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今天不回家
今天不回家
今天不回家

字数:61205字

txt包:(59.83kb)(59.83kb)

下载次数:7

她明明已经订婚,有个条件特优的未婚夫,但碍于她是学生、他是老师的敏感身分,这件美事却必须保密到底,甚至连她的死党都不能讲:没关系,至少他们私下能甜甜蜜蜜的在一起,不过,除了亲亲小嘴外,其他事都没发生,常听好友说,和男友做那档子事如何如何,可百听不如亲身体验,她很有实验精神,偏偏他就是抵死不从!

感情上有点小触礁,她只好在自己幻想的言情小说中找慰借,只是写着写着,当书中的男女主角想更进一步时——天啊!她根本没经验,该怎么写啊……

第一章

「琳琳乖,我送你回去。」

一名表情无奈的男子抱胸倚在门口抵死捍卫家门。

「不、要!人家今天不想回家。」娇小的谭琳琳抱着书包,坚持的站在未婚夫家公寓门口,娇声表达自己的诉求。

裴文低头望向年轻固执的小脸蛋,那亮丽的脸上写满决心,让他这位几近三十的老男人只能仰头无奈地叹息。

用身躯挡住门口,无论如何今天都不能让琳琳进家门一步!虽然两个人已是未婚夫妻,双方也已经过家人的认可

但,毕竟琳琳现在才十九岁呀!

她以为一个老男人能有多大的意志力,美色当前,他不会有反应吗?

他也没多老,只是比起十九岁的琳琳,他是有点老,但是老了不代表他「坏了」啊!

他的功能好得很,毫无损坏的迹象。

可他的苦闷只能在心中呐喊。

只是,他要如何让一个小女孩懂男人的痛苦挣扎呢?

裴文苦思不已。

就在他抬手想揉开眉间拢起的小山时,一双细白的小手已经贴心地先他一步抚上他的脸。

「阿文……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琳琳踮着脚,好不辛苦地帮心上人按摩两侧的太阳穴。

阿文这呆头鹅就不能将头低一点,不想想他心爱的未婚妻——她,才一五五公分高。

裴文伸出食指推推未婚妻容易乱想的小脑袋。「别老爱胡思乱想,我怎会不爱你呢!」

将未婚妻身子抱起来与自己面对面,话落,就往未婚妻可爱的樱口一啵,希望能抚平她的不满。

随着他的动作,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连彼此的呼吸都感受得到。

「那你为什么都不抱我?」琳琳嘟着红滟的小嘴抗议。

她顺势揽住未婚夫的脖子,就此赖着不起来,丝毫不担心是否会有公寓其他住户看见,裴文只好将她打横抱起。

一定是阿文嫌她魅力不够,要不订婚都快两年多了,他们两人除了亲亲嘴外,就再也没有更进一步。

所谓的亲亲嘴,还只是唇碰唇,不是那种缠绵悱侧的法式亲吻!

她甚至没有机会让阿文知道她的双蜂从a长大了到c,已经无法让他一手掌握。

琳琳故意将傲人的双蜂更贴近他的胸膛,想借此软化未婚夫的意志力,好让她进门去。

裴文是活生生的人,马上感受到两团温热且附弹性的物体抵在他的胸前。

从未婚夫瞬间变得急促的呼吸和紊乱的心跳,琳琳得意的笑了。

今天听左红娟夸耀她的男朋友伍劭熙有多好又有多棒,说什么自从他们两个发生关系后,伍劭熙对她几乎可说是百依百顺,比她家的狗狗小黄还乖,时常带她出去玩,两人感情简直一日千里。

这些,阿文都没有!

甚至平时轻碰她的唇后,就迫不及待要将她送回家。

「不是跟你说过好几次了吗?不要毫听左红娟讲一些五四三,我们不是说好,要等到你考上大学后再说?」明白她的暗示,裴文好脾气地重申,可下腹部的欲火早已点燃。

事实上,订婚两年后,他明显看到琳琳过人的成长,身为男人,他曾得意地私下向好友夸耀他的未来幸福、美满。

琳琳低头窝在未婚夫胸前把玩着手指头,一张俏脸火红。

「但……但……人家都说做『那种事』会很舒服……我们都订婚了……」。

哎哟!羞死人了,居然让她先开口。

可阿文是她的未婚夫,她会对他的身体产生好奇也是理所当然的。

裴文无奈地摇摇头。

据他了解,所谓的那个「人家」只有左红娟一人。

做那种事会有多舒服他会不清楚吗?

问题是,他答应了岳父大人,在琳琳上大学以前,绝不能对琳琳「怎么样」,他不能食言而肥。

看着未婚夫一副沉思的模样,忽然,琳琳脑中闪过一个可能。

「阿文……你是不是对自己……自卑?」她偷偷扭头,想看看心爱未婚夫的下半身,但由于被裴文抱着,挡住了她的视线。

自卑?

