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我老婆抵赌帐我老婆抵赌债
我老婆抵赌帐我老婆抵赌债

星期五晚上,我的三个朋友,周强、文斯、和兰克在我家与我一起玩扑克。这是我和他们第一次玩,我的赌技很烂,一直输钱。我老婆在客厅看电视,但是有时也过来看看我们怎么打牌。她穿着牛仔裤,一个白色t恤衫。我们边打牌边喝了不少啤酒。大约1:00时候,我告诉他们三人说我们需要包比赛。我看我剩下的钱不多了,就过去和我老婆说,如果我输了,她就给兰克唆鸡巴。她有些不太愿意,我告诉她兰克的鸡巴很粗大,几乎是我的二倍还要多,她听说后犹豫地同意了。因此我告诉兰克我如果输了让我老婆给他吹萧。兰克高兴地要求赌大的,他说如果我赢了,我可以拿回桌上所有的钱,如果我输了,桌上的钱依然归我,但我老婆明天一天都得让他玩。我问我老婆同意吗?她答应了。

这个赌注让他们三人变的很兴奋。赌了一把之后,我不幸地输了。我注意到在我们赌的过程中,我老婆有时会偷偷地扫视兰克的裤裆。这时,兰克盯着我说:『没办法,让你老婆到我这里来吧。桌上的钱归你了。』我老婆还没等我说就走到了兰克的跟前。看来她也想见识一下兰克的大鸡巴。

兰克开始用两只手伸进我老婆的上衣里抓住两个乳房按摩着。

『嘿嘿,好坚挺饱满的奶子。』他告诉另外的2个人。

他然后站起来,脱掉我老婆的t恤衫,抬起她的下巴,亲她的嘴巴。我老婆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看她的两个乳头都变得很硬。兰克然后脱掉他的裤子和男用短衬裤。露出他的大鸡巴。足有20多厘米长,也很粗壮。他抓住我老婆的手,把它放在他的鸡巴上,并且继续亲吻她。我老婆被兰克亲着,手摸着他的鸡巴,嘴里低声呻吟。不久,兰克坐到椅子上,把我老婆按下来蹲在他的两腿中间说:『我认为你现在应该唆我的鸡巴』。

我老婆瞪着眼睛瞧着兰克的鸡巴说:『哇!我没见过这么大的鸡巴,吓死我了。』她开始舔他的鸡巴头,慢慢就张大嘴巴把鸡巴头含到嘴里了,并慢慢地往嘴里塞着。她用一只手玩着兰克的两个鸡巴蛋,当含到一少半鸡巴时,她开始上下摆动她的头。她『呜……呜……』地呻吟着,并且嘴巴不停地发出『呼哧……呱唧……』的唆鸡巴声音。兰克两手捏住我老婆的两个乳头,爽的眼睛眯起来,我、文斯和周强就坐在那里看我老婆咂舔着兰克的鸡巴。我知道我老婆很会咂舔鸡巴,她如果紧紧吸住鸡巴头,舌头抵在鸡巴眼上,两手摸捏着鸡巴蛋,没几下就会弄的男人射精。兰克对我老婆说:『宝贝,舔舔我的鸡巴蛋。』我老婆吐出鸡巴,用手把兰克的鸡巴按在他的肚皮上,伸出舌头在兰克的两个鸡巴蛋上来回舔起来,又把两个鸡巴蛋吸入嘴里咂着,把鸡巴按在她的脸上来回揉着。兰克说:『嗷……真爽!快含住鸡巴,我的怂要出来了!』我老婆含住他的鸡巴,兰克把我老婆的嘴巴当成屄飞快地抽插起来,没几下,只见他的身体痉挛起来,一些精液从我老婆的嘴里顺着他的鸡巴流出来了。他射完精坐在那里,看看我老婆,又看看我和周强、文斯,说:『上帝,她是我曾经见过的唆鸡巴最好的女人』。我老婆抬起头来,嘴边还有兰克的精液。兰克让她张开嘴伸出舌头,上面没有了精液。兰克问:『你把我的怂儿都吃下去了?味道好吗?』我老婆在他的软鸡巴上捏了一把说:『你把鸡巴顶住我的喉咙,就计划让我吃。』

