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我爱保姆之爆乳母女花
我爱保姆之爆乳母女花

有了昨晚的经历,雨晴正式成为了我们家庭成员中的一员,那落红的床单被香兰郑重的收了起来,雨晴羞涩的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然后在诸女善意的笑声扑进我的怀里,享受着家庭的温暖。

春娇因为下体受创过重,导致今天没办法上学,我独自载着雨晴将她送到学校,一路上我倒是规规矩矩,充分而完美了扮演了一个送女儿上学的角色,说了一些关于上学和学习方面的事情,也许这些事情别的孩子已经听腻歪了,听到不想再听了,但是雨晴却听得津津有味,那双充满了欢喜的童真眼神,让我不禁有些惭愧。

当赶到光华小学的门口时,我顿了顿说道:「好了,去吧,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

雨晴嗯了一声,脚下却没有动。

「怎么了?还有事?」我问道。

雨晴露齿开心的笑了笑,摇着头说道:「不,没事,就是想跟爸爸再多待一会。」

「傻丫头,再待下去,上学就要迟到了。」我宠溺的揉着她的头顶笑道。

雨晴嗯了一声,说道:「爸爸,我会努力学习的,绝对不给爸爸丢脸。」

「真乖。」我赞许道。

「爸爸,你亲我一下好吗?亲完我就走。」

「当然。」我凑过去在她的额头吻了下,但是少女却抱着我的脖子,主动献上了一个火热的吻。

原本苦苦经营的慈父形象瞬间崩塌,我忍不住挑起女儿的舌头,含在嘴里唆吮起来,大手也悄然抚上了少女的胸膛,握住一枚柔软的鼓胀,放肆的揉捏起来。

临别的一吻,我久久的都舍不得放开,雨晴也傻傻的迎合着我,不远处的的校园里,早读的铃声已经响了许久,我们两人却还紧紧相拥。

「爸爸。」

「宝贝。」唇分之后,我俩深情的呼唤着,我忍不住心头的欲念,轻声说道,「宝贝,早上别去上学了,多陪我一会吧。」

雨晴激动的嗯了一声,顺从的靠在我的怀里。

这天,我没去上班,雨晴也没去上课,我把车开到了一百多里外的一个度假村,一路上,少女都显得极为兴奋,抱着我的胳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看着这只可人的小百灵鸟,我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现在是旅游淡季,度假村的人不多,我带着雨晴漫步在林荫小路上,追逐在青山绿水之间,时而手拉着像一对情侣般欣赏着如画的风景,时而又像亲昵的父女般,拿着食物喂食着五颜六色的锦鲤。

吃完丰盛的午餐,我带着女儿回了房间,少女再次向我展示了她迷人的胴体,我们赤裸相拥,激吻爱抚,我吻遍了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处肌肤,她也深情的把我的每一根脚趾舔的干干净净,最后我躺在床上,她躺在我的身上,以69的姿态,我舔着她娇嫩迷人的私处,她唆着我雄壮狰狞的阳物,在共同的欢愉中,我们一起攀上了高潮。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是这么舒服。」欢愉过后的少女趴在我怀中呢喃自语道。

我轻轻的抚摸着少女瘦削的香肩,亲昵的吻着她的额头,说道:「宝贝,能得到你的爱,实在是我最大的荣幸。」

雨晴闻言吃吃的笑了起来,过了半晌,她突然问道:「爸爸,我和娇娇你更喜欢谁?」

我皱着眉头,问道:「干嘛这么问。」

雨晴撒娇似的揉着我的额头说道:「别皱眉头嘛,我不是在争风吃醋,我只是想知道,我在爸爸的心中到底有没有分量。」

我呵呵笑道:「当然有,而且很重,比如现在,我的脑海里就只有你,没有其他人。」

「真的?」雨晴惊喜的说道。

我点点头,接着说道:「当然,如果换成娇娇躺在我怀里,那我现在想的就全部是她。」

看到少女神色间有些失望,我无奈的说道:「晴儿,我不想骗你,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确实想都是你,但是我还有其他的女人,我对她们的爱丝毫不比爱你更少,我不想看到你们中任何一个人难过,有时候我也很迷惘,我到底实在帮助你们,还是在害你们。」

雨晴闻言沉默了许久,忽然叹了口气,支起胳膊看着我说道:「唉,爸爸,我刚刚在想,你要是骗我一下该多好,说你只爱我一个,我想我一定会开心死的,但是我现在又觉得,如果你真的那么说,我可能就不会开心了,因为你当着娇娇,当着小姨,当着奶奶她们的面,肯定也会那么说的,那样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很伤心的。」