裴文一时间没会意过来。

「没关系,若是真的,我不会在意的。电视上不是都说『不在大小、只在技巧』……」琳琳涨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

她听左红娟说,有的男人因为太小而不好意思开口要求。

裴文感到啼笑皆非。

对岳父大人的承诺真是害惨了他,这下居然连他的「好兄弟」都连累了。

不愿再和未婚妻在门口讨论这个危险的话题,他微弯下腰,毫无预警的将抱在胸前的琳琳放在地上,拿出钥匙,准备开车载琳琳回家去,没想到却给了未婚妻可趁之机。

「阿文……」琳琳双手抱住裴文的宽肩,吻上他的唇。

唇上感应到未婚妻偷袭的热唇,裴文一颗心跳得更快了。

生嫩地贴住未婚夫的唇,琳琳用实际行动明白地说出自己的要求。

她不愿今晚就此无功而返,从结识到订婚交往三年多,她早巳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

少女的幽香暗浮,裴文情难自禁主动吮住那颤抖的唇瓣。

琳琳虽表现得大胆,但内心还是充满了羞怯。

一手托住她的后脑,男性的冲动让裴文将这个吻不断加深……

紧张的琳琳感觉她的盾瓣被分开,阿文的舌尖在她湿热的唇内挑弄着,她只能呆呆的微张着嘴,不知如何反应。

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的接吻。

这个吻完全不同于阿文以往对她的吻。

以前他的吻总是晴蜓点水般啵一下她的唇,要不就亲亲额头,从不曾像此刻一样双唇贴合,他还将舌头伸进她的口里。

她……感觉某个隐密的部分被侵略了,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无助地接受他的舌尖一再地轻拨着她,不断勾画着她的香唇。

忽地,琳琳感受到一股震动,她不解地张开紧闭的双眼,发现未婚夫居然捧腹差点笑倒在地上。

「你笑什么?」她气恼地直跺脚,她期待已久的罗曼蒂克热吻,阿文居然笑场!

「哈……没办法……你拿镜子看看自己刚刚的表情,像是要被拖去刑场执刑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哪有!」初次热吻竟惨遭嘲笑的琳琳,双颊绯红,嘴硬的否认。「重来!重来!刚刚的不算。」

「你确定?」

裴文嘴上虽征询她的意见,但手早已将琳琳拉近,应着未婚妻的要求,用热吻稍稍宣泄遏止了三年多的欲望。

「当——」然字来不及说完,她的唇早巳被未婚夫急切的攫住。

裴文吻着她柔软的唇瓣,细细地享受未婚妻的青涩……用舌尖探索着她唇内如丝的深壑,再慢慢卷住她羞怯的舌,与之共舞。

琳琳无力地伸手攀住他的肩寻求支柱。

随着他吸吮的动作加剧,顽皮的舌不断深入浅出,她的膝盖不禁变得虚软无力。

两人的体温随着这个热吻迅速升高,裴文恨不得将她带回床上,尽情缠绵,但理智压过了冲动,及时悬崖勒马,忍着疼痛,漠视下半身和未婚妻的抗议。

「等你上了大学,你就会知道『它』有多大。现在让我送你回去好吗?刚好回去吃晚餐。」裴文将她的手放在自己已经着火的要害上,悄声在她耳边为自己申冤。

感觉手心传来的热度与形状,琳琳只觉得脑袋轰然巨响,什么都无法思考,抗议未婚夫的言语顿时咽回口中。

这……为就是阿文的……的东东吗?

处于震惊中,琳琳浑然不知自己正面带得意笑容的裴文带到车上。

帮未婚妻系妥安全带,裴文将晕陶陶的小未婚妻子安送回家。

***「妈,我回来了。嗯……好香,今天煮什么?」琳琳随手将

书包往客厅沙发上一丢,迳自走向厨房。

「琳琳,告诉你多少次了,书包别乱丢。还有,你这爱偷吃菜的习惯何时才能改掉?」谭母拿锅铲往小女儿不规矩的手敲去。

「人家只是好心先帮妈咪尝尝味道,没想到妈咪竟然下此毒手!」

呜,痛死了!不过妈咪做的糖醋排骨真是好吃。

「少来,我的手艺如何我会不知道?我就是用这招布下饵食,才将你们爸爸网住的,哪还要你来试。」

「哦——我要跟爸爸告状,说妈咪暗示爸爸是狗狗。」琳琳,乐地将糖醋排骨吃下肚去。

「对了,琳琳,刚刚是裴文送你回来的吗?怎么不请他进来坐坐,顺便吃个饭再走,你也不想想,裴文一个大男人自个儿住,又不开伙,常吃外食对身体不好——」谭母继续叨念着,她的母爱向来泛滥,遍及她的亲戚友人等等。