兰克说:『谁让你那么会唆鸡巴?』他抱住我老婆,开始在她的两个乳头上舔咂起来。她的两个乳头看起来很硬,兰克咂她的奶头时她嘴里哼哼咭咭的。这时候文斯和周强两人都很兴奋了,对我和兰克说:『我们的鸡巴也硬的厉害。』我问我老婆:『你愿意唆他俩的鸡巴吗?』我老婆抓住兰克的鸡巴说:『你俩的鸡巴有这么大我就唆。』兰克说:『他俩的没我大,但你可以同时唆他们俩的鸡巴,嘴里一次含两根。』然后他让周强和文斯脱掉裤子,俩人挺着硬鸡巴站到我老婆的跟前让她唆。他俩的鸡巴没有兰克的大,但比我的略大一些,我老婆转过身蹲下来背靠在兰克的两腿之间,把兰克的软鸡巴放到她的脖子边,前面一手抓住一根鸡巴,让他俩人往近靠,把两跟鸡巴挨住,来回给他们咂舔起来。有时还把两根鸡巴并在一起含到嘴里唆。不一会就把两人弄的射了精,全部射到我老婆的脸上和奶子上了。

这时候,兰克捏住我老婆的乳头说:『你让我们三个都爽了,现在鸡巴都软了日不成你的屄,你也让你自己爽一下吧。脱掉裤子和短裤,躺到桌子上自己手淫。』我老婆显的有点犹豫,兰克说:『等一下我看的鸡巴硬了再日你。』她这才脱掉裤子和短裤。她的短裤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湿圈,兰克指着短裤说:『瞧!屄浪成什么样子了!流了这么多骚水。』兰克让她转过去躺在桌子上以便我们都能看见她的屄。我老婆分开了她的膝,张开两腿以便兰克他们能很近地看见她的屄。我老婆的屄看起来因为发骚而变的有些红,阴唇也分开了,屄里的淫水正在流出来。

兰克三人凑在桌子的边仔细观察她的骚屄。我老婆用手抚摩她的屄毛,在兰克的请求下,我老婆在下面用手拉开她的阴唇,让他们仔细看她的屄里面是什么样子。我以前从未有机会在看我老婆的屄里面。里面粉红色的小洞翕动着,有很多淫水。兰克说,『我们都想看你的手在你的屄里抽插。』我老婆用左手磨擦她的乳头,用她的右手磨擦着她的阴蒂。偶尔,她把中指插进她的屄里面。这使她的手指全都湿了。兰克让她舔她手上沾的骚屄里的淫水。当我老婆抽出手时,兰克他们三人也轮流把手指插进她的屄里。周强和文斯不时地把手指从我老婆的屄里抽出来塞到自己的嘴里舔着,但是好几次兰克都让我老婆舔他的手指上的淫水。玩了一会,我老婆看起来高潮快来了,她加快摩擦她的阴蒂,眼睛轮番盯住兰克他们三人,她的呼吸变得短促,并且她开始呻吟。逐渐地翻起白眼,身体痉挛,兰克趁机在她的屄里面插进去3根手指。我老婆发出了长而大声的『啊……啊……嗷……』的呻吟声。

兰克惊讶地说:『哈!老天!,她的屄紧的厉害,并且试着把我的手吸进去。真是个好屄!当她高潮来了时,你们不会相信她的屄变得这么紧密。我们今晚要把她日个痛快。』我知道我老婆高潮时的屄特别紧,把她日痛快时,她还会乱喊乱说脏话,日她的男人让她怎么叫她都愿意。

