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你不要去得罪那个医生
你不要去得罪那个医生

先说几点:一,此贴是完全虚构的,没有任何生活实例素材,请涉及地域职业的读者勿对号入座,剧情所需,没有所指

二。此贴不定期更新,但一定会更新结束

三,如实之好奇下面情节的读者,可以与我私信联系探讨下面的剧情。我生活困难,需要您的帮助,您帮助了也会得到回报

第九章

李俊英不安的回到病房,她从小地方来的也没怎么见过世面,像陈京玉这种级别的医生怎么会看的上她的这点东西,当然听说陈确实是高风亮节,从不收红包,至于真假我是无从考证。他给她做这个手术完全是朋友托朋友的关系,所以,第二天的手术照常进行,陈告之手术相当成功,这也让她彻底放下了心。

这一段养病期间她和老肖说的这件事儿,她知道祁婧,老肖前期和她说过他们扮过嘴,所以她也就注意到她了。所以那天她看到的场景无疑是发现了特大新闻一般,她平时在老家没事儿也是和别人家长理短的闲聊,自然也不会和同乡错过这个八卦的机会,有板有眼的跟老肖描述了一遍

老肖这种生意人,更会为人处事,想事情也更全面,他告诉我听李俊英说完这件事情后,当场就告诉她不要和别人说,这么大的医院,涉及的事情很多,不可以乱讲,否则得罪了医生,你很难在这里得到最好的治疗,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不许再和别人说。李俊英也听话,还真被唬住了,而且她的手术也不是特别复杂,几天后就出院回家了。他是这样说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是这样我也不知道

听完老肖会声会色的描述完,说我心理没有一点波动,是不可能的,虽然我在之前刚亲眼看到的已经知道了这一切,但老肖讲到这些看到的细节时我内心无比的酸楚,但我想起刚才宋哥说的话,遇事不要表现出真实的内心,所以我即使强忍也还是表现出淡定的样子,只是烟不自觉的就吸的更狠了,我夹住烟的手也有一些颤抖,我强行的让它也平静下来

「你要说的就这些?」我平淡的问

「差不多吧」老肖见我的平淡显然出乎他的意料「好啦,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我说

「兄弟啊,你也别冲动,遇事冷静,我知道这种事换谁都受不了,但是也不能干傻事」老肖语重心长的说

「没事儿的,您想多了,不会的

「呵呵,你这样说就还是不把我当朋友,那我就不跟你多说了」老肖露出了

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说

「没有啊,我把您当朋友才和您在这里聊的」我其实知道老肖这个人,其它的病友对他的口碑也不太好,都说这个人很滑头,也很阴险,从刚才他那一丝微

笑就能从里面读出内容

「算了,这种事儿,我只是给兄弟你提个醒,多说也没有意思了」老肖说

「您还有什么说的?」老肖的话语显然就是故意吊我的胃口,即想跟我说,

又不想主动说出来

「没啥说的了,你知道就行了」

「那好吧,您没啥说的我也就回去休息了」我淡定的说,其实对他这个人我一直还是挺反感,挣了点钱不知天高地厚,本质还是改不了,病房里属他和家属没有素质,我知道他和我说这些也并不是什么出于好心,完全就是一种看热闹的

心态

「等一下,兄弟」他见我走反而叫住了我

「还有什么事?」我平淡的问

「老哥我是从小地方来的,说错了话你也别见怪啊,要知道兄弟你这么不爱听,我就不说了」

「没有,我不是说了吗,还得谢谢您呢」

「兄弟呀,哥再多说一句,你可注意那个陈主任呀,别让他把你害了」

「他干嘛要害我?您想多了吧」

「那我刚才和你说的你没听明白?你媳妇儿和他!」老肖压低了声音但又着

重突出了后面那句话

「呵,这没什么的吧,大哥,她腰是一直有问题,找他看看也正常,我这生病,请医生吃个饭我也知道,这不至于」我其实有些反感他说的这些了,祁婧和陈肯定是不正常,但是他也没有看见什么实际性的亲密举动,所以我就故意想冷他一下,不想让他看到我有什么难过的表情

「看来你们大城市的人是更开放啊,这些在你看来都不算什么」老肖说

「呵,是吧,这也不会像您想象的那样」我其实这样说就是想让他的那个幸

灾乐祸的想法落空

「呵呵,好,好,本来我是想点到为止,让你注意就得了,不想多说,看来你还认为老哥我多事了。那行,我就告诉你点实际的咋样啊」老肖显然是有些较劲的语气了,是对我的不屑有些意外

「您还有什么?」我听他这么说完,其实内心不由的又紧张了起来,说不关心是假的,但我也不想他知道什么,可是听他的语气,显然他还知道更多,所以

我顺势就说出了这句话

结果其实也是在我意料之中,这种事情,再小心也不可能躲过这么多人,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我知道老肖说的是真的……他在说的时候,脸上难掩一丝得意的神情,我知道他说这事对于他来说就是想看我难受,可能因为我这些天一直对他的爱搭不理,和那么祁婧和他家人吵架的一种报复,但我还是没有挪开脚步,听他把事情说完