「妈,哪天不是裴文开车送小妹回来,而且他吃的『外食』几乎都是你煮的,若说身体还会出毛病的话,妈咪就是最可疑的凶手了。」谭家大女儿谭嫩坐在餐桌旁跷着二郎腿看报纸,出言戏谑自家母亲。」

谭母想想也是,这未来女婿的膳食,举凡午餐的便当、晚餐、甚至消夜,全都由她一手包办的。

「大姊,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琳琳嘴巴再塞下另一块排骨。

奇了,身为电脑工程师的大姊每天忙得像一只工蚁,平时假日都还要加班,今天居然五点多就准时出现在餐桌前。

「今天休息,要不那么多年假就都浪费了。」谭嫩看着桌上的糖醋排骨又消失一块。

「你喔!再不好好跟我学做莱,看你们婚后要吃什么?」

谁教她看不惯小女儿学做莱那笨手笨脚的样子,想说女儿还小,过两年再让她慢慢学,谁知两年一过,小女儿的厨艺功力仍停留在煎蛋、炒饭、炒青菜,连她三成的功力都没学到!

「那还不简单,大不了人家不嫁,每天继续在家里骗吃骗喝。」谈话中,琳琳顺手又想偷拈桌上的菜。

「可怜的裴文,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在家里恶形恶状,早知道的话,他当初就不敢来当你的家教了。」谭嫩用报纸挡住小妹蠢蠢欲动的小手,免得晚餐继续遭她这只蝗虫肆虐。

小妹的成绩一直很差,偏偏她工作太忙,无法帮小妹恶补。

恰巧在同学会遇上裴文,得知他毕业后在名凰女中任教,所以才拜托裴文为小妹补习。

没想到这一补就捕出了爱的火花,两个相差十一岁的人竟陷入爱河!

更让众人感到意外的是,十六岁的小妹靠着爱情的力量,iq激增,重考生的她居然一举就考上南部升学率第一的名凰女中。

「来不及了,我什么样子裴文再清楚不过,要是裴文敢后悔的话……看我怎么整他!谭家女儿出品,概不退还!」处在幸福中的琳琳,又偷夹一块虾仁炒蛋吃。

「这是违反消基会法则,现在连信用卡消费都标榜可以返货。」不是她爱闹她这宝贝妹妹,而是琳琳的反应往往让她这大她十岁的姊姊,偶尔可以缅怀一下逝去的青春。

「妈——你帮人家评评理,大姊说她的宝贝妹妹会被退货啦!」琳琳撒娇地向谭家伙食长告状。

谭家的一家之煮马上做出判决。「没关系,有当初订婚拍下的照片为凭,不怕裴文赖掉。」

「哦——原来我订婚时,应该向裴文的爸妈要收掳画押,然后单据上写着:二儿子裴文于民国八十八年售出,买主谭琳琳。若有异议,需三日内提出,否则无效。」琳琳玩上瘾了。

「三日内提出?现在来不及了吧!你们两个都订婚两年多了。」谭嫩挑出小妹话中的语病。

「就是要让阿文来不及提出异议啊!」琳琳眼也不眨地说道,一脸无辜样。

母女三人彼此看了看,片刻,全笑成一团。

「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发生什么事?」一家之主的谭哲良刚下班,一进门就看到这副景象。

「爸,你回来了。跟你说喔!妈妈刚刚说你当初就是吃了她喂的饵食后才就范的。」琳琳跑去客厅伸出双臂,欢迎亲爱的老爸回家。

谭哲良已经很习惯家里三个女人的玩笑,马上很合作的发出「汪、汪」叫声。

这情景任他的属下看了谁也无法相信,公司上下人人看了都会害怕的「铁面经理」,回家后竟是这副模样。

谭母偏头看了仍跷着二郎腿看报纸的大女儿,拿起锅铲就往大女儿脚上招乎。

「把报纸收起来!」

「妈,好痛!」谭吃痛喊出声。

「废话,不痛打你干嘛!好了,老公,琳琳,你们去洗澡,等一下就要开饭了。」谭母下令。

谭哲良立即接旨,可留了但书——

「老婆,等一下炒菜时记得先将锅铲洗一洗。」

***********************************

晚上十一点,中华电信减价时间开始,一分钟十元,也是属于情人的热线时间。

「阿文,你现在在做什么?」

琳琳拿着电话筒躺在床上。

「身为班导的我正在改你们今天考的试卷。」裴文拿着红笔批改今天小考的试卷。

哦喔——糟糕!这次的小考她甚至连题目都看不太懂。

当初爱情的力量使她头突然开窍,仿佛一块海绵般,即使阿文说的是外星语,她都有自信全数吸收。

但是现在……。

琳琳心虚地摸摸话筒,都怪自己当初居心不良,想就近把哥哥……但好歹重考一年考上名凰女中,也算是对双亲有交代了。

「那……阿文,我不吵你了。」

她嘿嘿干笑两声,就想挂上电话。真是可惜,本来想跟阿文讲讲肉麻话,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放下手中的红笔,裴文将一直想问小未婚妻的话说出口。