我老婆这时躺在桌子上还在急促地呼吸着。她的脸色显的很愉快,她的乳头还是仍然很硬。兰克让我老婆休息了大约10分钟,然后说:『骚货,我现在要日你的漂亮、紧密的小骚屄了』。我老婆对兰克说:『去卧室里玩。』又对我说:『你别进来。』我知道,她怕我在跟前她放不开让兰克他们三人日她,过不足瘾。我说:『我也懒的进去,我就在这里看电视。』

兰克把我老婆从桌子上抱起来就走向我们的卧室。周强,文斯跟在后面。进去没多久,就听见我老婆说:『嗷!不行,太粗了!』我走到门跟前向里看,见我老婆迎面躺在床上,大腿弯屈在胸前,兰克一手压住我老婆的一条腿,一手抓住鸡巴在我老婆的屄跟前胡乱凑着,好象太粗不好往进插。我老婆看见了我嚷嚷着:『门关住,别让我丈夫看。』周强走过来说:『你老婆不让你进来呀,不是我们不让的。』说完,把门从里面锁住了。

我又坐回到沙发上看电视。不长时间,听见我老婆『啊——』地大声叫了一声,我走到门跟前听里面的响动。听见兰克说:『刚日进去个鸡巴头你叫什么?』我老婆说:『你的鸡巴太大了,日的我的屄里面又爽又有点疼,让他俩先日,我给你唆唆!』听见里面一阵乱动,声音静下来了。我坐回沙发上抽了一支烟,大约10多分钟时间,听不见我老婆的声音,只能隐约听见男人『呼哧……呼哧……』的急促呼吸声,不时还听见肉碰肉发出的『啪!啪!啪!』声音。这时好象是文斯说:『呵呵!你这浪屄果然很紧,把我的鸡巴夹的没几下就流怂了。』听见我老婆嘴里塞着东西的『呜……呜……』声,应该是兰克的鸡巴插在她的嘴里。听见兰克说:『瞧你俩那点本事,没几下就完事了,……看我狠日这浪女人的骚屄!』听见里面『啪啪』几声,我老婆说:『哎呀!轻点打!你的鸡巴把我的脸给打疼了!』兰克说:『浪屄!想让我的大鸡巴日你吗?』我老婆说:『想呀!你慢点来呀!小心把我给日死了!』兰克说:『腿开的再大一点,好让鸡巴进去。』里面安静了一会,又听见我老婆轻声『哎呀……啊……』地叫了起来,她说:『进了多长了?』兰克说:『插进去一半了。』我老婆说:『我感觉里面夯的实实的,鸡巴头都顶到屄底了,你慢慢动几下我试一试。』兰克说:『你忍着,再往里面进进,哈!浪屄真紧啊!』停了一会,我老婆呻吟着说:『哦……

我的……啊……你的鸡巴真大啊!!好鸡巴!!稍微动一下就让我爽的受不了……嗷……日我……亲鸡巴哥……日我……我要亲哥哥日我的浪屄……』。兰克说:『小浪屄!!你是谁的老婆?』我老婆说:『我是你的浪老婆!嗷……啊……我的亲哥哥……!』兰克说:『嗷……你的浪屄夹的我好爽啊!小骚屄货!叫几声爸爸,不然不日你了!!』我老婆说:『我不叫……我的儿子呀!我是你的卖屄的亲娘啊……啊……哎呀……你不要把鸡巴抽出来呀!我叫!我叫!你插进来我再叫!嗷……真爽……亲爸爸……啊……亲爸爸的鸡巴真大呀……你不敢把婊子的屄给日烂了……啊……亲爸爸日的真好……』。兰克说:『你这个骚母狗!看你的亲鸡巴爸爸不日死你!嗷……烂婊子……你爷爷日的你快活吗?』我老婆说:『爽!哎呀!我是大鸡巴爷爷的婊子!日我……日我……日死我这个骚婊子……』。里面我老婆让兰克日的乱叫喊……

