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好朋友夫妻间逸事
好朋友夫妻间逸事
好朋友夫妻间逸事

前文链接:/thread-9138758-1-1.html

第06章

征服,还是被征服,那都不是问题我这时的脸颊上显出一副渴望又讨好的样子!看着我那献媚的脸色表情,小雪心中喜悦但是眼中故意带着一片冷漠,冷冷对一脸色色略带猥亵的我说:「有本事就来吧」说着,小雪转过了身子,弯下了腰,将白皙丰满的屁股高高翘起,接着她回头看着身后的我,四目相对,忽然咬着嘴唇,脸上露出挑衅的嗔笑。

用她修长的双手用力地拍打自己屁股,示威一样发出「啪!啪!」,的肉响,就像一个正要接受挑战的古代罗马斗士一样。

我开心猥亵的笑着,充满喜悦的走上前去,一边走一边露出我已经坚硬一颤一颤的小弟弟,我最终停到了女人丰满的大屁股前,伸出双手颤抖着摸向女人肥美的屁股,小雪身体动了一下,扭过头表情冷冷的看着我说。

「不要乱摸」女人冷冰冰的声音让我眼里闪过了兴奋的眼神,看来小雪喜欢玩女王的把戏啊。

「怎么,不服气」小雪看出了我似乎愈来愈入戏,戏虐的问了一句,看着眼前紧盯着她的肉体不说话的我,小雪再次用戏谑柔媚的口气说道:「不服气就征服我啊,到时候我身上的每一块肌肤都让你碰」。

小雪本来身材就高挑,在穿了长筒靴子以后,配上靴子的高跟,身材就更加高挑了!

〔哼…〕。

看着眼睛开始亮起来的我,小雪故意轻蔑的哼了一下,手掌发出啪的一声,挑衅的又拍了一击屁股,同样的臀肉乱颤,并示威性的抖了抖屁股。

我并没有如小雪想像中的那样快速的插进去,我现在正有些疑惑的看着,小雪那两瓣臀肉旁边,束腰垂下到达地面好像马蹬的东西。

「咦…」

等了半天的小雪回头看了一眼面有疑惑,正在用手抚摸她大腿两侧好像马蹬的东西。

〔啊那个…那个只是妆饰品啦〕。

小雪有点不好意思羞红了脸含混不清急着对我说。

〔装饰品?〕。

我实在不懂为什么要在束腰上面放着好像马蹬的装饰品,眼看着这场女王游戏就这样被无情的打断,小雪无奈的迟疑了一下终于又从黑色盒子里拿出一套东西,这下子我终于懂了。

那是一付连带缰绳辔头好像用来控制马匹的口衔马具,从这个口衔马具到小雪下体的马蹬,我终于知道这是把女人当马骑的套件。

〔小雪〕。

我试探着问她。

〔嗯,怎样〕。

小雪回眸风情万种的看着我温柔的回答。

〔那个,那个,你带上让我看看好不好?〕。

我实在忍不住好奇的想要看看变成牡马的小雪到底会是什么淫荡的模样。

〔你啊,就晓得得寸进尺〕。

小雪娇羞的说着,却没有生气的模样激励了我,于是我将口衔马具拿起,接着小雪竟然主动的张开嘴,顺服的被我戴上,看着穿着马具变成牡马的小雪让我兴起征服的雄心。

因为我的体重比小雪重多了,我们当然不能像〔妻心如刀〕的林茜跟杨桃子那样真的跨身上马,于是小雪大腿两侧的马蹬是刚好垂落在地上,身体高高的挺起摆出姿势准备让我征服她狂野的身心,小雪在此故意冷哼了一下。

抬起一只手拉了拉垂在两边地上的绳子,示意我让我蹬上去,见状,我抬起了一只脚,意思意思的勾上了绳子一侧实际落在地上的马镫,双手抱着小雪的腰,另一只脚登上另一个同样在地上的马蹬子!