「琳琳,再过几个月你就要毕业了,难道你都没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裴文柔声地问。

当时班上同学缴交志愿卡时,琳琳迟迟未交,让他这个未婚夫兼导师的伤透了脑筋。

「当裴文的新娘。」琳琳想也不想墙马上回答。

「琳琳……」裴文压低的恐吓声自话筒一端传过来。「我现在是很认真地问你。」

「我知道,我是开玩笑的啦?这样就生气,真是的。」琳琳偏了头想想。

「嗯……我还没想到耶!这答案很重要吗?要不我过一阵子想清楚后再告诉你。」

她没有告诉裴文的是——

她想写言情小说。

自从国一在漫画店租了第一本言情小说时,她就迷上小说。

她想要写出能感动人心的爱情小说,写出男女相处的喜悦。也因为那时看得太忘我,当然无心学校的功课,成绩才会一落千丈。

不过,想写言情小说这件事,她都没有告诉家里的人以及好友们,包括亲爱的未婚夫在内。

「我不是在逼你!我只是希望你能有其他的嗜好或重心,因为我不想你太早步入婚姻,而后就被孩子绑死。」裴文以二十九岁的阅历建议说。

不是他怕养一个米虫老婆在家,而是希望琳琳能多看看这个世界,在大学多认识一些朋友,免得将来遗憾。

「哦!我知道了,原来你怕我太早成为黄脸婆。」琳琳开玩笑地说。

「哈!我的私心被你知道了。」裴文也开玩笑地回答。

算了,琳琳还小,过一阵子再说吧?

琳琳在心中暗暗发誓,这个月她一定要将第六章写完,近样还剩下四章,等投稿录取了再告诉裴文,给他一个惊喜。

「阿文,我今天有没有告诉你,我爱你?」

「你现在说了。」裴文戏谑小未婚妻。

「哎呀,人家是认真的!」琳琳不依地娇嗔。

「我也是啊?」裴文轻笑着。

听着话筒传来笑声,琳琳也笑了。

她可以想像裴文现在的样子,充满书卷气的脸泛着笑意,她最喜欢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看起来像个大孩子,一点也不像是在学校时的严肃老师。

「那人家再说一次——阿文,我爱你。」琳琳甜甜地说。

「我也是。早点睡。」裴文继续改着考卷。

虽然是这样不解风情的回答,但琳琳很满意地挂上电话。

不能偷懒了!

她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桌上的电脑,开启wozd,叫出之前写的小说,决心好好努力。

键盘喀达喀达地响,琳琳看着电脑上的萤幕,嗯……第六章快结束了,多亏阿文给她的灵感……

姜子强终于如愿以偿,他深情地捧住盼盼的脸,亲吻着盼盼柔软的唇辫。他细细地享受少女的青涩,用舌尖探索盼盼唇内如丝的深壑,慢慢卷住盼盼羞怯的舌与之共舞。

他印象中的小女孩终于长大!

回忆里所知道的盼盼就像是邻家爱哭的小女孩,当受盼盼大姊请托,帮盼盼补习时,看到十八岁的盼盼,刹那间他无法与过去的回忆连接。

小时候才到他腰部的盼盼长大了,站起来的高度到达他的胸前,丰满的胸部更是盈盈挺立,在在考验他身为邻居大哥哥的理性。

盼盼的手无力地攀住他的肩寻求支柱,随着他吸吮的动作加剧,顽皮的舌不断深入浅出,她的膝盖也变得虚软。

她万万没有想到,在她鼓起勇气向子强哥哥告白后,子强哥哥居然会接受她的感情!

而且——

一向感觉斯文的子强哥哥竟然随即吻住了她……

第二章

名凰女中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女校,校风严谨,师资优良。

在有心人士的努力下,网罗了来自各地的一流名师,奠定了良好的授业基础。与毗邻的男校名驹高中仅一墙之隔,两校皆是南部有名的明星学校,多年来,不知将多少年轻学子送进有名大学。