「晴儿。」我满脸歉意的轻声唤道。

雨晴轻轻的掩住我的嘴,眼神中隐隐闪烁着泪光,痴痴的看着我说道:「爸爸,我知道我其实挺傻的,为了救妈妈,我搭上了我自己,以前我虽然绝望,但是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但是现在我有点后悔,后悔那么轻易的就把自己交了出去,如果我可以等到现在,或者早点遇到你该有多好,在我以为人生陷入绝望的之后,是你把我救了,现在变成这样,我真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真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说到这,她的眼泪扑簌的往外流,泣不成声。

「晴儿,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我痛心的自责道。

雨晴趴在我的怀里,放声大哭着,好半晌之后,哭声渐渐止歇,泪眼婆娑的看着我用力的摇了摇头,哽咽道:「不,爸爸,这不怪你,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哪怕是要跟别人分享,我也心甘情愿,谢谢你,爸爸,是你给了我新生,给了我希望,我爱你,爸爸。」

「傻丫头,我没你说的那么好。」我怜惜的抹去少女眼角的泪痕叹道。

「不,你就是那么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人。」雨晴盯着我大声的说道,她破涕为笑,痴痴的看着我,柔声说道,「爸爸,刚刚的问题我突然有答案了。」

「什么答案?」我不由好奇的问道。

「不告诉你。」雨晴撒娇的说道。

我抚摸着她细滑的娇嫩身体,爱怜的亲了一口,笑道:「好,你不愿意说,那我就不问。」

「不嘛,你求我我就告诉你。」雨晴抱着我的脖子,亲昵的吻着我撒娇道。

「还带这样的啊。」

「嗯,爸爸,你求我好不好。」

「好吧,我求你。」

雨晴咯咯的笑起来,仿佛怕别人听到,贴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爸爸,你其实也不知道你更喜欢我和春娇中的哪一个吧。」

我闻言一愣,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

看我的神色,雨晴知道自己说的没错,咯咯笑道:「爸爸,这样我就放心了,其实我也不是想跟她争个高下,只是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把我当成什么。」

我侧过头看着少女,只见她继续说道:「如果你把我当成玩物,为了报恩,我会乖乖的听你的话,但是我还是我,总有一天我一定会离开你的。」

我连忙抱紧她,仿佛她现在就要从我的怀抱中飞走似的,急切的说道:「我可没有把你当成玩物。」

雨晴感激的点点头,亲了我一口说道:「嗯,我知道,爸爸,你知道吗,从今天早上到现在,才是我这么久以来最开心的时光,我能感觉到,爸爸你对我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这样我就放心了,再也不用害怕了。」

「傻丫头,爸爸当然是真心喜欢你,你以后不会离开我吧。」我关切的问道。

雨晴点了点头,亲昵的靠进我的怀中,郑重的说道:「嗯,我永远都不会离开爸爸的,哪怕你将来有再多的女人,我也会不离不弃的守在你的身边。」

我感动的搂着少女,柔声说道:「傻丫头,爸爸有你们就够了,足够了,再多我会折寿的。」

雨晴嗯了一声,忽然说道:「爸爸,那你为了我再折寿一次好吗?」

「什么意思?」

「我妈呀。」

「哦,那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啊,我妈年轻又漂亮,追她的人能排一条街,但是我小时不懂事,老是缠着她不放,结果我妈为了照顾我的情绪,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再嫁人,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现在想想,这么多年可真是苦了她了。」

「你亲生父亲呢?」

雨晴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妈从来没提过,也不许我问。」

「除了你们娘俩,在本地你们还有其他亲人吗?」

雨晴又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了,妈妈从来没有提起过她的家人。」

我点点头,心道:「这个女人好像身上藏着什么秘密啊。」

雨晴见我没说话,赶忙追问道:「爸爸,你就收了我妈吧,我妈真的很年轻漂亮的,她今年三十都不到。」

「三十不到?这么年轻?」我诧异道。

雨晴嗯了一声,说道:「我算过日子,我妈生我的时候还不到十六岁,你不会因为这个嫌弃她吧。」

「怎么会?」

「那你是同意了?」雨晴惊喜的说道。

我苦笑道:「我说了不算,得你妈同意才行吧。」

雨晴咬着下唇点点头说道:「嗯,你放心,等我妈病好了,我一定好好说服她。」

我继续苦笑道:「你小心你妈把我告到公安局,毕竟你才十三岁,就算你是自愿的,我这也是强奸幼女。」

雨晴摇着头说道:「不会的,我妈要是敢这么做,我就以死相逼,爸爸,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我不禁莞尔,抚摸着少女的发梢笑道:「宝贝儿,还是你知道疼人,不过你总得给我个收了你妈的理由吧,我虽然好色,但也不是见到个异性就发情的种马。」