老肖点了一支烟,然后轻嗽了一下嗓子,开始绘声绘色的又给我说起来「别人说的我也不说了,人家说的是真假咱也不知道,所以不瞎说,就说我看见的。

上周吧,有一天你媳妇傍晚过来的,说加班来的,过来晚一会儿,给你送点吃的,又帮你收拾了一下床,然后她好像说今天挺累的,就先回去了,是吧?「

「嗯,怎么了?」我知道会出事情,虽然内心很紧张,虽然知道他是为了看我那尴尬沮丧的表情才说的,可是也还是忍不住这样问了出来

「呵,我告诉你,她那天早就到了,只是没有先来你这里而已」

「什么意思?」这真的是我正常的反应,不受控制的就这样说出口

「我那天吃完饭,没有烟了,就自己去楼下买,也不知道是咋回事,那天精神还特别好,就想多走走,原来我在家其实也是爱运动,爱走楼梯不爱座电梯,所以我就从楼道走楼梯,我腿刚好,走不快,好像是到五层我就想歇歇脚,歇了一会刚想走,突然听见下面的楼道门响了,也有人进来了,我就停住了,顺势往下一看,你猜是谁?」老肖脸上的表情很诡异,神秘的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问

「?」我没有说话,但眼神是疑问的

「你老婆」他压低了声音几乎是用鼻音说出来

「她怎么了?」我其实真是故做镇定而已,知道肯定接下来会发生很不好的

事情还要追问

「楼道里的灯不亮,但是也能看的清楚。而且你老婆的衣服打扮也容易辨认,走进来站在那里没动,说实话我有点好奇,所以没动就看着,结果过了有两分钟,又进来一个人,是陈医生!」老肖神秘的压低声音说,眼神中甚至透出了一丝惊

喜的感觉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打断他,但我知道我的眼神也示意他往下说,

虽然觉得手脚有些发拌了

「陈京玉进来俩人就面对面的站着,然后你老婆声音不大很柔和的说『你今天下班这么早?』

『是啊,我今天的手术很顺利,中午就完成了,所以下午的时间宽松一些,不过我也没有闲下来的时间了』老肖学陈京玉的原话,但我脑子里完全能演译出他那操着公鸭嗓一本正经说这番话时的那副令人恶心的嘴脸,我觉得老肖说的没有大的离谱,这像他说话的语气

『为什么?不是下午也没有门诊了吗?』祁婧问

『我是没有门诊了,但是我下午还要抓紧时间学习的,我们这个行业,时刻要抓紧时间学习』陈说

『你这么厉害了还这么学,多累啊』

『人外有人,再说学习不光是要学习专业的知识,其它方面也要学习,无论是什么,只要是不明白的就一定要尽快搞懂他,不要让疑问累计,这个社会的竞争激烈,一刻也不能放松的』陈说

『难怪你这么厉害,什么都懂』祁婧有些崇拜的语气说

『这都是平时的积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从小就是特别喜欢学习,只要是觉得有用的,我都愿意去学习,所以我才不会被一般性的问题所困扰』

『那你不觉得有时太紧张,太累了吗,生活也要学会放松』

『有时会觉得过于紧张,所以也会找时间放松一下的』

『那你现在可以放松一下了吧』祁婧笑着轻声说

『现在怎么放松?』陈还是一本正经的问道

『我发现你挺坏的,装』祁婧低声说

『我真的不知道啊,你这样子讲话让我莫名其妙的,我说过我是个严谨的人,不会打哑谜的』

『美女就这样站在你面前,你说怎么放松!』祁婧的声音稍高了一些,也有

一些埋怨的口气

『美女怎么能用来放松?你用词不当,美女是用来享受的』陈说

『你真是太矫情了,那你要怎么享受』祁婧声音很低害羞的问

『摸你的乳房就是一种特别的享受』陈语气平和直白的说出这句下流的话

『你真讨厌~』祁婧娇嗔的回应道

我正想打断老肖这让我恶心又酸到牙根的还原对话场景,老肖主动停了下来,看了我一眼,也也许我的表情让他看了反而很高兴,他就盼着看到我这样

「然后你老婆和陈京玉就搂一块了,抱在一起就开始接吻,陈医生开始是隔着衣服摸你老婆胸,过了一会把手从她衣服上面伸里面去了,我这难办呀,是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走怕有动静让人家发现弄的都尴尬,不走吧我实在都不好意思,臊的我脸都发热」

「过了有几分钟,俩人停止了接吻,你老婆先开口特轻柔的问『为什么觉得摸我那儿是享受』?