小雪觉察到了我放在她腰间不规矩的手,身体变的僵直了起来,但是最终还是软了下来,顺服的分开站立的大腿,可是因为马蹬的绳子是调整跟她的大腿同样的长度。

我踩上了小雪腰身两侧的马蹬之后导致小雪的身体被马蹬上我的体重拉扯,因此小雪的双腿吃重变成不得不稍微弯曲让腰身下沉一些。

好在我跟小雪很有默契顺利的就趴在小雪的身上,两只脚紧紧地蹬着女人两侧的马镫。

股沟紧紧压在小雪丰满的屁股上,挺起的小弟弟深深的陷入她的两瓣臀肉中,用力的顶着小雪柔嫩的屁眼,小雪感觉到了后庭的不适,皱了下眉头,空出一只手,从双腿间伸到后面,抓住了我顶着她屁眼的阴茎顺势下拉。

「噗磁」,一声,进入了自己早已湿润的阴户中!

〔呼……〕。

一道微不可查的满足声从背后传来!小雪的屁股开始晃动了起来,后面如同寄生儿一般紧紧贴着小雪的我也随着小雪臀部的晃动摇了起来,带动着我胀大的阴茎在小雪的体内微微的抽动。

这样持续了一分钟,小雪停了下来,带着口衔马具有些苦闷又得意的扭过头,看着一脸享受的我好像是在问我说:「这套东西用起来感觉怎么样?」

我拉动连接她嘴里辔头的缰绳,好像讨好的称赞她让她知道我的满意:「好,太好用了」。

小雪的眼神忽然翻转变成冷冷的似乎在说:「那就让我看看你能有多厉害!」。

她的态度犹如一个一直找不到对手而一直失望的无敌剑客。

小雪双腿微弯有点艰难的支撑着不被我的体重拉扯,而我已经适应了骑在女人身上的感觉,慢慢开始晃动着腰身,而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脑中突然浮现之前电视上播放的,那部草原人驯服烈马的纪录片!

记忆中电视里传来万马齐鸣的声音,男中音继续解说道:「骑士在马镫的帮助下,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冲击力……」。

脑海中电视里战鼓雷动,而实际的在现实的客房之中,我好像高大的骑兵骑在一匹牡马身上拉着缰绳开始起动了,彷佛誓死冲向千军万马中的孤骑,我双足镫紧,猛烈地向后甩动身体,阴茎在我的甩动下。

「唰」,的一声彷佛从水洞中抽出的皮鞭,然后在猛烈的惯性之下,带着飞溅的淫水声,「唰」,的插回洞中,雪白的臀肉犹如沉睡中的战鼓被重击,震颤不已,我身下的白色战马头部仰天,从口衔的缝隙发出了模糊的。

「啊~~」。

尖锐的惊叫……刚刚承受了那重重一击的女人,双眼似乎放出了神采,就像一个久未逢敌手的剑客遇到了能与一战的敌手。

「不错!」

小雪冷冷的眼神好像赞叹的说,高大的骑士彷佛受到了激励,我夹着胯下白马勇敢的向敌人冲击,战斗激烈的继续着。

战马在嘶鸣着,那高大的骑兵如千军之中的勇将,在战马的嘶鸣中奋勇向前,势不可挡的挥舞着身体……那邪恶的胯下小弟弟在连续的上下中随着惯性越甩越高,胯下皮鞭带着闪亮的油光越抽越长,回插搅起的水声劲风越来越大。

