽然被他肏过了,可硕大的鸡巴还是让我吃不消,我只能吃力的消化着。

「啊!!!!」没想到吴大哥突然一用力,鸡巴直直的刺进阴道深处,我的体重加上鸡巴向上的冲力,硕大的龟头直接顶到了我的花心!我感到小腹的肉洞一下被钻塌了!阴道拼命地舒张着,这种满满的撑涨感让我有种饱腹的感觉,心脏好像被从胸腔里顶了出来,我浑身颤抖着,小脚拼命地弓着。

就在我消化着这种小穴噎着了的感觉,吴大哥却又一次顶上来!我无声的瘫软在吴大哥的胸膛上,嘴角不停地流着唾液,炽热的空气从我的小嘴里喷出来。

「你之前被我肏过了,这样玩肯定没事。你说,是不是很刺激?」

我娇弱的点着头,又摇着头。

吴大哥又要往上顶,我的肌肉都僵硬了,可他却温柔的向上慢慢顶弄。我小嘴微张,呵呵的吐着浊气,我真的被肏到没力气了,可这个坏家伙,顶得也太慢了,我的屁股慢慢地摇晃着,抒发着自己的不满。

吴大哥不急不缓的继续顶着,当他顶到我的花心时,硕大的龟头不停不停地磨着我的子宫口,「嗯嗯嗯……」我被磨得哭了出来,牙齿紧紧地咬着,浑身好像被泡到醋坛子里,酸酸的抖动着。

「爽吗?叫老公!」

我无力地摇摇头,紧紧地咬着嘴。

「呜啊……」吴大哥又顶了顶,我快……忍不住了!看到我没反应,吴大哥开始剧烈的抛动起来。「啊啊啊!!!老……老……」顿时,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碎裂了,「公……公……」我小声的叫着,脑袋都被肏糊涂了。

「公公怎么可能有这么长的鸡巴?我还是拔出来吧!」

「不要!!!」我紧张的抬眼看向吴大哥,小穴向前挺动,两只小脚锁住了吴大哥的屁股。看到吴大哥戏谑的眼神,我的脸火辣辣的。

「呵呵,不叫不给肏哦!」

「老……公……」

「嗯嗯嗯……」好像给予我奖赏一样,吴大哥猛力地向上一肏!顿时,淫声浪语像洪水一样从我的小嘴里娇吟出来:「大鸡巴哥哥……粗鸡巴老公……帅哥哥……帅老公……我要……我要你的粗鸡巴……」

我被不停地向上抛动着,胸前的肥乳不停地跳动着,适应了抽插的阴道分泌出越来越多的淫水,润滑着身体里的鸡巴。粗壮的鸡巴不停地顶向我的穴心,子宫口被猛烈地锤着,我的芳心似乎也要被肏碎了,肏烂了!

「射……射……我要……受精……」我迷迷糊糊的说着,小穴也在不停地收紧。顿时,大龟头重重的顶向子宫口,我都感觉子宫口被肏开了,一股火辣的精液涌进我的子宫,我的身体剧烈的抖着,好像羊癫疯一样。

被塞满了的阴道涌出了一大股淫水,沾湿吴大哥的鸡巴,还有阴囊。我被肏得全身酸软无力,像一滩泥一样滑落在吴大哥的怀里。真的是太刺激了,身体此刻还在不停地痉挛着。

吴大哥温柔的把我翻过来,抱着我,拉开双腿,向马桶走去:「小Loli淫娃,让哥哥帮你把尿。」我无力地任由他玩着,脸上满是性福的光芒。

吴大哥的鸡巴顶到了我的小屁眼,被刺激到的我屁眼一张一缩,像小嘴一样开合不已,慢慢吃进了他的大龟头。

「别……别玩这里……小屁眼……会烂的……」

吴大哥没有动,任由我吞吃他的龟头。

看我没有撒尿的意思,他咬着我的耳垂,嘴里弄出把尿的声音,手指还在我的尿孔上玩弄。我终于被刺激得小腹一阵乱抖,尿注喷向了马桶里,小穴里的精液也漏了出来,打湿了吴大哥的鸡巴。

我不由得昏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渐渐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睡在床上,想到之前的淫行,粉红的身体一阵抖动。顿时,我感到下体有异,却发现吴大哥的鸡巴还在我的小穴里!我狠狠地捶醒了他,张牙舞爪的用小嘴亲着他,小穴也一阵夹紧。

「呵呵,泡在你的骚屄里好舒服。」

我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小穴不停地按摩着吴大哥的龟头:「以后……我们多多联谊……怎么样?」

吴大哥惊愕的看着我,我小脸一红:「我又不是三岁小孩,现在都这样了,以后也就……将错就错了。再说,你不想让我和丽嫂同时服侍你吗?」

「呵呵,是想让我和你老公同事服侍你吧?」

「嗯……人家都被你玩了,就不许人家也佔点便宜吗?」

「啊!你怎么……又大了?别……我……哦……老公……老公哥哥……用力插……啊……好爽……」

屋子里又响起了淫靡的声音,我一边享受着性爱的滋润,一边畅想着未来的美好日子。

以后真会这样吗?

算了,不管了,先喂饱小穴再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