「喂,卉伶,你英文作业写了没?赶快借我抄。」一六七公分高的左红娟匆忙跑到教室前面来。

班上的座位是以身高分配的,所以一五六公分的言卉伶跟一五五公分的琳琳同样都坐在教室前排。

「抱歉,我捷足先登了。」琳琳顶着两窝黑眼圈趴在桌前,振笔拚命抄英文作业。

昨天她挑灯夜战,一直写到凌晨三点,才将第六章写完,累死她了。不过,让她感动的是,终于堂堂迈人第七章三个字。

这也就是她现在趴在桌上借卉伶的作业来抄的原因。

「谭琳琳,你昨天晚上跑去当贼啦!怎么一个晚上不见,你就变成熊猫了?」左红娟实在很难忽视死党脸上那明显的两窝黑眼圈。

「你才去当贼!看看你脖子的吻痕,你昨晚准是跑去当淫贼了。」琳琳立即反击。

「我们这里真的是号称校风严谨的名凰女中吗?一个是早自习就跑来借作业,一个是晚上不睡觉跑去当淫贼,我真怀疑你们两个当初是怎么考进这里的。」

言卉伶觉得自己当初努力考得第一高分活像个傻瓜,像琳琳跟红娟这副德行,还不是考上了名凰女中。

左红娟跑回座位,拿出小镜子一照。

「啊,真的有耶!没关系,我有万全准备。」说着,她从书包里拿出史努比ok绷贴在脖子上。

「你还真是万全具备。」言卉伶不得不惊叹。

自小家教严谨的她,从来没想到这些欺骗长上的招数,红娟真是让她开了眼界。

小时候,她连偷偷看个《尼罗河女儿》漫画都得提心吊胆,结果只看到第三集,连结局都没看完。

听说尼罗河女儿在十八岁与曼菲士王相遇,连载了二十五年,现在算一算,尼罗河女儿都四十三岁了。

琳琳将英文作业抄好了,换抄数学作业。

说来真是对不起阿文,身为数学老师未婚妻的她,居然连数学作业都向别人借来抄。

不过,要是她未婚夫阿文够义气,就应该干脆直接将解答给她算了。

也不想想,她当初可是为了他,才拚命苦读考进他任教的学校,还选了自然组,到现在她都不敢跟阿文招供,其实她对这a平方b又什么次方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言卉伶看着低头猛抄的两人,再度怀疑自己为什么这么乖,老是无条件供应作业给别人抄,以至于养成她们依赖的恶习。

「我老是将作业给你们抄,会不会害了你们?」她陷入苦思,思考自己此种行为可能带来的负面意义是否大于正面意义。

「你看,卉伶又在苦恼了。」左红娟低声取笑。「真搞不懂,我们才几岁,干嘛像个老太婆似的东想西想。」

「嘘……别让卉伶听到你取笑她像个老太婆,不然我们以后作业就抄不成了。你知道她那个人最认真了,开不得玩笑。」琳琳艮高兴的发现,再一题她就抄完了。

「喂,琳琳,你到现在都还没告诉我你男朋友到底是做什么的?」左红娟忽然想起。

想想,同校快三年,她什么都告诉琳琳,包括她跟邻校名驹高中的书呆子伍劭熙上床后的细节等等,而琳琳什么也没对她说。

琳琳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嗯……他是社会人士,年纪大我很多。」

若卉伶跟红娟知道她不仅有男朋友,而且已经订婚的话,不知会作何感想?拿斧头劈了她,说她不够朋友?

一个答案往往引来另一个疑问。

「社会人士?是做什么的?大你几岁?怎么认识的?」左红娟一连问了四个问题。

「嗯……这个……」琳琳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哎呀,说啦!不说就太不够意思了。」左红娟实在太好奇琳琳的对象了。高一同学至今,就听琳琳说她有男朋友,可到现在,连庐山真面目都没见过。「再不说,下次你要是再问我跟书呆子的事情,我就不告诉你了。」

「这怎么可以!她极需要红娟提供男女床戏的第一手资料,要不她怎么写出男女相处的细节呢?

除了图片外,她还没有在真实世界看过那「玩意儿」。

「他二十九岁,大我十岁啦!我重考时,他受我大姊之托,来当我家教,我们在一起交往三年多了。」琳琳供出部分真话。

这下连言卉伶都忙着追问细节了。

「那他现在在做什么?长什么样子?高不高?」

他现在在当我们班上的数学老师兼导师。

不过这句话琳琳只在心中嘀咕,可不敢真说出口来。天知道以红娟说话不经大脑的个性,任何秘密她知道,就不会再是秘密了。

「长得很斯文,戴眼镜,一七八公分,凄瘦的,衣服底下的内容不详。这样够清楚了吧!」

「哇——交往三年多还不知道你男朋友衣服底下长什么样子!你看像伍劭熙那书呆子,看起来那么古意老实的样子,想当初他追我追得像红卫兵一样,每天放学就跑来我们学校校门口站岗。

「而且还是他主动吻我的,你男朋友都那个年纪了,居然没向你出手——该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左娟的臆测一发不可收拾。

这下琳琳陷入苦思。

像她昨天这么主动,裴文依然抵死不让她进他家门一步,难道是她的魅力不够?

尤其是这半年来,阿文已经不让她进入他住的地方。

她低头审视自己,悄声向两位死党征询意见。

「红娟,卉伶,你们会不会觉得我的太小啊?」

「拜托,你要是太小的话,那我a罩杯的不就要去撞墙自尽了?」言卉伶瞪了好友一眼,没好气地说。想刺激人也不是这样?

