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人妻教师淫情地狱
人妻教师淫情地狱

(第九章)

给自己弄了份早餐,陆美蓉吃得味同嚼蜡。

昨天是自己的生日,自己也正式进入了三十岁。都说三十岁后的人生要有一个新的开始,陆美蓉苦笑了一下,自己这开始得也太夸张了。

从老公因为一个电话被叫走,到通知自己不能回来吃饭,再到白爽神经病似的给自己发了个成人网站,然后是心情不好给自己多灌了两杯酒,再到在酒精的刺激下进人了论坛,看到了陈素洁的贴子,也看到了和自己有关的内容,再然后是错点视频的走光、视奸、高潮……晚上还梦见自己失身于那个贪吃蛇……真是太乱了!

最不能接受的是自己居然用那么羞人的姿势,把自己的秘密花园全部展示给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甚至连他的长相都不知道……而自己竟然在他的视奸下快速的就达到高潮了……陆美蓉甩甩头,像要把这一切都甩出去一般。

这时大门「乓」的一响,「老婆?」是李强回来了。

「老公你回来了啊!」陆美蓉惊喜的扑到李强身上,短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多事,她早就把生气这档子事给忘了。

「吃早饭了吗?正好我也是刚刚才做好!」陆美蓉微笑着问李强,李强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按照陆美蓉以往的脾气,今天早上回来一定会和他大吵一架,怎么今天转性了?

「呃……」李强犹豫了一下:「老婆,对不起啊!昨天没能陪你过生日,而且……」

陆美蓉抬起头来:「而且?你想说什么?」

「我昨天加班就是为了突击把项目完成,因为老板今天中午就要飞去见客户了。」李强突然解释起昨天的事来。陆美蓉没有说话,就静静的看着他,但是环着他的手臂却松开了。

「项目完成了,可是老板需要有个人陪他一起去,好做项目方面的说明,所以……」

「好了,我知道了!」陆美蓉打断他的话:「多长时间?」

「只是去新加坡,加上来回的时间,我估计最多一周吧!」这回李强说话倒是痛快了很多。

「工作需要,也没办法。你多带点换洗衣服,出门在外,注意安全!我昨天没休息好,就不帮你收拾了。」陆美蓉淡淡的说完,转身进了书房,「啪」的一声把门反锁了!

李强无奈地笑笑。陆美蓉哪都好,活泼开朗、敢爱敢恨,不过这种人脾气通常也都不小,今天算是好的了,看起来只是冷战而已。

李强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把提前准备好的生日礼物放在桌子上,是一条有着水滴形吊坠的白金项链。「丫头,我走了!」隔着门喊了两声,又叮嘱陆美蓉要按时吃饭,注意身体,就出门了。

陆美蓉趴在书房的窗台上,看着李强的车开出了小区,轻轻的叹了口气,生活好无聊啊!

「铃~~」放学铃声响了,学生们一窝蜂似的冲出教室。陆美正在收拾着教案,「小陆,晚上有什么安排?」坐在对面的一个漂亮女老师问道:「一起吃饭吧!」

「不了,素洁。」陆美蓉稍稍楞了一下,拒绝了陈素洁的邀请:「晚上约了两个大学同学,有点事情。」

「哦,那好吧!」陈素洁脸上显出明显的失望:「那下次吧!」

「好的!」陆美蓉笑着点头,小巧的琼鼻随着陆美蓉的笑容微微皱起几道褶皱,娇艳中透出几分可爱。

其实她晚上并没有任何安排,只是贪吃蛇手中的那张走光照的来源让陆美蓉非常怀疑这个好友,所以从视频事件后,陆美蓉几乎没有和陈素洁单独出去过。

『李强还得两天才能回来,身边这几个朋友都太不靠谱了!』陆美蓉又想起了白爽,如果不是她推荐网站,哪有这事!陆美蓉假意整理办公桌,又拖了几分钟,直到在窗户里看到陈素洁出了校门口,才出了口气。

回到家里,陆美蓉换上了一身清凉的夏装。一件半透明的白色小吊带裙把陆美蓉白皙修长的脖颈都显露出来,两条漂亮的锁骨也向世人展示着主人的身姿。

裙子的下摆在膝上十寸左右,两条大腿几乎都露在了外面。

因为一个人在家,又是夏天,陆美蓉里面并没有穿内衣,胸前隐约可以看见两粒粉紫色的小葡萄,正努力地想要冲破那一层似无还有的屏障冲出来。而小腹处那明显要比别的地方深上一些的颜色,却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恨不得把衣裙掀开一探究竟。