雨晴看着,迟疑着说道:「是有个理由啊,就是不好意思说。」

「怕啥,这里就我们俩,有什么好顾忌的。」

「那你可不许嘲笑我。」

「当然。」

「其实,我,我是有点害怕啦。」雨晴不好意思的说道。

「害怕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娇娇她妈,还有她两个姨妈,还有外婆表妹都是你的女人,而我这边就我一个,所以。」雨晴期期艾艾的说道。

我哑然失笑道:「你这丫头,你奶奶对你不好吗?小姨对你不好吗?你手上现在戴的镯子还是春娇她妈送你的呢,你这个心思要是让她们知道,一定会让她们难过死。」

雨晴急忙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她们是对我很好,我不是怕她们欺负我,而是我总有种孤孤单单的感觉,所以我想如果我妈也能像娇娇她妈一样陪着我,那该多好。」

我看着少女,见她满脸的认真,不由好笑,问道:「晴儿,你老实说,你不介意母女共侍一夫吗?」

雨晴想了想说道:「以前觉得挺介意的,但是看到你们一大家子和和美美的,我就不介意了,我现在只希望妈妈能过得幸福,实在是不想再看到她受苦了,而且,」她顿了顿,红着脸接着说道,「而且我现在发现,女人的身边真的要有一个男人才能幸福,就像我现在这样,只要能看到爸爸的影子,听见爸爸的声音,我的心里就跟吃了蜜似的,妈妈为我守寡守了这么多年,所以我一定要为她挑个好男人,而这个男人除了你之外,我就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我闻言暗自苦笑道:「我在你妈的心中未必是个好男人啊,你妈要是知道我和你上了床,估计杀了我的心都有。」

雨晴没有察觉我的心思继续说道:「爸爸,其实我妈生病也有一件好事,就是让我看清那些曾经追求我妈的那些人的嘴脸,当初一个个说的天花乱坠,恨不得为我妈去死,但是随着我妈的病情加重,治疗无望,便一个人影都见不到了,曾经有个什么CEO,要送我妈一套房,我妈没要,后来我妈没钱治病,我去找他帮忙的时候,他就扔给我两百块钱把我打发了,那些无情无义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听了轻轻的叹了口气,爱怜的轻抚着少女的身躯,可以想象,这几年她着实吃了太多的苦头,人情冷淡见的也太多了,以至于让她有些愤世嫉俗。

「所以,我想来想去,只有爸爸才能真正的给妈妈幸福,虽然你是有点花心,但是男人有几个不花心的啊,爸爸你算是不错了,我听娇娇说了,你从来不在外面乱搞,每天都按时回家,对家中的每一个女人都关怀备至,这一点我现在是深有感触,不管是小姨还是奶奶,看你的眼神都是发自真心的喜欢,更别提春娇,那丫头喜欢你都快喜欢疯了。」

「那你呢。」我笑问道。

雨晴冲着我抛了个媚眼,笑道:「当然也是超级超级的喜欢,喜欢的不行。」

「那就是还没疯喽。」

雨晴吃吃的笑道:「快啦,快疯了。」

「那你说说,到底喜欢我什么。」

雨晴想了想,喃喃自语道:「我啊,我喜欢,喜欢你说话的样子,喜欢你喝茶的样子,喜欢你开车的样子,喜欢你看我时的样子,对,就是看我时候的样子,那个温柔的眼神我最喜欢了,爸爸,我突然有点热,爸爸,你亲亲我好不好,好不好。」

「当然好,我的宝贝。」

随着我的亲吻与爱抚,雨晴开始呻吟起来,喘息着说道:「爸爸,爸爸,啊……啊……好舒服,爸爸,我喜欢你,喜欢你的眼神,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喜欢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只要是你,我都喜欢,都喜欢,啊啊啊……爸爸,爸爸,能认识你我真的好开心,爸爸,啊……啊……你好会舔啊,舔的我好舒服,爸爸,真的好舒服,啊……嗯……啊……」

在少女一阵阵的欢愉呻吟中,我用口舌帮她释放出了身体的燥热,为了报答我,少女喜滋滋的枕着我的大腿,套弄着阳具,唆着我硕大的龟头。

我一手轻抚着她的脸颊,一手把玩着她的双乳,最终在少女的劝说下,我答应了以后有机会便她的母亲征服与胯下,收入房中跟她做姐妹,把她高兴的就差手舞足蹈了。

整个下午,我们俩就腻歪在房间里,虽然她下体受创无法做爱,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用舌头玩出各种花样,少女最大的敏感点就是阴蒂,敏感程度是我碰过的女人中最强烈的,在我的口舌技巧之下,小小年纪她一个下午五次潮吹,待离开的时候腿都软了,一路从度假村睡到市区。

(待续)