左红娟表达她的意见。

「虽然比起我的d罩杯是小了些,但已经相当够看了。怎么?你阿娜答嫌你太小?」

琳琳说出自己的苦恼。「不,他连摸都没摸过,就急忙开车载我回家了。

不过,咋天有吻我!

还有,昨天裴文拉着她的手碰了他的东东。

「会不会是像我昨天在杂志上看到的,男人要是太小就不好意思提出要求?」左娟一脸不解。她决定放学后好好问一下她的阿娜答。

同是男人,伍劭熙一定能了解男性的苦处。

「不、不,他一点也不小——」琳琳急忙摇手否认,替心爱的未婚夫洗冤屈。

这下误会大了,要是以后她们知道裴文就是她未婚夫。

「你怎么知道?」左红娟和言卉伶异口同声质问。

「我……」琳琳立即掩住嘴。糟糕!说漏嘴了。

「咳咳……三位同学,上课了,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裴文拿着数学课本倚门轻咳数声,以示警告。

没想到亲爱的小未婚妻一早就跟两名死党嚼舌根,还讨论大不大的问题!

马上给琳琳一个警告的眼神,他可还想在这里任教下去,仅剩下两个月,他希望琳琳可以保住这个秘密。

依名凰女中的校风,是绝不容许师生恋的!

就算他们已经订婚了也一样,他仍有诱拐女学生的嫌疑,若消息若传出去,以后家长就不敢将自己的子女送来名凰女中就读了。

琳琳自知理亏地吐吐舌头,表示悔意。

「好,各位同学,翻开第84页,上次我们教到这边。」裴文翻开上次教到的范围,准备授课。

没一会儿,琳琳收到由后递来的纸条,是左红绢写的。

字条的内容居然是——

你们上了没有?红

琳琳脑中「轰!」一声,连忙向后急着挥手表示没有。

红娟脑中都是这些不干不净的黄色思想!

不过,她也好不到哪去,毕竟她也非常好奇阿文衣服底下的身躯究竟长得什么样子。

没多久,又传来左红娟的纸条。

我不相信。

要不然你怎么知道你阿娜答的东西大不大?

天啊!红娟居然在上课时间跟她传这种讨论大小的纸条!

一道黑影倏地挡在桌前,琳琳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抬头一看,身兼导师及她的未婚夫的裴文赫然就站在她桌子面前。

「谭琳琳,你上课时间在做什么?」裴文一把抽起她手中的字条。

完了!琳琳跟左红娟双双掩住眼睛。

看了字条上的字句,裴文脑中霎时一片空白。

他真的无法理解,是时代变了吗?高三的女学生居然公然讨论男性的大小问题,甚至在课堂上纸条研究?

「你们两个午休到导师室来!」

裴文扭头继续上课。

***********************************

「当当当当……」

听得午休钟声响起,裴文在导师室内等琳琳和左娟的到来。

身为她们的导师,他在有责任好好说说左红娟,居然在课堂上跟他的小未婚妻讨论男人大不大的问题,污染琳琳纯洁的脑袋!

这时导师室的老师几乎都坐在座位上吃便当,裴文低头看手表。

「裴老师,你没带便当吗?要不要一起去学校餐厅吃?」许敏敏细声问着他。

跟裴文同期进来名凰女中任教的她对裴文一见钟情。

她曾多次以私人或校外研习的名义向裴文提出邀约,但全都被他拒绝了,理由竟是——他已经订婚,怕他未婚妻误会。

可在名凰任教的这几年,她从来就没看过裴文带他的未婚妻出席任何公众场合,问其他资深的同事,他们也摇头表示未曾见过。

因而,她心中小小的爱苗不曾熄灭,无法彻底死心。

「不用了——」裴文摇头拒绝。

这时,他等待的人终于来了。

「裴老师,很抱歉,左红娟说她身体不舒服,所以只有我一个人来……,」矫小的琳琳提着大袋袋,小小的苹果脸上因高雄夏天的酷热而显得红通通的。

「那左红娟现在人呢?」裴文假意地问,想借此摆脱许敏敏。

身为琳琳班级的导师三年,他当然知道左红娟身体一点毛病也没有,一定是想借病躲避他的训话。

琳琳为时也看到教社会组的许敏敏。

两年多的未婚夫妻岂是当假的,琳琳马上配合的说:「她肚子有点痛。」

女人的直觉不分年龄大小,琳琳从一考进名凰女中,在看到许敏敏后,就知道许敏敏对裴文相当有好感。

「她不要紧吧?我过去看看。」

说完,裴文带着琳琳顺利脱身。

***********************************

「谁教你这么受欢迎!幸好你老婆我有先见之名,先将你订下来,要不你早跟别人跑了。」琳琳夹一块宫保鸡丁送入未婚夫的口里。

「我老婆?谁啊?在哪里?」裴文故意左顾右盼地寻找着。

「坏阿文,不给你吃了,我全收走!」琳琳娇嗔地抗议。

「开玩笑的,别收走!」裴文给未婚妻的额头一个响吻,伸手护住今日宝贵的午餐。

「算你识相。」琳琳娇笑地又夹起一块鸡丁塞进未婚夫的口里作为犒赏。

嗯,好吃。希望琳琳能学会岳母的七成功力,这样的话,他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左红娟呢?」嚼着美味的食物,裴文问。