陆美蓉打开电脑,一边看着电影,一边一小口一小口啃着手里的苹果。电影进行了一大半,陆美蓉无聊的关掉了电影:「都是千篇一律,没有一点新意!」

陆美蓉顺手点开了网页,『看这些垃圾电影,还不如上网看看新闻呢!』她心里想着,手上的鼠标无意识的在网页上点来点去,不经意间,陆美蓉又点开了「岛民梦幻城」的网站,「呃……」看着已经不再感觉陌生的界面,陆美蓉犹豫了一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看看就看看吧!

「嗒」的一声,鼠标轻点,梦幻城这个淫欲横流的世界,再一次向陆美蓉展现了它的荒淫、纵欲、糜烂……而陆美蓉却再一次红着脸,沉迷在了这个赤裸祼地展示着人类最原始的欲望的世界里。

随着网页的不断变换,陆美蓉的脸越来越红,而电脑椅的皮质坐垫也再一次迎来了女主人的慢慢渗透出来的蜜汁的侵袭。而此时,在市中心的一座高层里,一个略显昏暗的房间里,正有两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青年人正在谈笑着。

「王龙,你那个老师什么情况?」其中一个微微有些发胖的青年问道:「你都玩儿了这么久了,也给兄弟尝尝鲜啊!」

另一个被称为王龙的高大年青人笑骂道:「你滚一边儿去,哥哥的马子也是你能碰的?」

「切!」小胖子明显的不屑:「又不是你老婆,那是你老师,有什么不能碰的!以前又不是没干过!」

「呵呵!」王龙轻笑了两声:「刚子,不是哥哥不够意思,只是这个女人的个性太强了!本来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没想到骨子里还真是硬气,这三个月被哥哥玩儿了十几次,各种姿势也都干得差不多了,可是就是不对老子归心!我还真就不信了!」

「要我说你这人就有病!」胖子没好气的道:「见着好看的女人就要上,不喜欢玩性奴,净喜欢那些心不甘情不愿的,然后人家心里没你,你不服;心里一旦有你了,你就开始当人家是杂草,随便给兄弟们玩儿。你他妈就是个变态!」

王龙喝了口茶:「不着急,我知道你急的是什么,估计也快了吧,最多再有一个月,不管怎么样都让你玩儿两把,这总行了吧?」

「嘿嘿,哥,你真是我亲哥!」胖子一把揽过王龙的肩膀:「那个陈素洁我早就看上了,天天看你发的她的小穴的照片打手枪,手都快磨出茧子了,你可快点啊!」

王龙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心里却在暗笑着:『你个白痴,一个快被老子玩儿烂了的陈素洁有什么好的,那天那个蓉丫头才是极品。对她的身份我也不是一点判断都没有,如果真的是像我想的那样的话,呵呵……这个极品屄,我上定了!』

想着想着,王龙不禁露出淫邪的笑容,胖子在一边儿看得莫名其妙。

(待续)

人妻教师淫情地狱(第十章)

人妻教师淫情地狱

10/2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十章)

陈素洁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套白色的纯棉网球服完美地勾勒出她娇好的身材,虽然不能算是豪乳,但尺寸也足以让一般的女人羨慕嫉妒恨了,自己的好友陆美蓉就经常羨慕自己的乳房。挺翘的屁股配上一双长腿,足以让任何男人拜倒在那迷人的花园深处。

自己原本很幸福的,未婚夫是个健身教练,不止收入颇丰,而耐力也比一般人持久得多。不论是经济上,还是夫性生活方面,陈素洁没有任何的不如意,可这一切,都在那天的加班后变成了过去……

而这三个月以来,她每周还要受到那个恶魔的欺侮、调弄……陈素洁知道自己是恨那个家伙的,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摆脱他。几乎每次被他变着法的弄到摊软后,都会再次被他拍下各种羞耻的照片、短片,现在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自己的东西在他的手里!