俩人在里面日了大约10多分钟,听不见我老婆叫喊了,听见兰克说:『哇!小骚货的屄怎么越来越紧啊?屄里不停地痉挛,夹住鸡巴动不了啦!喂!小浪屄!怎么不叫了?』听见我老婆低声『哦……哦……』地呻吟,周强说:『你看她全身抖动不停,眼睛直翻白眼,不会说话,你是不是真的快把她给日死了?』文斯说:『没事!她这是高潮极点反映,兰克把她日的快活晕了!难怪她喜欢让你的大鸡巴日!』兰克说:『都10多分钟了,她的屄夹的很紧!我的鸡巴不能动了!好象被她的屄给卡住了,我的全身被她的胳臂和腿给缠的死死的也动不了啊!』文斯说:『公狗日母狗时一般都会卡住,因为公狗的鸡巴跟部有一个疙瘩,母狗在高潮时屄口都会紧紧地收缩,刚好把公狗的鸡巴给卡住,这浪货的屄和母狗差不多,加上你的鸡巴很粗大,所以给卡住了,你现在压在她身上别动,你越动,她越爽,她的屄爽快的就越痉挛,则卡的越紧,卡的时间会越长的。』听到这里,我知道我老婆的屄和兰克的鸡巴链在了一起拔不开,我敲敲门问:『你们完了吗?』文斯打开门说:『我和周强完了,你老婆和兰克还没完,你看,他们的鸡巴和屄不想分开了,你老婆让兰克给日晕了。』我进来向床上看,见兰克爬在我老婆的身上,我老婆在下面两条胳臂紧紧抱住兰克的脊背,两条腿紧紧缠在兰克的屁股上,眼睛过一会翻一下白眼,身子也随着抖动一下。我问文斯:『都已经过去快20分钟了吧,不会有问题吧?』文斯说:『我见过这事情,不会的。有一个办法能让他们分开,就是用凉水泼在你老婆的屄上,公狗和母狗卡住拔不开时就用的是这个办法,不过你老婆现在正快活着,我怕她醒了不高兴!』我说:『时间长了怕出问题,还是弄醒她吧。』于是文斯出去拿了一大杯凉水进来了,他让兰克把屁股向上抬起一点,对准他俩相连的地方把水泼了出去,不长时间,就听见我老婆大声地『啊————————』了一声醒了过来,对兰克说:『你把我日的真爽快死了!』兰克的屁股抬了抬说:『哦!真的可以动了!』只见他飞速地耸动着屁股,鸡巴在我老婆的屄里飞快地抽插,不一会就爬在我老婆的身上不动了,他也射了精。停了一会,他亲吻着我老婆说:『你的浪屄真好!

』我老婆『嘻嘻』地笑了几下。兰克从我老婆的屄里『啾』地一声抽出鸡巴说:『刚才你在高潮快活时,你的屄把我的鸡巴给卡住了,要不是你丈夫要求用凉水泼你的屄,你现在恐怕还晕着呢!』我老婆揉着她的屄眼瞪了我一眼说:『真是多事!』我看她的屄眼被兰克给日的比以前大了许多……

之后,兰克带着我老婆去他家里过周末去了……当我老婆回来我问她在兰克的家里是怎样过的,她说第二天兰克在他家里又召集了好象有8个男人一起和她玩,其中还有周强和文斯,还有两个黑人,鸡巴比兰克的还大,但黑人的鸡巴没有卡在她的屄里,倒是让兰克给日的又晕了三次,其中一次听兰克说鸡巴卡在屄里足足有一个多小时,其他男人趁她被兰克日晕了的机会,把怂儿都射入她的嘴巴里让她给吃了,她醒过来后才感觉嘴巴里还有不少怂…………她说她下次希望我打牌继续输给兰克……好有机会再让兰克日她的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