「刚……刚才不是说了,她身体有点不舒服……」琳琳吃着便当,睁眼说着瞎话。

「少来。」他弹了下未婚妻的鼻头。这句话拿来骗骗许老师还可以,你不会真以为当了你们三年导师的我相信吧?」

琳琳假装努力吃着妈咪拿手的美味绝活之一-蒸蛋。

裴文知道小未婚妻想利用岳母烹煮的美味逃避问题,他继续往下说。

「等一下回去教室,记得跟左娟提一下,伍劭熙的母亲已经知道儿子在学期交了一名女朋友,今天特地去名驹兴师问罪,想知道她儿子的女朋友究竟是谁,早上伍劭熙的导师还特地来找我商量这件事情,你叫左娟注意点。」

「那怎么办?阿文。」琳琳急急地问。

听红娟说,伍劭熙的母亲是个很不好相处的人。

「凉拌。」裴文实话实说。

「阿文——」琳琳大叫。

红娟是她好的朋友,若事情有什么不对劲,她这个朋友可以早点通报她一声,要红娟先避避风头。

「这是事实,因为伍劭熙的母亲只会有一个要求,就是将缠住她儿子的狐狸精赶走,然后要她宝贝儿子继续好好念书,当个永远的第一名,然后考上台大。」

伍劭熙的母亲是名驹的学生家长会会长,尖酸难缠的个性让两校的老师印象深刻,学校只要有一点小问题,她老人家就函请各大媒体前来采访,将事情搞大,弄得学校乌烟瘴气。

「可是……」琳琳还想再说。

「你喔!将自己顾好就行了,我还没跟你算你上课传纸条的帐。你居然上课时用纸条讨论什么上了没、大不大的问题!」

裴文觉得他真的有必要好好地跟琳琳沟通一下,这纸条要是给别的老师看到,事情就大条了。

「可是……谁教你之前都不吻我,昨天居然就拿人家的手放在你……你的……」琳琳说不下去了。

羞死人了!想是一回事,可要她讲出口,她真觉得好丢脸。

「我怎么没有吻你?每天见面都有啊!」裴文大呼冤枉。

「但……你都只是用嘴唇轻轻碰一下而已……没有像昨天……」琳琳红着脸用筷子拨弄便当里的鱼丸,以掩饰自己的羞赧。

「像昨天怎样?」裴文故意捉弄她追问着。

原来他以前体贴过度,反倒引起了小未婚妻的不满。

「就那样嘛……」一想到他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琳琳感觉血液顿时全往脑门冲。

可想起昨天的主动,她担心地偷瞄未婚夫,阿文会不会觉得她太大胆了?

「琳琳。」裴文柔声唤着。

「嗯?」琳琳闻声迎向他的视线。

他的眼睛忽然变成两江深潭,牢牢地吸引住她,让她无法动弹。

女人的直觉让她知道,裴文眼中流露出的是欲望。她就像被蛇盯住的青蛙般,呆呆地看着未婚夫的头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是这样吗?」