「嗡嗡嗡……」被调至震动的手机在梳妆台上狂震着,看到手机上的那个名字,陈素洁本就白皙的脸变得更加雪白。

「下来吧!在车里等你!」接通陈素洁还没开口,对方只说一句就挂断了。

陈素洁真想把手机丢出去,可是她知道这没用,平静的生活再也回不来了。

『这家伙最近又迷上青春女孩了?』陈素洁看着镜中按王龙的要求打扮的自己,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个想法。

运动鞋配上网球服的陈素洁,活脱脱就是一个清纯女大学生的翻版,看着一步三摇走过来的陈素洁,王龙的下边又硬了:「这个贱货,现在真是越来越会勾人了!」

王龙轻拍了两下喇叭,示意陈素洁快一点,陈素洁微微皱着眉坐上了副驾的位子:「你又想干什么?」

「干你啊!」王龙一脸惊奇的看着陈素洁:「这还用问?」

陈素洁的脸涨得通红,咬着牙:「你不要太过份了!要不是……」

「要不是我手上有你的照片是吧?」王龙不屑的发动了汽车:「每次都这么说,结果呢?哪次不让你爽到极点!老装就没意思了啊!」

「哼!」陈素洁不知道说什么好,气得哼了一声,不再看王龙,就盯着车窗外的风景出神。

王龙开着白色的马自达行驾了一会儿,瞄了两眼在一边不知道想什么的陈素洁:「嘿嘿,陈老师,想什么呢?」

「没什么!」陈素洁完全没有要和他交流的意思。和这个把自己的清白、生活完全打破的人,陈素洁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

突然,陈素洁感到小腹一热,低头一看,原来是王龙的右手已经盖在了自己的小腹上,食指和中指轻轻的压住阴唇的位置。

「好好开车!」陈素洁想要把他的手拿开,却没有推动。

「我知道,你别怪!」王龙食指、中指开始轻轻的敲击着陈素洁的阴阜,随着手指的动作,一股酥痒的感觉慢慢地袭上心头,陈素洁的双腿不自觉的微微夹紧,再松开,再夹紧,再松开……

感觉到陈素洁双腿的动作,直视前方的王龙,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来。用各种方法不断地羞辱陈素洁,一直是他最大的乐趣,两只作怪的手指的动作开始变得不规律起来,时快时慢、时轻时重。

在指尖一点点的搓动下,陈素洁的白色网球短裙的前摆一点一点儿的被拉了上来。当陈素洁反应过来的时候,前摆已经被提到了腰间,手指已经可以隔着薄薄的性感内裤,慢慢勾勒出她的外阴的形状了。

「呵呵,知道今天为什么要开这个小车了吧?」王龙笑了笑:「陈老师看样子很喜欢在车上被人摸啊!」

「你……」陈素洁又想去推他的手,刚刚抓住他的手背,「不许动!」王龙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陈素洁身体一抖,居然就停了下来。

「又不是没玩儿过,还老拦着干什么!」王龙不再用语言去刺激陈素洁的自尊,只有不断地打击她的内心,才能更让她屈从于自己。

陈素洁的白嫩小手就轻轻的覆盖在王龙的大手上,看起来好像生怕他会把手拿开一样。随着王龙的动作,陈素洁感觉自己的下体更加火热,手指敲击阴阜位置响起的「噗噗」声,让陈素洁意识到自己的下边已经湿成一片了。

三个月来被王龙用各种各样的羞人姿势操干过的陈素洁,此时内心潜藏的欲望再次被激发出来,下体随着手指的动作开始微微的挺动着,屁股也一上一下的努力要把自己的下体抬高,想让手指的位置能够再向下一点。

「陈老师,又发骚了啊!」

「你不要说了……」陈素洁满面羞红,但是身体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激烈。

王龙慢慢地把车停在了一个公园的附近,俯身过去轻轻一带,陈素洁的座位就被放平了,陈素洁整个人直接平躺了下来,两条长腿还紧紧地夹着王龙的右手不放。

王龙右手一转一带,强行分开了陈素洁的双腿,顺势把窄小的内裤也抓了下来。「看看,」王龙摇晃着手里的小内裤:「都湿透了,陈老师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淫荡了啊!」