『因为你的乳房很丰满,也很柔软,摸起来很有手感,会觉得很舒服』陈还

是一字一句的扯着公鸭嗓说道

『你是不是只喜欢我的乳房』

『当然不是的』

『那你还喜欢哪儿?』

『我哪里都算是喜欢』

『你说具体的……』

就在这时,陈的电话响了,这也就打断了她们的对话,陈把手从祁婧的胸前的衣服里面拿出,掏出手机,电话大概意思好像领导让他马上去诊室,有一个身份不一般的病人要来让他诊断一下情况,陈挂下电话,就对祁婧说『我领导找我有紧急任务,对不起了』

『真讨厌,这都第几次了,你享受了然后不顾及我的感受』祁婧有些生气的

责备道

『这也不是我愿意的,可能要有一个紧急的手术,这是院里领导交给我的任务,你还是不了解医护工作者,我们的责任就是以病者为首的,任何时候都不通忘记自己的职责』

『那你先回答我,还喜欢我哪里?』

『没有时间了,等下次我再详细告诉你』说完就急匆匆走了

楼道里就留下你老婆一个人,她脸上是一副情愿的表情站了一会儿,然后整

理了一下衣服就出去了

你应该记得那天,你媳妇穿一粉色的裙子,灰色的靴子,我当时甚至还以为我认错了,可一会儿在病房又见着了,没错,你媳妇就是这身打扮「老肖是那么自然的说这么恶心的场景,说完看着我

「好吧,我知道了」我这纯粹是自找人家报复我的机会,老肖心理得骂着我活该,我还要听从他嘴里说出这件事,他不应该骗我,这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且,祁婧确实有穿过这样一身衣服,

「兄弟,跟你说,当时我看见我真是气的都不行,可是说实在的,咱俩不沾亲也不带故的,我是没法替你管这个事儿,当时管了可能也两边落不着好,所以当时我啥也没说」

「我知道,这事儿和您也没有关系」此刻,我的心情实在是难以平复,只得

是强装镇静

「没有了,道听途说的我也不和你讲了,兄弟,你可自己多点心眼吧」

「好,我知道了,您先回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实在是无比烦燥,

也就不顾及的下了逐客令

「我明天就要出院了,哥劝你别冲动,别伤了自己,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话」

「嗯,行」我回应道

老肖转身离开了,我独自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欲提前了解剧情,加扣扣,贰伍壹叁伍柒叁捌陆伍)望着这漆黑的夜幕,我的头脑真就像被掏空了一样,陈京玉摸祁婧的镜头又开始不断在我脑海里浮现,令我的心情无比酸痛,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凭我许博,怎么会摊上这种事,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发生在我的身上,无论是我的相貌,物质等等方面,我觉得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出色的男人,可是……祁婧怎么会这样,究竟是因为什么,在以前,我是绝对想象不到她会是这样的人……

直到装的一包烟都吸完了,我也不想回去,就像是做着梦一样的站在这里发着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甚至都没感觉到阳台上又走进来一个人,直到她和我

打招呼我才反应过来

「许哥」一个细腻的声音唤醒了我

「啊」回过头一个相貌清秀的年轻护士站在我身后,正是罗薇

「小罗」

「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休息啊」罗薇轻声的问,她对我一直很恭敬

「哦,没事儿,没事儿,白天睡多了,不困」

「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有,我能有什么事,就想在这里待一会儿」在这个小女孩面前我更不能

表现出什么来

「许哥,有事还是说出来,别这样光抽闷烟,憋在心理,这对你身体特别不好」

「没有」我说这两个字甚至我自己都听不清,我对这个罗薇天生就有好感,当然不是那种非份之想,就是喜欢这个姑娘的性格,就觉得真像自己的妹妹一样,

没有一点疏远的感觉

「许哥,如果你不想和我说,找朋友聊聊也可以,有事需要我帮忙的就告诉我」

「……罗薇,我问你件事,可以吗」她把话说到这个程度,我真的按奈不住了,我们第一次见面就觉得这个姑娘很有眼缘,当然不是那种非份之想,就像是一个贴心的小妹妹一样,此刻我的心情压抑到这种程度,我也实在无从发泄

「你问吧,当有什么不可以的」

「你先说你有什么事呢瞒着我!」我这样说是因为这一段时间我觉得罗薇也有些不太对劲,似乎和我说话很小心

「……我」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有事

「说吧,我想我们要说的是一件事,把你的事说出来」

「……这,许哥,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您」她说完这句话,眼圈就红了

「没有什么对不起,告诉我吧,什么事」我说

「许哥,你既然问到我这里了,我出于良心也不能再隐瞒你了」

「嗯,你说吧」

「你好像也知道了,是吗」

「嗯,是的」我既然听她说,也就不想隐瞒什么了

「我真的没有想到婧姐会是这样,一开始我真的不相信!」罗薇说

「是怎么回事儿,你就直接如实告诉我吧,没关系的。」

罗薇先回到护士站,好像和同一班的同事交待了几句什么,就又出来了,然后开始对我一五一实的说了出来……如想提前了解下面剧情介绍,请站内私信联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