小雪丰满性感的双臀犹如战鼓,在胶着的鏖战中遭到疯狂的连续的重锤,臀肉千层万波的震颤,抖得如浆的汗水如粒粒飞散的白盐。

白色的战马有面临千军强敌的龙马,大汗淋漓,惊嘶阵阵。

记忆中电视里勇猛的将军自如的控马人立而起,现实中那马背上的骑士却似乎开始出现了疲惫之态有些支持不住。

强壮的白马汗出如浆,沉醉地迎合着骑士猛烈的冲杀……那高大的骑士似乎陷入危机,记忆中电视背景音乐变换了一首更加激烈的套马曲,电视里男低音的声音悠悠传来。

「骑兵对战马的控制不可力御,人与马连接为一体要善借马之力,使骑士控马之平衡而不受控于马。」

现实中那高大骑士想到这幕,精神为之一振,但见我左右甩动身体,丰腴的战马在我的操控下左右摇摆有如狂龙受制。

骑士胯下皮鞭毫不留情地继续抽击那不肯臣服的雪白马臀,那白马犹如陷入困局的龙,虽然表面仍占据优势,但似已被敌人找到了克制之策。

记忆中电视里深沉的男低音继续说道:「越是烈马越是好马,控马之道,在于征服,只要你有实力服之,再烈的马也会成你胯下之奴。」

现实中小雪如同那美丽的白色烈马,汗出如浆,疯狂徒劳地摇摆着,她背上的骑士越来越熟练,只见我团身蹬立于马上,胯下之枪灵活地随着马摇摆之力连续猛力刺出,毫不容情……白马完全遭到压制却又无法找到成功反制的方法,她徒劳地抵抗着,困兽犹斗,奈何大势已去……她脚步踉跄,开始支撑不住,彷佛一个知晓自己将会失去完胜记录的剑客,她发出了绝望的悲鸣。

她背上高大的骑兵听到了这种悲鸣,彷佛在势均力敌的死斗中看穿了敌人的虚实,让我精神大震,知道时机已到,得势不饶人的连连出击。

「啵!啵!啵!」

肉体的连续撞击声中夹杂着臀部上飞溅的水珠,白马缰硬的站着,挨打的她毫无抵抗地承受着凶狠的连续攻击,她浑身颤栗着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记忆中电视里节目也到了关键时刻,让人心情澎湃的背景音乐从电视里传了出来。

现实中那高大的骑士准确地抓住了时机,在回忆电视那激情的音乐伴奏中发出了不达胜利不罢休的巨喊……交媾到了最后……彷佛出现了电影的慢镜头播放一般,天地间彷佛只剩下眼前那正义的长矛有力的搅动着水雾的景像。

噗!的一声尽根刺入,人马紧紧撞合在一起,画面在一瞬间似乎静止,唯有最后一击带激起的淫水,在空中缓缓落下,最后啪!的一声落在远处的地板上。

受到致命一击的白马在短暂的宁静后突然发出含混不清极力压抑的呻吟……小雪在高潮忍不住会发出愉悦的呻吟,仿若面临死亡的少女,也仿若不甘被征服的烈马。

我现在没有心情担心是不是会吵到别人,小雪不支的整个人就要软倒在地上,我一手拉紧缰绳一手扶着她的小蛮腰让她慢慢倒下。

小雪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完全发不出一声,雪白的双腿不住的抽筋,彷佛代表着她心中的不甘,奈何那刺入心脏的长枪已开始注入致命的毒药…我那有如毒腺的睾丸正在剧烈颤抖…向里面注射致命的毒药……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胯下的睾丸仍在不住的颤抖……我也不知道它还会注射多久……那被骑士压在身上的女人,彷佛想到了什么,如回光反照一样,似乎回复了一丝神智,她努力的试图撑起上身,彷佛战败的士兵听到了家的召唤,无论胜败只要能活着回去就可以了,她努力想要爬着逃走。

但奈何,那骑士仍在身上,那长枪仍在屄中,那毒却更猛烈的灌入她的心脏,她全身如同中邪一般,不住激动的点头,嘴里被口衔马具限制不断发出模糊的。

〔啊啊啊……〕剧烈的喘息声……浑身肌肉开始更猛烈的抽筋,她再一次发出了有如母狗般含混无奈的衰嚎。

比之前更严重的是这次她的呻吟声中夹着不由自主的复杂喜悦哭泣声,最终她停止了徒劳的反抗,全身无奈的栽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我狠狠的压在小雪的身上也没有起来,如同洪水般的精液被我牢牢的灌输进入小雪的体内,没有一滴流出来。

整个画面定格了,一个高大的骑士趴在美丽充满烈性的白马身上,以胜利者的姿态宣示着自己对白马的主权。

慢慢的,高大的骑士从赤裸白马的身上翻了下来,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并不时用得意的目光看着身边美丽妖娆的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