王龙一口一个陈老师,时刻提醒着陈素洁自己的身份是个老师,而这个侧趴在自己的身边,一边把玩着自己的内裤,一个欣赏自己裸露的下体的人就是自己的学生。

不等陈素洁回答,王龙随手甩掉手上的内裤,右手伸进T恤里面抓住胸罩的前沿,用力拉了出来:「以后出来不用穿这些东西,太碍事了!像这样清清爽爽的多好!」

除掉陈素洁内衣的王龙,右手伸进T恤里把玩着陈素洁的美乳,左手在陈素洁的两腿中间不停地挑逗着那幽静的深谷。手指好似五条灵蛇,一会儿在花丛里盘桓,一会儿在溪流中嬉戏,一会儿又探头探脑的想进入神秘的小穴一窥其中奥秘,就连那一缩一缩的菊花圣地也能让它们流连忘返。

「嗯哼……停手!不要……再这样……」陈素洁在王龙的不断刺激下,口中发出阵阵的低吟,虽然叫着不要,但是不断夹紧的双腿和已经涨硬的乳头,无不在向王龙诉说着主人的欲望。

「怎么能停呢?老师上课那么辛苦,做学生的当然要让老师舒服才行啊!」

王龙对于陈素洁每次都要说的求饶已经完全免疫了,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

手上的感觉也差不多了,于是王龙左手大张,从正下方完全覆盖住陈素洁的下体,用力向车后座方向一顶,陈素洁整个人都被推得向车后移动了一大块,她的头正好搭在了车后座上。王龙自己也爬过来,趴在陈素洁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把自己的裤子给脱掉了,暴露着青筋的阳物,直挺挺的对准了陈素洁湿润的蜜穴。

陈素洁的双腿已经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大大地分开,盘在了王龙的腰上。当火热的龟头稳稳地顶在谷口的时候,王龙却停了下来,双手轻轻的掀起陈素洁的T恤,用力地搓揉着已经泛红的美乳。

「陈老师,我马上又要操到你了!」王龙淫邪的笑着:「这几天很想念你的肉体啊!」

「你这个混蛋!」陈素洁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气愤,全身都微微的发抖:「你不是人!」

完全不理陈素洁的言词,王龙的阳物一点一点地以极慢的速度插进了陈素洁的蜜穴之中。「哦……」随着王龙的插入,陈素洁发出一声舒爽到极点的呻吟。

因为王龙极为缓慢的动作,被侵入的时间被最大程度的拉长,而这种从空虚到涨满的快感也无限的被放大,陈素洁甚至有一种这一下子就要被干到高潮的错觉。

一直到龟头狠狠地插中了花心,王龙前进的动作才停下来,而陈素洁已经被这下有力却缓慢的插入给干得全身酥麻,双手顺着王龙的手臂攀上了他的肩头,好似想要拉住他一般。

王龙这一下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这种缓慢的插入,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挑战。而且陈素洁虽然也有一个不错的美穴,但是却并不是非常多水的类型,这就使得整个插入的过程变得更加艰难,摩擦的快感也更强,王龙也是强忍着无比的快感才坚持到陈素洁的花心处。

王龙用力揉捏了几下陈素洁的双乳,分散一下注意力,又开始慢慢地抽出,「别……别……不要抽出去……」陈素洁突然发出如泣如诉的声音,手上和腿上的力度也猛地加强:「不要再……折磨……我了!」

王龙刚刚一动作,陈素洁阴道的内壁上突然生出好多道褶皱向慢慢回缩的阳物包裹过来,好像要留住它一般。「陈老师,你这极品屄不愧是个号称『蛤蚌』的名器啊!」王龙深吸了一口气:「干了这么多次,还是不适应!」

陈素洁的小穴,正是有蛤蚌之称的十大名器之一,当有阳物插入到花心时,花心会包裹住阳物,同时肉壁也会从各处方向进行包夹,可以让男人体会到不一样的快感。

初时的几次,王龙在这上面没占到什么便宜,还差点儿伤了自尊,这次用刚学到的手法想要好好折磨折磨陈素洁,可是刚刚抽拔了一点点,就感觉快感如潮而来,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随即王龙低喝一声,猛地加快了速度,在陈素洁不断包夹过来的嫩肉中快速抽插起来……

(待续)

===================================

陆美蓉绝对是本书的绝对女主角,陈素洁的戏份并不多,更多的是一个过渡的过程,王龙也不过是众多龙套之一。

对于陆美蓉的淫虐我早就有了规划,所谓地狱,当然是有其道理的。在前一章中埋下了一个比较隐晦的伏笔,看看各位院友能不能看出门道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