裴文身为老师,明白身教重于言教,马上身体力行,用行动唤起琳琳的记忆,低头用唇攫住未婚妻的唇瓣。

***********************************

第二次深吻。

事实证明,裴文果然是名好老师。经历过裴文昨天身体力行的循循善诱,琳琳已逐渐掌握住亲吻的旋律。

裴文一低头吻住她,将舌伸人她的口中轻尝时,琳琳已合作地衔住他探索的舌尖,依循昨天的记忆,模仿着他的动作,轻轻地吸吮着。

她的动作立即得到裴文的称许。

意识逐渐迷蒙的脑袋,只能任由裴文热情的唇舌翻搅,浑身感到轻飘飘地,力气像是被抽干了般,身子软绵绵地靠在裴文身上,任他肆虐。

全身颤抖着,让新奇的感受带领着她……

身上的衣服忽然变得十分碍人,热流自体内四处流窜,让她想要更多。

感受到未婚妻的身子变得柔软,裴文吻得更深入。

似乎永远也无法餍足般,他一再地深入未婚妻诱人的香唇中,不断地吸吮,托在她后脑勺的手也更用力,让两人的身体之间没有丝毫空隙……

不知过了多久,裴文终于气喘吁吁地停止两人的亲吻。

他开始怀疑是否能达到岳父的期许,忍耐到琳琳上大学为止。

岳父的理由是希望琳琳可以专心读书。

「琳琳,午休时间快到了。」他拍拍未婚妻的脸颊。

琳琳犹自沉浸在新鲜的体验里,闻言不甘愿地睁开迷蒙的双眼面对现实。

真讨厌!为什么现在是在学校?要是在裴文家里,就可以体验更多了。

「阿文,你星期六要去哪里?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

看完电影、吃完饭后,她就可以赖在裴文家不走。

裴文当然知道未婚妻打的主意。

这半年来,他忍得很辛苦,连开门让琳琳进家门都不敢,谁教这半年多来琳琳长得更有魅力。

有时夜晚一想到琳琳青春丰盈的身躯,他还数度睡不着觉,猛冲冷水澡,好将脑中的邪念驱除。

这种情况琳琳当然不知道。

对此他只能苦笑说:「琳琳,我答应你爸爸在你上大学以前绝对安分守己,不能乱来。」

他对岳父的男性承诺在琳琳的下一句话差点破功。

「那简单,我们偷偷做!反正爸爸也不知道,反正阿文早晚是我的老公嘛!」琳琳一击掌叫道,觉得自己真的好聪明喔!

我们偷偷做……

偷偷做……

这句话形成回音在裴文心中缭绕不去。男性的本能欲望与对准岳父的承诺在脑中天人交战着。

天啊!琳琳是想陷他于不义吗?他紧握双在心中挣扎地呐喊。

「阿文?」真是的,犹豫这么久,太不给面子了!

电视上不都为么演,女孩子只要眨眨眼睛,男主角就都很乐意地配合吗?琳琳嘟着嘴在心中嘀咕着。

窗外传来钟响,通知午睡休息的时间到了。

裴文将未婚妻不满的表情全看在眼里,他出言催促着。

「好啦,回去午睡吧!回去记得跟左红娟讲一下,要不我担心伍劭熙的母亲在知道儿子的女友是谁后,会采取不理性的举动。」

琳琳应声说好。

将地上东西收一收放进大袋袋里,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裴文晚餐也会在她家吃,到时吃完饭,她就可以送阿文出去,这样他们一样有独处的机会。

不过,她的如意算盘裴文接下来的话破灭。

「今天学校导师要留下来开会,所以今晚我不过去吃饭了,自己一个人回家小心点。还有,星期六爸爸要我回家去一趟,你乖乖地在家里读书,不懂的打电话问我。」

代志哪a按ぅつ?害她刚刚还很高兴的计划着说。

假装没有看到未婚妻满脸失望的表情,裴文拿着来不及吃完的便当,起身举步打开门。

由于刚刚与未婚妻接吻的后遗症尚未消失,不得已,他只好用便当盒挡住已经产生变化的下半身,希望琳琳没有发现他尴尬的状况。

其实,最痛苦的人是他!

他低头对着自己的「好兄弟」苦笑。

***********************************

这个晚上,琳琳的小说进展得异常顺利——

自上次的热吻之后,盼盼一直无法专心读书,脑海里想的都是子强哥哥的吻。

看着近在咫尺的予强哥哥正用他低沉的嗓音说着数学方程式,盼盼视线不禁移到子强哥哥蠕动的唇上……

记得子强哥哥先是用唇轻轻碰触她的唇,而后像是吃着好吃的糖果般,用舌不断舔吮着她的唇辨……

当她感觉双唇发麻滚烫时,子强哥哥已经灵活地用舌卷住她的丁香小舌……

可是就只有那一次!

接下来,有整整半个月,她感觉子强哥哥都在故意回避她的视线,就像现在一样。

「盼盼,你别这样看我……」姜子强咬牙强忍着。理智在盼盼年轻热情的目光注视下,逐渐摇晃。

事实上,下半身随着盼盼注视停留的时间越久,已经出卖了他。

盼盼看着已经是自己男朋友的子强哥哥,发现自己居然看他看痴了。

她真的没有办法!无法控制自己想再进一步了解子强哥哥的欲望。

「怎么了?」瞠大眼,露出无辜不解的眼神,盼盼不禁用舌舔舔忽然发干的唇辫。

这无邪的诱惑,将姜子强忍了半个多月的欲望全敷瓦解。

他发出投降的呻吟,向前用唇吮咬那粉红的一小截舌尖。

后悔上次的冲动后,他就告诉自己,此时正值盼盼考大学之际,年长盼盼数岁的他,应该要更加理性,对她更体贴才是,不可以对盼盼有非分之想,以免影响盼盼读书……

未婚夫的吻似乎打了强心剂一般,刹那灵感泉涌。

一想起在学校的那个吻,她傻呼呼猛笑,幸福的感觉传遍全身。

「老头子啊,琳琳怎么一个人在房里笑个不停?」听着楼上不时传来的笑声,在楼下客厅看电视的谭母问着自家老公。

谭哲良也一脸不知所以的回看老婆。

加油!琳琳在心中替自己加油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